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是超度,而是镇压。

只一句话,张依依整个人的神色便不由自主沉了下来。

转念一想,这里几乎囊括了整个龙州不知多少年所有的佛门弟子尸身,又怎么可能个个弟子皆自愿舍身成仁。

不论是生身还是死后,不论是自愿还是被逼,这数不尽的尸海不知历经多少万年的时光汇集、封存于此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养料,甭管目的如何,这样的手段想想都叫人骨子里头发寒。

可曾有人问过他们的意愿,可曾有谁在意过他们的想法?

还有,可曾有谁关心过他们是否能有轮回的机会?

这样的牺牲对他们来说又算什么,即使所谓的值得与否又与他们自身存有半点的真正意义上的关联吗?

张依依突然对这佛域无比的厌恶、恶心,无论它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存在到底为的是什么,总之光是看着这数不尽的尸海要被不断镇压,便无比的反胃。

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但也永远想不明白究竟什么样的理由才值得填上数不尽的僧佛付出生命以及死后都永世不得安息轮世。

佛门的慈悲面对这数不尽的尸海时,简直成了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似是察觉到了张依依情绪变化的原因所在,恶佛再次叹了口气,宽慰道:“施主悲悯仁善,果然天生便是与我佛有缘之人。只不过佛语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们舍身成仁终究不会白白牺牲,舍小我成大我,将来有朝一日施主定当会明白,这样的牺牲虽然悲壮,却绝对值得。”

“我不是什么悲悯仁善之人,正相反,我是最最自私之人!”

张依依没有被这一通似是而非、冠冕堂皇的话动容半分。

“前辈,我不知道这处佛域存在最终的目的与意义是什么,也不想过多的探究。但请前辈恕罪,晚辈没办法答应您替您镇压这数之不尽的亡人。我没这么大的能耐,九色能精我也不要了。”

恶佛愣了愣,随后笑着摇了摇头:“施主本心如何,我看得清楚。虽然施主暂时无法理解,但镇压一事施主既然来了此地,那么不论愿与不愿都得实行,一切只能以大局为重,还望施主莫要怪罪。”

“我若不依,前辈待如何?”

张依依见对方果然直接亮出了獠牙,面色更是冷了下来。

“施主放心,你终究与我佛有缘,我自然不会伤害施主,只不过施主一日不能想通改主意帮忙,那么一日便不能离开这处死地。”

恶佛觉得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威逼利诱都无所谓,反正在他这里唯有大局为重:“施主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可以保证,这九九八十一天往生咒对施主本身并不会有任何的不利,相反还是大功德一件,将来施主不论身在何方,这样的大功德都将护佑施主。”

“可是……”

张依依并不想要这所谓的大功德,只不过话还没来得及说,便又被对方给堵住。

“施主不愿,无非是对他们的不忍。”

恶佛抬手指了指那数之不尽的佛门弟子尸身,语气坚定:“施主但可放心,镇压也只是一时,他们的牺牲不会白费,等将来大局定下,自然会有人替他们超度、送他们再入轮回。”

张依依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对方的话可不可信,能不能信,亦或者说即使当真没有说谎,可不知多么漫长的岁月侵蚀后,这里真正还能剩下的痕迹又能有多少?

连痕迹都消失在岁月中的话,再厉害的大人物又能从哪儿去寻找他们存在过的痕迹?替他们超度?送他们入轮回?

便是她现在有机会替他们超度,说句大实话,这里数不尽的亡者,真正还能有机会再入轮回者,又能有几个?

她的愿与不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也只是毫无意义的纠结与笑话,打成这佛域生成的那天起,便代表着数之不尽的生灵与亡魂永远无法安息。

生命的脆弱与渺小由此可见一斑。

但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不想成为那脆弱、渺小到可以随时被人牺牲、被人随意支配,所以生命的坚韧与无限的潜力又是那么的强大、恐怖。

变强的信念早就已经在张依依心中扎了根从无动摇,但为何要变强似乎在无形之间又更加的不同了起来。

除了自己能够活着、好好活着、长长久久好好活着,或许等将来她强大到足以令更多的人也能好好活着时,那样的强大才更加让她向往、畅快。

一瞬间,张依依竟是再次顿悟。

修为虽未曾攀升,但本就没有瓶颈的心境因为这场顿悟却在不断升华,头一次强悍而不按常理的摆脱修为本身的束缚,自行步步攀升。

从元婴后期到元婴大圆满再到一举突破至化神,张依依的心境层次硬是甩开了修为水到渠成至化神段这才停住稳固下来。

心境与修为之间的不匹配并不少见,若是心境跟不上修为那绝对不是好事,随时可能走火入魔,根基毁于一旦。

但若是心境高于修为,却完全百利而无害,且只要修为够了,顺利晋级便如吃饭喝水一般平常,修炼速度亦将大大提升。

更何况,张依依如今修为仅仅元婴后期,这还是前不久才晋级至此,但现如今心境层次却是连甩一小阶外加一大境,直接从元婴跨至化神,这样的跨度真真相当难得。

恶佛看着突然陷入顿悟中的张依依,暗叹了一声果然福泽天成,便是他们天姿出众的佛门弟子也罕有张依依这般心境超然者。

本就已入无相之境,在此之上还能不断顿悟更上一层,如此资质真正发力才刚刚开始,将来的成就难以想象!

可惜这样的有缘人还是出现得太迟了一些。

若是数万年前佛域便等来了这般有缘人,兴许一切早就变得不同了起来。

“恭喜施主心境率先达至化神段,施主刚才之顿悟定然与此地有关,不知这会儿施主可是改变了主意?”

待张依依顿悟结束,恶佛再次开口,似乎笃定张依依将会带来新的答案。

心境突破至化神了吗?

