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本仙”到“本仙王”,玄龟上的男人叫嚣得越厉害却越无形中暴露了他极为隐秘的心虚。

张依依看到那人因为她的话而瞬间变色后,心中更是有了成算。

而这人并没在第一时间否认她刚刚所说的“并非真正的南天仙王”一言,其实已经是佐证了张依依的判断。

是以,不必等出声,张依依再次径直而道:“因为,我曾有幸见过真正的南天仙王一面,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假的所骗到。”

看吧,假的就假的,怎么样也成不了真的,所以打一开始你在这儿装模作样的,我都全当只是在看跳梁小丑演戏罢了。

“不可能!就凭你,这才几十岁的蝼蚁,怎么可能有资格见到真正的南天仙王!”

那人脱口而出,完全不信张依依有那么大的机缘见过南天仙王,无比笃定对方根本就是在说谎,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然而,等他这话一出后,立马也意识到自己等于是间接承认了他假冒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南天仙王,这里同样不可能是什么真正的南天仙境。

不过,即使已失言中了那女修的诡计,识破了便识破了,反正知道了又能如何,这里是他的地盘,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想干吗便能干吗!

“你这个狡猾的女人,就算猜到我不是真正的南天仙王又能如何?你的生死还不照样掌握在本仙手中?”

那人转而大笑起来,早就没有之前所刻意伪装出来的仙王之姿,哪怕还顶着一张天上地下都没法比拟的脸,却一瞬间整个颜值度下跌了不知多少。

照着张依依来看,这种无赖小人气质,简直生生毁了那张脸,实在是有些辣眼睛。

“那可不一定哦。”

张依依尽量忽然那张脸与气质截然不同的反差冲击,也丝毫不受对方的恐吓,甚至于满是亲和笑眯眯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吗?因为正是南天仙王让我来的,当时他就在一方巨大瀑布下的深潭中,坐在真正的万年玄龟上看着我。可惜当时我根本没办法看清他的五官真容,直到今日看你冒充南天仙王。”

这番话九真一假,后面通通全都没问题,唯独最开始的第一句故意模糊了,因为当时男人嘴里不断重复的仅仅只是龙州二字,而并非此处。

事实上,这番话的效果也差实极其之好。

因为冒牌货顿时便睁开了眼睛,震惊无比地看着张依依半天愣在那儿。

他原本绝不相信张依依这样的人会任何可能见过那人,但现在对方简单的几句话中的信息看似简单,却字字全都说到了关键之处,毕竟若非真正亲眼见过那人,是绝不可能知道得那般清楚。

那处瀑布下的深潭正是那人最喜欢的闭关之地,而那看不清的五官真容才是真正见过那人者最为真实的反应与状态。

眼前的女修通通都说对了,这便足以说明并非胡扯诓他,而是真的亲眼见过那人。

如此一来,便说明这个女修当真很有可能是那人指使而来,不然的话为何成千上万年间,这么多人进入此地,却偏偏只有这个女修一人能够不受他的控制,不按着他提前设定好的剧本行事。

而那人指使这么个弱得跟蝼蚁一般的女修到这里来是因为发现了他的存在?是想要将他给抓回去?还是想要直接把他给……

冒牌货越往后想便越是收不住,几乎都快脑补了成千上万的种种后续可能,一时间心里当真慌得不行。

毕竟他被那人压迫了那么多万年,好不容易才逃出,好不容易得到一点儿自由,可现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行踪暴露后的下场会是如何。

张依依自然没有错过冒牌货眼中的震惊与慌乱,看来自己刚才那几句话应该是起了不小的效果,而这个冒牌货十有八九下正主当真有着极其重要的关联。

但具体两者之间到底有着什么关联,张依依无法确定,也没办法深入去试探,但却并不妨碍她可以趁机再打打心理战。

“知道南天仙王让我来这里做什么吗?”

片刻后,她再次开口,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冒牌货很快回神,下意识地接过话道:“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肯定是想害他,只不过这话他在得知对方是那人派来之后,态度愣是不敢再像之前那般横,甚至于都带上了几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小心翼翼。

张依依沉默了一小会儿,见那人似是有些快忍不住了,这才不急不慢地开口道:“放心,肯定不是让我抓你,毕竟我现在这点修为实力,哪有那样的能耐制服得你。”

这种话很是安全不易出错,然而又能带给对方无限的想象。

“不是抓我?那他让你来干吗?”

果然,一听这话,那人也不知到底是应该松开气还是更得多提口气,毕竟以那人的脾气,不抓他回去可不代表着就能够真放过他。

冒牌货这话一出,倒是一下子让张依依的猜测范围再次缩小了许多,且连方向都精准了不少。

怕被南天仙王抓回去,不是敌人就是叛徒。

张依依直觉很准,冒牌货要是有那本事跟真正的南天仙王正面刚敌对上的话,就不可能听她说不是来抓他的竟瞬间放松了那么多。

如此一来,这人便极有可能是背叛或者做了什么对不住南天仙王之事,属于内部分化出来的的对立矛盾。

既然是内部,便说明这人很有可能原本便是南天仙王的手下、仆从、灵兽、甚至于法宝等等亲近者。

正因为如此,才能更好的解释,为何这人能够那么精确的冒充南天仙王本人,并且将此地弄得跟真正的南天仙境一般。

想明白这些,张依依干脆跳出这个圈子。

“混沌树!”

