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七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依依,你想做什么?”

黎姿顿时意识到女儿只怕是想搞什么大动作,顿时急了。

功德之力是那么容易有的吗?

哪怕依依是他们黎家嫡支血脉,的确有极大的可能继承这天生的功德之道,但问题是依依现在还并未开启,功德之力又怎么可能说有就有的。

“孩子,别乱来,这事没你想的那般简单。”

黎钰也跟着劝说,隐隐察觉到外甥女怕是想到了什么特殊之法刺激血脉中可能隐藏着的功德之力。

但即使真有什么办法做到,可想而知将要付出的代价会是何等恐怖。

黎钰不认为他们承受得这样的代价,因为那个付出代价者不是旁人,而是依依!

“对,娘知道你想帮我们,但现在已经来不及,纵然你真有办法即刻继承黎家天生而能获得功德之力的资格,但一下子又打哪里去寻足够的功德值?”

黎姿苦口婆心阻止,生怕这孩子意气用事,伤及自己性命:“你看,我与你舅舅还有整个黎家嫡支一族千万年间不断积累,总共才得这么一点功德值,你就算现在……”

“母亲、舅舅,我想试一试!”

张依依打断了母亲的劝说,微微一笑,面容却是愈发的坚定不容动摇:“我保证会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无论能不能帮到你们,最后都一定会给自己留下一条活路!”

她没有撒谎,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番请求才显得真实而有说服力。

黎姿与黎钰听后,皆沉默了起来,兄妹两人考虑了良久,最后终是点下了头。

“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务必量力而行,否则你就算救下了我们,若因此而毁了自己,我与你母亲也绝不会原谅我们自己!”

黎钰语重心长,既难过又开怀,黎家出了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孩子,不仅是他们的幸运,更是是他们全族的荣耀。

身为母亲,黎姿这会儿万千言辞却反倒不知说什么,见状索性没有开口,只是跟着兄长的叮嘱朝着孩子点了点头。

“舅舅放心,母亲放心,我有分寸。”

张依依见两位长辈松口同意,心中也轻快了一些。

哪怕他们不同意自己也不会改变主意,但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到底还是让她更加安心。

“母亲、舅舅,一会儿不论我做什么,不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停止修补漏洞,一定要相信我,切记,切记!”

最后,张依依又反复叮嘱了一通,并未再多做解释,整个人直接飞身而上。

她想要试一试,更要赌上一把。

赌自己的的确确能够拿得出足够多可能存在的隐形功德值补充母亲与舅舅修补漏洞的不足,赌这方天道不会就此放弃这难得的自救机会!

飞至半空,她停在那儿,俯视着下方两处还未修补完成的漩涡漏洞。

当带着金光的功德之力吞噬掉所有剩下暗黑的漏洞时,满目的金光闪耀于通道之中,那画面一定极美!

张依依微微笑了笑,随后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食指朝着眉心处轻轻一点。

“以神之名,罚已之身,普降功德,佑护苍生!”

樱唇轻启,珠玉轻鸣,宛若天籁。

而张依依瞬间更是神光萦绕,神威尽显,整个飞升通道空间全都被笼罩于其中,那一刻所有恶煞之气也好还是罡风之类也罢,所以阴暗、罪恶的东西通通像是被定格住,不敢直视浩浩神光,不敢妄动分毫。

黎钰与黎姿皆看得震惊无比,也幸好依依提前叮嘱过不论看到什么或者发生任何都莫要停下他们手中的功德修补,只怕还真险些出错。

“这是什么术法?”

身为母亲,黎姿反应过来后最先关注的便是女儿的安危:“她做了什么,她到底要做什么,竟然在燃烧魂体与生命力?”

看着女儿一方面如神灵般圣洁不可直视,另一方面却面色急剧变得苍白,魂体与生命力大量流逝,身为母亲不知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没有直接冲出去阻止。

“先等等,孩子说了要我们相信她,你得信她!”

黎钰其实也心中极度不安,但面上却努力保持着镇定,生怕因为他们不该有的冲动反倒是害了孩子。

“依依的魂体极强,超出她本身境界一大截,只要控制得当不会有大事。”

他也不知道是在劝说妹妹,还是在劝说自己,继续又道:“至于生命力,她若心中有数,定然不会透支太过,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谁都不曾想到,张依依竟然会这样古怪的术法,虽然他们看不太明白,但却已经知道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只盼这孩子当真能够把握好这个度,及时控制住术法,不论成功与否,总之莫要真正危及到自己的根基与性命。

“若是她控制不住,我便拼了命也要强行让她停下!”

黎姿管不了那么多,咬着牙道:“兄长,你也一定要帮她!”

“好!”

