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刚一正式会面,黎姿便知晓了女儿如今的现状,更是二话不说要不惜代价都得送走女儿离开这里,回到安全之处。

哦不,或许还谈不上真正的会面,毕竟留给张依依的依然只是两道无法看清正面的背影。

可也正因为如此,才格外令人觉得温暖而动容。

大概,这才是一个母亲对女儿发自骨血灵魂深处真正的在意之心。

张依依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平静,反倒莫名在这一刻突然间便彻底融入到了女儿的身份,没有什么原主不原主那层下意识的天然隔阂,此时此刻,她就是黎姿的女儿。

“母亲……”

怎么可能就这般任由他们不知付出多大的代价单独送自己出去离开,怎么可能在明知他们正经历着什么时安心享受照顾。

只可惜,不论是黎姿还是黎钰通通都看懂了她此刻溢于言表的心思与不愿,所以干脆都没有给她真正辩解的机会。

“你母亲说得极是,此地你的确不宜多做久留,一旦魂体受损便再难修复,严重者根基尽毁,于你而言甚至于性命不保。”

黎钰的声音同时响起,带着不容否定:“你大可放心,我与你母亲并非无法脱身才被困于此,而是有着更为重要之事尚未完成。你特意寻我们前来,这份孝心我们已经很是欣慰。但你如今修为不足,留在这里非但帮不上忙,还无法自保必定将令我们分心。所以好孩子,不要拒绝你母亲的决定,安安心心回去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最好的孝顺。”

他们现在魂体虽然受损严重,但到底还是有些底牌在,强行送一个孩子离开此处尚能做到。

至于未来,他们其实都没法预期,说实话能够在此时此地与长大后并回归龙州大陆的孩子重逢一回也算知足,哪怕将来再无见面的机会终究也不再留下最后的遗憾。

“等等,舅舅、母亲,还请先听依依把话说完。”

张依依眼见背对着自己的母亲与舅舅完全一副不敢耽误功夫,生怕她在这里多留一刻便将多受一份伤害,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她平安送走,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她也不耽误,一口气将如今的情况说了个仔细:“舅舅、母亲,实不相瞒就算现在我想走暂时也走不了,因为在进入光柱壁前一刻,我不小心引动了虚空雷霆,若非当机立断直接强闯进光柱壁,这会儿已经被雷霆轰得什么都不剩了。”

“虚空雷霆?你动用了哪种特殊规则之力?”

黎钰一听,很快便想到了很多,顿时喜忧掺半。

喜的是外甥女如此年纪竟然已经领悟了可以在这片虚空引动虚空雷霆的特殊规则之力,忧的是如此一来还真没法马上送人离开。

毕竟他们的能力还没达到可直接将依依从这里面平安送至佛域肉身安置处,而虚空雷霆已然降下却没能找到目标的话,哪怕暂时退去,但一时半会间也不可能真正完全消散。

说不定还在暗处等着外甥女的魂体现身,随时再给予致命的雷海洗礼。

保险起见,至少也得等个把月后雷霆彻底散去才行,可如此一来,这孩子不过元婴境,魂体要在这光柱壁中呆这么久,同样也是凶多吉少。

张依依见状,便又将她为了打破恶煞之气束缚成的牢笼阻挡,想方设法欲与母亲同舅舅魂体沟通一事的过程简单说明了一下。

得知外甥女竟然已经领悟到了最难的时间与空间部分规则之力,甚至于还能得心应手的运用到实践之中,黎钰一连道了数个好字,赞赏之情毫不掩饰。

没想到,他们黎家最惊艳卓绝的年轻一辈正是他嫡嫡亲的外甥女,后继有人的喜悦比之他自己取得再大的成就都要开心而欣慰。

倒是黎姿,得知张依依只差那么千万分之一秒就直接死在雷霆之下,整个人都不免有些后怕。

“你这孩子,得亏关键之时果断机灵,跑得够快、够准。”

