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通通都汇聚于张依依身上,张口便能拿出十滴强灵水的人,在他们眼里可不就是最大的肥羊。

见是一名漂亮的女修,不少人更是目露邪光,恨不得直接用眼神将其剥个精光。

“啊!”

“啊”

……

但下一刻,但凡那些毫无掩饰地朝张依依散发出奸邪之意的人却是连声惨叫,不但眼睛痛得睁不开来,甚至于连神识都在同一时间受到了攻击。

“眼睛太脏,给你们洗洗。”

张依依淡定扫过那些人,并无任何误伤:“滚!再敢用那么恶心的目光看我,那就重新去投胎学着做个人。”

这一刻,化神境的威压汹涌扩散,光是这一道威压便令在场之人几乎承受不住。

幸亏,这样的压制一闪而过,明显只是警告,而并非想要真正伤人,不然这里头不少的低阶修士当场都得化成血雾。

威压撤去之后,众人一个个面色苍白,当下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在阎王殿上走了一遇。

那些被伤到眼与神识的修士哪里还敢出声反抗,意识到自己死里逃生后,吓得立马连滚带爬地跑了,根本顾不上没有结束的拍卖会与拍卖品。

照理说来,这样的地方自然不能任由竞拍客人随便动手,但规矩向来都是用来约束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有着绝对实力的强者自然可以凌驾于外。

所以,张依依如此明显的警告报复行为完全没有受到主拍方的任何约束,相反她身上令人看不透的修为以及刚刚所施展出来的手段足以令所有人无比忌惮。

甚至于,不少人都暗自庆幸刚刚只是对这女修显露出了贪图觊觎宝物之心,而并非那种触及逆鳞的邪念,否则的话这会儿他们也得跟之前那些人一般倒霉。

“啊,哈,这位前辈出价十滴强灵水,其他道友应该再无加价了吧?”

主拍方倒是机灵得很,很快笑着重新接过了之前的竞拍过程,就跟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十滴强灵水一次,十滴强灵水二次,十滴强……”

负责主拍的人员还是头一回这么积极、主动、快速、准确结速竞拍,想要敲定这最后一锤。

女仙前辈深不可测,明显至少是化神境修大能,完全不是他们拍卖场得罪得起的呀。

更何况,人家出价这么高,早就超出了他们最好预期值的两倍,这样的生意谁不想做成。

万一这位前辈因为刚刚被一些不知死活的人冒犯影响了心情,不想再继续这笔交易的话,那他们岂不是亏大了,找谁赔十滴强灵水去?

但越是担心,偏偏就越是来了什么。

“等等!”

第三次没被叫完,楼上贵宾间有人出声了:“我家公子出价一滴强灵水。”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立马明白楼上贵宾间这位肯定是大有来头,想仗着身份强拍。

不过,他们下意识地看向张依依,也不知道上面贵宾室里的那位与这位到底谁才更强。

“一滴强灵水?”

张依依见状,却是不由得笑起来:“这里的竞拍规矩还能越拍越倒回去?楼上道友莫不是脑子有病?”

“还请道友谨言慎行,需知祸出口出,道友只需知道,在这里,甚至于整个西域,我家公子便是规矩!”

楼上声音冷了下来:“念在道友修炼至化神也不容易,今日之事便不与计较,但这名纯阴炉鼎却不是道友所能带走的。”

明晃晃的威胁,连化神大能都没有放在眼里,这样的口气与态度当真狂妄到了极点。

张依依当下更是笑得不可开交:“这里哪里来的神经病,还念我修炼至化神不容易,不与我计较?你一个元婴后期的仆从哪里来的这么大口气在本尊面前大放厥词?”

话毕,张依依直接朝着二楼那间贵宾室的方向抬手便是虚空一抓。

瞬间,一个黑衣男修尖叫一声从天而降,狠狠砸到了拍卖场大堂中央,吓得差点被殃及的客人立马避开,跑得远远的。

“啊,公子救命,公子救命呀!”

黑衣男修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被从贵宾室扯出砸在了这里,哪里不明白是那名化神修士动的手,瞬间看向张依依跟见了鬼一般惧怕,下意识地便大声呼救。

众人见状,哪里还看不出这人刚刚口气那么狂,却不过是狐假虎威。

在化神大能面前还敢如此作死,以下犯上,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前辈好手段,我家下人行事无状多有得罪,还请前辈给唐某几分薄面……”

贵宾室一道年轻的男声刚刚开口,便直接被打断。

因为下一刻,他立马步了自家仆从的后尘,完全不知对方到底是如何出手,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就这般突然间被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从阵法保护极为安全的屋子里抓出来狠狠砸到了地上。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本尊面前有半点薄面?”

张依依已然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年轻男子,眼中尽是鄙夷:“区区一个唐家也敢称西域之主,唐家能教养出你这样的无知愚蠢子弟,怕也差不多玩完了。”

“你、你,你想做什么?”

那人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即吓得腿都软了:“你不、不、不能杀我,我是唐家嫡子,未来的继续人,你若是敢动我分毫,哪怕你是化神境,我唐家定然不会放过你!”

“孽子,给我住口!”

有人匆匆赶来,上前对着那年轻男子便是两记响亮的耳光,用足了力道,直打得脸都塌了下去。

打完人,匆匆赶来的中年男子却是当下诚惶诚恐地朝着张依依跪了下来:“唐家现任家主唐三见过前辈,孽子以下犯上冒犯前辈,罪该万死,但恳求前辈高抬贵手饶他一条狗命,唐家愿意尽出任何代价,还请前辈开恩!”

