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四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面对张依依的疑惑,答案却是极为肯定的。

魂体在受伤状态下,最好的修复方法除了凭自身炼化魂力一点一点慢慢调整好起来以外,剩下的便是像张依依这般直接吞食进大量特殊魂气为己所用、补充并壮大魂体。

但问题的关键是,并不是谁都能够像张依依一般毫无阻碍的直接吸收虚空中的魂气,更不是谁都能够承受得起魂气入体后的将可能引发的种种负面影响。

也就是说,哪怕有再多的魂气,黎钰与黎姿也只有看着的份,更别说他们现在处境本就极其不好,更加连看都懒得多看,免得看多了更加只有心酸的份。

“……”

张依依得知真相竟如此粗暴简单后,总算是有些明白当初噬魂虫朝她说这番话时那古怪而别扭的口吻是什么意思了。

合着对方以为她什么都知道且有故意显摆的成份?

却不知她其实是真的从不知道自己能够如此轻松简单的吸收魂气壮大魂体竟是这么特殊的一种存在。

“我试试看,能不能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片刻后,张依依还是没有放弃这个打算。

毕竟现在母亲与舅舅魂体受损极为严重,若是她真的能够想到办法帮他们修复魂体甚至于壮大,那么肯定是最好的出路。

听到这话,黎钰与黎姿也难免有了几分心动与期盼。

到底依依的情况如此特殊就摆在眼前,说不定还真能有机会帮到他们,而他们若是可以修复神魂,那么最终他们活着走出这个地方的机率也将大大得到提升。

能够活着,谁又愿意去死,谁句不好听的,若非当初估计失误,要是早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完全超出了他们能力范围太多太多的话,当初他们是肯定不会来的。

可既然来了,那么就不能白来这一趟,不然的话也实在对不住之前那么多人的牺牲。

哪怕他们没办法从根源上真正解决飞升通道的错误,却还是想尽力将这错漏缩减一点算一点。

那样的话,最终也能够多上一些龙州修士可以真正顺利飞升平安到达上界,而不仅仅只是表面繁华似锦般的成功渡劫,最终却再也找不到踪迹。

“那你便试试,但一切必须以你自身安危为先,切不可强求胡来。”

黎姿最终没有反对,好不容易与女儿相聚,她也不想就这般天人永隔,她还想长长久久地与女儿在一起,好好弥补这么多年的分离与对女儿缺失的照顾、关爱。

黎钰也叮嘱了几句,表示一旦发现依依无法控制自身魂体量的消化吸收,那么便会强行替她结束尝试,转而直接由玉瓶接收多余的魂气。

事实证明,他们到底还是低估了张依依,更是低估了虚空魂气对于张依依的喜欢程度。

当然,这样的“低估”对他们而言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不到一个时辰,张依依还真就把问题三下五除二的给解决掉了。

实际上她也没有弄得多复杂,就是将多余不能过度吸收消化的魂气在魂体之中从头到尾循环数遍,等它们完全沾染上她的气息并得到它们的同意、达成一致意见之后,再由她亲自分别输送直舅舅与母亲魂体之中。

如此一来,那些魂气自然而然的也就接受了这样的安排,虽然舅舅与母亲吸收这些魂气的速度与效果比她要差上不少,但不得不说却已经是极大的突破与成功。

大不了多费些时间便是,只要在效便是最好的结果。

如此一来,黎钰与黎姿兄妹两个终于安安心心的开始享受依依的孝敬,之前当真怎么也没想到依依的到来竟给他们带来了绝地逢生的惊喜与逆转。

一个月过去,光柱壁外虚空中的虚空雷霆已然彻底散去,哪怕此时张依依重新出现在原地,也不会再面临葬身雷海的凶险。

只不过,张依依却完全没有动弹分毫,更没有离开的打算。

她不动如山地盘坐在那儿,与舅舅、母亲的背影形成最为坚实的三角之势,源源不断地替他们输送着经她亲自改良的魂气,修复着他们受创的魂体。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十年过去。

