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三章 两更合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刚刚可真是……”

云仙宗所在的位置被架起防神识窥探的小防御阵,张桐桐朝张依依端起一派掌门的架式,无比严肃地说道:“你可真是太给本宗长脸了!”

被自家掌门一脸严肃的使劲表扬,张依依忍不住笑了。

长脸这种事必须干呀,不仅她得干,其他宗门弟子当然人人有责任。

“臭小子过来!”

张依依朝着也偷偷躲在大师兄身后闷笑地黄峰招了招手:“带着你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给咱云仙宗好好先长一波脸去,让所有人看看咱们云仙宗真正的后继之辈到底是何其强大,何等风姿!”

“谨遵师叔令!”

黄峰收了笑意沉声领命。

而其他同样准备征战的元婴弟子亦同声回应,士气高涨:“谨遵师叔令!”

张依依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次倒是难得的没故意给师侄黄蜂添堵提什么绕口令之类的。

身为师叔还是得顾及一下晚辈的赛前心理,毕竟谁她就是如此善良心软呢。

张依依善不善良,心不心软,黄峰不以评价。

但接下来的元婴战,他这个内一脉最年轻一代的嫡系传承弟子却是真真正正的做到了一脉相传,让所有人再一次看到了云仙宗内一峰这座横在他们面前那么久的超级高山到底有多么难以逾越!

三天过去,云仙宗弟子以绝对的优势占据元婴榜个人与宗门两项榜首,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正视云仙宗的绝对底蕴与后继之力。

若是连这次强改规则、提前盛会都不能在将云仙宗真正打压下去些,那么下个华州盛会哪里还有旁人的事。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哪怕二十年前云仙宗高阶大能损失再多,他们却依然压制不住这个大宗门不久之后重新站在整个修真界巅峰俯视大众的脚步,甚至于将他们所有门派都甩得更加之远!

“幸好内一峰的每一代嫡系弟子都不多。”

“就是,这一个个到底都是怎么修炼的,咋最厉害最能打的都进了他们一个地儿呢?”

“得了吧,说得好像云仙宗除了内一峰的能打外,其他的都不行似的,没看到人家其他峰弟子同样随便拎几个出来都个顶个比咱们……”

这话说到最后,那开口的人都有些难过的说不下去了。

有着张依依刚刚给九灵派掌门的那一掌,不少人也意识到了,兴许除了元婴榜他们没法从云仙宗手里讨到好处,只怕想方设法改来的占更大话语权的华神榜也未必就真能如愿的占上云仙宗太多的便宜。

“首座,您看化神一榜是不是再稍微细化一下具体的积分方案?”

漓山派那一边,有人悄悄与道全真圣进言:“比方说,还是可以稍微削减一下前三所占的积分数,再提升一下后面三十到五十名的积分?”

“你是觉得我们漓山派这么多化神凭着规则来也未必能够让总积分高于仅七名化神的云仙宗?”

道全真圣神色明显不好,憋着一股无名之火也不知道到底是恼自家弟子太过无能还是其他什么。

“不,您误会了,属下只是觉得云仙宗内一峰的那位无羁实在是有些邪性过头,这不是担心万一……”

他连忙解释,当然不想说自己还未开始便直接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无疑对于道全真圣来说太过丢脸。

但相较丢脸怕这怕那,他一直觉得漓山派最为重要的还是在这次盛会之上压下云仙宗成为修真界真正的第一才行,至少得先拿下这五百年间的优势。

不然的话,莫说五百年,只怕不出三百年,云仙宗便会完会恢复甚至于大盛之前,那么到时他们漓山可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你觉得现在再改还来得及?”

道全真圣倒是很快控制住了自己那不小心的失态,终是面色淡淡地说道:“罢了,就这般吧,若是还不能真正将云仙宗压制住的话,那也是我漓山派的命数,无需再做强求!”