张依依细细感受着自己此时与以往的不同,再次抬眼看向恶佛,却已无波无澜:“我若答应前辈,前辈是否能在九九八十一天之后直接送晚辈前往佛域之中这个地方?”

她伸手在虚空中点了点,当初预知到母亲与舅舅所处画面跃然而现,那尊神情诡异、矛盾又别扭的无名佛像到底在哪儿,兴许能从这里得到答案。

至于恶佛所说用来镇压此地所有尸身的特殊往生咒,说到底她并没有真正选择的资格。

要么照着人家说的来,要么便永远跟着这些尸身一起被封闭于此。

她不可能一直耗在这里,她还要去救母亲、舅舅,还要回华仁,还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没有实力的愤愤不平可笑又幼稚,哪怕这九九八十一天往生咒亲诵下来于她有害,她却也必须去做。

“可!”

恶佛见过那画面后,倒是果断而干脆的应了下来,显然一眼就认出了张依依想去的地方在哪儿。

“好,那晚辈便如前辈所愿,希望前辈也能够遵守承诺。”

张依依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她所说的承诺不不仅仅是九九八十一天之后送她前去母亲与舅舅所在之地,同时亦包括恶佛之前所说过的种种。

恶佛自是听得明白,当下也没意见,反倒郑重地点了点头。

交易达成,那特殊的往生咒也很快到了张依依的手中。

默读过通遍经文之后,张依依虽对佛学并无什么涉及,但却也看得明白这经果然不是超度,而是镇压。

只不过令她稍微安心些的是,那份镇压到底比她所想象的要柔和得多,带着安抚的性质为主,而以她先天神灵之体虔诚相诵,这样的安抚效果将大大加成。

难怪恶佛说只她可以,这是早早就看出了她的特殊体质。

实际上,等到张依依完完全全沉浸于不断的诵经后不久,整个人周身竟是泛起层层金光。

而那样的金光温暖而安宁,一点一点随着经文声不断扩散至空中,最后化成金雨落下,无声无息地洒到那数不尽的尸身之上。

虔诚诵经的张依依自然感受不到这样的金光之雨给这片死地所带来的细微变化,但恶佛却是在第一时间察觉并且惊喜万分。

不仅是恶佛,便连一直对着张依依虎视眈眈,恨不得随时上去一口将其生吞活剥的那头蛟龙也慢慢开始变得温顺了起来。

“原来这么早神格竟已现,神之怜悯果然非同凡响。”

恶佛喃喃感慨,怪不得非她不可,哪怕迟了几万年,却终究还是非她不可!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九九八十一天在张依依心无旁骛中转眼便过去。

张依依不知道自己所诵的往生咒效果到底如何、有没有达到恶佛的预期效果,但当她再闪睁开眼睛时,却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这片沼泽之地硬是多出了一缕似有似无的生气。

“辛苦施主了,不论施主将来是否皈依我佛,总之今日这桩大功德却是不可替代。”

恶佛倒是干脆,直接送上了三十枚九色能精,用实际行动表示对张依依九九八十一天诵经镇压的效果极其满意。

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三十枚九色能精,张依依也没假客套,直接便收了起来。

“多谢前辈。”

大功德什么的她倒并不在意,佛门在这方天地自身都难保,她能不因此受牵连就阿弥佗佛了:“烦请前辈送我前往欲去之地。”

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那么自然没什么好留恋逗留的,赶紧去救人才是正事。

恶佛也没在意张依依的催促,反倒是主动提醒了几句,也算是对张依依这些天所为效果极其之好的额外补偿。

“施主救人归救人,但需谨记一点,有些事情根源出在上界,施主切记量力而为之。”

说罢,天空之间乌云开始渐渐退散,而乌云所幻的恶佛以及坐下蛟龙也慢慢淡去。

张依依还没来得及深思那句“根源出在上界”到底指的是什么,紧接着这地方的空间再次急剧扭曲,下一刻张依依亦随之消失不见。

直到张依依意识开始出现短暂空白时,她才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

而等她的意识再次恢复,重新置身另一处完全不同的地方后,这才总算记起自己一直忘记了点什么。

“陆遇?陆遇?”

简陋的小庙前,张依依站在一株巨大的槐树下,四处寻找着陆遇。

自打进入死地,两人说了那么一大通话后,陆遇便隐了身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现在她已经离开了死地,被恶佛送至这小庙前,然等了许久却依然没有看到陆遇如同从前一般现身。

她也不知道陆遇是被什么给绊住还留在那方死地,亦或者早就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这里只是暂时没法现身,总之小心寻了好久却还是一无所察。

想了想后,张依依还是决定先行入小庙找人再说,毕竟以陆遇的能耐在这佛域之中应该不可能遇到什么危险。

看着张依依一步步已然进入到庙中,虚空中陆遇这才随手一撕,转身便又回到了先前那片死地。

“恶佛,出来!”

陆遇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差得多,带着十足的不耐与不满。

“这是做什么,你怎么没跟着又回来了?”

恶佛果然很快出来了,但这回却没有之前那么大的架式,只一道与常人差不多大小的虚影,就这般出现到了陆遇面前。

“别装糊涂,把你身上的肋骨拆两根下来!”

陆遇盯着恶佛毫无商量:“你不拆的话,我来就不止拆两根了。”

“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拆我肋骨干什么?”

恶佛觉得自己当真担了这虚名,他哪里恶得过眼前之人呀,更何况他都不知死了多少万年,最后几根骨头都不能保住了不成?

“你心知肚明,那丫头蠢我可不蠢,这八十一天她神格都有损,你们得如此大利竟只给她三十枚九色能精?”

陆遇嗤笑,带着狠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