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四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晋级大乘之后,云仙宗的确爆发了一段渡雷劫的高潮。

只可惜抢雷池这种事到底没谁做到,毕竟不是谁的雷劫都能恐怖到有资格显现雷池的程度。

再之后,各大门派那几名老牌大乘也不知是不是受了乔楚飞升或者张依依这么年轻便晋级大乘的刺激,总之陆陆续续的竟开始准备渡飞升劫。

只不过,并不是谁都能像乔楚这般顺利,而最令人意外的竟是漓山派的道全真圣。

道全真圣渡劫失败、身死道消的消息传到张依依耳中后,连张依依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在她看来,如今这些老牌大乘之中,实力最强的除了还未打算太快飞升的青城剑派恒荣真圣,便数道全真圣。

但死了就是死了,张依依意外之余也没有再多想什么,修行就是这么一回事,渡劫之时非死即生本也寻常。

云仙宗也没有因为漓山派损失了一名最强大乘便做什么落井下石之事,而其他门派见状更是老实得很。

毕竟漓山派高阶大能极多,整体实力与地位并不会受道全真圣身死道消而发生什么实际性的下滑,再说人家敢飞升当然早早就安排好了后手,可不是说少了一名大乘就能被拉翻下马的。

后来不久,倒是又传来了有人成功飞升的消息,但对方是散修,并不归属任何门派,也至于打破修真界各派之间现有的平衡。

而云仙宗在乔楚飞升、张依依晋级大乘五年之后,又迎来了一名新晋渡劫大能的诞生。

晋级的依然是内一峰的人,但并非无极或者无终,而是张阳。

张阳身份特殊,因着神仆与主人之间的特殊契约,加之他本身修为就不弱,是以晋级自然也会因主人的境界受益。

而就在张依依琢磨着第二名新晋渡劫将会率先从大师兄还是二师兄之间产生时,这一百多年间一直没有直接联系过她的毛球冒头了。

看完毛球发来的紧急传讯符上的内容后,张依依也没耽误,当下便赶去了毛球所说之地。

刚到地方才一露面,毛球便跟疾风似的往她身上直接蹦来。

只不过,这家伙好像忘了现在并非兽身,而是难得的人形,所以张依依才没打算把跟个小钢炮似的胖墩子给抱到怀中。

她一把抬手按住毛球的脑袋,将毛球稳稳压制在自己一手臂距离之外,提醒道:“高没高多少却胖了这么多,这些年你都吃了些什么?”

毛球见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会儿还是人形,当下也顾不得被依依故意嫌弃,急急说道:“洛七发狂了差点把阎王殿给掀翻,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关在自己弄的空间牢笼里头逃了回来,不过洛七也太猛了,我的空间牢笼怕是锁不了多久了,你赶紧想办法把他给我制服,赶紧的赶紧的。”

他边说边将自己的空间牢笼给显现了出来,让张依依一下子便看到了被强行压制在半空中疯了似的想挣脱牢笼的洛七。

这会儿的洛七又目泛红,毫无理智可言,就像一头野兽除了本能的破坏还是破坏,根本没有半点道理可言。

张依依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洛七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毛球所化的透明空间牢笼的确开始出现丝丝裂缝,照这般下去洛七破笼而出用了太久。

见状,张依依二话不说,直接便出手将毛球的空间牢笼补得要多结实便有多结实。

这一出手,毛球却是看傻了眼,这才分开一百多年,依依在空间术上的造诣竟然强到了这样的程度。

等等,不止如此,刚刚只顾着洛七这个麻烦,倒是差点没注意到依依竟然已经晋级大乘了!

“你你你,你这一百多年干什么去了,怎么一下子这么厉害了?”

毛球哼哼着颇是有些不服气,他还以为自己这一百多年在冥界有了那么大的机缘收获,成长进步已是飞速无人能比,却没想到刚一回来便被依依给打击到了。

“这些迟些再说,你先讲讲洛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待锁着洛七的空间牢笼暂时不会有问题后,张依依自然也腾出功夫来询问毛球具体起因经过。

毛球一听,刚刚那不满与不爽的气焰顿时下降了不少,连带着声音都小了起来:“这可不关我的事,是洛七自己非要闯十八地狱,险些把我都给连累到了。”

“是吗?”

张依依盯着毛球那略显心虚的小眼睛,似笑非笑地说道:“到底是他非要闯还是你非要闯?你可想清楚再说,毕竟当初是你拍着胸膛跟我保证带他去冥界寻机缘的。”

“依依你怎么能怀疑我呢,我……”

毛球本还想嘴硬两把扛下来,不过看到张依依那早就了然的目光时,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算了,是我带他去的行了吧,可我那不还是为了他好,他想跳出轮回最快最便捷的方式可不就是十八层地狱一层一层走上一遍。而我,也顶多是顺带着在里头得了点小小的好处罢了。”

“小小的好处?”

