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九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张依依出现之后,系统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到了现在,白元自然不可能完全猜不出半点猫腻。

很明显,系统是在刻意的避开张依依,不想让张依依发现它的存在,可偏偏他自己刚刚极为反常的无法控制住自己,从头到尾将与系统有关的所有一切通通主动兜了个干净。

“你刚才对我做什么了?为什么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他愤恨无比地斥责张依依:“还好意思说我手段卑劣,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你想多了,真言水而已,修真界顶顶寻常的东西,心志稍微坚定一些的修士基本上都不会受太大影响。”

张依依好笑不已:“我观你骨龄不过百岁,境界却已经至元婴,明显都是靠外物强行拔升上来的,心性自然脆弱不堪。”

受到嘲讽的白元明显不服,他又不是什么真的修士,自然不可能跟修心修性之类的。

而真言水也好,还是他情蛊丸也罢,在他看来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目标而使用的外物手段,哪里有什么高尚卑劣之分。

“哼,那还不都一样,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左右都不过是不择手段罢了。”

反正已经被人家知晓了一切,白元索性抛开了一切顾忌:“就算你知道了一切又如何,今日……”

“停,别急着放狠话,也别觉得今日你一定能成功用那什么鼎把我给炼了,不如咱们换个话题,先谈谈你最终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如何?毕竟……你不会真认为那个所谓的系统全然没有对你存半点隐瞒与危害,那么天大的馅饼好事就独独掉到你头上吧?”

张依依直接打断了白元,甩出对方无法拒绝的重点。

说到底,谁不关心自己的利益呢,特别是像白元这样自私自利者。

“你什么意思?”

原本打算直接将张依依收入炼仙鼎的元白,顿时暂停了计划。

“你就没想过,这系统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在操控着一切,最终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既然有商城的存在,可以任你们自由交易各种各样的东西,那便说明像绑定你这个宿主的系统当然不是唯一的存在,它操控着你们这些所谓的宿主不断的穿梭时空,到达各种各样的世界做各种各样的任务,真的只是简单的互惠互利?而你确定你最终即使幸运地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就真的能够得到系统所承诺的永生?”

张依依冷静地替其分析着:“什么是永生?连我们这些修士飞升成仙甚至最终成就仙王乃至神明之位者都不敢说上一声已得永生,凭什么你在系统的帮助下,在那么多外挂道具的辅助下完成一些所谓的任务就能够得到永生?你不会真以为这所谓的系统跳脱出了仙佛神鬼之境,来自于更不可思议的外域科技文明,所以永生对于它们而言就能轻而易举?清醒点吧,神明都有陨落时,这世间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能够永生,不过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罢了。”

听到这番话,白元脸色越来越差,最终跟打翻了染缸似的,难以形容此刻的心情。

他并不是傻子,张依依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哪里还想不明白有无问题。

一直以来,在系统不断有意无意间的洗脑之下,他几乎没有往深里多想过太多,总觉得再如何也是互惠互利之事,哪怕系统有所隐瞒,却也绝不可能偏差太多。

但如果真如张依依所言,这一切若从一开始就只是个精心编辑的谎言骗局,根本不可能得到永生的话,那么将来他最终又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似乎是猜到了白元此时心中所想,张依依再次开口点破道:“其实清醒之后,你应该也能猜到你自己最终的结局。无非两种可能,要么一直被系统控制不断穿梭各个世界帮他们做事直到哪天做任务时不幸死亡,要么就是你本身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之一,等养得足够肥美了,自然逃不过被吃的命运。”

“胡说,你胡说八道!”

白元心中已经相信了八成,但却怎么也不愿意承认,仿佛只要不承认且将张依依反驳成功,一切就不会发生。

“我可以证明我并没有胡说,同样,我还有办法帮你摆脱这样的悲惨结局。”

张依依并不生气,反倒一本正经地抛出了交易条件:“只要你配合我,之前你所做的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你现在就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合作。”

说完,张依依不再出声,当真给足白元考虑的时间,并不打扰。

而白元这会儿受到的冲击着实太大,大到早就已经乱了心神,下意识里对于张依依最后所说提合作自然起了心思。

他并没有考虑多久,没一会儿功夫后,就稳住了心神,径直说道:“你得先证明你刚刚所说的一切并非猜测,不然的话我为何要与你合作?”

若是合作,他倒并不担心张依依敢耍他,毕竟修行之人对于承诺誓言极为看重,像张依依不出意外便注定能够飞升成仙者,一道道誓就足够束缚住对方。

对于白元的讨价还价,张依依也无所谓,点了点头径直开始证明。

“其一,你那些所谓从商场买来或者奖励所得的道具,根本不是什么外域高科技文明产品,实际上都是修仙界的产物,比如说刚刚你藏的那方鼎,分明就是仙器级别的宝物,而你动用那方鼎时亦是正儿八经的修士手段灵力操控。其二,你的修为境界根本不是系统用道具伪装转换而来,不是虚的,而是真的,只不过你从未正儿八经脚踏实地修炼过,一切所得皆为外力强行拔升罢了。其三,系统从我出现到现在一直未曾出现,应该是我对于它有着某种天生的克制,所以它才会主动避开生怕被我察觉。而这种天生的克制一般来讲都来源于血脉,同一种族高阶血脉对于低阶的天然压制。所以,系统根本不可能是什么你以为的外域黑科技,而是特殊的魂体寄生。它不曾直接夺舍你的肉身,也许是时机未到,也许是你这肉身暂时还未达到你的需求等等。其四……”

“够了,不必再说了,够了!”

