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身份名牌?

张依依接过一看,发现竟是一张普普通通的身份名牌,不过转念一想到自己外来者的特殊身份,倒是立刻明白这张普通名牌的重要性了。

龙州大陆虽以王室为尊,但各方势力同样齐头并进、百花争艳。

宗门、家族甚至于书院乃至于散修等等,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坐大,便能够争得一席之地站稳脚跟,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方世界比着华仁更加复杂残忍,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一切皆有可能。

有了这张事先准备好的身份名牌,她以散修之身哪怕出入隐藏于王都,站在那些想要杀她之人的眼皮子底下,也要方便安全得多。

唯一不太满意的是,这上面的名字。

“王巧花?”

张依依实在无法直视这个名字,很怀疑中年大叔故意坑她:“能换个名字吗?”

哪怕叫翠花也比巧花强呀,至少她心理接受起来可以有准备一些。

“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既然知道这是提前给你准备的,那么就不仅仅只是一张简单的身份名牌了,凡是与这名字有关的一切皆是真实存在查不出半点假,且如今也不必担心会有人发觉你并非原主。”

中年大叔哼哼着道:“你以为这种身份安排能随意更改,龙州可不是你当初所在的那方世界,王室的权力无孔不入,能叫王巧花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好吧,他承认他是故意的,不过好歹是真的帮了对方大忙,哪有资格嫌弃这嫌弃那的。

“所以,我母亲出事应该是王室内部权力之争所致了。”

张依依倒是十分会抓重点,中年大叔随口一句“王室的权力无孔不入”,便在脑子里差不多将真相的轮廓推测出了个大概。

王室还好端端的,只是黎姿、黎钰这一派的人出了事,连带着她都被人提防追杀,除了王室内部权力相争,自然再也找不出更为合理的答案。

至于中年大叔几人嘴里提到的国师,到底是给王室哪一方势力当狗腿子,到时,只需去了王都,打探出现在的王室谁更替了当家作主之权便足够。

“你倒是不蠢。”

中年美大叔只是怔了下,很快又恢复如常。

也是,到底是小郡主的女儿,以凭着三灵根都能在灵气远逊于龙州那么多的地方这么快修炼至元婴,又怎么可能真是个蠢的。

“多谢夸赞,既然我没猜错的话,那么大叔您的真实身份是不是我母亲或者舅舅提前安插进敌方的内应呀?”

张依依玩笑似的询问了一句。

既然人家将诚意都摆出来了,哪怕态度不自私的,但至少是真的无伤她之心,那么她也当然得适当的配合一些对方,给人家一点面子才行。

“你想太多了,我谁的人都不是,只不过当初欠你母亲一条命,如今放你一马,也算是还了那份恩情。”

中年美大叔见张依依终于主动开始提问,不再似之前一般什么都漠不关心,弄得好像全是他上赶着讨好似似的,这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不少。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整个人反倒是更加傲骄起来:“别想再从我这里打听任何,毕竟是你自己主动错失了最先的机会,过时不候,该!”

“噗……”

张依依有些忍俊不禁,这中年美大叔倒是别扭得有点可爱。

不过,如果此人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便说明这人肯定也不知道母亲与舅舅此时的下落与具体情况。

看来,事情至少还没有坏到底,一切应该都还是会有转机,不然的话,中年美大叔也不会特意眼巴巴地赶来保下她这一命。

“笑什么笑,一点规矩都没有!”

中年美大叔被个晚辈笑话,当下自是臭着一张脸,但到底还是想着小郡主的面子,忍着没真对张依依做什么:“我会送你到大泽涯山脉外围,到时你有着手中那块身份名牌,自然能顺利通过守在外围人员的检查。自此,我欠小郡主的一命之恩便一笔勾消,你没见过我,我也从没见过你!”

