第三百六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光消失,晃动中止,前后不过两三息的功夫。

而等众人再次能够看清那边情形时,却发现张依依几人早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众人飞奔过去,将那个地方翻了个底朝天,只差掘地百尺了。

只可惜,依然还是没有半点张依依等人的踪迹,哪怕这样的结果早就在意料之中,但却依然不知道多么的令人绝望发指。

“那个女修真的离开了,撕裂空间,她竟然有这样的办法直接撕裂天狱的空间跑了!”

“可恶,那个娘们竟然敢骗我们!”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她可是立过道誓的,怎么敢不带我们一起走?”

“呸,她有什么不敢的,一群傻子,我们就是一群大傻子,通通被耍了!她是立过道誓,可她只是说有那能耐可以带走咱们之间的五十人,却并不是起誓说一道会带走五十人!”

大喊大骂之中,终于有人说到了众人心中最为扎心之处。

没错,那个可恶的女修从头到尾只是说她有这样的能耐,她可以带走这么多人,却并没有起誓一定会带走呀。

能与会,一字只差,意义却是天上地下。

怪只怪他们全都被那可以离开的机会给砸得迷了眼更迷了心智,竟然连那么低级的陷阱都不曾察觉,而如今,说再多也也是悔之已晚。

……

天狱之外,突然闪过一道并不太过明显的空间波动,紧接着,张依依直接从虚空之中掉了下来,狠狠往地下砸去。

张依依根本来不及控制自己的意识,更别说控制身体急速下坠。

迷迷糊糊间,想象中直接狼狈摔地上的情形却是并未发生,一阵熟悉的气息将她托住,令她整个人安全着地。

不过,与此同时,身边砰的一声响,她那好久不见的小毛球却是没那么好的待遇,生生就那般砸到了地上。

若非万幸摔落之处正好是一片柔软的草地,怕是这会儿好好的毛球得成纸片毛球了。

没错,如天狱中那些人所料一般,张依依这回的的确确是用了撕裂空间这一招才得以逃出那个鬼地方,只不过施展这一大招的并不是她本人,而是特意赶进去救她的毛球。

身为空间雷兽,还是王兽,哪怕只是幼崽,毛球的空间天赋神通也几乎是一种无敌般的存在。

不过,哪怕撕裂空间是它最擅长做的事,但光凭它现在一己之力,想要撕裂天狱的空间,还将她这个主人给带出来,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好在,在它这天赋神通的基础上,乔楚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不止,但最终到底还是强撑着也让毛球超前体验了一把真正超级无敌强悍的撕裂空间是什么样的惊人,硬是生生将天狱的界墙都给撕出了一道口子来。

“师叔,师叔,您快来看看毛球,它情况好像很不好!”

稍微清醒一点,张依依立马发现了毛球的异样,一把将勉强还能认出来的小家伙捞回手中,抱着便往不远处接应她的乔楚师叔那边跑去。

之前天狱那处石林被破逃亡时,她便已察觉到了毛球进入了天狱。

一路逃跑一路全力感应联络毛球,虽然费了不小功夫,但到底两人之间有主仆契约在,最后关键时刻总算是顺利会师。

再之后,便有了她忽悠那些人找到机会将同伴们收进空间,再由毛球撕裂空间带出。

虽然她也清楚以毛球目前的境界实力,哪怕有师叔费了这么久精心准备帮忙,可施展超出自身实力太多的术法肯定会有不小的后患,但却不曾只那么几息的功夫,毛球竟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原本都快长出三条尾巴的毛球,现在不仅又只剩下了一条尾巴,整个身子更是缩小到比着当初她头一回见到时还要幼小瘦弱的状态,更为主要的是,这会儿怎么摇怎么叫都没有半点反应。

张依依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任何,抓着乔楚便立马求救,生怕毛球就这般再也醒不过来。

“慌什么,它命大着,死不了的。”

乔楚嘴巴这般说,不过身体倒是很诚实,颇是轻轻的将毛球从张依依手中接过,当下便将自己的灵力小心翼翼地输给毛球,直接开始亲自替其疗伤。

毛球此时的状况虽然很是严重,但都在乔楚意料之中,毕竟想要将自家小师侄从那牢笼里头弄出来,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极大。

特别是毛球本身,不仅折损了几千年的修为,而且还出现了严重的反噬,哪怕有他一早提前准备好的治疗手段与丹药,但这一身的伤至少也得养个几百年才能彻底好起来。

输了好久的灵力之后,毛球看上去似乎稍微好转了一点,至少气息都平稳了不少,不再似最开始一般,好像随时都可能断掉最后一口气。

乔楚又往毛球嘴里塞了几颗特殊的丹药,随后吩咐张依依道:“我得取你一滴精血,还有一缕神魂助它调养,它现在的情况光凭自身很难不留下任何隐患,你是它的契约之主,只有你的精血与神魂才能帮得到它。”

“好!”

张依依一听,自然没有半点意见,当下便照着乔楚的要求取了自己的精血与一缕神魂出来。

最后,乔楚也不知道到底用的是什么办法,张依依的那滴精血与一缕神魂竟是化成点点金光,一丝不漏地就那般没入到了毛球的体内。

随后,金光半天不灭,让毛球里里外外都亮了起来,整只兽看上去就像一个发光的金球团在那儿,说不出来的好看。

不过,那样的好看却让张依依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因为随着自己的精血与神魂没入毛球体内,还伴着乔师叔嘴里听不懂的吟诵之声,张依依发现自己竟感受到了那一瞬间毛球昏迷之中所无法掩饰住的深深恐惧与不安。

虽然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下一刻她便再也察觉不到毛球的那种不妥,反倒觉得自己与毛球之间的关联越发亲密,甚至有种牢不可破之感,可张依依还是心生了疑惑。

直到乔楚结束全部的治疗,将手中的毛球重新递到她的手中,张依依心中的疑惑却依然无法散去。

她有些迟疑地看着乔楚,想张口问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毕竟她是真的不想怀疑自家师叔,也完全找不到怀疑的理由与立足点。

“怎么,有事要问又不敢问?跑一趟天狱回来,怎么就多了这么个讨人嫌的毛病?”