若不是实在找不到别的继续人,唐三这会儿也是恨不得亲手弄死自己这个成天只知惹事生非的儿子。

平日也就算了,今日竟敢想着以势压人压到人家化神大能身上来,这不是找死,这简直是给整个家族急着招来灭门之祸。

眼前的女修虽暂且身份不知,可修为却是实实在在的化神,甚至于明显不是初期之境,这样可怕的人物也敢胆大包天企图拿捏,他怎么就生了一个如此蠢货出来。

也亏得这位女修前辈并非暴戾之人,不然的话,就凭这个蠢货的做法,人家随手弄死都是理所当然之事。

“……”

张依依突然间觉得很没意思,而她也没有替人教子的兴趣。

她转过身过,直接看向这会儿早就已经一愣一愣不敢随意吱声的众人,问道:“十滴灵强水,还有加价的吗?没有的话,那小姑娘可就是我的了。”

“没有没有。”

“前辈您请,您请!”

“对对对,是您的是您的!”

一众谁还敢有异议,就算真有加得起价的,这会儿再唱反调,那不是上赶着找死吗?

没见人唐家唐主都直接跪下求饶,完全不在意尊严面子了吗,比起性命而言,其他任何都不算什么。

“那就十滴强灵水成交?”

张依依见众人都没意见,转头又看向早就目瞪口呆的主拍方。

主拍方这会儿倒总算记起了自己的职业素养,连忙下意识地敲下最后一锤:“十滴强灵水第三次,成交!”

张依依这才满意地点了头,又道:“小姑娘我带走,十滴强灵水找他要。有问题吗?”

主拍方顺着张依依手指向的方向下意识地看向唐三,还没等到他来得及表态,唐三却是立马抢着答道:“没问题,没问题,十滴强灵水,理当由我唐家支付,多谢前辈开恩,多谢前辈,多谢!”

张依依没有理会唐三,径直走向关着小姑娘的那只笼子:“出来吧,还傻愣着做什么,不想跟本尊走?”

笼门已经被机灵的主拍方打开,只不过估计小姑娘可能被刚刚所发现的一切给看呆了,这才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想、想!”

小姑娘红着眼急忙钻出笼子,仿佛生怕自己走慢了就再也出来去,再也不能跟着眼前之人一并离开。

“你就不怕我把你高价拍下,最终还是让你去做炉鼎吗?”

看着激动无比站在一旁似有千言万语,渴望靠近却又不敢轻易朝她靠近的小姑娘,张依依旁若无人地说道:“虽说我们都是女的自己肯定用不上,但可以转手将你送人呀。”

小姑娘听到这话,几乎想都没想便使劲地摇头:“不,您不会,就算真有这样的可能,我也心甘情愿跟着前辈走,赌上一把!”

“不情愿也得跟本尊走呀,难道你还能从本尊手里逃得掉?”

张依依笑了起来,满满都是戏虐:“你可是本尊花了十滴强灵水拍下来的,老贵老贵了,你凭什么觉得本尊拍下你却不会伤害你?”

“凭什么……”

小姑娘肿红了脸,却没有觉得张依依这是在羞辱她,反倒咬了咬唇角,无比倔强地说道:“前辈不是这样的人,反正我就是相信前辈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人!不是,绝不是!”

她的语气愈来愈坚定,不知到底是要强行说服他人还是要说服自己。

反正那模样是打死了都不会改的架式。

“哈哈,这小脾气,挺有意思。”

张依依见状,不由得笑了起来,随后便直接将当初师尊送给她掩饰特殊体质的那枚古玉塞到了小姑娘手里:“这个是我师尊当年收我为徒送我的,现在我也用不上了,就转赠于你,好好拿着吧。”

小姑娘完全没有想到一下子竟会是这样巨大的转折,但她却是立马明白了张依依的意思,明白了她此时此刻碰到了多么天大的好事!

“您,您是要收我为徒吗?”

强行控制着难以抑止的颤抖,小姑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生怕自己理解错误。

“啧,小姑娘长得美,想得也挺美。”

张依依故意逗着人小姑娘,不过也没太过恶劣,很快便话锋一转,算是承认道:“能不能做本尊的徒弟,那可得看你往后的表现,哪有那么容易。”

“是!是!多谢长辈,多谢前辈给我机会!”

小姑娘紧紧抱着那枚古玉,眼睛亮得精人,却是生生忍着即将掉下来的眼泪,不再让自己再有一丝的软弱。

“古玉可以掩盖住你的纯阴之体,直接戴着便是。”张依依当众说道:“不过最好的保护方式永远都是自身的强大,懂吗?”

“多谢前辈教导,我懂了!”

小姑娘用力地点头,无比郑重地将那枚古玉佩戴好:“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像前辈一样厉害,谁敢欺负我,我便直接杀了他!”

最后一句,小姑娘声音之中满满都是戾气,到底年轻不大,也不怕如此真实的情绪被张依依看到,会不会影响到印象。

张依依见状,倒是没再说什么,只不过如此经历的小姑娘将来教起来怕是得多费点心了,否则万一长歪的话,怕是会有些麻烦。

“走吧,这里没什么好呆的了,跟本尊一起回家。”

她抬手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用自己自认为还算慈祥的笑容冲其笑了笑,眼中多了几分怜惜。

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她的第一个徒弟了,她没有教人的经验,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师长,将这孩子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好好将其教导成才。

众目睽睽之下,张依依就这般带着小姑娘扬长而去,所有人自觉分立两边恭送,唐家之人更是不敢有半点动作,生怕再度引起张依依的注意。

然而,就在张依依带着小姑娘即将踏出大门之际,却是突然又停了下来。

唐三心一颤,莫名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张依依回头朝他说道:“唐家主,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原配嫡出的长子?本尊算了下,他现在应该还活着,所以,除了付给拍卖场的十滴强灵水以外,你觉得你眼前这个儿子的命能值多少灵石,便将灵石通通一枚不差地送到你那原配嫡子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