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能够穿透所有防御,便意识着眼下他们所做的一切护体之术几乎没有效果。

但刚刚张依依与杜纯联手亦真真切切地将那东西给逼走,这倒是说明那东西本身并非无敌。

只不过,想要提前察觉那东西的存在却是相当之难。

就好像刚刚若非张依依及时察觉出手的话,杜纯压根连下意识反击都不知朝何处而去,而杜腾在此之前更是完全没有发现危险临近过。

就在他们说话时,不远处再次有人中招倒地,张依依仍然感应得到那在暗中紧盯着他们的同一危险之源并未离开。

偷袭的东西很多,远不止一样,而绝大多数修士根本没有提前察觉预判的能力,这才会叫那些东西连连得手。

杜家兄弟更是打起了十二分小心谨慎,随时防范着可能朝他们袭来的无名危险。

他们自觉地靠近张依依彼此之间形成犄角相助,再也没谁提那飞奔空中圆形平台抢位的所谓安全做法。

张依依的敏锐直觉由不得杜腾不信,毕竟连他们都无法提前察觉危险已临身,偏偏还只是初级天仙的张依依发现了,这足以说明对方对于危险的预判比他们每一个人都要精准。

既如此,那么张依依觉得圆形平台很危险,不愿前往,杜家兄弟自然不再抱有怀疑。

而不远处西门凌风与卜月、尘儿几人也亲眼目睹了张依依那边发生之事,一时间有些迟疑到底是与张依依他们一样留在原地自保,还是跟绝大多数修士抢占空中那处圆形平台上的一席之位。

看到张依依竟然还有心思跑去检查离他们最近的那具刚死掉的尸体,西门凌风有些后悔不应该为了一个尘儿而直接与张依依翻脸。

“凌风哥哥,咱们也过去看看,人多力量大,说不定能够发现点什么。”

卜月哪里看不出西门凌风心中那点纠结,当下出声给搭梯子。

“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在装模做样。”

尘儿却立马跳出来唱反调,同时指着空中那处巨大圆台说道:“西门大哥,已经有人顺利上去,并无异样,应该说明上面很安全!”

她是打死都不要与张依依为伍,更何况再如何她也不信一个小小初级天仙真能有多大的本事。

西门凌风的注意力瞬间又被那处圆形平台上已经抢占座位的修士吸引住,正如尘儿所言,那几人在上面并未发生任何危险。

而且他发现,平台上的位子一旦坐下之后,立马便能生成小结界锁定,不能再被任何人抢夺,这么一来那上面所谓的危险就更加显得站不住脚跟。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尖叫声陡然响起又猛的中止。

那是完全异于人类的古怪之声,连天仙修士听到后瞬间血液都仿佛凝固起来,毛骨悚然到了骨子深处。

西门凌风此时的感觉最是深刻,因为刚刚那道惨叫几乎就是贴着他的左耳,瞬间让他有了一种生死之间走过一遭的真实感。

“该死!”

西门凌风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腰间别着的那块玉佩,果然发现上面已经出现一道十分明显的裂缝,一时间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那是老祖宗留给他的护身符,里面封印着金仙最强三击,正是他最大的保命底牌。

而刚刚就是这护身符替他挡了一劫,他却从头到尾除了听到一声惨叫之外,其他的一无所知。

“走!去平台!”

西门凌风不再纠结,当下飞身朝着空中那处圆形平台而去。

那躲藏在暗中看不见、摸不着却足以令他致命的未知危险远不止一处,而此时的他还不如一个初级女天仙能够提前察觉那东西的存在与偷袭,无法及时做出任何自救反应。

唯一能够起到作用的护身符已经只剩下两次机会,西门凌风不敢保这两次机会能够让他坚持完半个时辰,也不愿自己最强的底牌打一开始就这般折损浪费。

相反,以他的实力,抢占平台之上一席之位绰绰有余,两相对比,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犹豫。