这其中,张依依手腕上的那串菩提手串早就已经失去了隔离罡风的效果,在撑不住的前一瞬间被张依依直接收回了肉身储物袋中温养。

而舅舅黎钰则一直关注着她这边的每一点动静,随即便将自身魂力所幻化的羽衣送到了外甥女身上,继续替其撑起一片足够舒适安全的小小空间。

因为有着魂力不断滋补修复舅舅的魂体,所以这回张依依自然没有再做拒绝。

与此同时,这十年间他们所处之地也并非再无其他波澜,不过黎钰与黎姿显然早就习惯且有准备,加之如今魂体情况日益好转,倒是完全不需依依出手于操心,基本上都顺利解决。

也是在这十年之间,张依依这才知道原来舅舅与母亲竟然以自身魂体为介,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魂力对峙着飞升通道的部分漏洞。

他们早就已经意识到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飞升通道发生错漏这么大的麻烦,但同样也不曾直接放弃,而是另外择选了更为理智合理的方式修补部分漏洞。

但即使如此,也大大的超出了他们的负荷,若非张依依这个福星的突然出现,几十年之后,他们以尽乎燃烧魂体的代价非但无法对部分漏洞修复起到真正的作用,甚至于运气不好的话,还有可能将整个飞升通道的错漏拉扯得更大。

若真到了那个地步,便是整个龙州实力最最绝顶的大乘飞升者,也逃不出被通道漏洞吞噬的下场,再多人顺利渡过雷劫却再也无人可以真正平安达到上界。

“所以,舅舅与母亲早就打算再过几十年还不见好转的话,便直接斩魂填坑,免得最后将飞升通道的错漏拉扯得更大?”

张依依知晓眼前亲人的打算后,心头自是不怎么好受,哪怕经过这十年改变,她知道这最差的结果应该并不会再发生。

可说句私心话,她清楚的知道黎家嫡支血脉最强者一旦渡劫飞升基本上都不会被通道漏洞影响,而舅舅与母亲的实力更是摆在这里,哪怕他们什么都不管不做,也依然可以平安飞升。

但恰恰舅舅与母亲并没有这般做,反倒不顾危险甚至于牺牲掉了手中几乎全部的利益,搭着命的为了整个龙州的飞升通道不辞艰辛。

她一直都觉得龙州大陆比起华仁大世界来整个大环境都要自私、冷血、残酷太多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才是这里的修士普遍的认知与心态。

而事实上,自打来这里后,她也的的确确亲自看到、听到、感受到了这一点,但偏偏舅舅与母亲等人却又实实在在做着令她觉得截然相反的另一面,矛盾得不可思议。

似是看出了张依依的心思,黎钰笑着说道:“你说得没错,之前我与你母亲的确有那打算。只不过,那只是完全没有办法下的办法,总归一死的话,自然得选一个死得更为有价值些的死法。”

“傻孩子你可别替我们觉得难过,但凡有丁点希望可以活下去,哪怕这飞升通道错漏变得更大,我与你舅舅也不会选择去死,那些牺牲小我保全大我的高尚品德都是有不得已的前提条件,我们可没你想的那么无私大义。”

黎姿也不由得笑了起来,直白无比的解析出最为真实的内心:“说到底,还是我们当初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麻烦,这才导致差点完全看不到希望。也是我黎姿有福,生了你这么一个好女儿,如今可不就出现了转机重新看到希望。”

一番话下来,气氛倒是轻松了不少。

张依依莫名好受起来,果然被这真实的鲜活的私心、本心所安慰到。

她到底还是俗人,最在意的首先还是放在心上的亲友,特别是,很多东西本就不是能凭一己之力就能解决时。

然而,就在这时,舅舅黎钰却是再次爆出了一个令张依依事先完全没有想到的隐秘。

“您说什么?黎家修的是功德之道?”