张依依笑了,用手点了点毛球的额头,力气还不算小:“看你化形后的模样至少已经十岁左右了,这才一点点小小好处?”

人形至十八岁左右便代表着毛球兽身也差不多正式成年,对于寿命漫长的凶兽而言,一百多年便长了这么多,哪里可能只是小小的好处。

她又不傻,若不是有大好处,毛球怎么可能白白好心带着洛七进冥界,偏偏这家伙还想在她面前装傻不实诚,真是欠教训得紧。

“好好好,算我错了行不行,不过洛七也是的的确确在那里得了天大好处的,唯一的缺陷便是,这天大好处来得有点凶有点猛,所以洛七现在这是有点消化不良状态才会出现点小问题。”

毛球这会儿也不好再睁眼说瞎话,又怕张依依怪罪得太过厉害,直接便化身兽形蹦进依依怀中,腆着脸撕娇求饶:“依依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下次我一定注意不会再……”

“还有下次?”

张依依截断了毛球的话反问。

“没,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毛球连忙说道:“你快看看洛七他到底怎么样了,想办法把他给弄好吧,不然他总这样难受不说,久了只怕后果堪忧。”

说实话,他是真的挺担心洛七的,毕竟这一百多年相处下来,两人也算是患难与共的难兄难弟,关系自然不比从前。

他也不是好坏不分的,洛七性子虽不怎么的,但看在依依的面上子对他倒是实实在在的照顾,所以最后他才会拼命带着洛七从冥界逃出,自然不想让洛七出事。

见毛球是真的心生愧疚,张依依也没继续在这里再揪着毛球不放。

至于冥界阎王殿那边究竟被这两个搅成了什么样子,她倒是没有细究,反正都已经逃回来了,阎王爷想要跨界抓人也得先问问她答不答应。

“一边呆着去,别打扰我做事。”

张依依直接将硬是把自个塞到她怀里的毛球给扔到了一旁,转而亲自先替洛七梳理体内明显多得吓人的暴乱之气。

再一次被明晃晃嫌弃了的毛球也不敢抱怨,转而老老实实地给依依与洛七护法,不去打扰。

最开始,洛七明显对于张依依十分排斥,非但没有半点配合之意,反倒是疯得更凶起来。

张依依也不在意,直接境界压制令其无法动弹分毫,可不讲究什么温柔不温柔。

这人还活得好好的,受点罪也正常,没什么好心软心疼的。

反倒是一旁的毛球看着张依依暴粗的手段,不由得龇了龇牙,下一刻心里竟是莫名的平衡了不少。

毕竟,依依对洛七也是这么个调调与对他的态度看上去也没什么区别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这一梳理便整整费了张依依三天三夜。

最主要的是这也太过费灵力了些,连她如今的修为境界也累得不行,可想而知若毛球没及时联络上她,洛七估计直接就凉了。

更麻烦的是,光是梳理远远不够,洛七这会儿虽然不再继续疯狂,亦没了自爆之危,但却是陷入到了另外一个更大的麻烦之中。

“神魂迷失!”

张依依朝着难得焦急不安的毛球解释道:“他现在这情况谁也帮不了,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说着,她把锁住洛七的空间牢笼也撤去,继续说道:“你说得没错,冥界十八地狱这一趟的确是他跳出轮回的契机,但如今这个契机抓不抓得住就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你的意思是,他这次若是无法从迷失中清醒过来,便玩完了?”

毛球有些不高兴了:“那你看上去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着急有什么用,这是他自己选的路,迟早会有这么一遭。”

张依依道:“等着吧,最坏也不过是他再继续下一世轮回,毕竟轮回道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千万别,一定得成功,不然下一世我估计他是没办法投胎当人了,毕竟我们把十八层地狱几乎给……”

毛球脱口而出,说到最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颇是尴尬地挪开了目光不敢再看依依。

“……”

张依依有些无语,看来这两个当真破坏力惊人,也不知道阎王爷有没有被他们给气出个好歹来。

不过,她也不会真的因此而责怪毛球,毕竟洛七也不是傻子,不是自己愿意的话,哪怕是被毛球哄进十八地狱,也不可能仅仅为了一个毛球而无所顾忌。

“这得等多久呀?”

毛球见洛七身上的生机时多时少,情况并不乐观,以至于让它这颗小心脏也跟着七上八下的。

“不知道。”

张依依摇了摇头,随即突然感觉到自己随身空间内有东西正在蠢蠢欲动、迫不及待的想强行从里面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