尘儿欢喜地跟了上去,而卜月心中虽然觉得跟着张依依更为保险,但迟疑了一下却还是紧跟上了西门凌风的步伐。

通往圆形平台的路并不好走,看似离得不远,但无形中的阻力却相当之大,每靠近一些都要消耗很多的仙力。

再加之平台之上总共也只有五千数量的坐位,然而进入启霖仙地者却多达万余,这样的生死竞争面前,没多少幸运儿能够完全不受旁人攻击干扰而能直接顺利到达目的地。

是以,最终大多数人都是死在同类厮杀中,还真不是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恐怖偷袭之物。

西门凌风面对看得见的敌人倒是大开大合毫不手软,加上运气不算差再没有遇上未知的恐怖偷袭,是以连杀几人后,便护着卜月与尘儿顺利登上平台,抢下了三处空位。

相较于平台下的厮杀与血腥,平台之上的气氛倒是和睦得很,而随着空位越来越少,他们在平台上看戏的心态也越来越明显。

另一边,张依依接连检查了好几具被未知之物偷袭而死的修士尸体,发现除去生机已尽外,却是再无半点内外之伤。

这也意味着,那未知之物抢夺的是修士生机,而且速度快得惊人,以至于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切便直接结束。

“张道友,刚刚偷袭杜纯的那东西还在附近盯着咱们吗?”

杜腾见张依依没有再查看其他尸体的打算,当下问道:“除了生机尽失而亡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还在,没有。”

张依依简单回复,绝大部分心神仍然对外界环境做出着最高的戒备防范。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自己手中的虚无剑比之前还要蠢蠢欲动,满是想要主动挣脱她做点什么。

下一刻,张依依果断放手,虚无剑带着愉悦的剑鸣瞬间朝着西南方向急速刺去。

一击之后,虚无剑毫无停留,一息之间瞬移三处像是追着某种东西连击而去。

而张依依清楚的感应到之前曾偷袭过杜纯的东西也开始不断变换着方向,明显就是被虚无剑碾着跑。

那东西这是遇上克星了?

张依依脑子里刚刚涌出这么个念头,虚无剑已光芒四起,刺目的剑光笼罩成椭圆形定在那儿,随即剑身开始颤抖起来,且抖动得越来越激烈。

好在没让张依依多担心,下一刻虚无剑所有的光芒通通收入剑身同时回到她的手中,剑鸣再起轻快得连旁人都感受得到它的满足与愉悦。

“干得好!”

张依依笑着弹了弹虚无剑,毫不吝惜的给予着夸赞表扬。

她可以确定,一直在暗中盯着试图再次偷袭他们的那个鬼东西,已经被虚无剑吞了,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得了表扬,虚无剑更是在张依依手里“撒娇”,而张依依还就真“听懂”了它的意思。

“想让我再替你寻找新目标?”

张依依琢磨了一下,大概明白什么样的条件下,虚无剑才能锁定那未知之物,一举反杀吞噬于无形。

而且,她清楚的感觉得到,吞下那东西之后,虚无剑应该是得到了不小的好处,所以才会更加念念不忘想要继续。

听到张依依的话,虚无剑果然更加兴奋起来,用它自己的方式表示主人干得同样不错。

它没有办法直接找出那东西,但却可以通过主人感应锁定,就像之前一般。

换而言之,虚无剑需要张依依先以身为饵,一旦被类似之物再次盯上,虚无剑只需借用主人感应,稍微多费一点点的时间反过来锁定对方。

“你的剑能反杀那东西?”

杜腾连蒙带猜,惊奇地询问张依依,明显十分好奇。

毕竟,虚无剑看上去一点儿都不打眼平平无奇,而且完全感应不出品阶。

但刚才这把剑做了什么却实打实,哪怕他们明面上根本看不到偷袭之物,可那一番较量下来,也不是完全无半点感应。

“有点麻烦,不过可以再试试。”

张依依看向杜腾与杜纯,反问:“一起?”

“当然,都听你的!”

