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灰衣小鬼边唠唠还边悄悄的咽着口水。

怪不得他,实在是眼前这个活生生的血肉实在是太过之香甜,哪怕他知道根本不是自己这种小鬼吃得到的生魂,却还是忍受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

他当小鬼的时间说长不说,说短也不短,并不是没听说过阴间误入生魂这样的事,但哪怕没有亲自对比过,却也知道今日他碰上的这个生魂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兴许真的吃下一口,便能直接有机会成就鬼仙之途都说不定。

只可惜,如此极品的生魂就活生生的摆在他的面前,他却只能死死忍着,灰衣小鬼觉得这样的折磨对他而言当真太过残酷。

对于灰衣小鬼的爱叨叨的性子,张依依倒是无所谓,反正她现在也需要尽快知晓这里的一切。

而当确定这里竟然是阴间鬼府后,她也不算太过意外,只是没曾想那处水井竟然连通着阴间,连通着鬼界冥河。

如此,那么她的处境怕会更加麻烦,除非离开,否则接下来她都会一直无法使用灵力、无法使用随身空间内的任何东西的状况。

唯一庆幸的是,她还是一名体修,一名肉身已经接近成圣层次的体修,便是没有灵力的情况下,也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但同样,不能使用灵力的情况下,她的肉身再强悍也会渐渐开始具有普通凡人的生理特征,需要吃喝等以供应补充身体消耗之能量。

偏偏这里是阴间鬼府,本就不是活人呆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有给她这个大活人吃喝所需的正常之物。

还有正如灰衣小鬼所言,她这么一个大活人跑到人家鬼界来,简直就是上赶着给人家送菜的节奏,所以还得想方设法先把这一身的血肉之气给遮掩下来才好,不然可真就是寸步难行。

至于毛球那个家伙,此时张依依也只能先祝它运气比她好才行,毕竟一时半会间,她恐怕是没功夫腾得出时间去找它。

一念之间,张依依已经将所有种种通通梳理了一遍,几乎是瞬间便接受并适应了现在的一场,快得连灰衣小鬼都根本没有机会察觉出她前后之间那细微的思索怔愣。

“不过您的运气倒也真是极好,这冥河附近经常都会有小鬼出没试图从河里头打捞点什么好东西上来,鬼多着呢。也就是这一处素来较为偏僻,很少听说这里一段能够捞到什么东西,所以久而久之已经很久没鬼跑这里来打捞碰运气了。不然随便换另一段冥河岸的话,就你这一身的血肉香甜,早就被成千上万的大鬼小鬼给淹没,啃得渣都不剩了。”

灰衣小鬼越扯越远,显然忘了张依依刚刚只问了他这是哪儿:“您这是打从哪里跑下来的呀?难道冥河的一头真的连接着阳间?我听人说起过关于冥河的传说,说是冥河一端连着阳间,另一端连着仙界,所以这河里才会有时常有着各种各样古古怪怪的东西出现在冥河之中。难道这个传说是真的?那您到底是从冥河的这一端呢还是那一端来的?又是怎么来的?那反过来是不是意味着顺着你进来冥河相反的那一头不断走下去,很有可能找到通往仙界的大门?天呀,要是……”

“停停停,快别做梦了,都当了鬼就好好当个踏实点的鬼,少做这些不切实际的梦。”

张依依真是被这灰衣小鬼一开话匣子便关不住的鬼样给逗乐了,直接打断道:“你这法子要是有用的话,这条冥河还轮得到你这样的小鬼凑近?早就被鬼府各方鬼王看守了起来,一个个争着抢着成就鬼仙去了。”

被张依依倒了一大盆冷水,灰衣小鬼总算是恢复了理智,颇是失望地说道:“说得也是,这条冥河还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尽头,想成鬼仙哪有那么容易的捷径可走。”

“行啦,先别急着失落,现在把你知道的鬼府基本情况都给我说说,若是说得好的,自然不会亏待你。”

来什么山头唱什么山歌,张依依现在既然意外入了阴间鬼府,自然得先把基本情况摸清才行。

不论是找毛球,还是找回去的路,那都得先保证自己能够在这里活下来再说。

灰衣小鬼心道这生魂还真是挺能吹牛的,她一个生魂在这阴间鬼府什么都没有,还好意思说不会亏待他?

