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被苏紫带到苏虹面前时,对于这样的发展明显并不意外,而且还颇是满意。

相较于苏紫而言,苏虹唯一的毛病顶多是自大了些。

不过人家显然有那自大的资本,瞧瞧这才多少年,愣是由原来在战英台秘境的元婴大圆满晋级至化神后期。

像苏紫这样的修炼速度,莫说放在华仁大世界,就算是龙州大陆这种修炼速度变态之快的地方,那也是几乎无人能及的,天才中天才,着实有着自傲的任何本钱。

“张道友,好久不见!”

苏虹抬手招呼,示意张依依无需客气,随意坐便可。

张依依在打量他的同时,他亦将张依依从头到尾打量完毕。

这个姑娘仅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便直接从战英台秘境时的金丹修为越境至元婴中期,而且还不是身处龙州这种灵气顶级之地。

眼下虽修为境界暂时远不及他,却着实算得上是难得的奇才。

只可惜,哪怕他如今晋级至化神后期,天赋神通不知比原来精进了多少倍,却依然还是无法看清这个姑娘身上所承载着的那些秘密所在。

“苏道友,又见面了。”

张依依微微颔首,客气回应,倒并不觉得两人之间算得上好久不见。

毕竟区区三十年,于修士来说当真仅仅只算是弹指一挥间。

“大哥,她现在叫王巧花,咱们当称她为巧花道友!”

一旁的苏紫忍不住插话,仿佛这样明嘲暗讽一下心里总能舒服一些。

只不过,这样的嘲讽对于张依依而言完全没有半点的杀伤力,反倒更明白苏紫这是真没法对她造成任何实际伤害,顶多也就是嘴巴上讨点没用的便宜。

“叫什么都一样,名字不过是个代称,两位苏道友随意便是。”

张依依满不在意的态度,令苏紫觉得自己一拳再次打到了棉花堆上,反倒是愈发衬得他跟个没用的废物小人似的。

再加上又被大哥冷眼警告,一时间什么气都泄了,垂着头找了个离张依依最远的地方蔫蔫地坐着。

“别理他,他脑子不太好使。”

苏虹转头朝张依依道:“不过,为道友安全着想,往后便称你为王道友吧。关于王道友之事,苏紫刚刚已与我说明,他做得不对之处,我已训斥过他,还望王道友莫要别跟他一般较量。”

打从进来之后,张依依便觉得苏虹对自己的态度无比客气,与当初在战英台秘境时完全不同。

而现在听到苏虹说这番话时,她更是觉得这个苏虹会不会是个假的,不然的话怎么短短三十年不见,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她可不认为苏虹真会对她威胁苏紫的那点小手段有这般顾忌,更不认为她身为黎姿之女能让苏虹都忌惮到对她另眼相待。

说句不好听的,对苏虹这样的人来说,便是让步也绝不可能如此放低身段。

除非,是大有所求,那就另当别论。

“苏道友太客气了,想想当年,再看看现在,我几乎都有些怀疑道友是不是受了什么大刺激,以至于性情大变?”

张依依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质疑,实在是在她看来,自己身上应当并无什么值得苏虹如此放低姿态所求之物。

听到这话,苏虹也没生气,神色淡然地说道:“劳道友记挂,不过我们还是先解决掉道友与苏紫之间的纠纷再谈其他。”

“行吧,不知苏道友觉得当如何解决?”

张依依心道鬼才记挂他,不过苏虹这样的回答反倒是令她心安。

虽然暂时还不知人家所求为何,但有利用价值总好过没有,不然的话,今日她哪里来的这般好的待遇。

“苏紫一会儿便直接替道友解毒并赔礼道歉,往后保证不论是他还是整个苏家,都不会再给道友添半点的麻烦。于我们而言,王道友只是王道友,不会再有第三人从我们这儿知晓道友半点不该知晓之事,双方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苏虹也不耽搁,三两言直接抛出双方和解之法,至少在他看来算是公平公正。

而事实上,张依依也觉得苏虹这样的说法没什么问题,身处异地她也不愿意凭白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苏紫这个倒霉催的不搞事,双方井水不犯河水,那当然再好不过。

“当然可以,如此再好不过。”

是以,她也没什么好拿捏的,说到底,人强她弱,如今可以这般痛快的和平解决,已经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双方很快达成共同协议,简单利落倒是皆颇为满意。

唯一并不怎么满意的另一当事人苏紫却是毫无话语权,虽然这张脸都被打肿得没法见人,却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当场替张依依解了那极品毒丹,而后赔礼道歉甚至还立誓不得再主动去找张依的麻烦。

也不知道是不是脸反正都丢完了,苏紫这会儿已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挫败感,别说报复之类的,他甚至希望自己打今以后再也不要见到张依依这个命中克星般的女修。

“你先出去,我还有其他事要与王道友单独要说。”

待苏紫做完该做之事后,苏虹便直接将人给赶了出去,半刻也未多留。

苏紫见状,自是巴不得,走得那就一个比谁都快。

很快,便只剩下张依依与苏虹两人,苏虹也没卖关子的习惯,当下便开口直奔主题。

“我欲与道友谈一笔交易,为表诚意,我可以尽可能替你解答关于你母亲那一脉与王室之间的种种内情,并且道友在龙州之际,可以向我提三个要求,但凡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绝不推脱。”

苏虹这番诚意至少听起来不错,一方面是她目前来说最为需要了解的,另一方能得向苏虹提三个要求的许诺,不可谓不诱人。

只不过,越是条件诱人,便说明对方所求越不简单,这笔交易恐怕不是那么好谈成的。

“敢问苏道友,我是否有拒绝的权利?”

张依依此时很好的约束着自己的好奇心,压根没问人家所求为何。

苏虹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有。”

说实话,苏虹的这场交易需要的便是对方的主动配合,强逼达成根本起不到真正的效果。

而以他在战英台秘境时对张依依的了解,威逼用到这个姑娘身上完全只会让自己讨不到半点的好处。

“不过,我希望道友能够先听完我的提议再考虑是否同意或者拒绝。”

他看着张依依,交出最大的诚意道:“我虽还是无法看出你身上种种秘密,但你如今神格已现,强行与你为敌做对,落不到任何好。所以,我苏虹愿意提前交好道友,只希望他朝飞升上界后,道友能助我顺利渡过第一次仙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