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说张依依身上那独特的气场,光凭她面对在女修面前几乎人见人爱的西门凌风时,那毫不犹豫的避嫌之态便让杜腾高看三分。

说实话,杜腾与西门凌风之间也仅仅只是塑料花般的兄弟情,两家有故且曾经陆陆续续在一起修行过几百年,比起其他酒肉朋友的关系当然要更进一步。

只不过,别看之前杜腾管卜月与尘儿小嫂子小嫂子的叫得热闹,可实际上他还真瞧不起西门凌风见一个收一个的做派,毕竟他们杜家人做啥事都认真专注,自然也包括感情。

杜家人即便不是谁都只死守一个道侣,但至少在一起时肯定是一心一意,决不可能出现同时左拥右抱,处处留情这样的情况。

若实在感情出了问题没法再继续在一起,在断得清清楚楚、干干净净之前也绝不会同时再勾搭别的人。

当然,他也管不着人家的感情生活,毕竟修真界像西门凌风这样女人成群的也算是常态,一个愿打,一群愿挨的没什么对错。

但三观不同到底是没法真正深交,好在修仙之人谁都忙得很,偶尔有事时碰个面打个交道也并不需要那么多生死之交。

张依依倒是觉得杜家这两兄弟挺有意思的,一个看似圆滑世故,实际也没太多心眼,另一个都活到这把年纪了还动不动腼腆窘迫,但实则心思细腻周全,人不可貌相用到这两兄弟上倒是再合适不过。

不过,归根结底这两兄弟都属于良善这一挂的,不比其他人有太多的花花心肠。

“嗯,我也不是随便的人,不会多想的。”

张依依收下了来自这对兄弟的善意示好,笑着说道:“多谢两位道友关照,嗯,我尽量不拖后腿。”

这话的意思,便代表着她认可了杜腾关于朋友一词的定位,更是不卑不亢的接受了被人罩着的好意。

越是自信且有底气者,才越能如此坦然的与身份实力看似迥异者平等相处,这份大气爽快深得杜腾赞许。

便是杜纯,也明显自在了不少。

他多少有点儿恐女症,若非必要真心不愿意与女修交流来往。

但如今面对张依依,那份别扭不适倒是缓解了不少,这也是他并没出声反对族兄“代表”他的原因所在。

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张依依给他的印象不论哪一方面都超出了初级天仙应有的范畴,这样的人不是有着超乎寻强的绝佳心性意志,便是有着绝对的实力底牌,潜力无限。

亦或者,张依依多半两者皆有,完全具备成为真正强者所当有的一切基础。

这样的人,哪怕暂时还处于微末,但绝对不能轻视半分。

杜纯虽有点儿恐女症,可在他眼中,强者并无性别之分,张依依这样的修者,微末之时能够结交一二也算是一种善缘,没什么不好。

杜腾倒是没有杜纯想得那么多,他纯粹就是觉得张依依这人很不错,还很有意思,本来就是热情主动的性子,碰到印象好感兴趣的道友自然愿意结交。

“没什么拖不拖后腿的,既然是朋友那肯定得互帮互助,你没误会就好,哈哈!”

杜腾放下心来,裂着嘴朝张依依笑着继续说道:“对了,张道友,我可以问你一个私人话题吗?”

这话一出,不仅是一旁的杜纯,甚至于卜月、尘儿以及西门凌风都不约而同的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虽然刚刚为了不打扰西门凌风与两位小嫂子相处,杜腾特意拉着族弟与张依依离得远了一些说话闲聊,但到底是同一小队,自然距离不可能隔得太远。

加之一开始本也没说什么旁人听不得的内容,并未传音私语,所以声音哪怕再小,也足够耳聪目明的修仙者听得清楚分明。

张依依一下子接受了各种各样的目光关注,依旧镇定得很,也没有避讳的打算,直接点了点头:“问吧,能答则答,不能答我不说便是。”

杜腾自然也知道这会儿功夫小队的成员都在竖着耳朵关注他跟张依依之间的谈话,原本还觉得自己好像蠢了点没有传音私聊,但见张依依这般坦然淡定,反倒不好再突然改为传音了。

“我就是想问问,张道友现在是否有喜欢之人?”

他脸皮本就不薄,微一迟疑便直接问了出来。

若是放在凡间刚刚认识的普通男女身上,这的确是十分私隐且敏感的内容,不过对于修仙者来说,倒也仅仅只是私人话题却没什么不能随便提及的。

他其实是想问张依依是否有道侣,不过这姑娘一看就知道还是完璧之身,元阴未失,有道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杜大哥这般问,莫不是想要追求依依?”

卜月突然笑着打趣杜腾:“我刚刚好像听杜大哥说进仙地之后要罩着依依来着,难道若是依依有喜欢之人的话,杜大哥就改主意不管依依的死活了?”

“月儿别调皮,杜兄可不是这样的人,咱们还是先听杜兄把话说完吧。”

西门凌风宠溺地刮了刮卜月的鼻子,随后目光在杜腾与张依依之间来回了两遍,笑得若有所思。

“我哪儿调皮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又不是说不得的事。”

卜月边说还边朝张依依挤眉弄眼的,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事实上,若杜腾真对张依依有意的话,卜月觉得当真挺好的,毕竟杜家男人在仙界那也是出了名的专情专一,可是比西门凌风这样的见一个爱一个的渣渣靠谱得多。

而在卜月看来,张依依从下界飞升上来独木难撑,实力还弱小之前,寻个依靠本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只不过,卜月却并不知道,张依依的思维与想法却是与她截然不同,不仅不同,还差得十万八千里都不止。

“月儿说得也没错,这的确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

张依依笑了笑,毫不在意地接过话说道:“我有未婚夫,他挺好的,只要他一直不变的话,将来应该是不会更换道侣人选。”

“真的吗?那你未婚夫现在在哪儿?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什么时候介绍他给我们认识一下?万一配不上你怎么办?你当真不考虑考虑换个道侣人选?”

