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一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徐良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的女修,哪怕到现在为止他还无法推测出张依依整个计划的,却多少窥视到了基本的雏形。

光是这个雏形,张依依的的脑子与心性便不由得令他刮目相看。

“你……”

透过张依依这张脸,他却是愈发觉得眼前的女修陌生无比,原来还觉得与小郡主颇为相似的感觉,如今却是一点不剩:“你一点儿都不像你的母亲,你们都很聪明,但她却远没有你这般透彻。或许,你真的是有个好父亲。”

徐良的话一开始还没什么问题,等到最后一句出来时,张依依脑中陡然浮现出张成康的那张脸,瞬间觉得跟吃了只苍蝇似的。

“不,我跟生父更是一点都扯不上边,大概,我是比较像我师尊。”

张依依直接搬出了恩师姜恒,才不承认张成康对她的成长有着任何添砖加瓦的作用。

听到这话,徐良先是一愣,随即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完全明白了张依依的意思,同时也更加愿意接受承认这样的答案。

只是生父,仅此而已。

看来黎姿小郡主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呀,也亏得张依依这孩子另有际遇不曾被埋没掉,否则的话只怕根本连回龙州都回不了。

“行啦,别再跟我打那些马虎眼了,今日你跟我透露了这么多,必是有求,趁着这会儿我心情还不错,你暂且说来听听。”

片刻后,徐良止住了笑声,不过嘴角笑意犹在,这是明显开始松了些口子了:“不过你也别抱太在希望,你且说我且听,直接帮你救人还是没得商量,明白吧?”

跟聪明人说话,总是容易叫人省心省力心情愉悦,不得不说,徐良在刚才一瞬间觉得自己与张依依的关系熟络多了。

来这一趟,若是完全没有一点表示,恐怕这孩子也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离开,与其被动,还不如先把主动权抓到手中。

“多谢前辈,晚辈明白。”

张依依见徐良主动松了口,当下也不矫情假客套,径直开口请求道:“实不相瞒,今日晚辈是想请前辈帮我筛选两个最为合适的人选。”

“介绍两个人给你?就这样?”

徐良没想到张依依还真从没有让他直接出手救人的打算。

“当然,就这样。不过晚辈需要的两人也绝不是那么好找的,还得劳前辈费心替晚辈考虑周全。当然,前辈只需替晚辈筛选出最佳人选便可,剩下的成与不成晚辈自会安排,一切再也前辈无关。”

张依依本来找徐良的主要目的也就是这般,毕竟那两亦是整个救人计划的关键棋子,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担得起,更不是随便谁介绍的她都敢用。

“你果然想得极尽周全,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么对我而言的确只是顺手之事,亦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徐良叹了口气,没再有任何排斥:“说吧,你想要两个什么样的人选。”

“第一个人选,他必须是大乘境后期,战力极强,最好有能杀人于无形之中的神通,但他却一直以来卡于瓶颈无法飞升,甚至于已经失去了飞升的希望!”

张依依一点都不客气地将详细具体的要求道了出来,这样的当然不好找,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非得请徐良出马。

果然,听到这些,徐良神色再变,这孩子当真是在下着一盘大棋呀,而他同样也是棋局中的一枚棋子,只不过用不着明着去冲锋陷阵罢了。

“这么说来,你手里有着能够助人突破飞升瓶颈的秘法?”

他也不管张依依想要杀谁,但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手里真有能够使大乘都突破飞升瓶颈的秘法,那么为了飞升,这样的人必定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谁都敢杀!

“前辈只需帮晚辈想想有没有这样合适的人选便可。”

张依依没有直接回答,但答案却是不言而喻。

接下来,她又将第二个人选要求道了出来:“至于第二人,他必须是王宫客卿身份,能自由进出宫中天牢,且贪婪成性,能精通傀儡之术再好不过。这一人估计比第一人更加难找,还请前辈仔细替晚辈筛选甄别,晚辈宁可另改条件,也不能有半丝的凑合。”

说完,张依依直接送上一份丰厚谢礼,其中自然包括了徐良最爱的龙芽灵茶,量还不少。

她得感谢白虎妖王慷慨的馈赠,不然空间没法使用的情况下,她若只能先空手套白狼的话,计划根本不可能施展。

徐良满意于张依依的懂事,也没半点客气直接收了人家的厚礼:“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必定给你一个最为满意的答案。”

“好,多谢前辈!”

成了,张依依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既然徐良毫不犹豫地收了东西应了下来,便说明她所提出苛刻要求的两人人选至少是存在的。

如此的话,那么她整个计划差不多就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便得看接下来具体的操作了。

回到客栈后,张依依又分别找了毛球、二狗单独谈话,前后加起来倒也不过半个多时辰,颇是顺利。

李二狗不必说,那就是主人让干吗就干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甚至于若是在这么重要的一桩救人大事里都没让他掺与其中的话,估计那才叫有问题。

不是自己不得主人信任,便是他的能力完全帮不上半点的忙,简而言之便是废物。

毛球那边多少是要龟毛点,一则是这家伙性格使然,二则毛球这次所承担的责任及起到的作用当真极其重大,便是它趁机提点这样那样的要求,张依依也能理解包容。

“除了混沌果的事,其他的都好说,我应你便是。”

张依依私下还是将毛球安抚好了:“混沌果的事暂时我没办法应承你什么,得等回华仁后再说。到时若是师叔也觉得从所有混沌果里匀出一颗来给你不会影响到大局的话,那么给你一颗自然无妨,但若真的没有多余的,咱们还是得以大局为重,毕竟那也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它不好我们又能好到哪里去?”