她叹了口气,略显无奈地说道:“说到底,还是我们连累了你。但不管怎么说,这里也绝非你能久留之地,待外面虚空雷霆彻底散去后,还是得尽快将你送走,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行。”

“没错,一个月后我与你母亲再送你离开,这一个月内,我们会尽力护你魂体周全,你先把这件羽衣穿上。”

黎钰出声表示赞同,与此同时,背影虽完全看不出半点动作,但一件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羽衣却是从他那儿幻化而出,直接朝着张依依飞来。

“多谢舅舅,不过这件羽衣您收回便可。”

张依依不知道羽衣由什么制成,却是看得明白这东西可以对光柱壁空间中的恶煞之气与罡风都能起到不错的防护作用。

虽然做不到百分百绝对隔绝,但至少能够保她这一个月中魂体不会受到太过致命的腐蚀与浸染。

而再细之后,顿时悄然大悟,与其说这件羽衣是宝物法衣,倒不如说是舅舅黎钰通过自身魂力幻化而成。

也就是说,在他自己魂体已经受到极为严重的创伤之下,他还愿意不惜代价的抽出一部分魂力专门护她周全,这份情义便是嫡嫡亲的也难能可贵。

“舅舅、母亲都只管放心,我有菩提手串护体,这里的罡风短时间内影响不到我。至于那黑煞之气,它们对我的魂体根本造不成伤害,我进入此地这么久,那些黑煞之气好像还有意无意间绕开,不曾真正接近于我。”

她也没做任何隐患,径直将一些实情道了出来:“还有,整个这片虚空似乎也不太喜欢我留下,具体原因暂且不明,但它排斥我的同时似乎还对我颇有几分顾忌,所以只要我不再像先前那般无意间引来虚空雷霆这种灭顶之灾,其实我呆在这里反倒比着任何人更为安全。”

张依依索性又将进入这片虚空前的一些阻碍,以及半道突然被莫名之力带因进入口黑洞面前等情况一一道出,免得母亲与舅舅只当她胡言玩笑。

一开始,黎钰、黎姿两兄妹的确还只当孩子说这些是为了让他们放宽心,不想拖累他们,但很快待他们细细听完之后,却发现张依依所言竟都是真的,明显有据可查。

不仅如此,黎钰突然间有了某种极为大胆的猜测,只是一下子无法证实罢了。

其实他与妹妹的处境,绝非刚刚向外甥女所说的那般乐观,可若是他的猜测成真哪怕只有三成机会成真的话,却都值得为此搏上一搏。

只不过,现在他唯一担心的是,会不会因此而牵连到外甥女身上。

“依依是先天神灵体?”

片刻后,黎钰开口主动询问,虽为询问,可语气却十分笃定。

因为依依此时仅为魂体状态,所以黎钰一开始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导致没有直接看出,直到张依依自己提及这片虚空对其既排斥又顾忌时,才发现自己险些错过外甥女的特殊体质。

黎姿同为大乘之境,但比起兄长还是有所不及,是以哪怕到了现在也没真正看透什么。

不过兄长的话索来不会有假,得知女儿竟为上古三大最为稀罕强大的特殊体质之一先天神灵体,这对黎姿而言当然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他们黎家追溯先祖,凡有记录起,不知多少万年以前还真是出过一名先天神灵体的先辈,一路仙途扶摇直上,传闻难有企及。

而如今她的女儿竟然也如此幸运为先天神灵体,可想而知他朝又将是何等成就。

不过,于黎姿而言,即使女儿不是先天神灵体这样逆天的资质,当真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三灵根,却也依然是自己最爱的女儿,她对孩子的爱从不会因为任何外因而改变。

“是!”

张依依知道舅舅已经看出了自己真正的体质,且于母亲和舅舅面前,这本身也没什么需要刻意隐瞒。

“你进入这片虚空之后,是不是一路之上都能主动吸纳虚空间中大量的魂气毫无阻碍,也不曾有任何负面隐患,魂体凝实壮大速度极快?”