不过,灰衣小鬼也不蠢,哪怕心里不信却也没当面说出,毕竟这生魂一脚便能再踩死他一回,只是让他说点这里的基本情况消息,也不算什么为难之事。

加之他本就是个爱说话的鬼,是以很快便侃侃而谈,绘声绘色越说越起劲,简直有些停不下来。

从灰衣小鬼所知道的常识情况下,张依依很快意识到这里的阴间鬼府其实与阳间区别并不是太大,只不过这里全都是死人的世界罢了。

这里也存在着大大小小极其之多的势力划分,一方鬼域一方鬼王,鬼王之下又有着实力等级各异的其他鬼官管辖治理,等级制度倒是比着阳间毫不逊色。

而大大小小的鬼民中,最多的便是像灰衣小鬼这样的普通小鬼,既没有那么幸运能够这么快就等来重新投抬转世的机会,又无法真正成为一名鬼修,正儿八经的开始修炼。

太多的东西,灰衣小鬼其实也不是那么清楚,他只知道自己所在的这方鬼域,鬼王实力听说极强,势力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但像这样的鬼王,在阴间到底有多少,他还真不清楚,有鬼说十八鬼王,有鬼又说九十九鬼王,还有鬼说成千鬼王都有,毕竟那些谁都没有亲眼见过,连他们自己所属这方鬼域的鬼王也没有见过,更别说其他地方的了。

灰衣小鬼倒也无所谓,反正对他来说,光是自己所属的这片鬼域就大得他当一辈子鬼都飘不完,至于整个阴间鬼府到底有多大,有多少鬼王什么的,那又关他什么事呢。

至于地府阎王殿与十八层地狱什么的,那就离灰衣小鬼的认知更加远了。

因为他刚死的时候出了点意外,错过了直接入地府排队的机会,所以也根本没有鬼差接引,没有鬼差接引连黄泉路都找不着,他这样的又哪里有机会知道那些地方具体在哪里。

不过他倒是听说所有鬼王其实也还是得统一归地府阎王管着,只不过他连鬼王都没见过,又哪有可能知道地府阎王的事。

过有,世人对于阴间地府往往多有误解,以为凡人死之后投胎转世就跟吃饭一样简单。

其实大错特错呀,投胎要真是那么容易简单的话,那么阴间各鬼域还会有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新老旧鬼滞留?

那么多的鬼域鬼王又打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鬼民存在?

事实上,凡人死后除了一部分能够有机会直接走黄泉路,入阎王殿得判功过,很快再入轮回再世为人以外,大多数鬼根本没有鬼差接引这样的好事,不知得排多少年的队才能等来一个重入轮回的机会。

而这样漫长的等待也仅仅只是一个入轮回的机会,至于最后做人做狗牛做马还是做虫做鸟等等,那就真的难以预料。

灰衣小鬼倒是听说每一方鬼王手中有不少可以插队轮回做人的指标,只是那样的指标不知要费多少的代价才能换得来,根本不是他们这种既无背景,又无实力的普通小鬼指望得上的。

而不轮回重新投抬做人的话,剩下的便是留在这里继续当鬼。

但鬼当太久的话,若是无法更进一步修炼成为鬼修,却也会渐渐会自行消散,再死一次连鬼都做不成。

灰衣小鬼叹着气,不知道是不是在感叹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他虽然也才当了二十多年小鬼,还没那么快自行消散,可是他生生错过了刚死那一次被鬼差接引的机会,如今排了二十多年队却都没有再等来重入轮回的机会,只怕希望基本上已经没了。

既没法再入轮回,又没那本事更进一步修炼成鬼修,将来他的鬼命估计着也只剩下自行消散了,也不知道以他这弱小的鬼身,到底还能够坚持个几十年鬼活。

“停!所以,我听了半天,合着你压根也就是什么都不太清楚了?”

