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九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哥,你那神通又精进了?”

苏紫第一反应便是惊讶得两只眼睛都给瞪圆了,完全没想到自己这还什么都没说,苏虹便直接蹦出张依依的名字,这得有多神呀。

“这么点事也要往神通上扯才能办得到?你这脑子什么时候可以多转两个圈?”

苏虹是真心嫌弃苏紫的蠢,要不是这个族弟还算听话,也没那些自作聪明的家伙那么多花花肠子,他早就懒得搭理。

“啊,不关神通的事,那大哥你怎么知道我碰到张依依了?”

苏紫早就习惯了老大对他的态度,也不觉得那是嫌弃,反倒认为这是他们兄弟之间难得近于旁人的亲密。

“气息!”

苏虹知道跟蠢人说话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是以并未卖任何关子。

苏紫身上沾染了一丝张依依的气息,虽然淡得几乎等于无,但对于苏虹而言,却还是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

他这一生,能够令他主动印象深刻的人一个巴掌数得过来,而张依依显然是其中最为特殊的那一个。

当年战英台秘境中,张依依的所做所为、所言所语都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甚至于直到现在还影响到了他的部分感悟与修炼。

更别说,那还是他岂今为止,唯一一个天赋神通都看不透对方秘密之人,是以对张依依的气息,他记得格外清楚。

今日苏紫一进来,他便立马意识到当年战英台秘境中遇到过的女修再次出现了,虽然有些意外,但却并不怀疑自己判断出错。

原本他就十分笃定地认定他们肯定还会再见之时,只不过没想到不是在飞升后的上界,而是提前这么快人家竟直接从另一方世界来到了龙州。

果然特别的人,从来都不能用常理看之。

“大哥您可真厉害,这都还能感知到那臭丫头的气息存在!”

苏紫直接竖起了大姆指,真心实意的佩服,本还想再多夸老大两句,不过却是没那个再多拍马屁的机会。

“直接说正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出现在龙州,现在又在哪里?”

苏虹一挥手,没耐心听苏紫说那么多废话。

见状,苏紫也不敢再隐瞒,连忙一五一实将张依依的事情通通都告诉了老大。

本来他来此就是找苏虹商量如何处理那个臭丫头的,毕竟一个弄得不好,他以及整个苏家都可能被张依依拖下水,受那些无妄之灾。

“大哥,你说那臭丫头是不是太可恨了,她这是生生想坑死我、顺便把咱们苏家都坑进去!”

说罢,苏紫还十分不满地再次抱怨张依依的可恨程度,早知道当初就不多那事,直接让王室的人把她给绑走得了。

“活该,你好意思怪别人,怎么就不说说你自己蠢成什么样了!”

听完这一大通后,苏虹实在忍不住当面训斥道:“当年战英台秘境时你又不是没吃过她的亏,明知惹不过她,偏偏还不长教训去招惹人家做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过了三十年,就能扬眉吐气压人一筹?别做梦了,脑子没人好,再过三百年三千年也没用,长点心吧!”

这通话,直把苏紫骂得头都抬不起来,偏偏想反驳都无从寻到突破口,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再见面,他的的确确又着了张依依的道,坑人不成反被人给抓住了把柄。

“大哥,您别生气,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解决不是。”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要不,您看我们直接派人把王室那名化神给做掉一了百了,再去收拾那个臭丫头?”

“闭嘴吧,这么容易办到你都想得到,人家想不到?”

说实话,苏紫还真不是气张依依所带来的这所谓的麻烦,而就是单纯的气苏紫的蠢。

先不说张依依往人身上扔的线索印记到底有什么玄机,人死之后是不是就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麻烦。

若是反倒因为对方突然死亡再扯出更多疑点,那岂不是上赶着坐实苏家与黎姿、黎钰那一脉的关系?

所以,苏虹骂苏紫蠢货真是一点都没有冤枉对方。

“那要怎么办,总不能真被她给拿捏住,任她为所欲为吧。”

苏紫那叫一个不甘,简直挠心挠肺的不爽。

“你消停一点,就什么事都没了。”

苏虹挑了挑眉,径直说道:“你与她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要不服气以后正儿八经约她上擂台打上一场便是,没必要那么小家子气非弄得与人为敌。”

苏紫一听,急忙道:“啊,可是我……不是,大哥,现在可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事,而是她想拖咱们整个苏……”

“你消停了,她吃撑了没事干,还非得在王都这种地方跟我们整个苏家结梁子不成?”

苏虹直接打断:“再说,甭管她是不是黎姿的女儿,总之苏家从来就不站任何队伍,世家有世家的体面与生存之道,无需介入到王室权力之争去。”

“所以,大哥的意思是,我不仅什么都别去查,什么都别去做,最好还得过去亲自给她解毒顺带道歉,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主动退让好化解掉这场恩怨矛盾?”

苏紫总算是听懂了,可打心底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呀。

“怎么,你不乐意?”

苏虹嗤笑:“既然不乐意,那你也别找我出主意了,直接去寻族中长辈做主便是,看看你这层皮还打算要不要,不过最后的结果肯定还是一样的。毕竟黎姿、黎钰虽被王室除名、生死不知下落不明,但世事难测,谁知道哪一天这天又会怎么个变法。”

说句不好听的,他这堂弟别说搞不过张依依,就算凭本身真能弄死对方,将来黎姿与黎钰一旦回归的话,第一件事便是先收拾掉害死他们致亲的仇人。

到时别说苏紫,就连整个苏家同样也没好果子吃。

正因为如此,所以苏虹无比笃定哪怕苏紫把事情捅到族中那些长辈面前,除了挨骂受罚外,那些老人精也是宁可装傻放了张依依,全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绝不会让苏家有任何介入到王室的争斗的机会。

被苏虹这么一通警告,苏紫的脑子总算是清明了太多,当下也不敢再别扭,连声保证这就按着大哥的话去做。

“算了,你这脑子不太灵光,回头别越弄越麻烦收不了场。”

苏虹见状,挥了挥手吩咐道:“去把人带过来,我亲自替你处理,一会儿你记得主动当面道歉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