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光一闪,鬼王府小院中的那方水井上方空间急剧扭曲,紧接着,鬼王几人从井中一个个被送了出来。

看到五百年不见的鬼王,酒九都快热泪盈眶,一把撤除周边布下的种种阵法,连忙上前跪拜行礼。

“恭迎我王顺利归来!”

鬼王见状,还没来得及褒奖两句最信任的属下,下一刻酒九便直接站了起身。

“您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鬼王府马上就要易主了。”

酒九激动不过一秒,此时拉着鬼王便往外跑:“您快出去看看,秦殇带着大批恶鬼已经在鬼王府外强攻三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属下等实在顶不住了!”

“他娘个夭折鬼,看本王这回怎么弄死他!”

鬼王顿时火冒三丈,哪里还用酒九催,一个甩手转眼间便看不到人影了,哦不,是看不到鬼影了。

“无羁道友,咱们也一起过去帮忙?”

裴文见鬼王完全将他跟张依依给忘记掉了,不知怎的竟是下意识地询问张依依的意见。

“你确定,你现在过去是帮忙还是送死?”

张依依看了一眼这会儿已经被鬼王提前整成鬼修的裴文,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恐怕裴文一时半会还没习惯过来如今已成鬼修的身份,且还是修为最末等低下的、被鬼王强行改造出来的鬼修吧。

就他这样,刚一出去露面,都不用别的鬼修特意动手,直接就能被混斗的威压连累辗成灰。

人死了还有机会当鬼,鬼死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听到张依依的话,裴文这才陡然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时间愣了愣,面色有些复杂。

好在他倒是并未显露出沮丧与后悔,相反很快便恢复镇定,坦然地接受了这样的落差。

“前辈说得对,是晚辈险些忘记了自己如今的新身份。多谢前辈提醒,以后我会更加小心谨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裴文心性倒是极其过关,天差地别后不自卑也无愤怒不甘,更加拎得清自己的斤两,识趣地听得进好话。

张依依见其如此,倒也佩服对方,一声前辈立马主动就改了口,这样能屈能伸着实清醒而有气魄。

裴文留在了原处没再打算出去添乱,眼见张依依同样也不准备过去帮忙,倒是微微有些意外。

“前辈不准备出过助鬼王前辈一臂之力?”

他不由得问了一声。

说实话,裴文对张依依当真很是好奇,这种好奇程度远胜鬼王。

一个神格已现的女修,别说他从前从未见过,便是听说亦未曾听说过。

正因为如此,单凭这一点,让他对着张依依叫上一声“前辈”,亦是心悦诚服的。

“不了,这是冥界鬼域间的争斗,我一个人修不好插手。”

张依依说着话,目光却是落在那方如意井上,仿佛能看出朵花儿来:“再说鬼王前辈厉害着,在他老人家自己的地盘哪里还需要我帮什么忙。一会儿等他摆平那点小麻烦得了空,我收了之前在井中世界助他的报酬后就走,没你想的那么的复杂。”

“前辈说得对……一会儿我也会尽快离开鬼王府,多谢前辈提点。”

裴文听后,若有所思间大有所获。

“提点?我提点什么了?”

张依依却是不由得失笑,侧目看向裴文道:“你想太多了,你走不走是你的事,我更不会干涉,亦没任何提点不提点的隐晦暗示。”

总觉得自己明明没有说什么令人误解的话才对,为何现在连裴文都喜欢脑补了?

难不曾从人修转突然转为鬼修后,到底还是需要一段适应的时间?

