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此时此刻,原本的洛七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洛启衡,不仅仅只是模样,还有着整个的神魂。

跳出轮回,重归于位,已经记起所有的洛启衡看上去倒没有太多的感触,唯独一双眼睛所有的注意力通通都落到了不远处的张依依身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的小姑娘倒是选了一个最巧的时间顿悟,一如从前就没有走过寻常路。

只可惜现在他虽然已经跳出轮回,但身上暴涨的灵力却并没有真正的停止下来,仅仅只是暂时压制住,所以一时间并不适合太过接近还处于顿悟中的姑娘,免得令其受扰。

“毛球,好久不见。”

或许是受洛七这一世的影响比较多,如今的洛启衡浑身上下多了几分烟火气息,不再像从前那般冷漠。

连带着主动与毛球打招呼,也多少添了些许暖意。

“什么好久不见,别以为你现在跳出轮回了就可以把之前一百多年跟着我混的日子当做没发生过。”

毛球傲娇的哼了一声:“洛启衡也好,洛七也罢,反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人,怎么着也还是我的难兄难弟!”

话是傲娇了些,不过却是实打实的表明了对洛启衡兄弟关系的认可,这倒是比他直接恭喜对方跳出轮回明显更加真心实意得多。

“你说得没错。”

洛启衡点了点头,自然无比的承认了毛球的话,但随即话锋却是一转:“往后你也稍微再勤快点,好好修炼,好好替我保护依依。”

“等等,什么意思?我很懒吗?我没有好好修炼吗?我没有好好保护依依吗?”

毛球当下不高兴了,一连窜的反问直接甩了过去,最后才反应过来,面色更加臭了起来:“不对呀,你这话怎么像是交代遗言似的?”

“会不会说话,什么叫交代遗言?”

突然间,张依依的声音响起,刚刚从顿悟中醒来,她就听到毛球跟个小钢炮似的说了一大堆。

“依依,我回来了。”

洛启衡瞬间便走到了张依依身边,没有千言万语,亦并无太多情绪上的大起大落。

可简简单单几个字,却带着至亲至爱之人理所当然的亲密与安心,像是朝辞暮归的丈夫见到家中守候的妻子时最为温暖开怀的低呤。

张依依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也不免被洛启衡那专注的眼神烫得有些不太自在,微微轻咳了一声这才说道:“你还能变回以前洛七时的模样吗?”

洛启衡哪里料到见到依依后,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会是这个,一时间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你喜欢我长成洛七那般模样?”

虽说洛七也是他,可他到底还是有些吃醋,明明自己本来的样子并不会比洛七时丑。

张依依脑子倒是立马完全清醒过来,连忙笑着摇了摇头:“那倒不是,就是觉得洛七那张脸相对而言比你现在要温和一些,长成什么样都是你,没什么差别。”

“那就好。”

洛启衡也没有去揭穿小骗子的话,反倒是朝其笑了笑道:“既然你喜欢我温和一些,那以后我便对你一个人温和就是。”

至于重新变回洛七那张脸,能是能,但他却不会那样做,他的小姑娘可以死了那条看其他男人脸的心思了,哪怕是他曾经的轮回也不行。

“……”

张依依直接冲着洛启衡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跳出轮回后,不说别的,光是这说情话的技能便大涨,唯独小心眼却是半点儿都没有改变。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只顾着你们自己在那里说话,弄得好像我不存在似的?”

毛球耐着性子等了半天,结果不但被当成了透明人,还强行被这两人给塞了满满一嘴的狗粮,那心情简直没法说。

“是是是,你最大,怎么可能不存在。”

张依依顺势提醒道:“赶紧走吧,你这难兄难弟控制不了太久便要渡劫飞升了,咱们得先护送他去安全之处准备渡劫才行。”

好吧,从顿悟中醒来后,张依依便看出了洛启衡现在的真实状况。

不仅跳出了轮回,而且之前一直在不断暴增的灵力根本没有真正停下,只是被洛启衡强制压制住了而已。

但这样的压制并不能持续太久,以他现在的情况只有顺势疏导,直接飞升一条道可走,便是不想这么快飞升也得飞升。

对于洛启衡刚刚才跳出轮回重新归位便立马要飞升,张依依倒是很快便接受了。

总归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想飞现在也停不下来,况且早飞晚飞迟早大家都会在上界汇合,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归根结底,这是张依依对洛启衡抱有十成的信心,虽然她不太清楚洛启衡跳出轮回后修为境界为何能以这等离奇之速不断突破晋级,但她却实实在在可以感受到此时洛启衡身上的气息无比纯正扎实,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她也不想过多的去探究洛启衡轮回道中所隐含的秘密,只要他还是他,一切皆好便足矣。

“什么?真的要直接飞升了?”