“首座……”

那人似乎还想再劝,但最终也清楚首座一旦做出决定便不可能再做更改,是以也只能退了下去。

休息了一日后,化神一榜的对决正式开始。

比之元婴榜,化神榜的规则却是明显不同得多。

首先,各宗门并无名额限定,只有你们宗门有实力想让多少人一起参加比试都成。

很明显,这正是专门为限制云仙宗首选规则之一。

其次,化神共分初赛与决赛两场,初赛抽签决定小组,看似个凭运气,但实则抽签由大赛法宝统一控制,能否暗箱操作相当明显。

当然,这一点倒也不能说只针对于云仙宗,毕竟再暗箱操作也不可能将云仙宗七化神通通都直接安排到一组去。

如此别说云仙宗不可能同意,就是漓山派也在修真界中丢不起这样的人。

最后,进入榜单前五十者,最终决赛按初赛积分高低排名,只允许低名次者挑战高名次者,挑战对象一次跨越不得超出自身排名十位,胜则取代被挑战者的名次。

当然,最后决赛之中,两名修士之间最多只会有一战,如此自然而然便能决出真正的前五十名单。

云仙宗的人都提前熟悉了一下化神榜的规则,谁都没有出声表示议异。

用张依依的话来说,虽然是真的颇为用心,但这样的规则其实整体还挺公道,毕竟人家明面上针对的所有弱者,而比试本就是要决出强者。

没什么好说的,道全真圣与漓山派虽然是想方设法的各种钻研想要尽可能的在这届华州盛会上赢过云仙宗,但他们所有的规则通通又都踩在了底线之上。

无法让人指责什么。

想想,这怕也是道全真圣身为大乘真圣的底线与骄傲吧,哪怕再想甩掉千年老二的名头,却也不会去做这等自毁道心之事。

好吧,张依依对道全真圣的印象再次提升回来了部分,等到以后再碰上他老人家的话,她一定会轻点怼,多少给人家留点面子。

初赛正式开始,张依依被分到了第一组,除她以外,云仙宗还有一人与她分到了同组,神仆张阳。

总共十组的情况下,他们云仙宗剩下的五人倒是都没有再碰到同一组去。

只不过张依依与无终两名化神后期所分配的小组成员碰巧大多战力较强,估计着也是有利用初赛多探探他们底牌的意思。

毕竟小组初赛采取的可是循环赛制,每名成员都得对上一回,谁先挑战谁都无妨,被挑战者要么打,要么直接放弃,反正每人都有对上的一次机会。

果然,张依依第一个就被人线挑战。

只是这回最先出面的是紫逍派的一名化神后期,更是一名战力极为不俗的老牌剑修,自然不同于前几天九灵派江掌门那样的态度随意。

相反,人家还客气得很,弄得一会儿真打起来张依依想下狠手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听闻无羁道友所立之道,乃天地之间最为奇妙复杂的时空大道,蔡某着实想见识一番,我之道名为枯荣,也免强算与时间法则沾得上一点边,所以还请道友赐教!”

对方直接便当面点出他是奔着见识时空道而来,又表明自己之道,照理一般这也意味着接下来两人之间的对决当施展各自之道。

果然,姓蔡的化神修士说完之后,径直一招枯荣之术,一时间道法气息快速扩展占据了整个摆台,也将张依依笼罩于其中。

若非摆台上方有着漓山仙宝混元伞镇压,这枯荣一术能将方圆百里内草木直接从生入死、从死再生。

张依依第一反应则是这姓蔡的不老实。

他这枯荣之术哪里跟时间法则占得上什么边,本质明明是控制生命体中生命力的多与少来实现快速的枯荣生死之术好不好。

不过,对方的道虽真正扯不到时间规则,但她的时空规则却是能够极好的克制对方之道呀。

当然,换种说法,时间之道从起步开始便已经占据了九成以上的天然优势,毕竟这世间真正能够跳出五行,不受时间、空间所影响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知道归知道,张依依却并没打算直接如姓蔡的所愿,哪怕自己时空道的底牌并不怕任何的试探,但她凭什么要照着这些人的心思想法来走呢?

