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二章 你不入功德,谁入?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季有德此时怀着激动无比的心情看着眼前的小天仙,满满都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不真实感。

自己之前花了近万年不断专程寻找却始终寻而不得,等到都快要放弃时,却不想一个不经意在街上乱逛了两圈,竟然便正好碰上了比他预想之中还要合适、更满意、更无可替代的最佳人选。

“小姑娘,吾观你骨髓惊奇、异于仙人、是绝无仅有修炼功德之奇材!正所谓,你不入功德,谁入功德?从即日起,你便是吾唯一的亲传弟子,功德宗第三百六十五代最新弟子!”

季有德越看越对张依依满意得无法言说,恨不得现在就把人给带回宗喝下一杯弟子茶才好。

但显然,激动也好,满意也罢,这样的情绪都仅仅只是他自己一人单方面的,因为张依依在听到这一番话后,第一反应便是不想把他当成骗子都难。

毕竟观你骨髓惊奇这种类似的套路话,可不就是江湖骗子张口就来?

“谢谢、不用、告辞!”

她觉得自己到底还算见多识广,所以简单明确的表明拒绝态度后便抬脚想直接走人,连带着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显现丝毫。

“哎呀,等等,等等!别急着走吗!”

季有德哪里可能放走好不容易自个撞上来的准徒弟,当下便再次拦住,急忙解释道:“小姑娘你放心,我说的都是真的,不是骗子,绝不是骗子!”

见张依依一点兴趣也没有,还明显不相信,他连半点架子都没敢再端,直接把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通通都拿了出来。

“你看,你看,我叫季有德,真仙境,是功德宗第三百六十四代宗主,这在长乐仙城都是有正规登记手续的,做不了假。而且你当真是我季有德有这么多年以来见过资质最最最最好的功德修绝顶苗子,半点不掺假!只要你拜我为师、入我功德宗,我保证你将来可以轻轻松松晋级金仙,便是成就一方仙王都不是多大的问题!”

张依依被强行塞了一堆的东西到手上,倒也配合地看了看,随后才重新递了出去,表示自己已经很是尊敬对方这一番说辞认真看过了,并非是在敷衍。

其实,除开有些莫名其妙以外,她倒是觉得季有德这人自信心十足,眼光也相当不错,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一眼便看中她这个可造仙王的奇才,张嘴便要收她为亲传弟子。

只不过,从下界到上界,似乎不论她走到哪里都有人不断地想要抢着收她为徒,所以哪怕对方境界再高、再热情似火、再真诚真意,她也早已经了这样的场面,淡定而从容。

“前辈,这些我看过了,我也信您刚刚说的那些话并非虚言,只不过晚辈已有宗门与师承,不论如何都并不打算另投师门。”

张依依客气却极为果断坚定地再次拒绝。

再说,她也压根没打算走修功德这样的路。

是剑修不够香,还是体修不够辣,亦或者时空道还不够令她快乐充实?

“你以前有宗门师承也没关系呀,那是下界的,现在飞升到了仙界,自然可以在仙界再拜一个呀,反正两者间也不冲突,多个宗门师承对你来又不是坏事。”

季有德听到自己被再次拒绝的原因,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更加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精准。

像小姑娘这般重情重义,飞升了也不忘记宗门师承者,果然品行极佳,天生就应该是他们功德宗的人,天生就应该吃功德这一口饭!

“那可不行,我师祖、师父、师叔他们也都好好的在仙界呢,前辈您还是再去找别人吧。”

张依依摆摆手,再次告辞,怕季有德还拦她,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说我师祖那一辈的长辈,光是我师父、师叔他们就特别护短,打起架来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要是知道前辈您一心想跟他们抢徒弟的话,估计前辈您一个真仙是不够他们打的。”

虽说她现在也不知道师父、师叔他们的具体情况,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拉出来虚张声势警告一下季有德。

“……”

季有德被一个小姑娘威胁了也半点没翻脸的意思,只不过就是觉得自己先前高兴得太早了,想收这么一个完美的弟子继续人实在是太难了。

小姑娘不但重情重义,还心志坚定,不仅根本没有另拜师门的打算,而且一听便知道她本来的宗门与师父都不简单。

再想想自己功德宗的真实状况,他挖起墙角来都觉得有些心虚不已。

想想也是,人家虽然刚刚飞升,但要资质有资质、要潜力有潜力、要靠山有靠山,除非脑子坏了,否则没事另投宗门另结师承做什么?

季有德一时间脑子冷静清醒多了,不过到底还是舍不得这绝无仅有的功德好苗子,是以虽并没有再拦着张依依,但也没直接放弃,就这般默默地跟着张依依一起走。

他还没有完全想好到底怎么办,又怕放小姑娘走了再难找到人,所以只得边想边跟着。

张依依见状,倒也没有再说什么,由着季有德爱跟便跟。

一则这仙城又不是她的,路也不是她的,她没那权利不让人走。

二则,对方好歹是真仙,哪怕是修功德的真仙性子估计没那么残暴,但也不是她现在一个小天仙打得过的,虽然肯定不会拜师,却也没必要结仇。

等跟着张依依快到任务交易堂前时,季有德脑子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主意。

“小友刚刚飞升怕是没那么快找得到师门同胞,也没有这么快找到安全的落脚点吧?我能帮小友解燃眉之急,还能在小友暂时未能与师门同伴团聚前给予小友能力范围内的一些庇护。”

他怕张依依误会,当下补充道:“小友放心,我不会再强求小友拜师,也没有任何恶意,你看我连称呼都改了,小友老友的咱们就是同辈人了,真不骗你。再说我可是实打实的功德修,绝不会做那等欺诈暗算险恶之事坏了自己的道心。”

“我当然相信前辈并无恶意,只不过前辈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张依依对季有德抛出的两点好处有些兴趣,有个安全稳定的落脚点,再有个真仙照应一二,对她现在而言当然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