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身为契约对象,除非实在离得太远,不然的话,毛球与依依之间对于彼此安危的感应最是敏锐。

同理,李二狗其实也当如此。

只不过他与张依依之间的契约虽成,但因张依依体内那一点影子作祟,至今都还不曾有过感应,所以不曾如毛球及时察觉到修炼室中主人异常也是情有可原。

而此时,张依依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极度危险之中。

三十年间,那套口诀修炼清除之法被她日夜不停运用到了极致,而长久积累下来的效果也在十年之后终于开始有了一些较为明显的进展。

第一个十年,第一丝影子首次被成功剔除清出体内。

哪怕这一丝还不及那一点影子大小的十分之一,但却让张依依如同打开了泄洪的缺口,接下来的清除速度一下子变得顺畅而快速起来。

又十年过去,那一点影子已然只剩原本的十分之六,一切顺利无比,清除的速度更是在不断的增长中。

直到第三个十年过去,体内的那一点影子仅仅只剩下最后的十分之一不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未受过任何抵抗有过半点不顺的张依依却是突然被那最后不到十分之一的影子突然间疯狂反扑。

也是到了这一刻,张依依这才意识到这三十年间看似平顺的背后,实则是对方故意示弱的结果。

经过三十年的洗礼,最后的那一丝影子明显已经对于她的清除之法有了足够的免疫抵抗之力,更甚者,这不及原本十分之一大小的影子才是整个精髓所在。

更甚者,在瞒过了张依依、瞒过了对它有着先天克制的口诀功法,悄然无息的在姜恒所留的封印间完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突破与变异。

这一刻,任何的口诀功法都无法再制约住它,在张依依试图将它最后彻底剔除之前,它成功的突破掉所有压制,急速扩张本体,往着张依依体内各处四散而去。

如果说前三十年间这一点影子有多么的低调隐忍,那么现在它的反噬便有多么的疯狂。

不及一柱香的功夫,影子几乎遍布了张依依全身,只剩最后的丹田附近还未被占据。

反扑来得太快太突然,张依依根本阻止不住,也幸好非此时自己闭关室内,身后并无影子显现,不然的话体内的影子都能顺势扩散而出,一次性吞并自己的影子取而代之。

但这样的幸好却也只是一瞬间闪过,千钧一发之际,越来越多的影子正朝着丹田处汹涌而至。

一旦丹田都被影子占据,张依依清楚的知道自己再想彻底摆脱影子的控制却是难于上青天。

“不好,依依的气息越来越弱了!”

毛球在修炼室外急得直跳脚:“快想办法打开这扇门,来不及了!”

要不是这破门竟然还设有空间禁制,它早就直接撕开空间钻进去了,哪里还用得着像现在一样手脚无措。

该死的,好端端闭个关怎么就弄成这样,依依到底在里面都干了些什么?

毛球急得不行,一方面自然不希望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同伴出事,另一方面,如今的契约早被乔楚那浑蛋给篡改,依依要真有什么事不小心丢了性命的话,它可是得陪葬的!

“不行,除非主人自己从里面打开,否则这道门根本开不了。”

李二狗亦是神色大变,头一回无比后悔这道门的防御强度实在太高。

明知主人有难,可偏偏他却硬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帮得上分毫,这种有心无力之感,简直比万蚁噬心还要难以忍受。

“打不开也得打开,不然咱们都只能跟着等死!”

毛球到底还是多活了几千年,过了最初的慌乱后,此刻反倒镇定了下来:“咱们先合力将这里的空间禁制破坏掉,没有空间禁制我立马便能带你一起进去。”

李二狗顿时也有了主心骨,二话不说便配合着毛球一起全力撞击大门处的所设的空间禁制。

门外毛球与李二狗瞬间抛开了所有隔阂凝成一股绳全力想办法解人。

而门内张依依竭尽全力想尽一切办法虽然终于将影子扩张的速度减慢下来,却依然无法改变对方继续前进的脚步。

避无可避,张依依不得不放弃垂死挣扎抵抗,心一横索性直接将紧挨着丹田处的那滴还未炼化尽的黄金血封印主动撤去。

封印一除,大小只有原来五分之一的黄金血瞬间迸发出惊人的吸力,周边更是急速形成一圈金黄色的漩涡,直接便将周边的影子不断往漩涡里吸入吞噬。

影子立马察觉到了极致危险,想要强行退逃,但金黄色的漩涡根本势不可挡,反倒是越吸越快,数息之间竟是将几乎占据整个身体内的所有影子通通吸了个干净。

“翁”的一声轰鸣,张依依被震得血液倒流,整个人如坠无边深渊,体内生气急速流失。

一切再次失控,下一瞬随时都可能是死亡。

张依依之所以会不顾一切的打开黄金血的封印,是因为先前便察觉到了影子对于往丹田方向扩张时在经过黄金血时多少会有些改道。

正因为这种特殊的避让才让她愿意赌上一把,希望放开封印之后的黄金血能够帮着自己克制住影子。

结果黄金血带来的成效比着她所想的还要强劲有效得多。

唯一不在她控制范围的是,解开封印后的黄金血带给她本身的破坏力比着影子却是更甚。

张依依此时连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唯独身体本能地出现应激反应,自行运转着古神族淬体之术。

大门外,毛球突然停了下来,整只兽猛的喷了一口鲜血便倒地昏死过去。

而李二狗虽不如毛球那般看上去受影响那么明显,但也在张依依频死的那一刻受伤,无力地长期以来瘫坐在地,双眼满是惊恐地死死盯向大门方向。

“主人,坚持住,您可千万要挺过来!”

李二狗紧紧握着拳,眼神一刻都不敢从大门处移开,仿佛想要穿透大门看到进去。

他什么都没做,就这般一动不动地坐着、等着,默默替主人祈祷,盼着主人尽快跨过生死之关。

这一坐,便是一个月。

整整一个月过去,李二狗像石雕一般呆在原地连眼睛都没眨过一下,整个人却是已经瘦了几大圈,跟个皮包骨一般要多难看便有多难看。

一旁昏死的毛球不知何时清醒了过来,坐起来后长长地吐了口浊气。

没死,它还活着,这便说明依依也终于挺了过来,哪怕情况仍然不好,但至少生机算是稳定住,暂时死不了的。

“行啦,一时半会都死不了啦,你也别再死盯着,歇会吧。”

看到李二狗一下子成了现在这般皮包骨的虚弱模样,大约是同命相怜毛球难得的心软了一回。

它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疗伤的丹药,顺手又递了一瓶给李二狗:“吃点补补,这可都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咱们也算是患难一场,拿着吧都送你了。”

李二狗这会儿一颗无处安放的心也终于重新落回了实处,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便说明主人总算是渡过了最难的生死之关。

剩下的急也急不来,一切总是会慢慢好转的。

“多谢。”

李二狗也没推脱,接过毛球递来的丹药。

丹药入口,他立马便明白毛球所言丝毫不假。

这不仅是专程为他们妖修所炼的疗伤之药,并且品阶效果无比惊人,放在龙州这样的地方,恐怕也只有那些妖王级别的存在才有资格拿得到手。

片刻后,他的身体立刻便感觉到暖洋洋的,里里外外明伤暗伤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自行愈合,就连皮包骨的身形也渐渐恢复如常起来。

而这样效果惊人之物,毛球出手便是一瓶直接给了他,李二狗忽然觉得早先人家朝他要混沌果时,他的态度好像是真的不那么妥当。

“这个给你,我只有两颗,以后若是再侥幸得了的话,也都给你。”

李二狗是条耿直的狗,当下便将身上唯二的混沌果全都拿了出来当成回礼送给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