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人家一男两女之间的情爱官司,假意客气了两句后,倒是真心实意的感激了一通,随后便跟着上了那艘目的地开往启霖仙地的小型仙舟。

一上仙舟,她也自觉识趣得紧,老老实实的呆在临时分给她住的屋子里,半点都没有出去给任何人添麻烦的念头,当然也是想杜绝别人给她找麻烦。

说实话,修真界不论是一男多女,还是一女多男,什么样的模式都正常,甚至于男女双方在结成道侣之后依然保持着各自豢养侍妾、侍夫的自由。

那些无非是弱者依附强者的生存之道,冷酷而又现实。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想法,张依依从来都不强求将自己的思维加持到别人身上,同样亦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便足够。

几天下来,张依依除了偶尔去仙舟船头透透风以外,基本上没有踏足半步自己不方便踏足的私人领地。

但就是这么一点放风的时间之下,却是更加令她意识到西门凌风后台背景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除了之前那位跟着护送西门凌风与两女下去的真仙以外,张依依明显还在仙舟上感应到了另外一道截然不同的真仙气息存在,同样亦是为了专程保护西门凌风而来,连带着仙舟上的杂役竟然都是玄仙级别。

也难怪月儿与尘儿两个绝色天仙,会心甘情愿的同侍一男,这样的背景后台代表着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毕竟就凭西门凌风本身不过天仙后期的修为与不过尔尔的品性相貌,别说两美争宠左拥右抱,就是一个如此级别的绝色也没那资格轻易拥有。

偶尔,红衣美人月儿还会派人给张依依送点仙果仙茶之类的,算是表明还没有忘记这么一个半道上被她主动邀请上来搭顺风船的外客。

至于黄衣美人尘儿却是压根不屑于搭理张依依,那股子高傲清冷的劲,明显也瞧不上张依依这样无权无势一贫如洗的小天仙。

“这果子挺好吃的,就是少了点。”

毛球将张依依只尝了个味的那些仙果通通吃进了自己的肚子,满是感慨地说道:“看看看看,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咱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依依,你咋就混成现在这般落魄呢?”

“这是嫌弃我了?那你可以换个混得好的跟着呀。”

张依依觉得刚刚那些仙果一个都不应该给毛球啃,吃了她的东西还敢挤兑她,直是太久没有挨揍了。

“没有,绝对没有,我就是嫌弃我自己也不会嫌弃依依你呀!”

毛球顿时脑子清醒了不少,立马求生欲十分强烈的改口道:“这天上地下的,就数依依对我最好了,怎么可能为了口吃的就跟别人跑了?我就是心疼你,这才胡说了几句,你可千万别当真。等进了启霖仙地之后,我一准帮着依依把里头最好的东西通通搜罗一通,全都给你!”

“是吗?那行吧,难得毛球你如此为我着想,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张依依赞赏的拍了拍毛球的小脑袋,小家伙识趣就好,还是识趣起来最可爱。

对于天材地宝仙花异草等宝物的敏感度,毛球明显不输于一般的寻宝兽,所以她本就打算进到启霖仙地后,让毛球大干一场,不然光靠她一人之力,终究还是有些时间精力不够。

反正那地方据说出来后便将会忘记发生在仙地之中的一切事宜,这般也不必担心会有人识破毛球真实身份的可能。

“呃……要不,到时还是稍微分我那么一点……”

毛球的话还没说完,却是突然被张依依给扔进了随身空间之中。

“张道友,我可以进来吗?”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与此同时,红衣美人月儿的娇俏的声音响起。

“请进!”

张依依打开了门禁,把突然而来的美人请了进来。

“我可以叫你依依吗?”

红衣美人进来后简单寒暄了一下,便直接坐到了张依依对面,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绽放着真诚的笑意:“你若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叫我月儿。”

对着张依依,月儿倒是全然没有半点的架子,甚至于打一开始便明里暗里的有着示好之意。

张依依又不傻,哪里会看不出对方的示好,只是说实话,她其实是想不太明白,为何红衣美人会对她这般另眼相看。

所以,除了被动的接受月儿给予出来的这份善意之外,她一直都没有再采取任何的举动顺其自然。

若是人家有所图,迟早会主动挑明,也不需要她刻意提醒。

这不,今日人不就来了吗?

“当然可以,若非月儿好心相助,我也没机会搭上这趟仙舟,能不能平安到达启霖仙地都是问题。”

一码归一码,不论月儿到底对她抱有什么样的心思,总之张依依还是得单独谢过这一桩:“之前也不太方便,所以都没有特意与月儿道谢,总之月儿姑娘这份人情,我是真的铭记在心。”

“依依太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听到张依依顺着她的话管她叫月儿,红衣美人更是高兴不已,仿佛这般一来,两人之间的距离都被拉近了似的:“实不相瞒,第一眼见到依依,我便有种相见如故之感,对你很是喜欢。现在看来,这种感觉果然没错,我们之间的确投缘,反正我一见到你,这心情就莫名十分之好,等到了启霖仙地之后,不如依依还是继续跟我们一路同行吧,如此进去仙地后相互间也能够有个照应。”

“多谢月儿抬爱,其实我对月儿姑娘也很是喜欢,只不过我到底只是个初级天仙,太容易拖后腿。若是月儿只是一个人的话,咱们一起结伴同入仙地,我自是求之不得,但月儿显然还得跟着西门道友与尘道友同行,怕是得顾忌一下他们的想法才行。”

