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记忆一下子回笼,郑和仿佛大梦初醒,终于回想起了自己现在的种种情形。

当初嘉谷关城当街之上,他被人暗算无奈之下只得了以命相搏,本以为难逃一死,却不想最后竟死里逃生被莫名传送到了这么一片死寂的虚空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片虚空中呆了多久,哪怕那样的活着跟死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但他最终却还是万幸的活了下来。

直到今日,有人喂他服下塑魂果,为他修补齐残缺的魂魄,重塑神魂,为他搭建罕见之阵替他加速肉身修复的速度。

这一切,在他彻底清醒之后却像是重放一般历历在目,甚至于自己以活死人之状一直跟着数之不尽的尸体浮于这片虚空的种种经历都奇妙而自动得以补全。

郑和肉身上的伤还极重,根本无法动弹,甚至于连眼睛都眨不开,可幸好神魂虽初生十分弱小,但好歹不会影响到神识的使用。

身边的姑娘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四百多年的时光在她身上似乎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真正清醒之后第一个看到的便是当初的小姑娘,这样的感觉真好。

“郑大哥,你醒了?”

张依依激动极了,蹲在郑和身边,下意识地想要去扶但很快缩回了手,谨慎的不敢随意碰触对方身体,生怕一个不小心影响到了郑和肉身的自我改造修复。

哪怕不想承认,但她心中已经明白,现在他们能够神识沟通,便已经是极大的幸运,郑和这一身致命的重创想要真正恢复还需要太久太久,而她再也帮不上更多的忙。

“几百年不见,你怎么反倒爱哭起来,才见到郑大哥就哭鼻子,可是怪郑大哥现在的样子丑到你了?”

郑和哪怕神魂虚弱,不过却听得出心情极好,张口便调侃起当年张依依拒绝表白时嫌弃他丑的旧事来。

“我没哭,就是眼睛有点酸,哪里哭了鼻子掉了眼泪。”

张依依红着眼,伤感却是被郑和故意的调侃冲淡了大半:“当年说你一声丑你倒是记到现在。好吧,不丑不丑,一点儿都不丑,郑大哥英俊潇洒得紧,以后不知还得迷倒多少小姑娘的。”

“哈哈,那是自然,琳琳这几百年别的不说,眼光总算是长了不少。”

郑和高兴极了,就好像昨日才散今日又聚一般,与张依依说起话来完全没有半点的生疏。

这样的郑和,却温暖得让张依依愈发觉得自责。

“对不起郑大哥,都是我连累了你,当年要不是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却不想径直被郑和打断。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跟哥道什么歉,当年之事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跟你有什么关系?不仅是当年,便是这几百年间大概的种种,我基本上都是知道的。”

郑和道:“别跟我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咱们可不能因为别人的贪婪做恶造成的结果傻呼呼地背到自己身上。琳琳,你这几百年不会一直因为我出事自责内疚吧?你可真傻,要是再这般想的话,郑大哥我可就真得生你的气了!”

“……谢谢!”

张依依知道郑和是真的从未怪过她,哪怕九死一生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可郑大哥,除此之外我还得跟你再说一起对不起。韩琳只是我的化名,我真名张依依,家师为当年云仙宗姜恒真圣,前不久化神立道时被赐道号无羁。对不起,当年我连真实名姓都不曾告知于你,我这个朋友当得太不厚道了。”

“这有什么,我早就知道你肯定不是什么普通小散修了,出门历练报个化名再正常不过,多大点事,你们小姑娘就是喜欢东想西想,现在告诉郑大哥了不也是一样吗!”

郑和听到这些,语气没有半点失落,反倒更是飞扬起来:“啧啧,琳琳妹子你这来头可真是不小呀,姜恒真圣竟然是你嫡亲的师父,原来你便是他当年所收的闭关弟子,难怪难怪!哎呀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化神立道被赐道号无羁?”

“是的。”

张依依对于郑和与众不同的关注点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在这熟悉的氛围中放下了最后一丝心理负担。

她知道,这是郑和有意开解自己,不想让她因当年之事一直耿耿于怀,能得这样的纯粹的照顾体贴,是她之福气。

“可以呀琳琳妹子,你这才不到五百岁就直接化神立道了,一下子比哥哥我不知厉害了多少倍。啧啧,你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你们内一峰一脉弟子通通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呀!不行不行,我可真是要妒忌死了!”

郑和发自内心的感慨,也为张依信感到骄傲而自豪,至于嘴里的妒忌纯粹就是那么随口胡说,完全没有走任何的心。

当年的小姑娘修为还没他高呀,转眼一下子把他不知甩到哪儿去了,真是连妒忌都没法生出妒忌之心来。

“不仅仅化神立道,张小友现在已经是化神后期了。”

这个时候,鬼宝中的鬼王神魂突然悠悠的补了一刀:“小子,你使命妒忌也没用,差太多了,哈哈。”

“鬼王前辈说得是,还是化神后期,更加了不得呀,以后我郑和也是有化神后期的亲妹子罩着了,看谁还敢不长眼欺负找我麻烦!”

郑和对张依依鬼宝中的鬼王神魂也有印象,当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那语气好像化神后期的是他一般,得意无比,开心极了。

“啧啧,小子运道不错,这塑魂果比本王想象中的效果更好,竟是让你连清醒之前的事都知晓了,再加上你这肉身还在不断地被此处某种力量缓缓治愈改造,你这是真正的因祸得福,而且估计将来福气怕是不小!”