杜腾一听,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那点可惜,甚至于还带着点不甘心的劝说。

“杜道友不会真想毛遂自荐吧?”

张依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杜腾笑得有些怪异:“那你最好还是别认识他为好。”

杜腾倒是脸皮厚得很,还颇为认真的说道:“你要是瞧得上我,我这就是毛遂自荐,你要是瞧不上我,我们杜家还有好几位年轻有为绝对优秀不凡的单身族兄任你挑选!我就不信,会没一个比不过你那未婚夫!”

张依依没想到杜腾还真坦诚得如此彻底,不仅给他自个挖墙角,还顺带着替他们整个杜家年轻有为的单身贵族们一并挖,要是让洛启衡知道还有这样的活宝出没,估计会气得连杜家的后院都要给推倒掉。

“杜道友……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小小初级天仙,可不敢将你们杜家的骄子当成菜一般挑挑选选。你这般随随便便的又把整个杜家的族兄们都代表了,就不怕他们知道后一起揍你?”

张依依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杜腾这性子竟是跳脱到这样的地步。

不过,凭他连这种话都说得如此认真,反倒是更加证明杜腾对她还真没有男女之意,至于为何会如此不在意面子的上赶着示好,肯定另有原因。

“放心,我真不是开玩笑的,更不是随便代表我杜家的那些族兄们。不信你问杜纯,杜家人要是知道我这般做只会夸我有眼光,会办事,哪里会揍我!”

杜腾一把将族弟杜纯给拉过来,想让杜纯帮着解释,毕竟这种事他一个说好像还真显得有些不太可信,谁让他们杜家的传统当真有些异于常人。

杜纯被族兄拉了出来,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出于维护整个家族的名声,不让人觉得杜家人像骗子,迟疑了一下,还真认认真真地替族兄做了一份解释说明。

“我们杜家有训,若是碰上特别好的姑娘,自己能追到就自己追求,自己若入不了好姑娘的眼,那就肥水不流外人田,尽量替家族其他未婚成员争取机会。所以刚刚族兄说的没错,只要张道友愿意的话,我们杜家那几位最优秀的单身族亲的确是可以由着道友先挑的。”

杜纯跟张依依说话明显已经适合良好,一口气说了好多,竟是半点都没有再有结结巴巴的地方,自在了不少。

“不过,我觉得杜腾的确不是最好的选择,张道友若是愿意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我大族兄与三族兄,他们是我杜家这一代最出色的,不论实力还是相貌都应该算是良配。当然,这种事还是得你情我愿。张道友若是与未婚夫两情相悦当真不愿再考虑更换道侣人选的话,也无妨,这并不会影响到进入仙地之后咱们之间相互关照合作,我们杜家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家,张道友大可放心。”

“……”

看着一本正经帮着补充了这么一大堆杜纯,听着他说得如此的理所当然,张依依总算是明白这一个家族的的确确相当之特殊呀。

“你们杜家,可真是够开明的,多谢抬爱,不过我觉得我暂时还没优秀到可以随意挑选你们杜家这一代最优秀者的程度。”

张依依当真有些哭笑不得:“而且,我对我未婚夫很是满意,哪怕他不是最优秀最出众者,但在我心中他却是最好的,谁都替代不了。”

“这样呀,那可真是太可惜了。看来你跟你未婚夫倒真是感情深厚,情比金坚,既然这样,我再挖墙角就显得有些不厚道了。”

杜腾无比可惜地表示着遗憾,看着张依依仍然不忘补充强调:“当然,如果有一天你未婚夫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让你不高兴想要更换道侣人选的话,你可千万记得把我们杜家子弟当成第一候选呀!反正我们杜家优秀的单身汉多得是,总是能让你挑到合心意的!”

“噗……那可就多谢厚爱了。”

张依依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还真是头一回看到不仅自个乐意当备胎,还把整个家族年轻有为的单身族人通通都拉出来当备胎的。

这杜家人非但家训与众不同,而且看人看事的眼光标准也真是够随意。

她这才跟杜腾两兄弟认识多久?总共这才说了几句话?

凭什么他们就这么看得起她,觉得她好到可以令整个杜家优秀单身族人愿意被她随意挑选的地步?

若说杜滕性子跳脱不靠谱那也就算了,偏偏杜纯也跟着正儿八经的表示出明显的认同,害得她都有些怀疑整个杜家到底修的是什么道,到底靠不靠谱了。

“她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杜家人如此捧着?”

突然,尘儿的声音嘲讽响起:“不过是一个下界飞升上来的初级天仙,杜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标准无要求,是个女修就成了最好的姑娘?可以由着她将整个杜家的单身优秀族人随意挑拣?”

尘儿的话瞬间让周围的气氛都僵硬了下来,西门凌风本能的想要训斥尘儿,但却又下意识的将训斥之辞咽了下去,反倒是若有所思地看向张依依,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卜月有心想替张依依解围,但又意识到这会儿功夫并不是她应该出声的,毕竟不论她赞同与否,多少都像是落了杜家的颜面。

更何况,从本质上来说,尘儿的话虽难听,却质疑得不算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