它不好,咱们不回就是,毛球很想把心里的嘀咕说出来,不过它也知道自己这话根本不可能在依依那儿行得通,想了想后倒也没再说什么了。

至少现在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了,总好过以前依依一口回绝不是。

万一回去后走了狗屎运真有多出来的,以依依在乔楚那儿的地位,想要匀出一颗自己得来的混沌果可能性当然极大。

毛球这般一想,便觉得心里舒服多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来得好,反正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依依什么都不答应什么都不给它,它还能真不管不顾不听不干?

当然不可能!

事情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又是三天过去,徐良那儿果然有了确定的答复。

不过这一回他们没有必要再见面,直接传讯了两个人名以及这两人的大概情况,外加能够在哪儿找到这两人。

零零整整的资料齐全得很,明显是用了极大的心思,真真正正的将张依依交代之事往尽善尽美方向来办的。

传讯末尾还加了一句,若是张依依觉得不太合适或者有其他问题的话,还可以再联络于他。

“依依,怎么样?”

毛球发现张依依看完徐良的传讯后,久久未曾出声,神色间还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自然有些急了。

听到毛球的话,张依依这才抬头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很好,完全符全要求,我们运气也算不错。”

徐良筛选出来的人,肯定不会出错,只是张依依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会这般顺利,当真这么快就有了完全符全他要求的人选目标。

特别是第二人太难选,之前她还真打算了第二套备选要求与方案的,不过现在看来,倒是不必多费那个事了。

“那就好,你说行肯定就行!”

毛球脑回路不愿转那么多趟,所以具体的那些它也懒得管,反正只要依依说没问题就行。

“二狗,这两人的信息你仔细记清楚,接下来可就得看你的了。”

张依依看向一旁的李二狗,接下来便要看苏家那边是否顺利了。

希望苏家动作能够快一些,不然的话后面留给她的时间可是越来越少。

好在,苏紫那边并未令她等太久。

又三天过去,苏家果然查到了国师两个儿子如今的下落,苏紫亲自前来告知,顺带着还想打听一下张依依的具体操作。

不过,他显然并不能如愿。

“想知道?”

张依依无所谓地说道:“也不是不行,只不过知道了的话,你就得免费再替我办一件事。免费哦。”

“得,我不打听了,这白当的壮丁你还是找别人吧。”

苏紫一听直接摆手,果断没再试图探听什么。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张依依这人原则性极强,行事也无比谨慎,一环一环早早安排妥当,归他管的推脱也推脱不掉,不归他管的碰也别想碰。

“反正还有二十一天,你那过程什么的我也懒得琢磨了,到时看结果便是。”

苏紫扔下这话后便走了,不走也不行,人家压根没有半点留他的意思吗,他也懒得再在这里碍眼。

好在连他大哥都被嫌弃了,他不受待见那才叫做正常。

张依依自然没告诉苏紫并不一定非得等到二十一天才见分晓,她忙着呢,才不会管不相干的人怎么想。

……

这几天,国师心情很是不好。

从三天前开始,他突然发现自己卜算的能力出了问题,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毁天灭地般的噩耗。

自立道以来,窥视天机便成为了他立身之本,也正是借此神通,他才一步步帮着原本的王室旁枝策划试算,累积千年之功,终于帮着旁枝夺权成功,自己也因此而顺利的坐上国师一职,牢牢将王室握于手中,真真正正的凌驾于整个龙州之上。

而他之所以非得不计代价的想要找到黎姿的女儿,便是因为三次卜算黎姿,却意外都得同一结果,他所有的好事都将毁在黎姿那个野种女儿的手上。

这是国师绝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他花费在寻找抓捕张依依身上的代价甚至于远高于黎钰、黎姿等人。

偏偏那个野种因为并非出身龙州之故,身上天机几乎无法窥视,这事反倒是一拖再拖到了如今的僵局。

事情终于有了点起色,黎月明自投罗网将成为他引出那个野种最好的机会。

可事情明明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却不曾想,这几天自己的卜算之力竟是出了问题。

十卜九不准,便是最简单的小事也是如此,而剩下准的那一样也本就是是模糊两可的局面,这让他心慌无比,偏偏又不敢让人发现,只得暗中四处想办法查原因以求解决。

可接下来,这个问题非但没有解决,更多新的问题却愈发层出不清,甚至于最近他都开始偶尔出现重影与幻觉,几乎有些分不太清现实与虚幻。

国师当然清楚自己的身体肯定是出现了有为严重的问题,在丹药不知吃了多少依然没有好转,正准备不得以的话只能冒着被人发现有异暗中寻人帮忙之际,身体却又毫无征兆突然开始慢慢好转起来。

又过了几天,国师发现自己应该彻底好了,这才长长松了口气,想着等西门广场剐刑钓鱼之后,还是得找人再好好检查一番,不论如何总得查清问题所在,免得再有后患。

国师的事隐瞒得还算不错,这么多天倒是谁都没有察觉半点的异样。

而离黎月明即将被公开处刑还差三天之际,她枯坐了快一个月的牢房门外终于有了一点别的动静。

黎月明本能的开始戒备,她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将在三天后面临什么,亦知道所谓的表妹被抓根本就只是个局,而她当初却被身边最为信任的仆从背叛,生生走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

“这是要提前行刑?”

看着打开牢门进入的牢卒,她的语气嘲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