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眼前的那具尸体与这里其他的尸体截然不同。

虽并未缺胳膊少腿,但身上从头到尾全是密密麻麻如蜘蛛网般的裂纹,仿佛曾经碎成一小块一小块后才拼凑而成。

但偏偏哪怕成了这样,鬼王神魂却还是很快从这具明明应该是最惨的尸体上察觉出了最大的不同。

“小友,这尸体,哦不,还没死透呢,暂时还称不上尸体。小友你也发现了这具肉身还有生气,对不对?”

身为鬼王,他对于死气、生气当然再敏感不过,如此死气沉沉的尸海中,竟然还存在这样的特例,怎么不让人震惊。

而这样的生气可与他封印的鬼体主身保存完好又完全不同,这副肉身不但躯体之中生气明显,同时体内竟然还有尚未完全离散的残魂残魄。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其实这应该还算是个活人,只不过伤得太重,且神魂早无,只剩那么一点点残缺的魂魄吊着这一口子生气罢了。

还算活人,但也仅仅只是个活死人,基本上与这些尸体也没太大区别。

“前辈,您是鬼王,像他这样的情况……还有救吗?”

张依依声音明显极不平静,十分罕见的带上紧张与急迫。

“咦,小友你莫不是想救他?”

鬼王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之前还是理解错了什么。

看来张依依突然如此反常并非仅仅是发现了还没死透的活死人,恐怕更为主要原因是与这活死人认识?

“对,我要救他!”

张依依毫不犹豫地点头,态度十分的肯定:“他是我年少时便认识的一位好友,当初也是因为我之故才会被人算计发生意外,从此下落不明、生死不知。还请前辈务必帮我救他一命,晚辈感激不尽!”

不怪张依依情绪如此激动,因为此时此刻出现在她眼前的“活死人”不是旁人,正是四百多年前受她牵连被人暗算从此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的嘉谷关少城主郑和!

没想到郑和竟然到了这里,难怪当年连师尊也推算不出郑和的具体下落,只道未死且将来有朝一日他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师尊果然没有算错,事隔几百年后,她果然再次见到了郑大哥,却不想竟是这般情形。

“啧,原来你们之间竟有如此因果,也难怪你这般激动,非救不可。”

鬼王神魂自然不会无聊到追问具体详情,但修行之人最重因果,换成是他,能够在这种地方找到失踪几百年的故友,当然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

“不过小友,你朋友这情况有些特殊,不是简单能不能救的问题。”

鬼王神魂他他细细察看了一通,最后又道:“更何况本王现在只是一缕神魂,很多事都没办法做得来。”

“那可以先将他带出去,等前辈融合了鬼体主身后再一并……”

张依依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鬼王神魂给打断掉了。

“不,事情并没有小友想的那般简单。”

鬼王神魂只得耐心解释道:“我刚刚查探过你朋友的身体,他当初应该是受到过极为恐怖的爆炸,以至于肉身尽碎、神魂俱灭。不过,他身上应该有什么宝物机缘巧合下勉强才让他保下了一点残魂,而散碎的躯体后来也渐渐在某种力量下得以重新拼凑齐全,极其微弱的维持着身体中的这一缕生机。若是随意将他搬动带离,别说救他,只怕反倒会加速他身体最后一缕生机的流逝。”

“前辈的意思是,他正是因为身处此地,所以几百年间才得以存活下来?”

张依依倒是很快明白了鬼王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处大凶之地反倒成为了郑和的生机之所。

“没错,虽然我也弄不明白你朋友为何会得益于此地,但他这躯体却是实实在在的经过这儿几百年滋养才能吊住了这一缕生机,不然早就彻底成了与此处其他一模一样的尸体。”

鬼王想了想道:“而且,他现在的躯体相当奇怪,似乎正在极为缓慢地进行着一种改造。这样的改造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也说不清楚,有可能于他而言是场天大的机缘,当然也可能……”

最后的话,鬼王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却不言而喻。

不过反正人都已经是这样了,再差又能够差到哪儿去呢,毕竟对方这样的情形都还强行熬了几百年没有真正死去。

“既然不能带他出去救治,那么在这里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得上他?”

张依依已经冷静了下来,并且想到了自己不久前从那姓裴的中年男修手中得来的塑魂果,当下便拿了出来朝着鬼王神魂反问道:“这枚塑魂果,对我朋友可是有用?”

“……”

鬼王神魂看着张依依拿出来的塑魂果,顿时怔了怔,万万没想到连这样的好东西张依依也能随手就掏得出来。

之前张依依从裴文手中得到塑魂果时,鬼王的神魂还不曾于鬼宝中激发,所以自然不知还有这么一出得宝记。

若是知道的话,大概会当场感慨张依依这运势简直无敌。

塑魂果这东西虽比不上吃下便能直接飞升的升仙果那般逆天,但三千大小世界基本上也已经很难再见踪迹。

服下塑魂果者,但凡体内还残存着一丝丝魂或魄,便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成补全所有的魂魄,重新滋养出来失掉的神魂。

所以,这样的宝物对于修士而言说是有起死回生之效都不为过。

“得,你朋友可真是运气太好了,这么逆天的塑魂果就好像是专门为他量身订下的。你要早说有这么好的宝果,之前我就不说那么多废话了。”

鬼王神魂一阵肉疼,这可是塑魂果,连他都是头一回见到的塑魂果,哪怕不是自己的,但一想到才刚刚看到就要没了,他都替张依依觉得心疼无比:“你可想好了,真要把这么好的东西给你朋友用?”

“当然给他,只要能够救他!”

张依依这会儿功夫没有半点不舍,反倒相当的高兴,且万分庆幸之前没有直接不理裴文等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得到这枚塑魂果。

“而且,他本就是因我牵连才会成现在这样,这本就是我欠他的!”