张依依听了大半天,头都有些疼了,干脆摆手示意灰衣小鬼不要再说了。

这话太多的鬼对她来说实在是一种负担,说了大半天有用的当真还不到百分之一,剩下的尽是废话也就算了,偏偏还总喜欢越扯越偏,越扯越没用。

“我、我、我这不就是个最普通的小鬼吗,能知道这么多已经是不错的了,好多小鬼还不如我呢。”

灰衣小鬼有些心虚,但又有些理直气壮,毕竟那些他是真的没有说谎。

“行行行,那还是我错怪你了。”

张依依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只得又道:“先前你提到了鬼市,那么鬼市上有没有能够遮掩我活人气息的东西卖?”

“您就一点儿都不同情我?当年我可是被别的鬼给骗了,这才错过刚死时的接引轮回机会!我生前可是一顶一的好人,从没做过坏事祸害他人,像我这样活着是好人,死了是好鬼,却连重新投胎的机会都等不到,您就一点都不替我觉得不公平?”

灰衣小鬼也不知道打哪受了刺激,根本就不管张依依的问题,反倒是不可置信的反问着张依依。

他刚刚说了那么多,明明这个生魂也听得很认真来着,还时不时的皱眉一下,难道不是因为他的遭遇?

“我同不同情没有任何用处,至于公平这东西,你问我更加没用,反正我也给不了你。”

张依依算了下时辰,也没打算再跟个小鬼在这里讲道理:“这都死了几十年了,你要讨公道不仅迟了,而且也找错了对象。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别再东扯西扯。还是之前那句话,你若老实回答帮得上我的问,到时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反之的话……”

说到这,她顿了顿,哪里还有之前的好脾气,眸色清冷地扫了灰衣小鬼一眼,赤、裸裸地威胁道:“否则我现在便教你连鬼都做不成!”

“你、你……”

灰衣小鬼委屈无比,不过倒也是被张依依最后的话总算是敲打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碰上的这个生魂可不是什么好哄骗的大善人,而是可以一脚踩死一只鬼的比他这鬼还吓人的生魂。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有东扯西扯的,我就是习惯了,我活着的时候就爱说话,死了……”

他一副认怂的模样,正说着,却是突然惨叫一声:“啊!要死了要死了,快松开,快松开脚,你力气太多,再用力我就要被你又踩死一回了。”

灰衣小鬼被张依依一脚再次踩翻,疼得他鬼骨头都快散了。

“还敢在我面前鬼话连篇,你以为刚刚趁着东扯西扯的机会想发讯息通知其他鬼修的小动作,我没看到?”

张依依不仅没松开脚,更是又狠狠踩了下去,这一下直接把灰衣小鬼给踩成一个鬼饼,并将刚刚截下来的鬼符直接掐碎,一把扔到了灰衣小鬼饼身上。

“女侠饶命,女王饶命,姑奶奶饶命呀!”

灰衣小鬼又疼又怕,这会儿哪里还敢有半点别的小心思:“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小的知道鬼市有一样鬼宝可以掩饰生魂的气息,对姑奶奶绝对有用,小的这就带姑奶奶您去买,一切费用全都包在小的身上!”

娘呀,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从来没有失过手的东拉西扯鬼话连篇之术没想到在这个女人面前完完全全失了效,连自己传出去的鬼符什么时候被截下来的都不知道,真的是太可怕了。

早知道他就不在这女人面前作死了,现在被直接踩成了饼子状,一下子不知又得损失多少鬼气。

他才刚刚踏上鬼修之道,鬼气还少得可怜,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呀!

“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能跟你进鬼市?”

张依依冷笑一声,老早就知道这个小鬼不老实,有意藏了实力扮普通小鬼也就算了,不听警告骗她算计她可就不能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