杜腾想都没想便爽快应下。

这个时候,在张依依身边那肯定是最安全的,就是人家不主动提,为了小命着想,他也得不要脸地紧紧跟随。

脸面什么的算得了什么,互帮互助吗,以后总有机会他多出力一马当先。

至于杜纯更是不存半点质疑,二话不说随时紧跟。

三人小团队正式成形,便穿梭于四周,主动寻找暗中偷袭杀人的未知目标。

不到两刻钟的功夫,空中圆形平台上最后一个空位也被人抢占,五千位子坐满之后,平台自成一方,任是谁都没法再靠近。

然而,这并不意识着所谓的第一关游戏结束。

台上之人似乎无需再担心什么,只用安心等着半个时辰全部过去,但台下还活着的修士却得继续面临被看不见摸不着的未知之物随时偷袭灭杀的极度风险。

这一下,所有人都停止了内部之间的争斗厮杀,反倒是出乎意料的团结起来,一门心思想方设法防御那不知何时便将突然落在自己身上的袭杀。

一旦被盯上,能够逃过者微乎其乎,甚至于它们出没的频率、选中的目标全都毫无规律可言,是以被莫名杀害的修士数目也越来越多。

终于,有人发现了张依依这个小队的异常,他们明显不止一次碰上了那东西的偷袭,却依然活得好好的。

甚至有人还亲眼目睹到了虚无剑反杀的过程,哪怕从没有谁看到虚无剑反杀的对象到底是何物,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推测出基本的真相。

渐渐的,有人开始主动向张依依靠拢,算是无形间寻求一份相对较安全的立身之处。

而张依依也没有说什么,只要不影响到她行事,她并不介意这点小事。

事实上,她能够看顾的范围其实也有限,所以若是将活着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那么只能是各凭运气,生死由命。

但在其他人眼里,张依依没有明确出声反对便算是一种默认,是以随着时间推移,附近越来越多的人朝着他们这边靠拢,跟在她附近行动。

“他们在干什么?”

平台上的人自然也发现了这一奇怪现象。

“好像有人能够击杀那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还是个初级女天仙,她手里那把剑似乎有点特别。”

这话刚落下,虚无剑便正好再次主动出击,第四次吞噬掉了原本想要杀人的未知之物。

如此一来,太多贪婪的目光直接锁定到了虚无剑之上,以至于台下离得那么远的张依依与杜家兄弟都明确的感应到了来自平台之上强烈而明显的贪婪、对于虚无剑明晃晃的觊觎。

“张道友,你这把剑看来已经被不少人给盯上了。”

杜腾朝着平台的方向嗤笑一声:“一个个都想得挺美的,真以为是个人拿着你这剑就能遇啥杀啥了。”

这话可没有半点掩饰,甚至还故意用仙气传音,让台上台下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无所谓,有本事就抢,能修到天仙境的,谁还没干过烧杀抢掠的事。”

张依依不在意地说道:“半个时辰快到了,趁着还有点功夫,我得再给虚无剑找多几份口粮。”

吞噬四次未知之物后,张依依明显感觉到虚无剑身由内至外的变化,估莫着再多吞一点,虚无剑将会有一次明显的蜕变。

说干就干,张依依还真没将那些人的觊觎放在眼里,加快速度替虚无剑锁定新目标,寻找新口粮,全然无视所有人的目光与想法。

又帮着虚无剑吃下五份新口粮之后,那些东西兴许是被张依依与虚无剑给弄怕了还是什么,反正本能的趋利避害下,最后根本不再有新东西敢再靠近张依依。

甚至于张依依发现其他地方有人因偷袭而死从而立马赶去主动送上门时,也无济于事,反全她周围千米范围之内都成了绝对安全之处,倒是无意间庇护了不少人。

意识到那些东西不会再往她身边凑后,张依依只得十分可惜地收回了虚无剑,让自己的本命之剑重回体内进一步消化吸引所有吞噬之物。

而后,半个时辰彻底结束,而那道诡异的男声也随之再次响彻整个天空。

“第一关游戏结束,奖励开启!”

伴着这道声音,张依依立马看到,所有死亡的修士,不论是同伴相残还是被未知之物抽尽生机致死,尸身却都在这一刻同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