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面色不变,依次指着这几人朝一旁的季有德旁若无人地说道:“前辈您看看这一张张面目可憎的脸,又贪又蠢、又恶又毒、还有到这种时候也不忘维持白莲婊人设的,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说明什么?”

季有德配合无比的反问,当然心中也着实是好奇张依依到底想说什么。

“说明成仙永远都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智商,所以原本是个什么东西便还是个什么东西,永远不可能真正脱胎换骨!”

张依依目光扫过那几又俨然已经喷火的眼睛,笑得相当云淡风轻。

而一旁的季有德则直接笑出了声,从来没想到张依依怼起人来竟这么毒舌。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偏偏她这话可每一个字都往人家心窝子上扎,还都一针见血,怎么可能让人受得住。

“找死!”

老三最先恼羞成怒,脚一跺便想对张依依下死手。

“没错,的确是找死!”

张依依认真地点了点头,只不过找死的可不是她。

她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画着山河图的折扇,啪的一声打开横于身前。

老三只觉得一道极其轻微的风从折扇那儿扇来,下一刻自己却是再也无法动弹,整个身体仿佛陷入到了泥潭之中正在不住地往下沉。

“那把扇子十分诡异,别让扇子扇出的风沾到。”

老三人失去了行动自由,但好在还能说话,立马大声警示几名同伴:“先把她的扇子抢过来,指不定咱们这回走大运还能捡样仙宝!”

好吗,人都动不了第一反应竟不是想想是不是踢到铁板了,反倒最先惦记的是张依依手中的那把折扇。

这可真让季有德哭笑不得,不过看这样子倒明显不需要他出手帮忙,继续配合的当个背景板就足够。

得到提醒的其他人当下便想去抢张依依手中扇子,甚至于还各自祭出了各种防护法宝,防着从折扇而扇出来的风。

只不过,哪怕准备得再周全,几人却是很快步了老三的后尘,一个个被固定在原处再也无法动弹。

哦不,还有一个例外,犯罪团伙中那名唯一的女修暂时还没中招,因为刚刚她并未出手,所以张依依手中的折扇也只动了三下。

“这位道友,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道友,还请道友高抬贵手饶我们这一回。”

女修倒是比谁都认得清形势,对方手中那把宝扇明显不是寻常仙人所能有,是以对方也绝计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小天仙。

要么有靠山有后台,要么便是刻意压低了境界故意抢猪吃虎没被她们认出。

总之不论如何,这都是他们得罪不了,招惹不起的。

其他四个无法动弹的男修见状也连忙跟着求饶,特别是之前叫嚣得最厉害的老三,要是能动的话,估计都能主动跪下磕头。

“安静点。”

张依依朝着几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单独看向那名女修道:“麻烦你把他们身上所有的家底统统搜刮一下,谢谢。”

杀人者人恒杀之,抢人者亦是如此,这点觉悟必须得有,不然她凭什么明知这些人早就图谋不轨,还耐心无比的等着陪着?

女修此刻纵然有再多的小心思却也不敢随意动用,毕竟张依依光是凭着手中宝扇便一下子让他们这么多人还未出手便栽了,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天仙中期尚未出过手的同伴。

她若是敢反抗或者试图独自逃跑,只怕很难成功,相反还将会成为第一个被对方杀鸡儆猴的对象。

没一会儿功夫,女修便麻利的从几个同伴身上扒拉出了不少的储物袋、储物戒、储物腰带等,末了也不忘将她自己身上的一枚储物戒、一枚储物镯子也主动撸了下来,放在离张依依较近的空地上。

“确定都没了?”