更何况,便是不动用时空道,她照样也能干赢对方,她如今好歹也是化神后期大能,也是要面子的,当然得自己给自己做主才对。

片刻间弄清枯荣之术的关键后,张依依飞身而起,毫不犹豫一拳便朝着摆台中央处砸下。

瞬间,以她拳头为中心,顿时出现网状的裂缝,一寸寸不断地朝四周龟裂。

姓蔡的化神后期一下子变了色,时空之道什么的他完全没有感觉半分,但刚刚张依依那一拳之力竟然就这般直接砸中了他的道法之壁上,仿佛对方什么都不必做,光是凭那简简单单的一记蛮拳就足够可以破除自己的枯荣之术。

惊讶之下,他连忙增加灵力输出,枯荣之法更是不断地急速运转,试图强闯入张依依体肉,控制住对方生机流失。

但,不论他如何加持,张依依的身体却像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护住,他的道法硬是完全作用不到张依依身上。

一枯一荣不断反复,人家半点屁事都没,他这个施术者却反倒灵力如入泥潭,再加上对方的拳力源源不断地在冲击着他的道法之壁,渐渐他竟极快速地开始有些支持不住。

“咦,那是时空道吗?怎么看着完全不……”

下边有人质疑,但话都没说完,擂台之上却是一下子有了新的变化。

“砰”的一声,蔡姓化神修士的枯荣之术就这般直接被张依依破了去。

而坚接着张依依再次一拳击出,只不过这回可不是朝着摆台中央的地上,而是直直冲着蔡姓修士而去。

比起刚才第一拳,这一拳的威力明显翻升,以至于刚刚道法被破的蔡某根本避无可避,也只来得及祭出他的本命剑强行迎上这一拳。

所以,最后这人也只能悲剧了,根本没有扛得过张依依的拳头,直接被打下了擂台。

人都被打下了擂台,当然就是输了。

张依依淡定地收了拳,前前后后快得惊人,就这般一下子解决掉了一名紫逍派的化神后期修士。

果然肉身接近成圣的状态实在是太美妙,直接体修压制都可以欺负一大片呢。

“承让!”

她也没想故意伤人,所以对方哪怕被打下摆台顶多也就是脸面之上稍微不太好看了一点,其他顶多也就是些正常的小伤,根本无伤大雅。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她到底还是没下重手,所以才能让姓蔡的这会儿还要那么多的精力与心思对她明确表示不服?

“无羁道友,你刚刚根本就没有使用时空之术,你这是什么意思?”

姓蔡的沉着脸,哪里还有刚刚上台挑战时所表现出来的友好态度,反倒像是要追究责任一般。

“我为何一定要使用时空之术?”

张依依却是觉得格外好笑,反问道:“我明明一拳就能将你解决呀,难道大赛的规定不是打得赢就好,还非得要用你指派的方法赢你才算数?”

“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

姓蔡的当下脸色暴红,也知道刚刚太过气愤之下脱口而出的质问有些站不住脚,但却还是强撑道:“道友一点都不守诺,我明明说了想要领教道友的时空道,用的也是自己的枯荣之术。”

“守诺?我答应你了吗?那些明明都只是你自己一个人在那儿说的好不好,难道这里还都是由你说了算?”

张依依一脸的莫名其妙:“再说,杀鸡哪里用得上牛刀,你连我一拳都接不下,我要真动用时空道的话,万一不小心让道友陨落,那算谁的责任?毕竟我这也才化神立道不久,控制不住是常有的事,我倒是一心为道友着想,却没想到道友如此不领情。”

“你……”

“别你你你了,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咱们能够痛快点吗?”

张依依懒得再搭理这种拎不清的,冷笑一声朝着其他人道:“接下来,谁想挑战我?我等着你们一个一个轮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