想起年少时与郑和等人相识相处的种种,再看到郑和现在活死人一般浮在此处数百年,张依依内心愧疚无比。

哪怕后来她替郑大哥报了仇,但什么都抵消不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好好的活着。

或许,冥冥之中当真有所牵引,而这一回她之所以入阴间、进井中世界,最终来到此处虚空幻境,最终都是因为郑和在这里,上天到底给了她一个能够真正弥补的机会。

“行,东西是你的,既然你要给他用那就给他用吧。你还有多余的吗,换一个给我,什么条件都可以开!”

鬼王神魂看着玉盒中的塑魂果简直恨不得直接扒拿进自己手里,可惜现在自己只是一缕神魂,身体在的话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冲动之事。

“没有,就这一枚,还是刚刚不久前在这虚空幻境中机缘巧合帮了一把陌生人,一个叫裴文的修士送了这枚逆魂果给我。”

张依依哪里看不出鬼王神魂极其渴望,到底还指望着人家帮着救郑和,所以透露道:“前辈若是想要的话,迟些我们可以再试着去找那姓裴的修士,看能不能再换到一枚。”

“啊啊啊,裴文,是他呀,没想到他身上竟然有塑魂果这样的好东西,还能随手就送你一枚,指定身上还有更多!”

鬼王神魂顿时乐了,开心得不得了:“我知道这个人,他有几个同伴,好像都来自同一个地方,才入井中世界不过十多年,实力都很强,却也不成天杀人生事,反而一直没打消过寻找离开井中世界的方法。找他,得找他弄些塑魂果才行,不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张依依顿时也乐了,这一下子从一枚涨到一些,鬼王估计把裴文当成了塑魂果批发商了?

“前辈说得对,不过还得麻烦前辈先教教晚辈怎样让我朋友服下塑魂果。”

张依依含笑提醒鬼王先帮她的忙办完正事,不然一直耗在这里别说塑魂果,其他什么都做不成。

见状,鬼王神魂自然没有意见,心情极好极为耐心地教张依依如何处理塑魂果,如何一点儿都不浪费地让郑和吸收掉整个果子。

不仅如此,在问过张依依手里有没有一些特定的材料之后,他还亲口指点张依依用那些材料在郑和身体四周搭建了一处可以隐匿起来的特殊转换阵,帮着郑和的身体更好恢复生机。

这个过程中,鬼王神魂再次见识了张依依的富有与壕气。

那一件又一件珍贵得太多人一辈子都没办法见上一眼的好东西就跟大白菜似的不断拿出,毫不犹豫地用掉,啧啧,看得他整个鬼都麻木掉了。

很想问问张依依师门是否还缺弟子,若是能像张依依这般富得流油,便是让他委屈一下改投人族那也是没问题的呀!

张依依照着鬼王神魂的指点,将一切都做得妥妥当当,而接下来她却是没办法再做任何,只能够眼巴巴地等着。

“别急,塑魂果就算再逆天,那至少也得等上半个时辰,他的魂魄才会重生齐全,神魂才能再聚。”

鬼王哪里看不出张依依的忐忑,好心的安慰了一番:“不过,便是魂魄再生,神魂再聚,你朋友短时间之内也无法离开这里。这一点我之前也说过,你心里得有点准备才行。”

郑和的肉身之前实在被毁得太过厉害,而且一般的法子根本治愈不了身上的伤,放到外头哪怕寻得到再好的灵丹妙药也只有一个死字。

唯有在这处虚空幻境中,似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可以一点一点极其缓慢的改造他的身体,从而才让他肉身上那些本不可能治愈的伤有了慢慢好转的机会。

而几百年过去,郑和一直都未曾真正死掉,反倒身体渐渐愈和到只剩下满身蛛网般般密集的裂痕,便是最好的证明。

“我明白。”

张依依觉得鬼王这番安慰一点也算不上安慰,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她还是能够接受。

现在她就想等郑和的神魂重生完好后,看看能不能先与其沟通再说。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

先前那蓝色的光团一直也再未出现过,旁的危险也不曾再有,但直到最后一刻过去,郑和的魂魄明明已经补全,神魂再次滋生,却偏偏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前辈,他现在怎么样了?”

张依依看不出问题,只得追问鬼王神魂:“明明已经再生,可为何他的神魂一点波动也没有?”

“小友放心,塑魂果的效果绝不会有任何问题,你朋友估计是沉睡太久,神魂一时半会还处于静眠之状,再等等,再等等。”

鬼王又细细检查了一通,确定的确没有问题,只能让张依依别太着急。

这一等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张依依觉得时间过得慢及了,慢到她总是无法静下心来,哪怕鬼王再次强调郑和的神魂的确已经完好重聚不会有什么问题,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的担心却是越来越盛。

直到突然之间,郑和一直没有过任何波动的神魂终于有了点动静,那一刻,张依依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稍微放下了一点。

“郑大哥!郑大哥!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郑大哥?”

张依依连忙传音不断试图喊着郑和,现在以郑和的状态能够神识交流已经是谢天谢地。

郑和迷迷糊糊的总觉得有人在叫他,而且声音还很是熟悉,却怎么样也想不起到底是谁。

他听得出那道声音急切又担心,想要回应却偏偏怎么也回应不了。

他不知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好像被关在一间不见天日的黑屋子里什么也看不到,很多东西也记不起来。

直到那道声音不知叫了他多久,他的意识这才渐渐的回笼了过来,哪怕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但总算开始慢慢记起了一些东西。

“你是……琳琳?”

他试着回应那道声音,幸运的是终于成功。

爆炸前最后一刻的事他终于都想了起来,只觉得自己仿佛沉睡了太久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