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李二狗在看到张依依出手之后,便直接收了轻视之心。

他虽然只是个妖,但也正因为是妖,所以对于真正的强者向来还是极为尊重,哪怕对方实在太过年轻,修为境界远逊于他。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张依依这一套罕见的剑法前所未有的厉害精妙,同时更因为他在张依依的剑气之中感受到了那种可怕的时间规则。

可惜对方如今还只是元婴中期,实力限制之下无法将这套剑法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今日真的只怕会成为他的末路终点。

当然,可惜归可惜,而他并不会有任何放水之处,表示尊敬的方式只会是全力迎敌,让他的对手死得其所。

唯一想不明白的是,这样潜力无穷的天骄之辈竟然也会如他们一样沦落到角斗场,而一个注定活不成的人,哪怕再优秀也只能说一声命不好,该死还是得死。

下一刻,李二狗没再多想,抬手之间无数道银白色的三寸光芒从他身上四散而出,径直迎上了张依依极盛之剑,威压骇人、霸道至极。

光芒越来越多,化为万千光带,从四面八方无穷无尽、密不透风的斩向张依依,双方之间火速交上了手。

稍微看过李二狗几场角斗赛的人都知道,这便是李二狗最有特色同时也最为难缠的一招术法“杀万刀”。

以往斗法之际,只要李二狗使出这一招,便意味着战斗即将结束,同时他的对手必定死得极其难看,千穿万孔神魂俱来,可谓人见人怕。

只有少数人知道,李二狗这一招杀万刀创术之源来自于他本体身上那数之不精的狗毛。

一根毛可化万刀,可斩万次,毛不绝,“杀万刀”自然也将不止,直到对手死绝为止。

张依依自然也清楚这一点,一条狗身上能有多少根狗毛?

这个问题恐怕没人答得上来,关键是人家这狗毛还能反复利用,当真是生生不绝,取之不尽。

想到这些,一念之下,张依依剑气成风,极速运转生成风盾,将自己牢牢实实,上上下下护在其中。

然而,修为上的着距注定这临时而筑的风盾根本抵挡不了多少,不过几息之间便彻底裂开。

但张依依早有所料,星辰剑法依然不断,只是不再攻向李二狗,而是化攻为守,驱使剑气围着自己一层又一层的再次重筑风盾,不让一道“杀万刀”有机会斩落于她身上。

一时间,伴随着碎裂与重筑,明明实力悬殊的双方却在这一会儿硬是生成了僵持的局面。

张依依也腾不出手来做虽的,但却生生一次又一次的扛住了“杀万刀”,不曾让一刀透过自己的筑起的防护墙。

虽然她的防护增在不断地被“杀万刀”逼得离她越来越近,可不得不说的是,能够在李二狗的“杀万刀”下硬扛如此之久,生生不曾被斩上一刀,这角斗场上她还是头一人。

“无用之功,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见状,李二狗又加了两成之力。

现在这点手段与力道当然不是他真正的实力所在。

但看得出来,那个元婴女修虽然瞧着吃力不已,但显然应该也还未至全力:“你也不用再抱什么侥幸心理试探什么,直接拿出你最大的本事来吧,反正结果都是一样。“

话虽这般说,但李二狗心里对张依依却是愈发的惊叹,凭其元婴中期的修为竟能抵他“杀万刀”如此之久,若对方已经晋级化神的话,他不得不承认绝非这女修的对手。

张依依体内灵力越来越难以维持,更没心思搭理李二狗说的那些废话。

心念一转,她直接将最后三层风盾瞬间引爆,整个人不退反进,飞速冲向李二狗,朝着对方左腿一拳砸去。

“砰砰砰”几声巨响,张依依整个人却在那一拳打出后被巨大的冲击力反弹出去,下一刻狠狠砸在了角斗场最边缘的围拦上,生生砸出了一个人型大坑。

也好在角斗台有阵法加持防御,不然倒霉的可就下边四方的看众了。

与此同时,李二狗的“杀万刀”也骤然停止。

但令人意外的是,这样的停止却并非李二狗本意,而是被张依依刚才那突然的一拳生生打断强行中止。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一些!”

看着虽然很是吃力狼狈爬起,但身上却是未曾受他“杀万刀”多少影响,甚至于连皮肉之伤都没有的张依依,李二狗的心情有些复杂起来。

对方自爆剑气形成的风盾防御争取到了朝他出拳的机会不说,那一拳却愣是打出了极其接近化神的威力。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还远不足以让这一拳成功直中他这个目标,但偏偏这一拳中同样也蕴含了时间这种极为特殊的规则之力。

旁人或者无法察觉,但在那一刻,李二狗却是真真却却的感受到了时间之力作用于他身上的恐怖之处。

因为那一刻对方的速度并未发生变化,可他的身体以及反应却是不受控制的变得缓慢下来,这才会导致自己根本来不及避开一个元婴修士的一拳。

最后,这一拳又正好砸在了他的软胁之处,综上种种,他硬是头一回在这角斗台上被人生生硬停了自己的术法。

接连两次,李二狗在张依依剑气与拳风中都领教到了时间之力,可想而知并非是对方假借了什么外物有着什么蕴含时间的法宝,而是真正的领悟到了部分时间规则!

时间规则呀,何其恐怖难悟的规矩之力,却不想一个小小的元婴女修竟然这么早便幸运的掌握到,若是今日不死的话,假以时间这女修将来必定得称霸一界,仙途难以想象。

“可是,今日你还是得非死不可!”