鬼王这话说得不假,郑和原本资质一般,便是没有遇到几百年前那桩意外的话,也很难有机会可以顺利结婴,说不定早就与朱庆等人一般寿尽坐化。

现在虽然还重伤未愈,可神魂重塑远胜从前,肉身更是还在继续着被一种神秘力量改造,一旦最终得以完全恢复,整个人都将会有质的改变。

说到底,这既是郑和的劫,更是一场天大的机缘,修道之人生生死死本就随时游走,哪一次的机缘不需要冒险付出大代价?

“多谢鬼王前辈吉言,小子觉得也是,您看,偏偏就是小姑娘想得太多。”

郑和再次笑了起来,既是对鬼王说的,更是对张依依说的:“当年我机缘巧合之下被传送到了此外,也是亏了琳琳送我的那朵三神花才保住了一点残魂残魄,不曾真正神魂俱灭。再加之此地某种特殊之力的作用,我的肉身才得以慢慢拼凑完整,那些原本不可逆转治愈的伤口也一点一点儿的得以改造。”

“你们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总之醒来之后这些便自然而然的便知晓了。估计与鬼王前辈所猜差不多,那枚塑魂果的效果当真非一般之好。”

郑和最后又道:“不论是三神花,还是塑魂果,这些通通都是琳琳给我的,当年即使真是因为你的那点小小牵连才导致我有此一劫,那么如今这一点因果你也早偿还足够,切莫再多想。我辈修行处处皆是风险,你心中有我这大哥我已经十分高兴,但切记莫要再随随便便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结下一些不必要的心结。我这些话真不是什么套话,更不只为了宽慰于你,而是事实。你也看到了,这场劫于我而言反倒是一场新生一场大机缘,毕竟以我的资质若一路平平顺顺,估计早就已经寿尽坐化,如今大道有望,这么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郑小子说得没错,你们两这友情倒是够实在,身为修者能交到如此真心真意的朋友难能可贵。”

鬼王也没想到郑和能这般替张依依设身处地,还一而再的开导,生怕这么一桩旧事影响到对方,如此也的确足够至情至性。

“那是自然,我跟琳琳那就跟亲兄妹一样,鬼王前辈您是不知道,当年我刚认识她时,她才十八九岁,看着漂亮得跟个天仙似的,我还一门心思想着要把这么个漂亮的小天仙娶到手当娘子可就太好了,哈哈!”

想起曾经的那些年少无知,郑和笑得有些忘形起来,当初的纨绔少城主的性子下意识地便再次冒了出来,都没意识到自爆这些黑历史最终丢的到底会是谁的脸面。

“啊,哈哈,那你还挺有眼光的,张小友可不就跟天仙似的,后来呢后来呢?”

鬼王一听可是八卦得不行,下意识地便忘记了张依依就在这里当面听着他们两个神魂聊得飞起来。

“后来呀,后来我可是幸亏早早悬崖勒马改了主意。前辈您是不知道,琳琳看着跟个天仙似的,这打起架来狠得那叫一个凶残,啧啧,当年我可不止一次亲眼目睹,吓得我立马二话不说把心仪的娘子位置改成妹子,亲妹子!就我那半桶水都不到的实力,她还在筑基就能把我一个金丹想怎么揍翻就怎么揍翻,这样的姑娘当娘子我腿软,不过当妹子可就完全不同了,简直安全感十足,想想都觉得占大便宜了!”

郑和一口气说起来没个停:“您是不知道,何止我一个金丹干不过他,她当年才筑基就敢去惹元婴大能,最后硬把人家元婴大能的老巢都给搅了个天翻地覆,那破坏力简直没法想象,幸好当时我早就已经改了主意把她当亲妹子了,不然光是想想都觉得自己骨头里头痛得慌。你说这丫头凶悍成这般,将来也不知道哪个敢当我妹夫,敢把……”

“咳咳……”

张依依实在有些不想再听下去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郑和心中竟然凶残成这般地步,故意清咳了两声打断道:“两位能不能聊点别的?毕竟我这么凶残,你们当着我的面还敢这般聊个没完,是不是也太不把我这凶残的人放在眼里了?”

“哈哈,张小友别不高兴,凶残点有什么不好,我瞧就好得很。小友要是不这么凶残这么厉害,我又怎么能碰上小友这么好的有缘者助我一臂之力?”

鬼王神魂倒是与郑和谈得来,一下子便熟了起来,当下便替其打圆场,好得就跟早就认识了多年的老友似的。

不过鬼王现在倒也多少理解张依依对郑和的那种自责,到底是年少最早认识结交的,情谊本就更为真挚而深厚,再加之对方又是因她之故而出意外,张依依本性良善,可想而知这桩事压在心头几百年又怎么会不留心结。

也难怪郑和一而再的变通着开解,现在说说闹闹一通之后,倒应该是彻底不会再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也算是姓郑的小子一片良苦用心。

“前辈,郑大哥现在这般,难道真得一直留在这里直到他的肉身完全恢复才能离开?”

张依依哪里会真生气不高兴,当下便问起了正事:“依着您看,他身上那些伤口想要完全愈合,整个人可以如常自行走动离开,至少还得需要多久时间?”

在这一方面,张依依的见识当然比不上鬼王。

她希望郑和尽快能够完全恢复,更不想再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处虚空与这些尸体呆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能够等着郑和一起离开这处虚空,离开这处井中世界,且一起回到华仁大世界阳间。

关于嘉谷关城的事与其他故人,郑和还没有问她,而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几百年过去,很多东西早就不复原来的样子,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郑和一时间有些不愿那么急着去知道真相。

但无论如何,张依依明白有些东西总归还是得告诉亲口告诉郑和,不过她更希望是在离开这里之后。

可若是郑和还需要在这里继续留下几百甚至于上千年的话,她知道自己再如何也不可能一直陪其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