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四章 真相如此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功德功德,从字面意思便看得出那肯定是得做好事,做善事,以此不断积累功德之力来修行。

在下界时,功德修虽然也少,也很难大成,但总还是有少部分幸运儿可以顺应天命脱颖而出,积大功大德一路突破步步攀升,甚至于飞升。

但飞升到了仙界后,单纯的功德修却是很难生存,毕竟你一个刚刚飞升的实力最弱小的底层修士,连自保都难,又谈何不断去好事善事积累功德。

更何况仙界想要积累功德可比下界难太多,甚至也并不是简单做点所谓好事善事就一定能够有功德值出现。

艰难现实之下,这就造成了仙界单纯的功德修士越来越少,不是死得早就是直接改修其他,反正就没几个人愿意再傻傻地坚持单纯修什么功德。

当年季有德他们这功德宗所谓的全盛辉煌也不过是赶巧了,下界飞升以及仙界本土原有的功德修士碰上了难得的大机缘,但最终事实证明这样的偶然就是偶尔,没过多久,功德宗自然而然地便败落了下来。

不说远了,至少这几十万年间,功德宗就已经是一人一宗顶多再加一名弟子的模样倔强顽强的支撑着,到了季有德这,连弟子都没了,指不定哪天传承断在他手里,永远的再没功德宗。

所以季有德心心念念想要寻一个资质绝佳的弟子,自己没这么大的本事能力,却还是希望将来有一天,他所选中的弟子或者传承者能够将功德修发扬光大。

如今张依依便是他这么多年看到过的最好、最合适、甚至于天生的功德之人,所以若是张依依不修功德,简直天理不容。

可既然对方不愿当他弟子入功德宗,那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能当个功德传承者也不错。

季有德一通科普之后,张依依也总算明白了对方为何如此执意想找最好的传承之人。

到底是功德宗一宗之主,哪怕如今沦落到这等寒酸窘迫之地,也是不想看到还算历史悠久宗门,就这般彻底砸在他自个手中。

不用拜师,也不必另入宗门,单单只是顺带着修习一下功德,这当然就没什么问题,毕竟多掌握一门技能总是好事。

但与此同时,她却是突然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重要之事。

张依依清楚地知道功德的用处有多大多好,毕竟当年在龙州大陆入佛域时她有过亲身的体验。

黎氏一族强大的血脉天生就蕴含无需刻意修炼便能主动获取功德的能力,张依依在此之前哪怕并不知道却也成为能够开启这份血脉天赋的幸运儿之一。

问题是,当初为了救母亲与舅舅,她施展神罚之术征用的便是自己所有隐性的功德值,最终不仅通通消耗一空,甚至于过度透支之下她那份血脉天赋都不能再启用。

不能再开启功德之力的累积,这也意味着,她便是修功德,也无法累积功德值,身体跟漏斗似的,根本留不住功德之力。

“前辈,我怕是修不了功德。”

好一会儿后,张依依也有些无奈地说道:“我身体没法积累功德值,就跟个漏斗一样,哪怕有机会得到再多也留不下来。”

“谁告诉你的?你可别跟我说这种大笑话了。”

季有德当下反驳道:“你身上已有的隐形功德金光比我这个专门修功德的真仙都要亮,不然我怎么会一眼就看中你一个刚刚飞升的小天仙?还漏斗漏斗,要这样都是漏斗的话,那给我也来一个!”

“你说什么?”

张依依却是一愣,下意识反问:“你是说,我身上还有功德金光?还不少?”

“是呀,你自己不知道很正常,但我这双功德圣眼是绝不会错过这么大一堆功德金光的存在。”

季有德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道:“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身体没法积累功德值?是谁告诉你的,还是你以前试过修炼功德?”

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后,张依依瞬间转惊为喜,没想到自己不知何时起竟然又好了,重新开启了黎氏一族的血脉天赋。

虽然她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失而复得总归是好事,毕竟功德金光的好处不言而喻,哪怕她并不需要如纯粹的功德修一般靠功德来支持修炼。

至于季有德说她的功德金光相当之多,这倒是令她有些意外。

华仁大世界千年之劫被化解的那一次,天道直接功德赐福下来,让她一下子晋级到化神后期,这也意味着哪怕那时她已经重新开启血脉天赋可以再次积累功德,但天道也不可能再额外让她存。

再之后一直到飞升,她似乎也没做什么大善大德之事,所以那么多的功德金光又是怎么积累下来的呢?