黎钰毫不犹豫地应下:“放心,为兄一定不会让她有事。”

刚说完,张依依那儿却是再次出现变数,整个人竟然变得透明起来,隐隐竟好似要随时消失一般。

黎姿吓得脑子片刻间都成了空白,好在下一刻却是发现依依原本急速燃烧的魂体与生命力在也都跟着停止下来,这才长出一口气,差点喜极而泣。

而身边的兄长却是忽然惊叹道:“快看,那是什么,竟然真的有功德之力,还那么多,那么多……”

“这,这怎么可能?”

黎姿看到女儿身上如同他们一般突然间涌现了大量的金光功德值,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凭空出现的金光越来越多,转眼间竟一下子超出了他们先前汇集起来的量,简直就跟做梦似的。

“不是幻觉,是真的,都是真的!”

看在还在不断增长的金光,黎钰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呀!”

“不是幻觉,真的不是,哈哈,竟然真的弄来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黎姿也反应过来,随后连连提醒道:“依依,够了够了,快停下,足够了!”

再多下去反正也用不完,而且换来越多功德,肯定说明孩子要付出的代价便越大,所以看着越来越多的金光,黎姿反倒又焦急起来。

然而,张依依此时却根本停不下来,她本来就是以“神罚”这一神通间接逼出自己可能存在的隐性功德,却是不想自己不但真有,还有如此之多,多得惊人。

她赌赢了,然而却停不下来,第一次施展“神罚”本就不熟练,更别说还是以罚己身为代价。

所以她更加不知道牺牲掉的并不仅仅只有之前急速燃烧掉的部分魂体与生命力,更有她根本看不到且还未意识到的神格。

“咔嚓”,仿佛听到一声脆响,张依依知道她身上好像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被打碎了。

而原本在佛域死地便已经受损的神格,这一刻直接被毁,一时间以张依依为中心方圆近百里的地方竟是诡异的下起了细雨,如泣如诉。

很快,张依依脑海之中凭白闪过一些片断,片刻后这才明白自己刚刚失去的到底是什么。

神格?

原来这就是苏虹所说的她已现的神格!

可惜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琢磨神格真正的奥秘,却在不经意间又丢了。

说可惜自是可惜,但得知真相的张依依却并没有半点后悔与沮丧,她认定的路,便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将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更何况……

更何况神格这东西,她能显现生成一次,便能生成第二次,不破不立,谁又能说这一定就是坏事?

比谁都豁达通透的张依依全然没有半点包袱,相反看着自己越来越多、比着整个黎家嫡支都要超出数倍的功德之力开怀大笑。

直到她的功德之力全部显现完自行停下运转,张依依几乎已经被一片神光与金光淹没。

她将自己原本放于眉间的食指移开,指向下方两处还未修补完的漏洞,再次神音轻吟:“以神之名,罚己之身,普降功德,护佑苍生!神罚!”

神罚二字一出,却见无数金光顺着她手指方向直奔下方漩涡漏洞而去,两处漏洞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愈合。

黎钰与黎姿此刻心灵受到了无限大的冲撞,但到底全是扑天盖地的惊喜,两人手中动作亦不曾有停,与孩子一起同心协力,不论如何,一切都等办完大事再说。

也许是配合得太好,也许是张依依的功德值太过给力,他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靠近成功。

最终,半个时辰之后,两处漩涡最后一点缝隙也被补上,那儿再也看不到半丝漏洞的影子。

“成了?哈哈,我们真的修补成功了!”

黎姿差点喜极而泣,当看到自己与兄长以及整个嫡支全心全力费了整整几百年心血终于得以完成,都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她很想直接扑过去抱住女儿,可惜女儿现在那神奇的术法应该还未正式结束,倒是不敢轻举妄动。

“依依,你还好吗?”

她关心不已地询问女儿,话刚才出口,却被一旁的兄长一把拉住,闪身急速退后。

“轰”的一声巨响,张依依身上还剩下的无数金光功德之力在这一刻竟是直接炸了开来,瞬间便将她吞没于其中。

“依依!不!”

黎姿发同撕心裂肺的尖叫,却被兄长紧紧禁锢于怀中,死都不让她靠近一步。

“放开,你放开我,我要去救我的女儿!”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颗心俨然跌入到了绝望的谷底。

“别去,清醒点,给我冷静点!”

黎钰恶声呵斥道:“你得相信她,她说过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相信她!她的气息还在,气息还在!”

这声呵斥当然不是一般的呵斥,黎姿整个人顿时清明了不少,一听兄长说依依气息还在,连忙感应,这才发现果然如此。

“对对对,你说得对,我们得相信她,她肯定不会有事的!”

