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一章 不再是朋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与洛启衡前往之地并不陌生,正是当年她还未入内一峰时最常去的万泽林。

只不过,那个时候以她的实力顶多也就是在外围猎些低阶妖兽罢了,一则多挣几块修炼的灵石,二则那对她而言便是最好提升战力实战机会。

而这一次,他们要去的是万泽林深处,贤将其中一处噬族降临通道搭建在了那里,具体位置对于搜过魂的张依依来说却是再清楚不过。

洛启衡如今已经是化神境,而张依依虽只是元婴但真正的战力却毫不逊色化神,两人这样的实力叠加组合起来,进入万泽林深处不说来去自如,但真正的危险当极低。

一路极为顺利的找到了目的地,而原本隐匿之中的降临通道亦在洛启衡的强悍出手中再无藏身之处。

如墨一般的浊气漩涡直冲云霄,哪怕降临通道被刻意封印,但周边的灵气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吸食过去,一如噬族掠夺贪婪的本性。

“这可真是什么人干什么事,就这么个东西光竖在这里什么都不干,时间久了也足够慢慢破坏一方灵脉气运。”

张依依没有急着冒进,冷冷注视着眼前的降临通道,虚无剑出手试探了几番。

片刻后,绕着那墨色漩涡转了一大圈重新飞回的虚无剑在张依依耳畔轻鸣了一下,照着主人的心意自觉没入丹田。

“有什么问题?”

洛启衡见状,多少察觉点什么,是以哪怕他们手中有着毁掉降临通道的方法与底牌,但并未急着动手。

“好大的手笔,通道四周加持了空间陷阱,一旦不小心踏足,便将会被卷入进空间乱流之中。

若非张依依早早领悟了与时空有关的一些规则,对于空间之力的实际接触真不算少,第一时间内她还真不一定能够这么快察觉出来。

难怪他们能够这般顺利的靠近这处降临通道,一路之上都不曾有什么其他阻碍,却原来这里早就有了最大的杀器静候。

“你在这儿等着,我先去试试。”

洛启衡自然没打算让依依去涉险,这样的空间陷阱虽然极为危险但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我来。”

张依依却是不容拒绝,直接飞身而起,进入了空间陷阱的范围。

虽然洛启衡如今高她一境,早就已经化神立道,不过在空间规则到底不是他所擅长。

见状,洛启衡虽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却还是遵从了张依依的决定。

原来他便知道,依依早就已经于时空一途上有了先天悟道,对于空间规则上的理解与掌握自然不是他所能比拟。

而现在,看着依依如此熟练的踏足空间陷阱,一点一点地认真而自信地破解,洛启衡眼神欣慰,心情则带着些说不出来的复杂。

他心中的姑娘一天比一天优秀强大,他替她高兴的同时亦深深地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紧迫感。

想要一直与心中的姑娘并肩而立,永远有资格陪在她身边走下来,就必须走那条路!

洛启衡眼中的坚定愈发深沉,谁说无情道就只能是绝情弃爱?

须知无情的另一种极致却是比着飞蛾扑火还要癫狂的至情。

不知过了多久,张依依总算有惊无险的将降临通道外所布置的究竟陷阱全数解除。

洛启衡一直提着的心也总算放松了下来,下意识地放开紧握的手,在依依回头朝他笑着招手时,连忙配合无比地跟了上去。

“辛苦了。”

他开口道了三个字,脸上带着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清浅笑意:“接下来的事我来,你好好休息一会儿。”

“那行,交给你了。”

张依依见状自是没有意见,当下便把毁除通道所需要用到的因果罚仙丹交给了洛启衡:“我替洛大哥压阵护法!”

有如此底牌在,再加上处理方法他们通通都熟记于心,张依依自然不担心什么。

再说她这会儿也的确消耗有些大,需要休整,更何况洛启衡的实力摆在这儿,由他一人出马本就足够。

果然,这样的分工合理无比,等到那墨色漩涡彻底消失于天际时,张依依只觉得周围的灵气都变得不像之前那般压抑沉闷起来。

当然,这绝不是心理作用,这处降临通道彻底被毁去便等于打破了周边灵气被不断蚕食的状态,少了那份与这方世界格格不入的压迫,环境当然会变得舒服起来。

更何况,有着因果罚仙丹所施加的效果,毁去的不仅仅只是这一处降临通道本身,连带着沟通降临通道外域那些噬族都将受到必定的因果反噬。

胆敢犯我华仁者,再远也得付出足够的代价。

“搞定!”

细心又检查了两遍后,张依依确定一切无误,这才取了一块通讯牌出来捏碎,第一时间通传师叔那边,这一处的降临通道已经不复存在。

加上路上花费的功夫,他们总共就花了不到十天的功夫便顺利完成了任务,算起来只怕不是八十一处中最快的也绝对是名列前矛。

“现在就回去?”

眼见张依依拍了拍手,心情颇好转身便打算走,洛启衡下意识地出声将人给拉了下来。

他好像还真没有正儿八经好好跟人交谈沟通过一回,既然暂时他们这边也没什么事了,择日不如撞日。

“啊?当然呀。”

张依依收住步子,有些奇怪地看着有些奇怪的洛启衡:“洛大哥,还有事?”

任务都完成了,不回去还呆在这万泽林深山之中猎妖兽吗?

暂时她可没兴趣对这里的妖兽下手,毕竟自己手头的活是干完了,但宗门内事情还是极多的。

特别乔师叔还有一摊子事要忙前忙后,她这个做师侄的肯定得尽快回去帮忙分忧才是。

“依依,这两百年来你可有了喜欢之人?”

洛启衡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极为干脆直接地道出心底最渴盼之言,完全不容回避。

“……”

张依依愣了愣,明显没想到对方竟会突然问起这个。

不过,想到当初在战英台秘境时发生的某些事,又觉得好像情理之中。

“暂时还没有。”

片刻后,她还是如实做出了答复。

“那就好。”

洛启衡突然笑了起来,语气是说不出来的欢快与欣然:“记得当年我跟你说过的话吗,若是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

张依依听到这话,都不知说什么才好,洛启衡这变态的性格还真是一如既往:“行行行,我记着呢。告诉你,你好杀人吗,连你都打不过的,哪有资格当你妹夫对不对?”

她忍不住白了洛启衡一眼,要不是看在到底朋友一场,也不值得为一个压根都还没有出现存在的人较真的话,现在便非直接单挑这家伙一场,看看他好不好意思总朝她放狠话。

“对,你记得就好,还有……”

洛启衡脸上的笑意愈发深了起来,顿了顿看着张依依璨若星辰的眼睛,万分认真而纯粹:“还有,从现在起,我们不再是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