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五章 成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元婴、化神两榜比完结果出来后,接下来各门各派五百年内各资源利益的划分谈判。

张依依倒是没有再多操心,有他们云仙宗的掌门及掌门先生在,明晃晃的战绩又摆在那儿,想明着坑云起宗简直没有可能。

至于其他,他们宗门更有一个整个修真界战力第一乔师叔在,谁怕谁?

不过,要切割分配的资源利益着实既多又繁琐,自然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完成,所以张依依倒是趁这几天在附近四处转转。

出门一趟也不容易,就当走走玩玩都好。

她拒绝了其他师兄陪同,甚至于连张阳都没带,将修为掩饰了一番便走了。

就冲张依依如今这实力,无极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只是叮嘱别玩得忘记了时间就好。

随便走走,张依依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漓山脚下最近的那处城池中。

因为华州盛会还没结束,所以这里聚集吸引了大量修士聚集,离得最近总也能够最先得到华州盛会现场的一手消息不是。

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能够进漓山现场参加观看盛会,但盛会其中,却是有专负责持续不断地更新大会上的各种最新消息。

茶座、酒肆内,到处都是坐得满满的各方势力、家族以及散修,皆在那儿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华州盛会中的种种。

张依依只随意的听了一下,却发现无羁这个道号被众人提升的次数简直相当之高,而且各处的店铺竟然还有与她相关的生平影像介绍的玉简售卖。

当然,不仅仅是她,其他各大宗门参加此次华州盛会的弟子特别是优秀弟子皆是如此,只不过还是原先的说话,无羁的提及率最高,关于无羁的介绍玉简自然也卖得最为红火。

也难怪每次的华州盛会都想抢着办,光是这周边的收入便是红红火火呀。

张依依倒是庆幸自己不仅掩饰了修为,同时还用灵气遮掩了原本的容貌,不然的话怕是根本没法在这里呆下去,立马就能被人给认出来。

很快,她便离开了这些最为热闹的地方,毕竟那样的当面热议对她来说听得实在有些尴尬,哪怕这里并没有人知道她就是他们嘴里的无羁正主。

大街上边走边逛了,张依依还颇有兴致的买了些凡人的小吃边走边吃,又在街边小摊上看看能不能捡捡漏。

想起当年跟潘师姐一起下山在一处路边摊上捡漏得来的小铜镜,倒是越发逛得兴致勃**来。

只不过,一路看下去,虽然还真有一些小摊上看到了几样绝对物超所值的东西,但也早就不是她现的修为境界还用得着的。

所以张依依也没有去捡那些漏,留给那些真正有需要的将来得了去,也算是那些一场机缘。

不知不觉间,竟是走到了公共传送阵附近。

想到那天见到洛启衡时的情形,她在原地停了下来,很快便压制住了想要悄悄在这方城池内找找人的念头。

这一世洛启衡只是个毫无灵根的凡人,自然无法重归修行之路,而凡人一生极为短暂,生老病一个轮回死于他们修士来说基本有时不过就是一次小小的闭关。

她也不知道下一世洛启衡又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将会有着什么样不同的人生,最后又到底要在轮回之路上辗转多久才能真正……

突然之间,一阵阵欢快的喜乐之场所慢慢将张依依的思绪拉了回来,而不远处似乎有人正要迎亲。

凡人的婚礼远比修士的双修大典要热闹喜庆得多,毕竟那对他们而言成亲无疑是人生最大的一桩喜事。

骑着高头大马的,身着一身大红喜服的新郎倌看上去那么年轻,那么高兴又那么的春风得意。

张依依觉得,那人今日一定是娶了他心爱的姑娘为妻吧,不然的话又怎么会将那样的喜悦之情渲染得连她这个陌生人都跟着替他感到高兴。

等等!

凡人……成亲……

张依依突然理了理脑子里头蹦出来的这么两个关键词,一时间微微愣了愣神。

洛启衡这一世轮回中可是个彻底的凡人,那也意味着等他过完这一世的话,成亲生子自然也是必然的过程。

不仅如此,将来洛启衡还需要轮回不知多少世,都有可能再一次的将成亲生子一遍一遍的过。

这样一来,等到他跳出轮回道,重返修仙之路后,岂不是都不知道有多少妻儿后人了?

莫名的,张依依突然觉得心情有些怪怪的,还有些微妙,连带着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闷闷的,越想越觉得怪异。

很快,她强行甩了甩头,把脑子里头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通通给甩开。

这是人家的道,人家要走的路,成不成亲,成多少回亲,哪怕子子孙孙无穷尽也,那也是洛启衡自己的事,他自己自会承担解决好这些因果,要她来操这些闲心做什么。

大约是刚刚看到那么欢庆的迎新队伍,这才会一下子发散思维延伸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念头。

张依依没再继续呆在原地,眼见这里也没什么好逛的了,便转身准备回去。

刚走没一会儿,迎面却是有人连滚带跑的朝着她这边方向跑来。

大约是跑得太急太快,险些没撞上张依依,被张依依轻巧避过,一个不小心硬生生地栽倒在地上。

张依依刚开始还以为这人是故意想要碰瓷敲诈的,但那人倒地后摔得还真不轻,完全做不了假。

偏偏对方半点都没有搭理她,反倒是坐在地上看着公共传送阵的方向嚎啕大哭起来,那就不关她什么事了。

只是啧啧,那个伤心劲便好似死了爹娘一般,一个大男人当街哭成这样也不嫌丢人。

张依依看了一眼,没打算管。

最近华州盛会在漓山举办,所以这处城池治安近来还是挺不错的,管理得当之下,也基本不当街发生些什么脑残恶霸欺压普通人、为非作歹之类的。

反正也出不了人命,她自然不想插手别人的闲事,抬脚便走了。

但刚走出两三步,她却是又突然停了下来,脑中灵光一闪顿时闪过一个画面,记起了此时还在地上嚎啕大哭的人曾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