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一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太过聪明,所以噬魂虫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蒙蔽得住这人,最后的最后,它还是继续选择装死否认。

眼见噬魂虫明显宁死都不会再透露其它,张依依倒也没再强行逼问。

反正眼下她最主要的还是找到母亲与舅舅,至于其他的顺便能打探出多少算多少。

而照这些情况来看,自己的的确确与这片虚空有些不可言说的不和关系,运气好的是对方忌讳她明显要更多一些。

另外,恶佛身上的那两块肋骨估计将在这里头大有用处,不然的话噬魂虫也不会费心想从她手里诓去。

一念之间她将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所有的线索消息通通梳理了一遍,倒是觉得底气明显又更足了不少。

再加之噬魂虫有一点提醒得不错,她的魂体着实能够主动吸收这片空间的某种物质,而这种物质不仅能够壮大神魂而且并没有任何的负作用。

不论那种物质到底是不是噬魂虫所说的魂气,总之对她来说都是极为有利的好事。

“你……怎么不问了?”

半天没听到张依依的声音,噬魂虫反倒有些不太安心,毕竟它并不觉得自己不肯再说,对方就真这般简单的放弃。

“问了你能说?”

张依依觉得这只噬魂虫怕是智商还没完全进化好,自己强行打压一个被降智的对手,还真没有什么成就感与乐趣。

“……不是不能说,是真的不知道其他了。”

噬魂虫小小声替自己辩解了一句,完全不知道这话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张依依都快被逗笑,偏偏人家还真不是在给她说笑话,而是一脸认真的狡辩试图说服于她。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异常?怎么发现的吗?”

噬魂虫估计是被这问题憋得挺难受,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尝试一下。

“不想死就给我闭上嘴老实带路,你不知道其他的了,我也不会跟你再说其他的了。”

张依依真是佩服对方的勇气,上前踹了一脚噬魂虫,最为直接的威胁对于这种脑子的虫子才是最有用。

果然,这一脚后噬魂虫彻底老实了。

疼呀,太疼了,它没想到这女人的一脚之力竟完全不输那串菩提手串带给它的痛楚,它这回怕是真的要栽在这个魔鬼身上了。

有着彻底老实下来的噬魂虫领路,一人一虫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停了下来。

“到了?”

张依依似笑非笑地说道:“在哪呢,别不是又在这里给我挖了什么坑吧?”

“没,就在这里,不过是有特殊的障眼术布下,所以暂时看不到而已。”

噬魂虫多多少少已经摸清了张依依的一些性子,这种似笑非笑的模样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到底让它不敢太过。

“哦,那你就是想要跟我再谈条件了?”

对方的目的太过明目,张依依自是轻而易举的看清。

“是!”

噬魂虫为了自己的小命,不得不再硬气一把。

“谈条件得先看看你有什么足够份量的筹码。不知你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可以拿来跟我谈?”

张依依瞄了噬魂虫一眼,小命都在我手里,不拿点诚意哪有资格跟她谈条件。

“我……”

噬魂虫听着张依依的话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我可以替你解除掉那障眼术,让你找到你母亲与舅舅,这还不是筹码?”

“当然不是,我都到这里了,就算你不帮我,我自己也能想办法解除了这障眼术呀。”

张依依轻笑一声,她的确已经察觉到了黎姿就在这周围,近得仿佛只有一墙之隔,从这一点上来说,噬魂虫倒是没有说谎。

不过那又如何,过河拆桥这种事她做得挺溜的,反正对方又不是什么好虫,更别说一开始她也明确没答应带了路找到了人就直接放噬魂虫一条命呀。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一点信用都……”

噬魂虫气急败坏质问起来,不过很快便又是一声惨叫,因为身上困住它的菩提手串却是直接往死里勒,一瞬间它险些疼得晕倒过去。

“停停停,我有筹码,我有筹码,只要你答应饶我一命,我愿意认你为主,这总行了吧!”

噬魂虫大声叫饶,为了活命还真是直接下了血本,索性把自己给搭进去得了。

它看得出来,这女魔鬼完全没法唬弄,不过以女魔鬼的潜力,认其为主倒也勉强不算辱没了它。

本以为自己这么大的筹码一出,对方必定乐意至极,却不曾想张依依却压根不在意。

“认我为主?那可不行。”

她毫不犹豫地拒绝掉:“你长得太丑了,本事还差,我又不是捡垃圾的,要你这样的妖兽当灵宠做什么?”