黎钰再问,如果这也得到肯定的话,那么答案就不仅仅只是先天神灵体的关系,或许龙州飞升通道漏洞的部分修补契机还真将出现在自己这外甥女身上。

“没错。”

张依依又点了点头,暗道噬魂虫所言倒是不假,那些不断主动被她吸纳大大有益于她自身魂体的物质当真是这片虚空之中的魂气。

实际上,张依依只是较为明显地感觉到了她魂体受益极大,却并未意识到这种获利到底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但换成黎钰,哪怕背对着外甥女却依然看得一清二楚。

外甥女明明还只是元婴境,但眼下魂体强大程度明显已超化神,更何况这还是在她强行闯入光柱壁,导致自身魂体魂气一下子消耗掉大半的前提之下。

换句话而言,若是外甥女一直呆在这片虚空专心修炼,一门心思壮大魂体,那么这里对她而言简直如鱼得水,比着自家后花园还要自如自在。

然,这片虚空看似无边无际,实则虚空中魂气却有定数,依依吸纳掠夺得越多,这处虚空所存的魂气便将越少。

魂气若少到一定程度的话,这片虚空又将会如何?会不会影响到光柱之中的飞升通道,哪怕这里只是飞升通道的一部分?

反过来,这样的影响对于他们来说,却又不见得是坏事,说不定还是天大的好事!

想到这,黎钰灵光一闪,再联系到光柱内那些从飞升通道漏洞处不断生成的恶煞之气非但无法腐蚀伤害依依,反倒还下意识的避让等种种细节,顿时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好孩子,你现在试试,看看在这里面还能不能吸收外面虚空之中的魂气。”

黎钰理清之后,当下便对外甥女吩咐道。

张依依见状,自是意识到此事怕是对舅舅而言极为重要,当下也没多问,应声之后便开始直接尝试。

进入光柱壁中后,因为光柱壁的隔绝,她早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像之前在虚空中一般什么都不必做就能主动吸纳虚空之中的魂气。

但无法主动吸纳,却并不代表无法吸纳,行不行试过之后再说不迟。

盘坐、慈祥,这一刻张依依完全放开自己的心神,专心致志去感应光柱壁外虚空中的那些魂气,主动去沟通,去呼唤它们。

一刻钟、二刻钟、三刻钟,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闭目的张依依却是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愉悦的笑容格外明媚。

“舅舅,可以了!”

她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便直接感应到了光柱壁外虚空间的那些魂气,而在她主动感应、沟通、呼唤的同时,那些魂气同样表现出了无比伦比的雀跃之情,仿佛因为重新有了她的消息,重新找到了她而开心激动。

再之后,她甚至都不必费心思想办法解决光柱壁阻隔一事,那些魂气竟是自已想方设法地冲破重重阻碍,好似终于找到了久别的恋人一般,欢天喜地的再次送上门供她吸收。

“好,那么从现在起,只要你能承受得住且不会有隐患的话,便放开来不断全力吸收魂气。”

得到这个好消息,黎钰更是激动无比,却依然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当然,哪怕暂时并无隐患,可这种几乎等同于主动掠夺式的吸纳魂气壮大自身魂体方式到底非正常手段,一个不小心过度终究容易对今后的修炼埋下隐患。所以现在你虽放开来全力吸引魂气进来,但自身魂体真正消化的量务必记得保持在之前虚空中时的自然适度状态,多出来运气的存于此瓶之中,切莫强行消化。”

黎钰话毕,一个长颈玉瓶便出现在张依依面前,显然正是用来存放接下来主动招惹过来的那些过量魂气。

张依依见状,倒是没有急着去拿玉瓶,反倒是若有所思地问道:“舅舅、母亲,这些魂气你们能不能够吸收,如此正好可用来修补你们受损的魂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