因为实在太过意外,张依依瞬间连吸收、输送魂气的动作都不由得顿了顿,好在也就是一瞬之间很快便恢复过来,并没什么影响。

“更为准确的来说,咱们黎家嫡系并不专门修功德一道,而是天生能够通过做好事获取功德值,转而为我们所用。”

黎钰耐心而详细地替外甥女解析,因为依依也是黎家嫡系最正统的血脉传承者,照理说来,她也有很大的机率开启功德积累。

要知道,这天底下真正的功德修士几乎凤毛麟角,有大成就的功德修士那就更加少之又少。

而他们黎家人也不知道祖上到底积了多大的功德,嫡支一脉每一代都有人天生能够不需直接修成功德之道,便可极为幸运的通过做好事而获利功德值并为之所用,简直受益无穷。

黎钰与黎姿兄妹都是直接受益人,而下一辈里,黎钰的女儿也幸运的继承开启,倒是依依,暂时看来应该还未得此机缘。

不过,兄妹俩都不觉得依依没有这样的潜力,兴许是时机未到,又或者是回归龙州到底时日太短的缘故。

但总归提前告知,并令其有所心理准备比较好一些,免得临来还摸不清头绪,弄不清如何收集以及无意间犯错等等。

张依依听舅舅与母亲你一言我一语将黎家天生传承获得功德值的方法以及种种注意事宜等等通通说道了一遍,弄得一副好像她将来随时都有可能突然便能累积功德受益一般,倒是不免有些好笑。

她并不觉得自己就一定能够顺利继续到黎家嫡支血脉的这个天生本事,至少目前来说是完全没有半点的反应。

说实话,能不能继续到她并不怎么在意,毕竟总不可能所有好事通通都汇集到她一人身上,只不过舅舅与母亲的态度却是分外令她暖心,而这才是真正家人所应有的模样。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咱们黎家嫡支一脉如此义无反顾、不顾危险的想要修补好飞升通道漏洞,也少不得要积累大功德这个主要的原因?”

好一会儿后,张依依笑眯眯地反问舅舅与母亲,也没旁的意思,纯粹求证一下罢了。

“哈哈,依依就是聪明,论做好事,还有比得上修补整个龙州飞升通道,造福一方世界所有修士更大的好事?”

黎钰毫不掩饰地承认了,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顺带也好,主要也罢,总之他们的的确确为此而努力了,也并无险恶之心,获取功德亦是理所当然。

他还额外又多解释了一番:“功德值这东西太过金贵,小打小闹帮个人救条命什么的可没那么容易得到,只有一些真正较大因果的好事善事才有。飞升通道本身的好坏,往小里说关系到整个龙州修士所有人的利益,往大里说更是涉及到这方世界的平衡与稳定,真要成功了,这得是多大的善果?连天道都得替咱们这一脉所有人记上一功呀!”

只可惜他们到底还是没办法一口吃下如此大桩的功德,还险些彻底把整个嫡支都给搭了进去,幸好天无绝人之路,老祖宗们保佑到底不是给他们送来了依依这个神福星变数。

听完这一些,张依依更是不禁笑意飞扬。

好吧,果然也算是无利不起早,不过似乎这样的打开方式才让她觉得比较合理而正常。

若是舅舅他们当真毫无所求,毫无私心,那么黎室嫡支也不可能长久以来一直坐稳整个龙州王室之位。

当然,如今王室的现状这会儿看来明显只是暂时的,等舅舅他们处理后大事回去腾出功夫之后,用不了多久便能拔乱反正,一切恢复正常。

“舅舅放心,等这里事情结之后,功德值总归还是会有的,虽然肯定比不上当初你们所期望的,但也绝不会是小数目。”

她这话还真不是单纯的安慰,只要舅舅与母亲能够安全离开,便意识着他们多少修补了部分通道漏洞,哪怕修复得再小,却也是大功一件。

“那就承依依吉言了!”

黎钰很是高兴地点了点头,正欲再也外甥女说什么之际,却听一旁的妹妹突然惊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