乔楚哪里看不出眼前之人那根本掩饰不住的纠结,拍了拍手也不多为难小师侄,自行挑破道:“怕我刚才给你家毛球治伤有什么不妥之处?”

“不是,弟子怎么会怀疑师叔,只不过……只不过我刚才突然感受到自己的精血与神魂入毛球体内时,它……”

张依依咬咬牙还是将心中的疑惑道了出来。

不过,她真不是怀疑师叔故意有什么坏心眼,只不过是怕这治伤过程不小心出了点什么意外而已。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见乔楚摆了摆手,将她没说完的话给拦了下来。

乔楚向来知道张依依五官敏锐程度异于常人,更何况她与毛球之间本就有契约在身,想要依依完全没有察觉,那还真是太难了。

是以他也没有刻意隐瞒,径直说道:“你大可放心,它现在的确没什么大碍了,只不过损耗太大,还得修养个几百年才行。至于你刚刚察觉到的异样也不是错觉,你的精血与神魂的确对它彻底恢复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不过除此之外,我还顺便替你们之间重新加固了一下契约烙印。”

“师叔……”

张依依面色下意识地变了变,一时间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

乔师叔的意思她当然听得明白,所谓的重新加固一下她与毛球之间的契约烙印当然不是师叔说出来的这几个字那么简单。

用这样的特殊方式打上了她的神魂烙印,毛球将来哪怕真正成长为凶兽王,哪怕比她厉害不知多少倍,却也没办法做到强行不顾契约烙印的存在反过来辖制伤害她,因为他们两人的神魂已然融为一体,伤害她便等于伤害毛球自己。

当然,这样的情况只是针对于地位为仆的毛球,而身为契约中主的身份,她却不会受到毛球的出现任何意外的牵连。

张依依清楚的知道,乔师叔这般做,无非是怕将来有一天毛球成长得超出她的掌控范围时,会因为今日委身为仆而对她心生怨恨,反过来噬主,毕竟凶兽王的骄傲从来都不可能永远受限于人。

可当初她与毛球契约之时,她从未想过永远的挟制毛球,也曾说过将来有一天毛球自己真正长大并且想要离开时,她愿意解除两人之间的主仆契约。

然而现在,这么突然之间,她与毛球的契约却是完完全全的变了,变得恐怕想要解除都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她不知道毛球若是知道此事会将如何,总之现在,张依依自己当真有种说不出来的内疚与不安。

“行啦,别这样叫我,弄得好像我这当师叔的做了天大的坏事一样。”

乔楚哪里不明白张依依的心思,这孩子到底还是心善了一些,也不知道这样的心善放在修真界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师叔,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当初我与毛球契约之时,曾答应过将来有一天,它想离开的话,会解除与它之间的契约。”

张依依连忙解释,并问道:“师叔,现在这样,将来我若是想解除我与毛球之间的契约,还能解除吗?”

“能,只要你愿意自然能,不过就是相对复杂了一些。”

乔楚也没难为这孩子,算了,坏人什么的就由他来做,说让他是当师叔的呢:“放心吧,现在这样,只不过让它无法反噬伤害你罢了。凶兽毕竟是凶兽,你得明白有些隐患不能留下。将来除非你有着绝对的能力可以压制得住它,否则一定要记住师叔的话,绝对不要轻易动那解除你们这间的这份契约的念头。”

说到这,乔楚稍微顿了顿,眼见张依依神色稍微好了些,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道,继续说道:“你能如此真诚待它,也是它的运气,放心,此事在它进天狱救你之前,我便已经全数告知于它,顺带加固升级你们之间的那份契约,也是它自个点头同意了的,毕竟它也怕将来万一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难受控制,真伤了你也不是它所愿意之事。”

自行同意,便意味着毛球打心底里就不曾想过会反过来伤害她,甚至于还想着用这样的方式何护于她,这是对她绝对的信任与绝对的关怀在意。

得知这个情况后,张依依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傻呼呼的毛球真是让她心中又感动又心疼。

“到底还是委屈它了。”

她轻轻抚了抚手中的毛球,暗自发誓将来一定要对毛球更好更好,总不能白白让毛球为她如此付出。

怀中的毛球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主人心中强大的意念,昏迷之中却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也幸好这会儿它处于昏迷,没有听到刚刚乔楚与张依依说的那些话,不然的话只怕恨不得当场跳起来一口咬死乔楚这个狡诈到死的东西。

噗,它哪里有乔楚说的那么伟大无私,哪里有张依依所想的那般感天动地?

它的确是点头同意了乔楚顺带着治伤时替它与依依之间加固契约的提议,可它真不是心甘情愿,真不是那么伟大无悔的呀!

毛球若是还有知觉的话,一定会扑在张依依怀中嚎啕大哭,乔楚是没有正儿八经的强逼或者威胁于它,可问题是那做了三十年永远都醒不来的噩梦先例早就摆在了它的面前,那样的滋味它永远都不想再尝试!

它哪里敢不应,救人也好,加固契约也罢,乔楚说什么只能是什么。

在依依面前装得跟个道貌伟然世上最好不过的长辈,私底下却黑心黑肝黑肠子,全身上下就没有不黑的地方,这个可恶家伙把所有的坏通通都使到了它这个无辜的凶兽幼崽身上!

简直是作孽呀,总有一天,它一定会找依依狠狠告上一状揭穿这人伪善可憎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