于她而言,裴文仅仅只算是一个偶尔有过接触的路人,只要对她不存恶念,将来对方会如何,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会在意。

说罢,她也没有再多言,转而继续盯着如意井瞧,心道这里头的井水应该还有点别的什么特殊用处。

不过这会儿她也没法费时间就地研究,想了想索性打算收一些如意井水,等将来回宗门后再说。

是以,她很快从一早准备好的纳宝袋中找了件容量,试着将如意井水收取一点。

不过一连换了好多样,却硬是没有一样能够装得进一滴如意井水,看得出这如意井水还不是一般的挑剔,连个存储它的器物也讲究得很,可不是什么材质级别都成。

张依依也不气馁,试了半天后,最后又从纳宝袋里取了一个差不多有葫芦大小的炼星沙制成的空瓶出来。

搞了这么久,她都懒得费其他事,直接将炼星沙空瓶如同凡间水壶一般按入如意井中,采用最原始而自然的方式灌水。

终于这一回,如意井没再对张依依的举动排斥,还真就由着她就三两下直接把瓶子给装满。

装满以后,张依依高兴地将瓶子收入纳宝袋中,另外又取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炼星沙空瓶出来,再一次开始装如意井中的水。

一连七八回后,张依依才略带可惜的罢了手,谁让纳宝袋中已经没有了空的炼星沙瓶了呢。

“趁着鬼王前辈不在,你也收点?”

张依依这会总算注意到了裴文看着她身上纳宝袋目瞪口呆的样子,好心劝说道:“这如意井水可是好东西,收点不吃亏,反正这么多,鬼王前辈也不会说什么的。”

“不用了,晚辈没东西装得了。”

裴文连忙尴尬不已地笑着拒绝,又实在忍不住问道:“前辈您的纳宝袋怎么能装那么多东西,简直就跟个储物袋似的。”

纳宝袋与储物袋最大的区别就是,不需要灵力、不动用神识也能够开启,一般是给练气期弟子用的,当然普通凡人自然也能用,前提是你有那能耐弄得到用得起。

但纳宝袋的空间极为有限,也不比储物袋结实耐用,等级稍微高一些的宝物基本上都装不进,所以筑基以上的修士根本不会有人使用。

张依依在冥界阴间这种没有灵气、无法动用灵力神识的地方提前备个纳宝袋正好合用,但问题是,她这纳宝袋完全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

光是之前她不断找装如意井水的容器便从里面拿出来过不下十种,最后一种有用的炼星沙瓶至少也装了七、八个,而这些还都不是什么必备品。

可想而知,整个纳宝袋中到底装了多少的东西,里头的空间得有多大得吓人。

不仅哪些,张依依刚刚所有拿出来过的瓶瓶罐罐就没一个上不得台面的,通通都是高品阶的宝物,照理说来一样都不可能放得进纳宝袋中才对。

所以,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人家兴许用的根本就不是纳宝袋?

或者说,张依依便是在冥界阴间也有独特的办法可以使用灵力打开储物袋?

“嘘……”

张依依指不指自己的纳宝袋正儿八经告诫道:“别总那么好奇,你现在都成了鬼修,好奇心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事。”

“……”

裴文见状还能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果断地闭上了嘴。

张依依此刻心情还不错,告诫过后到底还是好心地替裴文解了惑:“也没什么,这就是一个纳宝袋,只不过在井中世界等你们的那一天半里,我特意加了点材料把它重炼了一番,顺便又在里头加了点空间术。可惜我炼器完全不咋的,倒是白白浪费了不少好东西。不过总比没重炼前好点,勉勉强强先凑合着在冥界用着吧。”

这番话着实是张依依的心声,她炼器、炼丹、制符、弄阵什么的当真都十分一般,不然费了那么多好东西,现在这纳宝袋至少能当一个高阶储物袋用,而不是满大街最为寻常的储物袋大小与级别。

可惜这些听到裴文耳中,却莫名酸得他牙痛,光一个顺便加了点空间术便让他有些不太想再提这个话题。

果然,好奇心这种东西太多当真不好,往后他一定听前辈的话,一定克制住他那无处安放的好奇心。

“呀,什么东西勉勉强强凑合着用呀?”