毛球却是眼睛都瞪圆了,这才明白为何之前洛启衡会交代他那些话,让他好好修炼别再偷懒,让他替其好好保护依依。

合着这家伙是知道今日晋级突破根本停不下来,刚刚才正式团聚便不得不面对飞升离开。

“我想回青城剑派渡劫飞升。”

洛启衡依旧看着张依依:“飞升之前,若是你能在我师父面前给我一个名份的话,那就再好不过。”

回青城剑派自然没有问题,毕竟洛启衡本就是青城剑派的弟子,只不过这家伙还想在飞升前与她确定关系,倒的确比原先更加不要脸得多。

“那要是我不给呢?”

张依依笑了,突然倒是想起曾经洛启衡说过的关于侍君的戏言。

洛启衡神色微微怔了怔,但却毫不犹豫地说道:“若是不给,那便说明还是我做得不够好。我会继续努力,努力到你满意为止,到时再重新与你申请名份,一直到你同意为止!”

张依依听到这话,脸上原本还颇是随意的笑容很快收了起来,这一刻竟是有些不忍再说那些玩笑戏虐之言。

什么最可贵?

在她看来应该便是另一个人的真心,即使不能接受却也不要去肆意漠视与践踏。

更何况,这么多年下来,她与洛启衡之间从最初的普通朋友到后来的兄妹之谊,再到最终早就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感情为主的牵绊中,她又怎么可能完全对这个男人没有生出男女之情。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而她早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洛启衡的陪伴,习惯了那份相互守望并肩同行的温暖与安宁。

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其实当真挺好。

“洛启衡……”

她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而道:“名份什么的现在就别想了,等你飞升后见多了世面,若还能一直初心不改,也不曾做半点对不住我的事的话,到时再见之时咱们就正式在一起。”

“好!”

洛启衡下意识地拉住了张依依的手,跟抢答似的应了下来,哪怕脸上神情控制得极好,但任是谁都能够感觉出他在这一瞬间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激动与快乐。

比起承诺的名份,“在一起”这三个字更加赛过仙音悦耳动人。

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他的小姑娘终于明明白白的答应与他在一起,这是洛启衡所听过的最动人的话。

至于其他的那些先决条件,他根本没有在意,因为无论如何,不论何时何地,他都不可能改变心意,更不可能做半点对不起依依的事来。

……

洛启衡回到青城剑派时,几乎引得整个门派都震惊得无法形容。

若不是张依依亲自陪同,他们简直都不敢相信明明早就已经身死道消几百年的人怎么就突然活了过来。

而恒荣真圣是门派之中唯一知晓内情者,闻讯之后立马赶来亲自迎接自己的爱徒,欢喜于爱徒总算跳出轮回,完好归来。

只不过,洛启衡现在的状况已经很难压制,才一进宗门,便有劫云开始朝其头顶汇聚而至。

“这是要飞升了?”

恒荣真圣也惊了,但到底见多识广,简单与爱徒说了几句后也不敢再做耽误,亲自将人送至原本为自己提前准备好的飞升之所。

没一会儿功夫,洛启衡的飞升雷劫便快速成形,一时间整个青城剑宗仿佛都置于劫云之中,随时都有可能天崩地裂。

“启衡,记住为师刚刚说的那些话,等你飞升到上界兴许用得上,但不论如何都只能做为参考,切莫忘了变通!”

时间上来不及,恒荣真圣也没法多说,只能将门派知晓的关于上界的一些重要经验快速告知,希望多多少少能够帮到爱徒。

但飞升之后,谁都不知道具体会碰到些什么事,以往他们从各种途径得知的所谓间接经验也未必就那么真或者一成不变。

“弟子记住了,多谢师父!”

洛启衡说完,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姑娘后,便迎来了他的第一道飞升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