张依依婉转的拒绝了月儿的提议,虽然她也的确有心找人临时结伴,但西门凌风他们却明显不是什么合适的人选。

“没事,西门大哥那儿,我已经提前跟他打过招呼了,他并没有反对。至于尘儿姐姐,她的意见并不重要,依依你放心便是。”

红衣美人笑着劝说道:“依依你也不必担心他们把你当累赘,就算我不主动提,西门大哥到时应该也会有意邀请你一起结队入仙地。”

“为什么?我只是个初级天仙。”

张依依不解地问着,显然不认为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平平无奇,能够入得了西门凌风这种人的眼。

“因为今年入启霖仙地的规矩改了呀,所有进入者必须结队同入,而每一小队至少得有五人。”

月儿解释道:“这是才出不久的内部消息,你不知道也正常,反正到了那儿后,自然就会有人告知的。与其临时挑选并不认识的陌生人组队,找认识的自然更能放心。再说西门大哥本身实力便已经是天仙中最强的存在,以他的性子本也不会再挑那些特别厉害的充当临时队友。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一提你,他自然立马就同意了,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他们有什么不乐意的,而我帮着你说话又会有什么麻烦。”

这番话倒是极尽坦诚,张依依听完后倒是一改之前的想法,当下便点头应了下来。

如此一来,自己先跟着月儿、西门凌风与尘儿组队进入自然也就成了最好的选择,至于进去后合不合得来再另说便是。

合则聚,不合则散便是。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月儿显然更加高兴起来,又与张依依闲聊了几句后,这才起身准备告辞。

临走之前,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朝着起身要送她的张依依略显纠结地问了一句:“依依,你之前听说过西门南山这个名字吗?”

“西门南山?”

张依依奇怪地重复了一遍,摇了摇头满是不解地反问:“月儿怎么会这么问?这西门南山是什么人?为什么觉得我之前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人跟西门道友同姓,难道是一家人?”

见张依依的反应不似有假,月儿倒也没有怀疑张依依的反应有假。

西门家族在整个万福仙州,甚至于南部大仙域都极其有名,但张依依到底不过是个从下界飞升上来无根无靠的小天仙,不知道西门家也算正常,至于没听说过西门南山这个人就更加不足为奇。

看来,有些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快明朗起来。

不过,如今她已经顺利的找到了当初卦象推算出来的破星之选,这便说明眼前的姑娘的的确确与西门南山存在某种必然的因果对立,顶多是张依依自己现在还并不知晓,甚至于很多关键之事还未发生罢了。

但不论如何,破星之选的的确确已经被她找到,并且顺应了卦象内容准确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便足以证明她的路没有走路,希望就在眼前。

“依依没听说过就算了,我也是一时间想左了。”

很快,月儿十分自然地朝着张依依解释道:“你怕是从下界飞升至仙界还不到十年吧,不然的话多少是应该听说过万福仙福最负盛名的西门世家才对。而西门南山正是西门世家新上任的掌家之主,亦是西门大哥嫡亲的老祖。之前我见你似乎并不知道西门大哥的身份,只当你是没有将他与西门世家联系到一起,现在既然你连西门世家的新任家主都没听说过,那便是有些太过两耳不闻窗外事了。有些事情,还是得知道些为好,一会儿我还约了西门大哥,不如过两天有空了,我再来给依依好好说说上界的一些必须知晓的人与事?”

“原来如此,那就多谢月儿了。”

张依依一听,自是没有不应之理,相反还十分的感谢不已。

“谢就不用了,反正我早就已经将依依当成好朋友了,好朋友之间自然无需这般客气见外。”

月儿约定好了下次与张依依见面聊天的时间,很快便心满意足地走了,就好像刚刚那一嘴真的只是顺便提及而已。

但事实上,张依依自然知道不是那么简单。

把人送走之后,她重新关闭了门禁,随后直接便与随身空间内的毛球意念沟通了起来。

“毛球,你还记得西门南山吗?”

张依依神情颇是郑重,这会儿哪里还有面对月儿询问时的疑惑与不解。

她当然听说过西门南山这个名。

不仅听说过,而且还碰到过两个。

不但同名同姓,而且人还长得一模一样,同样都擅长于御兽之术,更为关键的是,最后这两个西门南山通通都死在了她的手里。

而现在,跑到上界后,她竟然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哪怕只是听到了同样的名字,还没有看到过真人,没有确定是不是长得跟她之前分别在战英台秘境以及华仁杀了的那两个西门南山一样,但张依依却已经莫名觉得这三个西门南山之间绝对有不小的关联与猫腻。

更为主要的是,刚刚月儿明显是拐弯抹角的向她提及西门南山,似乎是想从她的反应之中看出点什么,或者说证实些什么。

那么,月儿又与西门南山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只怕绝不是人家嫡亲孙孙辈孩子其中的一个女人这么简单吧。

月儿为何要专门与她问及西门南山,到底知道些什么特别之事?

甚至于这一次月儿特意帮她一把带她上仙舟,并主动邀请她组队,如此亲近她的目的是不是又与西门世家的这个新任家主西门南山有关?

张依依一时之间完全没有头绪,毕竟事情着实太过古怪了些,这种脱离了掌握的古怪感亦让她产生了极大的不安全感。

“记得,我记性有那么不好吗?”

毛球一下子便想到了张依依在担心什么,难得的睿智了一把:“你是怕当初杀掉的那两个名姓、相貌都一样的西门南山跟仙界西门世家的那位家主西门南山有什么特殊关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