下一刻,鬼王去而复返,倒是完事得挺快:“无羁小友到了我的地盘还跟我客气什么,咱要什么没有,哪里还需要凑合着用!”

鬼王刚刚把五百年前还未成气氛、五百年后趁他不在想搞事短命鬼给抹去了大半条鬼命赶跑,惦记着张依依还在等着,便没再去追那些不知死活的残兵。

他来得稍微迟了点,只赶上张依依最后小半句话,自然不知道凑合具体指的是什么。

“没什么,无事随便闲聊而已,前辈鬼王府外的麻烦都解决了?”

张依依问起了外头的事,之前酒九那急得不行的模样,只怕他们再迟一步回来,对方都得攻打进来了。

“那算什么麻烦,不过是山中老虎时,猴子想当大王,现在本王回来了,哪里还有别的鬼什么事!”

鬼王一摆手,明显不当回事:“也就是酒九没本事,平日里不好好修炼,一个秦殇那样的小辈都挡不住,养你有什么用呀。”

说着,他还踹了酒九一脚,半点鬼王的仪态气度都没,整个就像个大街上的泼皮地主。

酒九也不觉得这有什么,给鬼王踹了左边,还主动把右边那条腿也往前送了送,傻呼呼的生怕自家鬼主没有踹够。

这可把鬼王嫌弃得不行,也不再动脚踹,直接上手,边拍酒九的脑袋边骂他,怕真是养了个傻子。

见状,张依依很不厚道了笑了,莫名竟有种看这两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无比顺眼。

闹腾了两下,鬼王这才想起了一旁裴文的存在。

“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他看向裴文:“继续留在鬼王府受本王庇护修行,还是自个出去寻生路?”

“多谢鬼王前辈厚爱,冥界这么大,晚辈想到处去看看。”

裴文朝着鬼王郑重行了一礼:“他朝若有机会,晚辈再来探望前辈,前辈再生之恩,晚辈铭记于心感激不尽!”

“你倒是个聪明的,既然有了决定客套话就不必再说,咱们之间到此也算是彻底了结掉了因果互不相欠,往后你好自为之!”

鬼王同样也并不在意裴文的去留,不过想到对方身上同样也有仙奴印,所以还是给裴文又留了一枚他的通讯符。

另外,他又吩咐酒九替裴文将鬼修的合法身份搞定,再准备了点冥界所需用的基本品备上,妥妥当当地将裴文送出了鬼王府。

“看来前辈倒是对裴文往后的鬼修之路颇是看好。”

送走了裴文,张依依被鬼王请到了他存放冥界重要典籍的秘室房间之中,一人一鬼打算现在便开始动手查寻关于仙奴印的线索。

“一半一半吧。”

在张依依面前,鬼王也没打算说什么鬼话。

“裴文心性过硬,哪怕从头改修鬼道,这样的心性也比绝大多数鬼修不知强多少倍。且成为鬼修后,他的资质同样极佳,只要不过早夭折,将来在冥界之中也将成为一方风云鬼物。当然,就算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到底他是我带进来的,随手替他打点一下,施上两分恩情吃不了亏,权当是投个资结个善缘。再多的也没有了。”

“前辈什么时候把尾款付清给我?”

张依依话题跳得极快,毫无征兆地又催起了自己还未收到的报酬。

鬼王前一刻还在说着裴文的事,下一刻毫不征兆的被催账,顿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得,还怕我欠着不给吗?早就已经让酒九去准备了,迟一些备全了会一并给你送过来的。”

幸好鬼王早就知道张依依是个什么本性,并不在意:“放心,本王欠谁的也不敢欠小友的,赶紧帮忙查古籍,这里的才只是一小部分,事情多着呢!”

他这处秘室房间还能够联通其他几处鬼域鬼王府的典籍收录室,当然只限关系极好且一早有合作的。

不过,若是这些查完还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他自然也有办法查到更多其他鬼王府的典籍收录,顶多费些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