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虎妖王的出现将几人去路拦下,这与他最开始单方面直接避让的决定明显不同。

哪怕他的态度看上去表现出了极大的恭敬,甚至于毫不犹豫地展现卑微之姿行跪拜大礼,却依然让张依依与李二狗第一时间准备出手,不敢有丝毫侥幸心理。

说到底,对方与他们之间的修为悬殊着实过大,而毛球血统哪怕再强大再特殊,终究还是无法仅靠近血脉之威制服对方。

唯独毛球却是丝毫不受影响,还未成年的凶兽王此刻已经初露王者之姿,居高临下看着跪拜自己的白虎妖修从容沉稳。

这样的毛球连张依依都是头一回见到,心中不由得暗赞一声好样的,王就是王,关键之际哪怕再小也不失君临天下的气势。

“何事?”

毛球此刻还真没有将这白虎妖王当成凶险,一则它的血脉天生便不可能令它对任何妖兽面前心生惧意,二则即使眼前这头白虎敢以下犯上,它亦有退路。

总之,身为凶兽王的尊严不容下奴践踏,凭它现在的实力斗不过一些狡猾的人修,还震慑不了低血统下妖?

“下妖愿将妖府一半产出献于上王,求上王务必收下!”

白虎妖修仍然未起,跪在原地继续万分恭敬地请求着,为的竟只是求毛球收下他妖府一半的产出。

听到这话,张依依与李二狗不由得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看向毛球,倒是稍微松了口气,对那白虎妖王不再太过死命防范。

所谓妖府产出,张依依大概了解一点。

到了妖王极别的妖修大多都能够修炼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洞府空间,被称之为妖府。

而每个妖王的妖府之中生长产出些什么、种类以及数量等等皆因妖而异,但肯定的妖府内的一切绝对珍贵无比。

像白虎妖王这样仅差一步飞升的,其妖府面积与产出绝对是无法想象的财富,对方能够一下子拿出一半主动献给毛球,可见是下了绝对的血本。

当然,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有送必有求,就是不知这位白虎妖王想从毛球身上得到什么了。

“无事献殷勤,说吧,你想从本王这儿得到什么?”

毛球一声本王自然得理所当然,显然白虎的一切皆在它的预料之中。

而一旁的张二狗听到毛球对着白虎妖王自称本王那般顺溜,这才意识到毛球只让他称其一声毛爷当真已经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

白虎妖王见毛球并未直接回绝,顿觉希望又大了几分,自然也不敢耽误,连忙回复道:“禀上王,下妖斗胆,垦求上王能赐下妖一口王气!”

“呵呵,你倒真是贪心,区区一半妖府出产便想换得本王王气,本王王气何时竟是如此廉价?”

毛球一听是要这个,面上威严更甚看上去已有不愉,但心中却在盘算着要再多加些什么条件。

王气这东西对它来说要并不珍贵。

说白了就是平日里它的各种排泄之气,平日里除了自然散掉的,其他都是积累在它的妖府之中,用处多少也就有那么一点,但是尽数扔了也没多大损失。

但对它而方并不重要的东西,于这些下界血脉不杂乱的下妖而言却是求都没地方求的至宝,来公能够修补它们本身的一些缺陷,提升它们的资质等,甚至于用得更巧妙的话,足以改变它们的命运。

不过,这头白虎竟然知道它的王气如此有用,便说明对方倒是见识不俗,明显已经从它刻意散发出来的气息中推断出了它的真实身份。

“上王恕罪,只要上王愿意赐下妖王气,除了一半妖府产出外,不论上王还有何吩咐,下妖必当遵从!”

白虎妖王当真也是一门心思想求王气,直接亮出了自己最大的底牌,根本不怕被毛球拿捏。

光是这态度,倒也真真挑不出任何的瑕疵。

由此亦可见毛球的王气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重要到什么都可以付出也心甘情愿。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白虎妖王修行数万年,但却始终差了一点无法飞升,本以为这一辈子可能就得止步于此,然而却没想到今日竟让他察觉到了传说之中才存在过的凶兽王空间兽神的气息。

一开始他还并不太确定,只是本能的因为血液与灵魂常深处对对方的敬畏下意识地便做出了避让的行径。

但等它意识到也许今日自己当真运气逆天的碰上真正纯粹的凶兽王血脉之际,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反应过来后也立马决定豁出去赌上一把。

若成真,飞升的瓶颈必将冲破,他的命运便将直接改写。

这样的机会,白虎不愿错过!

“依依,要不咱们让这家伙帮我们去找你要的那些东西?”

看到白虎如此模样,毛球当下传音张依依:“不过提前说好,这头白虎妖府一半的产出可都是我的,到底我得用我的王气去跟他换。”

“你的王气是什么气?给他对你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张依依自然没想过贪毛球的东西,她怕的是王气损失对毛球自身有害罢了。

“放心,我会分寸,影响多少有一点,但肯定不会伤到我便是。”

毛球小九九还不少,并没直接告诉依依它的王气实际是它不要的废气,不然自己这功劳岂不是得打上不少的折扣。

一听不会于毛球有损,张依依自然没有意见,夸了毛球机灵又能干后,便由着毛球按它的想法与那白虎商谈交易。

趁着毛球与白虎说道的功夫,张依依悄然传音询问李二狗:“二狗,你知道它们说的王气到底指的是什么吗?”

张依依知道毛球有所隐瞒,就好比她早就猜到毛球老早便应该修炼出了妖府,但这家伙愣是从来没有提过,向来都只爱从她这儿扒拉分抢天材地宝等,愣是没有从它身上掏出来过一样给她。

不过这些倒也算了,反正她也没想过要抢毛球的东西,只不过这一次她是真担心毛球隐瞒了这所谓的王气重要性罢了。

毕竟就算损失一口王气伤不了毛球,然而真要有什么不太好的影响的话,到底也是不妥。

而李二狗好歹也是妖修,对他们妖族的一些东西应该要比她清楚,所以她才在暗中会有此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