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到这番话,张依依自然不会再追问别人明确表示暂时不能言说的秘密。

忙是肯定要帮的。

再说,即使洛启衡不赠她一丝本源之力,身为朋友帮着温养一下这珠子里的东西也是义不容辞。

“你真赠我一丝本源之力?那我岂不是占了你天大的便宜?”

说话的同时,她已经细细查探过珠子里的东西,虽然弄不清到底是何物,但明显颇是平和,的确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再想想自己举手之劳的事却硬是得人家一丝本源之力,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要知道,当年洛启衡在蓝羽小世界得到那点本源之力可是太不容易,差点把命都给搭上了。

谁的机缘都不是大白菜,更何况还是绝无仅有的本源之力。

“本源之力早就已经与我彻底融合,便是赠你一丝也不会影响到什么。而在你看来只是顺手之劳的温养,却于我有着无可替代的绝对重要作用,所以真论起来,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

洛启衡不在意地摇了摇头,事实也的确如此。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张依依自然不再客气,高高兴兴地点头应下,接过那颗珠子替洛启衡好好收起来温养。

一丝本源之力虽少,不能像洛启衡那般得到因本源而导致翻天覆地的大造化,但这一丝本源之力融合之后,却足够她于规则道法的参悟有个质的飞跃。

甚至于,将来在融合与实践中还能有着更多出乎意料的惊喜。

洛启衡一心几用,发现那边的战斗并不会影响到他们后,当下便将一缕早就准备封印住了的本源之力小心地渡给了张依依。

随即,那缕本源之力便隐没于依依眉心之处。

“上面有我的封印,你先别急着融合炼化,用你的神魂先包裹数月,封印自然散去的同时这缕本源之力也将会渐渐熟悉你的气息,到时再融合炼化自当事半功倍。”

他细心地叮嘱,明显早就已经替张依依将一切都考虑得周全妥当。

事实上,哪怕没有这一场交换,不需要用到依依帮着温养珠子里的东西,他也早就打算分出一缕本源之力给依依。

毕竟他早就知道,依依体质特殊,身为先天神灵体,有了这缕本源之力的加持,将来的仙路自会更为开阔。

“好,我记下了。”

张依依总觉得洛启衡好像与以往有些不太一样。

不过转念一想两人说的毕竟是极为重要之事,哪怕性子再清冷的人也难免会主动多交代叮嘱几句,便也没有再多想。

不过,她总觉得洛启衡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大事件,当然这大事件肯定只是与洛启衡自身有关,但既然对方并不愿意透露,她也不好多问多探究。

“咦,好像是师叔的气息!”

突然间,张依依猛地看向黑渊深处,脸上闪过惊喜之色。

而下一刻,黑渊直接炸了开来,连黑渊之上的贤都被巨大的气浪逼退,虚空之中更是像被什么东西划开了口子形成不大不小白色的漩涡。

见状,贤早就面色大变,整个人甚至都顾不上再跟道全他们争斗,一跃而起欲破空而去。

“不好,他要撞破护山大阵!”

道全真圣立马察觉出了贤的意图,想要阻止却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就在众人以为这名噬族将冲破大阵逃出时,却不曾想到竟听到贤一声惨叫,紧接着还没来得及撞上云仙宗的防护大阵便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拦住砸了下来。

“想逃,哈哈,没门也没窗!”

下一刻,乔楚的身影从那道开了口子的白色漩涡中飞出,手一抬掐了个术,原本隐匿在空中的云仙宗镇山之宝、仙器幻仙铃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纪仙铃随时随刻拦截着噬族贤,根本不给对方有任何的机会随意破坏护山大阵。

而在乔楚之后,无极、无终、东方掌门等云仙宗几十号顶顶有名的大能们,都跟着平安回归,二话不说再次将贤给包围住。

这场里应外合实在是太过痛快,也不枉乔楚提前布置了那么久。

到了这个时候,贤若是还看不出他们的突然到来早就在对方的意料之中,那才叫做自欺欺人。

刚才那一下,他受伤不轻,当真不曾想过这样一方小小天地,竟然还有人能够真正伤得到他。

乔楚的道极为特殊,特殊到身为噬族的他竟然在此人身上吃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亏,更为可怕的是,这些人明显早就挖好了坑,还有着更加厉害的后手,并没打算就此停下。

只不过贤根本来不及多想,因为对方这些人族明显没有打算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乔楚声音刚落,道全真圣将不久前从恒荣真圣那儿才拿回来的漓山仙器混元伞也放了出来,两大仙器顿时集合,铺天盖地的威压一并杀向噬族贤。

不仅如此,乔楚以己身之道暂时取代这一片区域的天道,瞬时间全是他自己特定的规则之道对贤的无情排斥与打压。

“依依,借你铜镜一用!”

乔楚早就已经看到自家小师侄,这会儿虽没时间闲聊亲近,不过也不耽误借东西。

“是,师叔!”

张依依远远应声,兴奋不已经地将自己的铜镜扔给了乔师叔。

她也不知道师叔为何知晓她的铜镜已经从小魔域出来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任何。

而很快,她亲眼看到自己的铜镜经由乔师叔之手加持后,整个镜子的威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刹那间如同离弦之箭强势无比地冲向噬族贤。

对于这面突然出现的铜镜,贤更是惊慌无比,竟比着其他两件仙器还要顾忌,闪身便想避开。

然则,被乔楚加持过的铜镜哪里是当时在张依依手中操纵可比,眨眼之间直接闯入了贤的体内消失不见,根本没给对方避开的机会。

“不!”

下一刻,贤抱着脑袋面容扭曲地惨叫起来,似乎难受到了极点。

而乔楚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当下朝着其他几名大乘吩咐:“你们还等什么,动手合力灭杀!”

啧啧,乔楚也没想到自家小师侄手里的那块铜镜短短二百多年竟然恢复了如此之多,威力之大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期与想象。

再加之这些噬族果然能被铜镜伤到,如此看来,他当初与师兄推断依依偶然得之的铜镜很有可能便是亿万年前陨落了的神器虚凌镜的猜测十有八九成了真。

师父他老人家诚不欺他们,依依这个变数果然是化解千年浩劫的关键所在,他家小师侄说是福星转世都不为过呀!

内有铜镜直捣噬族神魂急速破坏,外有两件仙器联合压制,加上乔楚规则之力镇压、数位大乘真圣联手群起而攻之,一时间整个战局虽然激烈得无法形容,但人族这边却是渐渐占据明显上风。

云仙宗其他人不敢随意卷入战场,免得因为他们拖后腿而搅了好不容易得来的优势,不过却是很主动积极地结阵防守,随时准备补上接下来可能有的漏洞,堵住噬族贤所有的退路。

从一开始,他们便清楚的知道,哪怕整个云仙宗都跟着一起陪葬,也绝对不能放这名噬族离开云仙宗半步祸害苍生。

这一点,云仙宗与当初的青城剑派一般无二。

有些牺牲不可避免,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与天下苍生,同时亦是为了自己能有机会誓死拼出一条活路!

但显然,云仙宗比着青城剑派要幸运得多。

一场惊心动魄的围杀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在噬族贤最后含恨的自爆声中,战斗终于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