噬魂虫简直无法接受自己竟被女魔鬼如此嫌弃,要不是身为虫子没有血,早就一口心头血给气得吐了出来。

长得太丑,本事还差,它这样的在女魔鬼眼里合着压根怕是连提鞋都不配的垃圾?

噬魂虫先是气到极点,而后浑身拔凉拔凉的,整只虫都陷入到严重自我怀疑的绝境之中,难道,它真的差成了垃圾??

或许,在女魔鬼眼里,它这样级别的当真就跟垃圾差不多?毕竟,连这片虚空都……

想着想着,噬魂虫最开始的那点气愤竟是散了个空,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沮丧与难以抑制的自卑。

张依依见状,也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再次开口道:“认主的事你是别想了,不过想要我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只要……”

“只要什么?”

跌于绝境后却突然有了新的转机,噬魂虫陡然间又燃起了希望,连带着看向张依依都觉得不再那么像魔鬼,反倒变得有那么几分慈眉善目起来。

能活着当然是活着好。

“只要你告诉我那,你说的那两块佛门圣骨到底有什么用,或者说在这里它有什么特殊之处。”

张依依直接抛出了条件:“交代清楚这个,再顺便把障眼术解了省得我费力气,我就放了你。”

“……”

张依依也不催促,就站在一旁淡定无比地等着噬魂虫做出决定。

直觉告诉她,这只虫子天生就是来给她送料的,如此她自然也就不客气了。

默默在心里数了数,果然不到三十下时,噬魂虫便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关于两块佛门圣骨的用处,它悄悄传音给了张依依,还立了誓,所言绝对非虚。

毕竟真说起来了,它也是偶尔得知的,原本是想着机缘巧合遇上了便顺便捞个天大的好处,却没想到反倒直接把自己给搭了进来。

噬魂虫悔不悔张依依并不在意,她快速分析了刚才所听到的那些内容,又合理推敲了一番后倒是有了底。

而很快,障眼术被取消,顷刻间,一个巨大的圆形光柱陡然出现在眼前。

圆形光柱直冲天际,看不到尽头,在这虚空之间一下子便成了唯一的亮色。

“这就是龙州大陆的飞升通道?”

张依依心神微怔,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

“准确来说,这仅仅只是飞升通道的一部分。”

噬魂虫早就认了命,耐心解释道:“当年你母亲与舅舅正是为修补飞升通道的漏洞而来,只不过他们也没想到会突然以魂体的形式进入,以至于之前绝大多数的准备都落了空。这些,我都是在他们的神魂记忆里看到得知的,所以碰到你时,才会敢变成你母亲的样子。”

“他们人呢,在这光柱之中?”

张依依明明感觉到黎姿的气息就在眼前,但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不,在光柱壁上,你将神识凝成网状铺开来再看。”

噬魂虫也不差这最后一步详细主动的引路了:“他们被困在了光柱壁上,时刻受空间罡风腐蚀,若无外力相助,魂体顶多再能坚持个百年。”

张依依听后,依噬魂虫所说调整自己神识状态重新看去,果然发现了光柱壁上某处盘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两道背影。

好吧,这一次总算是真的找到了,只不过母亲与舅舅的情况明显极其炒糟糕,两人魂体受损十分严重,神魂之力弱得仿佛随时都可以被吹灭的油灯似的。

而腐蚀他们魂体的并不仅仅只有噬魂虫所说的空间罡风,她还看到了这巨大光柱之中那若隐若现的黑气不断织气成牢,死死将两人的魂体钉死在光柱壁上。

“光柱内那若隐若现的黑气是什么?”

张依依直接询问噬魂虫,她想将母亲与舅舅的神魂从光柱壁上拉出来,首先得解决掉那些黑气所不断束缚成的无形之牢。

至于修补飞升通道漏洞什么的,并不在她的考虑之中,毕竟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便是那两块恶佛肋骨,她也只会在自己有所需的时候才会使用。

“你是不是可以先放开我了?毕竟之前我答应你的都做了。”

噬魂虫还不算太愚,趁机说道:“当然,放开我后,那黑气是什么我也会告诉你的。”

“行吧。”

张依依这回完全没有犹豫,一把便收回了那串菩提手串,也不怕对方出尔反尔,或者再使什么绊子。

束缚刚一没,噬魂虫可是半点都不敢耽误,电光之间便闪进茫茫虚空跑了,不过同时倒也识趣地给张依依留下了黑气为何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