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师,我有一事不明,还望大师能够解惑。”

张依依的目光从那十八层高的宝塔上收回,再次看向了还想最后尽心想要劝说她的僧人身上。

没错,那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宝塔,完整无缺不说,就连色彩都保持着鲜活干净之色,在这满地都是残缺灰败的地方,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

“女施主请说。”

大师脾气极好,而张依依此时也自动将他那张残破不全的脸替补完整,久而久之倒也习惯了。

“我向来听闻佛家慈悲为怀,普度众生,这佛国这地又怎么会有这样一座宝塔?”

张依依态度客气,但言辞却很是直接:“不知这处宝塔有何来历,十八阵设于此塔之中又为何进入者必定非生即死?”

“女施主,我佛的确慈悲为怀,但也有言为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宝塔来历成谜,连我们也并不清楚,既然存在就必定有它存在的合理之处。”

大师这会儿还真是高人风范显露无疑:“况且贫僧一直都希望女施主想清楚不要冒险进入此塔,若是女施主此刻改了主意,贫僧也算是功德一件。”

“……”

好吧,张依依发现自己的确理亏,简直还有点不要脸的嫌疑。

人家明明白白的说清了那里面的风险,一而再的劝说让她不要进去,而她自己非不听,还好意思怪佛门之地有这种杀生之所?

有道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张依依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非得主动送上门讨死的鬼,刚刚问出那些也当真是愚蠢得紧。

“大师说得对,刚刚是我冒犯了。”

张依依诚心诚意的认错,并道:“多谢大师再三相劝,不过我有不得不进的理由,有劳大师引路了。”

说完,她认认真真地朝着对方行了一礼,哪怕明知眼前之人并非真正的活人,却一点都不影响照着自己的心意为值得的人而行这一礼。

僧人见状,微微叹了一口气,却也没再说什么,回了一礼后目送张依依坚定无比地走进了那座高塔。

“砰”的一声轻响,在张依依进入宝塔之后,塔门就此彻底关上,隔绝了塔里塔外看上去像是完全不同的两方世界。

“这个塔很有意思,塔本身以及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像是真实存在且完好无缺的。”

张依依一眼便将第一层塔中情形看了个清楚,这一层的关卡具体的是什么暂时未明,但却并不妨碍她同早就跟着她一起进来的陆遇分享猜测以及试探:“既然你知道十八阵,那么也意识着对这座宝塔有所了解了?”

“你猜得没错,这片区域内,所有的东西都是执念所化,都是假的,唯独这宝塔以及宝塔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陆遇也没刻意隐瞒:“佛域里的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区域,每一区域都有一件宝物坐镇维持区域的稳定。这片区域的宝物便是这座宝塔,也叫十八塔。十八塔每一层皆设一关,入塔者唯有成功连闯十八关后才能出塔,所以这也是十八阵的由来。至于其他的再多的,我也不清楚了,所以你与其想着从我这儿打探,不如专心准备过关便是。”

“好,很好,相当好!”

张依依略显尴尬,果断没有再理会陆遇。

挺好一直男,还真不是她这种一般之人消受得起,陆遇这样的人,哦不,应该说南天仙王这样的仙王,合该过那种永远怀念着心中爱人然后打万万年老光棍的日子。

真的,挺好。

宝塔第一层,除了塔壁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大小不一的佛像以外,倒是空空荡荡再无他物。

张依依小心翼翼地查找了几圈,的确没有再发现其他,更没有找到通往第二层的楼梯,想了想后,索性站在中央朝着正东方位行了一礼,恭敬开口道:“晚辈张依依,今日前来挑战贵门十八阵,还请启阵!”

话音一落,却不想原本空荡荡的地方,还真响起了一道回复之声:“施主与我佛有缘,不知可愿归依我佛?”

“什么?”

张依依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听到如此令她惊掉眼球的话。

她与佛有缘?这声音还问她愿不愿意归依佛门?

这怕不是她这一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吧?

“施主与我佛有缘,不知可愿归依我佛?”

那声音还真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说得就跟真的似的。

“不不不,大师说笑了,我有师门的,也从没有出家的念头。”

她吓得连忙摆手,这回可是真的受了不小惊吓。

光头那样的造型还真不是她撑得起来的,更何况她再修个几万年也绝对做不到四大皆空,还是不要给佛门添麻烦才好。

“施主,贫僧从不打诳语。”

那道声音微微带上了几分笑意:“如若你与我佛无缘,今日又怎么可能入此地,立于此?”

“天下与佛有缘者比比皆是,也从来不是有缘便得归依。”

张依依一点都不想知道这声音为何如此热衷劝说她当尼姑,总之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好吧,既然施主暂时不愿意,那么贫僧也并不勉强,相信终有一日,施主会改变心意。”

那声音信心满满,显然认定有些事情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张依依听到这话,更是觉得脑袋都大了:“看来大师是对我闯十八阵信心十足。”

十八阵她是一定要闯过去的,但绝不当尼姑的心意也永远不会改变。

甭管今日这事是真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因果深意,还是这宝塔十八阵自带的唬人攻心的玩意,总之她都敬而无之。

“施主福泽深厚,又有高人相护,今日贫僧这十八阵自是能够闯过,顶多也就是要受点磨砺罢了。”

那道声音脾气顶顶好,但却一口便点出了张依依带着的陆遇的事实,明显早就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咦,他看得到你。”

张依依暗中传音给陆遇:“那我这算不算是作弊?”

没等陆遇回复传音,那道声音却是爽朗无比地笑了起来:“施主放心,你身边的高人在这里只能护你不死,其他皆没法再多插手,所以自是不算作弊。”

连传音都没处可藏,张依依知道自己再次在人眼皮子底下犯了傻。

见状,她索性大大方方地全都摊了开来,打趣般道:“看来我与贵派之间还真有不小的因果缘份,不然何德何能令大师如此优待。既然如此,还请大师启阵,晚辈也好领教一下十八阵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