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得不说,白元还是小看了修真界的这些能人骄子,或许说过度的信任系统道具所带来的威力。

说到底,自大轻敌注定了他在这方世界失败的结果。

不过白元倒也庆幸在这里碰上了这么厉害扎手的任务目标,不然的话自己只会一条道走到黑而不自知。

“前辈说得没错,这的确不是我让苏乐借机给你的那条。”

看清之后,白元说道:“不论苏乐是有意还是无意送错了手链,都只能证明前辈气动涛天,非阴谋诡计暗算得了。所以,前辈是从苏乐送手链一事上发现了异常这才对她产生怀疑?”

很明显,张依依是在苏乐离开云仙宗后就一直暗自跟踪顺滕摸了他这个瓜,只不过不论是苏乐还是他都不曾察觉罢了。

“那倒不是,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徒弟,只是从头到尾都没相信过你罢了。”

张依依说完这话后,也没再理会白元,随意朝着山谷入口之处抬手便是一挥。

而下一刻,苏乐的身影就这般出现在他们面前,撤去高超隐患阵法后,再无半点遮挡。

“你、你、你们……”

白元压根没想过,苏乐竟然也一直都在,哪怕早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个笑话,但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竟笑话成这般。

张依依理都没有理白元,径直朝着脸色因疼痛而苍白到了极点的苏乐问道:“前因后果一切可都看清楚了?”

“回师父,弟子通通都看清楚了。”

苏乐咬着牙,一颗心早就已经疼得千疮百孔。

当然,这样的巨大疼痛刺激来自于情蛊丸的巨大反噬,而非所谓的真情被骗。

在之前第一时间亲眼目睹白元,得知自己怎么也压制不住的爱意真相后,情蛊丸便开始了疯狂的反噬,企图再次打压下她的理智,令她直接无视一切,继续无条件对白元死心榻地。

只可惜,苏乐在得知自己深爱白元的真相后,体内原本就被护住的那最后一丝清明瞬间开始抗争。

这种时候,苏乐过人的心志便显得尤为可贵,哪怕身体无时无刻不因情蛊丸而生不如死,哪怕再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那份恶心的爱意,但心中的清明却是越来越占据上风。

“疼吗?”

张依依再问,但神情却没有半点的心软。

她自然知道没有解药的情况下,被情蛊丸反噬将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可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更加得让苏乐明明白白的走上这一遭。

“疼,但弟子扛得住!”

苏乐嘴角都挂上了血迹,五脏六腑仿佛都已经被什么东西给搅碎掉了,那样的痛楚根本无法形容。

“恨为师吗?”

张依依又道:“虽说你这一劫再所难免,可归根结底亦是因为师而起。”

“不恨,与师父无关!”

苏乐脸色惨白得比鬼还难看,却拼命朝着张依依扯出一抹笑容:“归根结底还是弟子太弱,才会给人可乘之机。从哪里倒下,弟子便会从哪儿站起来,今日有多疼,将来弟子便会有多强!”

“好,不愧是我的徒弟,为师为你感到骄傲!”

张依依也没多绕,径直说道:“有一办法,或许可以解除掉你体内的情蛊丸,但你要承受的痛苦将会是现在的十倍百倍,并且成功的机率只有五成。扛得过去你便能赢回自由之身,扛不过去则身死道消。”

“弟子愿意全力一搏,还请师父成全!多谢师父!”

苏乐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莫说有五成的希望,就算只有一成,她也绝不会退缩。

见状,张依依也没有再多说其他,径直将苏乐送进了自己的墨镯小魔域之中。

小魔域内有她已经收服的众多地狱之火,且都是火中之王,连仙奴印都可以炼化,情蛊丸自然也有可能。

只不过,这两者性质到底还同,情蛊丸早就已经开始反噬苏乐,当年像她与鬼王那般简单的引火入体慢慢炼化仙奴印的方式当然行不通。

所以,她直接将苏乐整个人都扔进地狱之火中,有着她对那些已经收服之火的约束与引导,倒是不至于直接将苏乐整个人给烧没掉。

但最终苏乐能不能扛住,是生是死她的确无法保证,接下来的一切只能看苏乐自己的造化。

张依依想想,有时也觉得自己挺狠心的,但事到如今她却也只能这般做。

一则她所能够想到的解决情蛊丸的方法唯有如此,二则,只有在小魔域之中将苏乐隔离开来,之后不论她对系统做什么,引出什么样的后果,才不至于让系统再次牵连到苏乐。

“你把她送到哪里去了?”

看到苏乐在自己面前消失不见,白元心情极为复杂。

“与你无关。”

张依依总算将目光再次落到了被她们师徒两个差不多彻底无视掉的白元身上,毫不留情的打击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也顶多只是我徒弟修行路上的一块磨刀石罢了,除了恶心以外,连让她憎恨都不够资格。”

“……”

白元被张依依这般奚落贬低,虽心里极其不是滋味,但莫名却反倒更加安心了一些。

好吧,至少这说明事后张依依他们不找他秋后算账可信程度更高了,毕竟这师徒两简直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过。

白元再聪明到底不是真正正统的修士,很多东西远远考虑不到,当然也没可能猜到张依依这么快便直接将苏乐送走的真正目的所在。

但正因为眼前种种,他却是愈发的对张依依的手段忌惮臣服,倒是半点多余心思都没再生出,老老实实的配合着对方开始捕捉系统。

随着张依依的灵力进白元体内,为防意外,张依依直接封闭了白元的五感与意识,一点点搜索起系统的存在。

她猜得没错,系统此时果然就在白元身上,只不过早早自断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虽然这让她搜找起来费了不少事,但在捕捉对方之际却也因此而格外的顺利。

找到系统的瞬间,系统终于有所察,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后,当既转身便想逃。

只不过,张依依早有准备,灵力幻化成笼直接将那团不及指头大的黑芒牢牢困住,令其根本动弹不得。

“系统?”

张依依语带嘲讽:“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下一刻,张依依直接动用了古神一族的搜魂术,强势无比的对那团叫做系统的黑芒施术。

这一切来得太快,快得黑芒根本没办法突破张依依的术法,甚至于想要自爆都来不及。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从黑芒那儿得来的信息越来越多,而张依依的面色亦是越来越低沉。

不知过了多久,她一把将黑芒从白元体内强行拽了出来,扔进早就准备好的锁魂玉中。

不仅如此,张依依还一连在锁魂玉上施加了数道特殊封印符篆,最终确认无误后,将整个锁魂玉收进了随身空间之中镇压。

刚做完这一些,原本被封闭了五感与意识的白元却是突然惨叫一起醒了过来,一把抱着自己的脑袋拼命挣扎狂叫。

“闭嘴,这么一点疼都忍不住,还好意思干坏事。”

张依依实在觉得白元这幅样子辣眼睛,只得稍微出手让人先安静下来。

“你、你刚刚做了什么?”

白元都快疼死了,这会儿大口大口喘着气,一脸不可思议地模样看着张依依道:“系统呢?我已经跟系统解除绑定了吗?”

他不知道张依依是如何做到的,但这一刻白元已经感觉到自己与系统之间被强行彻底剥离开来了,并不是之前暂时的中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