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四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没为什么,直觉。”

张依依看都没看西门凌风一下,完全就是一副爱信信,不信拉倒的样子。

没错,就是直觉,那方巨形圆台给她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危险的地方当然是得离远一些才对。

至于之前那道声音所提及的闯关、游戏之类的古怪模式,张依依反倒已经见怪不怪。

甭管如何,总之进了这处仙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直觉?你这话也太不负责任了!”

尘儿终究还是忍不住,当下便瞪着张依依斥责。

“那你说点负责任的?”

张依依斜了尘儿一眼,好笑不已:“再说,我也没让你听我的,爱信信,不信拉倒。”

“你……”

尘儿觉得张依依实在嚣张得不行,如此品性一下子通通都暴露出来,足以让所有人看清这真实的丑恶嘴脸:“看看,看看,这才是你的本性吧!”

“幸亏你这张皮囊长得相当好看,不然我还真没法对你有这么高的容忍度。”

张依依啧了一声:“你说你,我跟你既无冤无仇,又没有半点利益上的纠葛,你总看我不顺眼做什么?人美心也得善良点,不然妒忌真的能够让你的美貌变得狰狞扭曲。”

“放肆!”

尘儿哪里还能再忍,抬手便朝着张依依一掌击去。

说不过便直接动手,好歹她也得维护自己天仙中期的颜面,哪里容得了一个初级天仙如此妥落、辱没。

对于尘儿的突然出手,西门凌风并未阻止,甚至于还看似无意地移了位子将杜家两兄弟挡了挡,给了尘儿这个机会。

一则他也是想借尘儿之手试探一下张依依的虚实,二则他亦觉得进入仙地之后张依依的态度太过嚣张,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小……”

杜腾想出阻止却是迟了一步,只不过“小心”两字尚未完全说完,却发现尘儿那一掌却是生生停在了半道上,怎么也拍下不去。

“西门道友,管好你的女人。”

张依依抬手一挥,直接便将尘儿煽到了西门凌风的怀中,一脸冷漠地警告:“再有下次,你可就少个绝色美人相伴了。”

只是一个抬手,张依依便完美的碾压了尘儿,天仙中期在她这初级天仙面前,简直就跟个假把式一般。

这样的实力初显,令人惊讶。

“张道友会不会太过自信?我西门凌风的女人不是谁想打杀便能打杀得起的!”

西门凌风却是直接黑了脸,他还是头一回被一个女人如此毫不客气地当众警告,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我也不会有任何顾忌。”张依依直白而答。

莫说一个尘儿,必要之际就是想办法弄死西门凌风也没什么,反正将来出了启霖仙地之后,谁也不记得这里面发生过的事。

谁怕谁?

“你是觉得将来出了这里,谁都不会记得仙地里面所发生过的事,所以才会这般放肆嚣张、无所顾忌?”

西门凌风嗤笑道:“还得先看看你在这里面是不是能够平平安安的活到出去的那天!”

“哦,西门道友这是在向我宣战吗?”

张依依干脆也直接翻脸:“那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绝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而且现在这样的情形,再做队友明显并不合适。我退出,祝大家好运!”

说罢,张依依直接退后一大截,明明确确地拉开了与西门凌风几人的距离。

“张道友,我跟你一起!”

杜腾见状,完全没有劝和的打算,当下便站到了张依依身边,以实际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

杜纯没吱声,但同样毫不犹豫地跟上了族兄脚步,一时间原本的六人小队一分为二。

“好,好得很,你们别后悔就成!”

西门凌风冷笑一声,也懒得再跟杜家兄弟做那些表面文章。

反正出去之后记不记得这里面发生的事都一样,他与杜家兄弟本也只是面子情,他也没想过要靠这两兄弟在里面帮多少忙。

忽然间,那道诡异的男声再次响彻整个天空:“友情提醒,离第一关游戏结束还有半个时辰,离第一关游戏结束还有半个时辰。”

随着这道声音再次响起又结束,很快修士间竟开始出现莫名死亡。

接二连三,就这般毫无征兆突然暴毙,没一会儿功夫便陆续有十二人半点反抗痕迹都没有过的身死道消。

“天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杀人?这到底是什么鬼游戏?”

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在所有人之间漫延开来,未知永远是最大的恐怖。

谁都不知道下一个死的将会是哪一个,他们甚至于连如何有效防范都几乎无从下手。

“啊啊,又死了一个!”

有人大叫一声,瞬间飞离身边不远处突然倒下的同伴,终于意识到这可不是什么所谓的游戏,而是随时随地都将莫名死去的真实噩梦。

越是不知所措,情形便越发混乱,不少人恨不得把身上所有可以防护的宝物通通用上,连死亡威胁到底是什么都弄不清的情况下,自保当然排在第一位。

“也许那处圆形平台才是唯一安全之地!”

不少人开始思索起这第一关的闯关内容与规矩到底是什么,这种没头没尾,什么都不点明的“游戏”简直可耻到了极致。

但在一个又一个实实在在的死亡例子面前,没有谁再会对那诡异之声产生质疑。

半个时辰后游戏结束,那么便意识着他们必须活着撑过这半个时辰,才算闯关成功,否则面临的便只会是死亡。

当有第一个人明确说出空中那处巨大的圆形平台才是唯一安全之地后,原本那处光秃秃的平台突然间发生了变化。

众人看到,什么都没有的空平台上,一下子出现了很多把大小形状完全一样的空座椅,神识扫过,五千座椅之数倒是立马清清楚楚昭示了出来。

如此一来,绝大多数天仙直接做出了反应,从四面八方快速飞向空中平台,想要抢占平台之上一席之地。

人多座位少,一时间抢夺的场面可想而知何其激烈。

“我们真不上去?”

杜腾见张依依动都没动,不由得确认了一遍。

谁料张依依非但没有搭理他,反而抬手便亮剑朝着族弟杜纯一剑斩去。

与此同时,族弟杜纯几乎同步肌也冲着张依依毫不犹豫地出手攻击。

杜腾大之余,却立马明白自己想差了。

果然,两人攻击的并非彼此,而是半空之间同一界点。

更为古怪的是,他们各自一击的威力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理所当然地直接卸去,这么近的距离愣是半点波澜都没有造成,如同刚刚两人只是在那儿比划了一下假把式一般。

“那是什么?”

见张依依很快收了剑,族弟也收了手,杜腾脸色明显还有些没恢复过来:“杀人的就是刚刚那东西?”

“不知是什么,小心警备,它还没走远!”

张依依提醒了一句,只是杜腾想要的具体答案她也不清楚。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她也是什么都没看到听到,纯粹就是一种对于危险的本能感应。

“的确有什么想偷袭,但不一定是活物。”

杜纯很快补了一句:“它好像能够穿透所有防御,刚刚只差一丝丝,我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