元白早就一身冷汗,甚至都不敢再听下去其四、其五乃至于更多的证明。

他不得不承认,光是这一些便已经令他无法反驳,无法再存有侥幸。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受老天眷顾的幸运儿,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互惠互利,更没有什么永生这样的美事。

有的,只是一场所精心编织的谎言、陷阱,以及他无法想象的巨大阴谋。

他不过是这阴谋之中的一个棋子,一个被挑中的猎物,一个大傻子罢了。

想明白一切,白元又怎么可能甘心继续被系统愚弄、操控、利用、最终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白白的献祭出去。

“我同意配合你,跟你合作,但你得起誓,不,你得发心魔誓,不能再追究之前我的那些所作所为,毕竟我也是被系统欺骗,我也是受害者!同时,你还得保证我的安全,不能事后再报复或者让别人报复于我,还得给我提供足够的修炼资源,保证我能够顺利修行安生度日!”

白元这会儿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冷冷地威胁张依依道:“如果这么低的保障都没有的话,那么我宁愿被系统继续利用,反正它一时半会也不至于害我,指不定那样还能够活得更久一些!”

“可以。”

张依依也没有犹豫,当即会发了心魔誓,照着刚刚白元所说一字不差的起了誓。

反正,像白元这样强行被外力拔升上来的半伪修士,一旦没了系统这个强大的外挂托着,很快便将受因果反噬,压根不用她动手,也活不过多久,不会有好结果。

那样的话,可就不关她的事了,再发十个百个心魔誓也无妨。

张依依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这般做有不对的地方,谁让白元这人又坏又毒又蠢。

发完心魔誓,白元倒是松了口气,随后张依依不论问什么,或者让他做什么,皆都一一配合,至少态度之上挑不出半点的问题。

当然,有些事情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这就另当别论。

因为这会儿功夫,张依依还没打算将那刻意下线的系统刺激出来,所以关于商场、道具存放包等等具体细节,她只能先通过白元的描述来理解,一点一点的完善论证自己的猜测与判断。

另外,包括白元之前所穿梭的各个世界,所做的具体任务具体情况,她也细细细询问了一番。

随着越来越多的详情细节被填充,张依依脑海中所推断出来的内容也越来越多,心中亦是越来越惊骇。

但是,哪怕模糊的猜测越来越清晰,但是有些关键的地方她还需要得到进一步的证实,而白元这里明显已经没法更近一步,接下来必须得直接从系统身上下手。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苏乐吗?毕竟,那情蛊丸并无解药。”

见张依依久久未语,似乎已经没有更多的问题想问他,白元下意识的便问出了这个问题,同时带上了几分期许:“其实,我还真是挺喜欢她的,实在解不了的话,我与她结成道侣也不错。”

“大白天的做什么美梦?”

张依依终于再次看向了白元,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解不了,并不代表就当真没有解药。你要再敢肖想不该想的,刚才那心魔誓可挡不住你自己找死。”

“行行行,我开个玩笑而已,不想就不想。”

白元见状,自然不敢再挑衅张依依,连忙转移话题道:“那系统到底是什么东西,又当如何解决,前辈现在是否有了主意?”

到了这会儿,他没法不信张依依。

毕竟他都将系统的老底全都兜了个光,还跟张依依一起商讨如何彻底解决掉系统,偏偏系统依然无声无息毫无反应,更不曾对他的身体施加半点不利的手段,这说明系统的的确确在感应到张依依后便及时彻底的屏蔽掉了自己下了线,根本不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差不多了,不过现在我还需要你完全配合我,对我放下一切的抵触与戒备,让我的灵力进入你体内,好找出并锁定系统。”

张依依完全确定,那所谓的系统此时还在白元身上体内某处,只不过对方够干脆利索,直接斩断了与外界的任何感应联系罢了。

不过,也幸亏系统这般做了,不然的话张依依也没那么容易拿捏住元白,顺利摸清这么多内情,以至于接下来有着充分的准备可以直接对系统出手。

“等一下,那个,有件事我不知道要不要跟你说,我是怕不说的话,万一你揪系统时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也不太好。”

白元突然想起那串做过手脚加了料的手链。

“你是指这手链被你动过手脚?”

张依依就跟有读心术一般,直接扬起扬手腕,反问:“怎么,这东西是你让苏乐给我的?有什么问题?”

“……”

白元突然觉得自己在张依依面前简直就像个小丑,什么都逃不过对方的眼睛。

只怕先前自己也想得太过简单,想将张依依这样的人精弄进炼仙鼎,估计没改主意也不会那么轻易能够成功。

他倒是有些庆幸张依依好奇于系统,好奇于系统背后所隐藏的天大秘密,所以根本没有打算直接弄死他,不然恐怕他现在的下场就已经很惨。

“加了从商城购买的特殊道具,可以让前辈被强行收入炼仙鼎后法力尽失,无从反抗,只能由着炼仙鼎将您炼成人丹。”

他也不敢隐藏,反正都是之前做过的,不关他现在的事。

“哦,看来你那情蛊丸也不是那么万无一失吗。”

张依依听后不怒反笑:“乐儿给我的这串根本没有任何问题!我张依依的徒弟果然厉害,哪怕被那么恶毒之物操控住,关键之时还能保持住一丝清明本能护师,实属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