李二狗话锋一转,抬手便是一扬,嘴角显露出一抹诡异之笑。

这种天才中的天才,还是不要让她成长起来比较好,想到一个这样的天才即将陨落于他的手中,这种感觉当真说不出来的痛快呀。

张依依没来得及开口说一个字,下一刻,整个角斗台突然之间变得模糊起来。

李二狗的身影也消失不见,连整个角斗场以及周围所有的人与物也通通消失不见。

空气中似乎有股淡淡的腥叶飘过,张依依的意识渐渐变得有些模糊起来,眼皮子也越来越重,重到仿佛怎么样都无法再睁开。

这样的情况当然不对劲,可问题是张依依却是无法控制住自己,而随着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前方不远处原本空空荡荡的世界却是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狗头。

“好香呀!”

狗头开口说话,高高在上地看着意识越来越模糊的张依依道:“你的血闻起来真香!好心的姑娘,快点把你的血给我,给我!”

“好的。”

张依依此时神情已然变得空洞麻木,听到那狗头的话半点都没反抗的意思。

她的手中很快多了一把匕首,面无变情地拿着那把匕首一点点地朝着自己的另一只手腕处而去。

“快,快点,太香了,真是太香了!”

狗头见状,激动无比,只觉得张依依那跟个傀儡似的僵硬动作实在是太慢了。

“咦,你怎么停下了?快割呀!”

眼前张依依突然停了下来没再割腕,狗头顿时不高兴了。

“不行,割不动。”

张依依皱着眉,一本正经地苦恼道:“我是剑修,同时也是体修,如今已是淬体九阶,肉身之强可堪比防御性至强的灵宝。”

听到这话,狗头本来并不会怀疑什么,毕竟他的神通之术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避开。

但对于张依依这种极为特殊的存在,狗头却是无比谨慎,当下便觉得出了问题。

“你根本没有中术,你在骗我?”

巨大的狗头大吼一起,管张依依是真还是假,索性亲自动手。

只见那狗嘴一张,瞬间一么股可怕的吸力朝着张依依而去,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直接给吸进狗嘴,一口吞下。

张依依还真不是完全骗人,刚刚她的意识当真险些被对方完完全全控制住,好在最后之际终于是自己的意志反转过来重新主导了自己的身体。

被巨大的吸力吞噬,张依依一把将虚无剑牢牢插入身前地面,死死抓住剑身用尽全力抵挡。

然而,这并非是最麻烦之事,最麻烦的是,此时此刻,她体内的血液竟然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想要冲出她的身体的冲动。

“定!”

张依依强行压制住体内的血液,但血气乱冲乱撞之下,整个人甚至于连灵力运转都受到了极大影响。

不得以之下,她一连扔出了好多张符篆,想要将自己与那狗头弄出的强大吸力爆掉开来,摆脱掉此时的困境。

然而,符篆都炸开了花,偏偏对方所受到的影响却并不大,就好像不痛不痒一般。

“啧啧,还是个有钱的主,这么多的高阶符篆就跟扔豆子似的,可惜在这里你就算把自己给自爆了,也甭想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哈哈。”

狗头见状,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没用的,你就算事先对我了解得再清楚也没用,实力之间的差距不是靠这些外力能够弥补的。更何况,我的真假界本就存在于真与假之间,哪里为真,哪里为假,只有我说的算。”

“好一个真假界,阁下果然厉害。”

张依依依然在死死扛着:“不过我的血可不是谁都享用得了的,你还是死了这个心思吧。”

“小丫头别嘴硬了,你的确很不错,可惜的是终究还是太嫩了一点。反正今日你也难逃一死,你的血自然也就不要浪费掉了。”

李二狗说着也不再多废话,大嘴一张,原本的吸力生生又增加了两倍,一时间,仿佛可以将整个天地都吞噬掉似的。

张依依血气翻涌,下一刻一滴血不可避免的从鼻子中流了下来。

“该死!”

有了这个突破口,张依依顿时鼻血直流。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只巨大的狗头却是突然惨叫一声。

紧接着在所有观赛者眼中,原本好端端站在角斗台上用法术与张依依默默对峙的李二狗,却是整个人跟自爆似的不断爆炸开来,以至于片刻间整个角斗台都通通被爆炸淹没其中,一下子屏障掉似的愣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天,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狗妖怎么自爆了?”

“不应该呀,刚刚他不是在施术吗?那女修绝不可能是他对手,明明都像是没有意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沉入李二狗的术海之中!”

“娘的,现在什么都看不到,怎么弄得跟渡劫似的。”

……

一时间,看台上的众人顿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一个个急得不行,毕竟这场比赛的结果可是关系着他们绝大多数人的收益。

明明李二狗这都要赢了,哪怕今日这女修当真也不算弱,可跟李二狗那是完全没得比,必输无疑的。

但现在李二狗突然自爆似的炸开了花,以至于整个角斗台上什么都看不到,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主办方见状,倒是相对要冷静得,连忙让高阶大能发声强行制止看台上的观者情绪冲动。

虽然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回发生,不过再如何他们也是不知看过多少世面的人,在比赛之中甭管发生什么都不算意外。

况且,炸就炸一会儿呗,反正角斗台要最好的防御护阵,哪怕上面的人被炸得渣都不剩一点,也不会影响到台下人员的安危。

“都别吵了,耐心等一会儿,很快自然便会见分晓!”

最后,苏家负责人威严的声音一出,看台上那些不满的声音顿时纷纷小了起来,哪怕再急再不耐性却也不敢真的闹事,只得伸长脖子眼睁睁的等着角斗台上的突然变故结束再说。

好在,众人并没有等太久。

可等到一切结事,人们重新看到看台上的情形时,却发现整个人都更加不好了。

“都死了?”

看着角斗台上此时全都倒地一动不动的李二狗与张依依,有人瞬间不受控制地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