她面不改色的报出了这三个字,赌上这么一把。

甭管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总之照那张兽皮图上而言,那么此地拥有混沌树的可能性就至少能达七成以上。

她提混沌树可不是简单的以为自己能够凭着之前的几句话,凭着一个所谓的南天仙王派来的身份就能够让冒牌货主动将混沌树拱手给她,但却是一个绝对可以令对方完全相信她的关键一锤。

当然,所有的前提必须是混沌树真的存在于此!

反正都是赌,张依依并不介意直接赌大点,反正她现在本就是属于那种越说得多反倒越容易出错,越容易让对方反而生疑的状态。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直觉一向极准,当然运气也很是不错。

在她说出混沌树三个字后,冒牌货当真是完完全全的不再抱以半丝的侥幸,真真正正的将张依依当成了那人派来之人。

“不可能!想得美!我是绝对不会将混沌树交给你的!”

他愤怒无比,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也再也其他顾忌,一股恼地怒吼道:“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就连这么一株混沌树也不能留给我?好歹我也跟了他那么多万年,就算我只是他的一缕影子,就算他再看不起我,可我到底也是从他身上而来,也曾经是他的一部分!他有那么那么多的好东西,而我当年逃出来就只拿了他这么一株宝树,他怎么能那么小气,就连这么一株混沌树也要跟我抢!”

张依依听得实在是有些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这么一下子的功夫,她竟然就从这个冒牌货嘴里听到了如此多的内幕与真相。

原来这冒牌货竟然是南天仙王一缕影子!

原来这影子成了精竟不容南天仙王那儿逃了出来!

原来这家伙逃出来的时候竟然顺手把南天仙王的混沌树给顺走了!

哈哈,原来这里有混浑树是真的!

张依依一时间无数念头涌过,却是立马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啊,原来你是南天仙王的影子?”

她并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甭管你是什么,总之混沌树既然是南天仙王的,那么仙王要收回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他没有想着直接把你也一起收回去就足够仁慈了。”

“你知道什么,他哪里仁慈了,他知道我的存在后还想将我给抹去炼化,要不是我自己机灵跑得快,逃到了这方下界,现在早就不存在了!”

影子精完全没意识到张依依是在故意引他说更多的内情,藏在心中成千上万年的怨恨一旦出口,哪里是那么容易收得住的。

“我有什么错?我不过就是天生灵慧得了道,不过就是想活下去而已,他堂堂一大仙王,还容不下自己的影子,他算什么仙王?你还真别以为他指使你来安了什么好心,就你这么点修为,我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你!你都死了,他就算许了你再大的好处又能有什么用?你可拉倒吧,你比我还傻不蠢,你以为他真的是让你来要什么混沌树的?醒醒吧,他根本不过是利用你找到我的所在之处好方便他将来抓我回去炼化罢了,至于你的死活,你以为他会有意?”

这一刻,影子精几乎化身咆哮帝,一副恨不得将张依依的脑子给砸开来,恨不得让张依依完完全全看清南天仙王的真面目,恨不得让张依依直接跟他一样反水才好。

“停停停,你可别吼了,我耳朵疼!”

张依依一副表情不太好的模样,打断了影子精,还颇有些不太自在地说道:“就算你说得再有道理,可我既然受仙王所托,又岂敢阳奉阴违?你能杀我,仙王那不更是能让我死上成千上万回?别扯太远了,反正别管仙王真正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我这一趟的任务就是奔着混沌树来的,再如何也总得想方设法交差才行。”

“交差?只是交差的话,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两全之策!”

影子精似是终于摸准了张依依的软肋,当下也不咆哮发泄了,反倒是诱惑般地试探道:“既然他让你来,肯定也不可能完全不给你一点底牌,不如你将他给你的底牌拿给我看看,只要确定并不是用来锁定我的宝物,对我并没害,那么我也退上一步让你带上一些混沌果回去好交差。反正等你离开些地后,我再立马换个下界继续藏起来便是,这样他也没办法再抓到我。如此,对咱们两个也勉强都算是个不错的结果。”

“可是,我的任务是混沌树,不是混沌果呀!”

张依依似乎有些犹豫,却并没有直接一口拒绝否定掉影子精的提议,当然也不可能就这般答应。

“那有什么,谁能保证做任务就一定可以完成得十全十美?”

影子精见状,继续说服道:“再说,大不了我可以多给你一些混沌果。毕竟以你的实力就算有他给的底牌加持,想跟我抢混沌树也是极难之事,甚至于能够抢得到一些混沌果已经是十分不错结果了,相信我,他不会怀疑的。”

“可是……”

张依依还是纠结,但神情却是愈发的软化起来。

见状,影子精心中大喜,再接再厉道:“别可是了,就算你拿到了混沌树,你能保证有办法在将混沌树交给他之前,将混沌树好好保住不被其他人夺走?你当初见他一面肯定不是真的在仙界吧,顶多也就是见到他施仙术传送给你的画面罢了,而你也没法主动联系到他,想交这任务,还必定得等到你将来飞升后才有机会。可问题是,你觉得你从我这儿拿到混沌树后,在你飞升之前,你真有那个命留得住混沌树?”

说到最后,影子精笑得无比讽刺,怀璧其罪呀,没有这个实力却身怀巨宝,这可不就是自个找死吗。

果然,这一次张依依彻底沉默了下来,似是在认认真真的考虑影子精的话,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而影子精也不再急着说什么,十分耐心而笃定地等着,才不信自己还拿捏不住一个小小的女修。

他说的话当然不可能全是真的,不过大多数却并没有骗张依依,反正若是这女修不同意,今日他就算拼了一死也不会放这女修离开。

当然,能不死最好,只希望那人给这女修的底牌不至于太过难缠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