张依依琢磨,想了想倒也没有再过多纠结,也没有立马回答季有德的话,反倒是主动问道:“前辈的功德圣眼是不是能够看到所有人身上的功德之光?无论对方是不是功德修?”

季有德:“……差不多吧,不过实力若是强过我太多的就不成,毕竟我就是专门修炼此道的。”

“那前辈怎么知道我是刚刚飞升的?明明我很是注意并未表露得像新飞升者一般才对。难道也是功德圣眼的原因?”张依依再问。

季有德摇了摇头:“那倒不是。虽然你身上气息十分稳定,天仙境也完全稳固了下来,行为举止也完全没有破绽不像是刚飞升的新人,但那会儿功夫你身上还残留着一丝飞升池的特殊气味未完全散尽,一般灵仙、玄仙自是察觉不出,但到了真仙就很容易分辨出来。不过你放心,这会儿飞升池的味道早就散光了。”

说罢,他主动又道:“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现在能不能回答我刚刚问的问题?”

见状,张依依心中自然也有了些底,倒也没太多的顾忌将黎氏一族无需刻意修炼功德便能直接开启血脉天赋积累功德一事道了出来。

而她之前因为救人曾耗光了所有隐性累积下的功德值,并且因透支太过无法再累积功德的大概情况也说了一遍。

说到底,黎氏血脉累积功德比任何人都要有先天性的优势,只要不是死板单纯的只走功德修一道,反倒是最适合吃功德这口饭的修士。

“你母族的人现在在仙界的有多少?都能找到吗?我觉得他们是最适合加入我们功德宗的!放心放心,到时他们都加入功德宗后只是让他们稍微多分配些时间在修炼功德一途上,至于原来他们修的是什么照样还是可以一起修,耽误不了耽误不了!”

果然,听完张依依的话后,季有德看着张依依的目光更是变了:“张小友,不,依依,你就是我们功德宗发扬光大的贵人,是整个宗门的指路明灯,是老天爷专门派来拯救我们功德宗的!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功德宗身份最最尊贵的第一客卿,身份地位仅次于我这宗主,将来你母族的亲人加入我功德宗后,全部都是亲传核心弟子,更是下任宗门的宗主……”

“停停停!”

张依依实在有些听不太下去了,哭笑不得地说道:“前辈这些都说得太早了,毕竟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人现在谁也说不定。”

至于第一客卿还是下任宗主这些不论是留给她还是母族人的“好处”,就功德宗现在这规矩水准,完全可以忽略不提。

季有德倒不觉得自己抛出的诱惑拿不出手,毕竟人得用变化发展的眼光看待一切事物。

现在的功德宗的确不够强大,但若是有了黎氏那样具有功德天赋血脉家族的加入,可想而知将来必定能够发扬光大,坐大坐强超越全盛之时,甚至于成为整个仙城、整个仙州乃至整个大仙域最有名望的大宗门也说不定呀!

张依依不能加入功德宗,黎家的人可以呀,那么大一个家族就算没法再挑出一个可以跟张依依这样绝无仅有的资质相媲美的,但稍微差那么一点儿的也是极好的吗!

依他看,这黎室一族就是专门为了拯救他们功德宗而生的,有着这样的天赋血脉天生就比其他人更容易得到功德,这样的家族不入功德宗,谁入?

“对对对,找人!咱们现在就去找人!”

他兴奋无比的站了起来,完全已经下意识地将黎家当成了功德宗的自家人。

“前辈您先冷静一点,我母亲与舅舅他们应该早就已经飞升了,不过暂时还真没办法找得到他们。”

张依依把激动得不行的人又给拉了下来,倒是已经有些习惯季有德的一惊一乍。

一旦涉及到宗门的美好未来,这位宗主的确没太多理智可言。

季有德:“为什么?”

张依依:“前辈你有千万以上的仙晶吗?您能预定得到跨大仙域的仙舟的票吗?或者您能直接横跨大仙域吗?”

季有德:“……”

张依依一连串的反问,问得他都开始怀疑仙生了,一大盆的冰水直接把季有德的火烫的脑子给浇到了正常。

怎么就隔那么远?一个地方飞升的不应该是在同一处飞升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