强压下心头的恐惧与不安,黎姿一遍又一遍地说服着自己:“她说过无论如何都会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留下一条活路,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兄妹两人就这般定定地站在那儿,抬眼望着空中,片刻不敢移开目光,甚至不愿眨眼,生怕眨眼之间便会错过什么。

而那炸开的金光一直持续了差不多一柱香,这才开始渐渐退散,直到张依依完好无损的魂体再一次出现在黎姿与黎钰眼前。

此时的张依依的确没有受伤,不仅没有受伤,而且状态好到了极点。

她这会儿早就恢复了正常之态,就连原先那些被迫散开的魂气都重新凝聚到了她的身边,再一次替她隔绝开噬骨的罡风。

“母亲、舅舅,我赌赢了!”

飞身而下,张依依走到母亲与舅舅身边,上前轻轻抱住了黎姿,心情是从所未有的轻松与欢喜。

黎姿紧紧回报着女儿,连声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一旁的舅舅也抬手拍了拍外甥女的肩膀,亲昵而赞赏。

这一次,还真是多亏有依依,不然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没事就好,现在事情也算了解,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先离开回去再说。”

黎钰提醒着妹妹与外甥女,却是一句都没有多问依依到底是如何做到,后来那么多的功德之力为何又会突然爆炸等等。

于他而言,他们虽是亲人却也都是独立的修士个体,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机缘与秘密,只要一切安好,便无需探究。

黎姿自然亦是如此,修炼到他们这样的程度,什么该问,什么不应问,最是清楚不过。

不论女儿有着多么惊天的秘密,那都是女儿的机缘造化,能够让她们知晓的,不问也会知道,不必知晓的,只当从来什么都没发生过。

“好,先离开、回家!”

她松开了女儿,下一刻又成了最是利落高贵的大乘修士,牵着女儿,跟着兄长,一并踏上回家之路。

张依依很是感激母亲与舅舅的体贴,而接下来的回家之路根本无需她费心,只用由母亲牵着,跟着舅舅一并“坐享其成”便可。

其实,最后剩下那么多的功德之力为何会突然全部爆炸,她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这对她而言绝非坏事。

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当所有的功德之力消失之后,同一瞬间,她本已经丢失的神格竟是再次显现。

不仅如此,这一回她十分清楚的感觉到了神格的存在,而且如今的神格半丝也不曾有损,甚至比最初形成的明显要提升了一个层次。

所以,她这算是因祸得福了?

虽然一下子将那么多的功德之力通通消耗一空,但却换来神格再现,更何况她的那些功德本就只是隐性存在,不通过代价极大的神罚之术压根无法使用。

而若非在此处虚空这片特殊之地,她的魂体与生命力根本没足够多余出来的够她施展神罚之术,所以换而言之,其实她这才是真正占了大便宜去了。

或许是因为最终补齐了这两处漏洞,所以这方天道才给她记下了一个天大的功劳,这才有了重获神格的机会?

张依依暗自揣测着,却不知自己无形间还真猜对了七七八八。

此时她的魂体基本又恢复到了十年前进入光柱壁前的程度,虽然起起落落的,但到底还是得了不小的好处。

至于那些流失的生命力亦在功德炸开转换为神格后已经补足,更是未曾有任何的损失。

当然,这一趟虚空之行最大的收获还是救回了自己的母亲与舅舅,那是任何好处都比不过的。

有了两位大乘境带领,张依依一行三魂体却是很快顺利离开的光柱壁,又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终于重新返回了佛域那处存放他们三人肉身的地方。

好吧,光是这时间上太过明显的差距便足以说明元婴与大乘间当真隔得极远,张依依更是坚定了努力修炼之心。

强大需要理由吗?或许需要,或许也不需要。

三人顺利重归肉身,片刻后魂肉合体的张依依总算又有了脚踏实地的自由熟悉之感,不由得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而紧接着,无数的功德金光从天而降,源源不断地朝着黎姿与黎钰兄妹两人直奔去。

实际上,同一时刻,不仅他们兄妹两人,身处其他地方的黎家嫡支但凡开启功德之力者,皆受到了这方天道的奖励,只不过功德数目远不及黎姿与黎钰兄妹罢了。

张依依羡慕的眼神直直地看着母亲与舅舅,心知自己这回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因为这方天道早就在当时便以其他的形式奖励补偿了她。

甚至于,她觉得自己将来可能都不会再有功德之力存在,也算是有得必有失吧。

“恭喜张施主达成所愿,几位施主更是功德无量,可喜可贺!”

忽然间,恶佛的声音响起在空荡的大殿之中,转眼下一刻,恶佛、虚影以及陆遇三人赫然出现在张依依几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