说罢,中年美大叔扭头便走,全然不担心张依依会不会主动跟上。

反正对他而言,他能做的全都做了,将来就算再碰到这个小鬼也只会当做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管她是生是死都再与他无关。

见状,张依依自是二话不说便跟了上去,大乘真圣亲自护送,她是傻了才不领这份好意。

而从刚刚中年美大叔的话中明显能够听出,王室那边不仅安排了专人前来特意搜找传送阵做好第一时间斩杀掉她的准备,同时连大泽崖山脉进出的地方都特意安排了人检查防她万一成了漏网之鱼,足以说明防范之严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若无这块提前准备好的身份名牌的话,她就算凭一已之力安全走出在大泽崖腹地险境,但一个根本没有合理身份又是从大泽崖走出来的元婴境女修,无疑第一时间便将暴露。

是以,张依依对于中年美大叔这番出手相助还是挺感激的,没见她又重新管人为中年美大叔,而非中年大叔了吗。

一字之差,印象当然是完全不同好不好。

可惜的是,一路之上,中年美大叔还真是一口吐沫一口钉,除了以最快的速度护她离开腹地前往外围外,还真是再没跟她说过半个字,甚至于连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以至于,等到中年美大叔将她直接扔到大泽崖山脉外围扭头便光一般飞走离开后,她连人家姓甚名谁都完全不知道。

“啧啧,真是个有个性的大叔,长得还怪好看的。”

毛球在空间内便早就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待人一走,这才闪了出来,懒洋洋地坐在依依的肩膀上:“我敢打赌,他跟你说的那些话肯定不全是真的。”

“无所谓,这张身份名牌是真的就行。”

张依依倒是并不在意,非亲非故的,人家哪怕说了假话还有其他目的,但没直接杀她、甚至一路将她送到了于她而言较为安全的外围便已经是她天大的运气了。

“那你怎么知道这张身份名牌一定是真的?”

毛球习惯性的抬杠,而非真的发现了什么。

“他没必要这么麻烦在这上面做假,不然直接杀了我或者不带我出来岂不更简单。”

张依依还是不喜欢王巧花这名字呀,但凭心而论总不至于抹杀掉中年美大叔的所作所为。

再说,是真是假,出山时就能知道了,人家真没打算让她安全离开的话,也不至于将这份功劳拱手让出。

没有与毛球多废话,张依依熟悉了一下周围环境,花了几天功夫在外围猎了些妖兽,寻了些灵草药物之类的。

她现在这个骨龄加上境界修为,放在龙州大陆倒算比较正常之事,而王巧花十几天前独自便入了大泽崖山脉外围猎妖兽采摘灵草,这对于散修来说也是再正常不过挣灵石的行径。

所以此时,张依依自然要弄到些与她现在身份相符合的收获,不然的话出门被检查时容易引人生疑。

至于真正的王巧花现在如何,中年美大叔虽并未提及,但对方既然颇重恩情因果,想必也不会为了还她母亲的那份因,而又让自己沾上其他的恶果。

准备妥当后,张依依直接出山,果然,在最外沿处见到了明显极为严密的检查阵仗。

不论是进是出,都检查得十分认真,想要浑水摸鱼根本不可能。

特别是,王室还大手笔的配发了专门检测真实骨龄、容貌与修为的法宝,如此特别之举一看就是专门针对她而来,倒真是一点都没有小瞧她的意思。

张依依庆幸自己没有刻意借古玉更改什么,不然被那些人的法宝查出有意掩饰篡改,只会愈发成为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怀疑对象。

“王巧花?骨龄七十,元婴中期?”

轮到张依依时,她身为女修,加之年龄修为这些明显比较符合的特征果然引起了那些人的重点关注。

直到再三检查身份名牌并无问题,又盘查了其他,甚至于连她这些日子于大泽崖外围所得到的收获都一一清点检查,当真确定并非是他们所要找的人后,这才放了行。

张依依也没什么不耐烦的,龙州大陆元婴修士根本就不值钱,反复盘问什么的真算不得什么,没看到人家亲自领头检查的还是化神大能吗。

“走吧走吧,最近这里不怎么太平,仙子没事少进大泽崖山比较好。”

那人见张依依貌美灵动,态度也挺配合的,倒是出声提点了一句。

毕竟这仙子与他们要找的人某些方面的确很是符合,一个不小心万一弄出误会的话可就是弥天大祸。

长得这么好一姑娘虽说名字土了些,但好歹散修修至元婴也不容易,能少沾些麻烦还是少沾些为妙。

张依依完全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竟得了特殊的优待,当下笑着谢过便抬步走人。

只不过,还没等她来得及多走两步,却是被一道严厉无比的声音给叫住了:“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