张依依只是扫了那些东西一眼,而后又将目光落到了女修身上。

“没了……道友放心,都在这里了,还请道友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女修微咬唇角,似是被吓坏了,还下意识地往一旁的季有德身上瞄了瞄。

这种小白鬼似的楚楚可怜对着张依依自然没用,不过大多数男人还就是吃这一套,难免会心出一丝心软。

女修完全是本能的习惯反应,下意识地希望季有德能帮着说句好话,偏偏季有德却是半点都不解风情,直男得令人无语。

“你看我干吗,做主的又不是我。”

季有德莫名其妙地说道:“又不是我让你们干坏事的,你看我也没用。”

女修瞬间脸都僵得不成样,站在那儿险些呕血。

片刻后,她这才调整好自己的表情道歉:“这位道友教训得是,奴家……”

“奴家”两字刚落,张依依手中的折扇却是突然又动了。

下一刻,女修陡然一声惨叫,便见双手被直接齐齐整整的削落下来,鲜血四溢。

而那已经掉在地的其只一只手掌间,一颗姆指大小的肉色珠子很快显现并朝着手掌边缘滚落。

就要即将滚落掉下地的瞬间,那枚小珠子却是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到了张依依手中。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前后总共不过一息的功夫,但等季有德看清那枚小珠子是何物时,也不免狠狠瞪了一眼这会儿狰狞而狼狈且同样已经被束缚住、无法再动弹的那名女修。

“这是仙雷珠,莫说天仙,便是玄仙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被重伤,还好你足够警觉及时发现,不然真被偷袭到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季有德也没想到一个初级女天仙身上竟然有仙雷珠这样的好东西,看来他们这个团伙当真没少抢掠,同时还将整个团伙最大的保命底牌放到了修为最低的女修身上。

虽然有他在,便是张依依真被仙雷珠给炸了,他也有护得住,但自己堂堂真仙竟差点差了那个女修的道,性质自然又完全不同。

张依依一听连玄仙都能伤到,当下便高高兴兴地将肯定值不少仙石的仙雷珠给收了起来。

她对危险与恶意的感应比任何人都要灵敏,就凭刚刚那女修想要偷袭她,还真是想得太美了。

“道友、仙子,不不不,是姑奶奶,姑奶奶饶命饶命,都是那个贱人的错,可不关我的事!”

眼见最后的希望落了空,老三第一个叫起来把所有责任都往那名女修身上推,生怕张依依一怒之下把他们通通给杀了。

“没错,不关我们的事,都是那女人太过恶毒,求仙子放过我们!”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你想害死我们呀?”

“真是倒了八辈霉,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

一时间,那几名男修通通都把责任推到女修身上,恨不得直接让张依依弄死女修折罪都好,只希望不要再连累到他们。

“吵!”

张依依折扇一挥,瞬间这些人通通都闭上了嘴永远再也没办法说话,只是一个个倒下的同时,无法瞑目的双眼瞪得更大了几分,满满都是恐惧与不甘。

整个世界总算安静了下来,当然也变得干净了一丝。

“你把他们全都杀了?”

季有德见状,瞪大眼死命地盯着张依依,目色之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是啊,他们这样的死有余辜,杀了不是挺好吗?”

张依依不太明白季有德为何会觉得不可置信,就算他是功德修也不可能没杀过人吧。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有德死劲摇着头神情相当之复杂:“是你的功德值涨了!就在刚刚杀死他们几个以后,涨了一点点儿!”

虽然涨得很少,少到与张依依如今总的功德金光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在他的功德圣眼有意的关注下,再细微的变化也不会真正被忽略掉。

“那不是挺好,毕竟我这是正儿八经的除暴安良、替天行道,有功德才对。所以我早就说了,只要心志坚定,心怀善德,怎么做都只是手段不同,便是杀人放火也一样能被认可。”

张依依也没想到这么快便有了事实证明自己理论的机会,自然也趁机又多说了两句。

这四男一女当真没少杀人夺财,不然今日死在她手里也不会变成她的功德值,如此,也算是成全了他们活在这仙界最后一点仅存的意义。

季有德到了这会儿还有些晕忽,但张依依的话却是实打实的听进去了不少。

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只是,他修炼至令已近两万岁,再是纯粹的功德性却也不可能从没杀过人,可问题是,为什么从前他杀坏人时,就从来都没有涨过功德?

很快,季有德将此时最纠结的疑惑问了出来,不然之前他也不会对张依依曾说过的话抱以质疑。

“这……”

张依依顿了顿,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缘由在,也难怪季有德一直以来都这般墨守成规。

她很是认真的思索了片刻,这才说道:“也许是因为你杀死的那些坏人累积的恶还不够换功德的最底标准,他们若是一直活下去的话,最终能牵动的因果也不算太大。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