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依依,你说那些尸身都去哪儿了?”

毛球的声音突然传至张依依脑海,显然它虽一直不曾从随身空间内出来,但从头到尾都在关注着外界的一举一动。

“跟落花差不多的作用吧。”

张依依默默回应了毛球,怕它到底没真正学着做过几天人,还特意解释了一下:“落花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十有八九死去的修士都成了这处仙地的养料。”

“那这些人身上的东西也一并被仙地给收了?”

毛球再问:“你之前怎么不趁机搜罗一番,都是无主之物了,归谁不是归?”

说实在话,天仙这种级别的修士,身上好东西说多不多,但能进这里需机缘者,说少肯定也不会太少。

毕竟除了像张依依这样少数有空间储物外,一般金仙以上的强者才能自行开辟虚空储物,所以绝大多数金仙以下的仙人用的都还是跟下界修士差不多的储物法宝,只不过品阶截然不同罢了。

所以,一下子这么多天仙身死道消,他们身上的东西都成了无主之物,毛球想要顺便搜罗一些也无可厚非。

只是,张依依本来也不是路不拾漏的圣人,穷得丁当响的她又怎么可能视金钱如粪土。

“你以为我没试过?没用,动不了。”

她在查看最近第一具尸身时便尝试过了,人家身上的任何东西根本都顺不出来。

便宜都想沾,连仙地也不例外。

毛球听后倒是立马明白了关键所在,片刻之后再次传音道:“下回我试试,趁着再有那样的机会,但凡死前还有口气,肯定能回收点,多多少少碰个运气聊胜于无,不然光靠你,一张跨仙域的船票得凑到猴年马月。”

“行,咱们毛球可是越来越会持家了。”

张依依笑呵呵地应下,难得这家伙如此积极,她哪有不应之理。

天空之上,这一关所谓的游戏死亡人数也被显现于天空之上一目了然。

张依依也没再与毛球闲话,注意力一下子被拉至那些数目之上。

初始参与人数一万零五百三十,死亡三千零一百,幸存七千四百三十人,也就是说,光是这第一轮便直接死亡近差不多三成。

由此可以预见,启霖仙地这一次的开启最终存活率怕是不容乐观,至少张依依并不认为后面所谓的闯关将会比这第一关要来得更容易。

但此时此刻,思索这个问题的修士却并不算多,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已经落到了奖励内容之上。

奖励分两种,第一种是固定奖品,选第一种者,可以直接得到各自需要交纳给仙地主人的全部物资。

而第二种则是随机抽取,抽到什么是什么,有可能爆出令仙王都能心动的异宝,也有可能什么都没有,总之这一种奖励方式完全取决于运气,就跟赌博似的。

当然,圆形平台上的那五千天仙完全不必纠结,因为他们拥有同时领取两种奖励的资格,唯独平台下的两千四百三十人才需要从第一与第二之间做出决择,选择一种。

得知这么个结果,绝大多数没能抢占到平台座位者都可惜不已,暗暗决定再有类似之机,定然无论如何也要抢占到这样的先机。

这才刚刚开始,光是第一关便有着如此丰厚诱人的奖励,也足以令打消众人对于仙地所有的恐惧与不满。

但凡来此者,都是为博机缘而来,生死危险也早有众人预料之中,只要丰厚的回报不虚,仙地里面到底玩的是什么样的花招还真没多大的区别。

不得不说,从这一刻起,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可了这场所冒险,甚至对于接下来的闯关游戏跃跃欲试,彻底的融入到所谓的冒险乐园之中。

平台之上的西门凌风与尘儿更是在第一时间看向张依依与杜家兄弟,仿佛是在嘲笑着他们之前的自作聪明。

偏偏张依依完全不为所动,连带着杜家兄弟亦看不出半点懊恼之色,也不知到底是真不在意,还是碍着面子强撑。

很快,平台之上天仙们的两份奖励几乎是同时发放。

第一份倒是一目了然,都是各自所需要交纳给启霖仙地主人的固定物资,但第二份到底得没得,又得了什么却只有自己才能看得到。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不但加重了第二份奖励的神秘感,更让人想入非非,但同时也算是一种牵制平衡的保护措施。

虽然有人表现得很是失望,有人神色平平、还有人略有惊喜与激动等等,但人生如戏,全凭演技,这种时候想靠表面上这种情绪反应判断出真假来还真不容易。

毕竟能够修炼到天仙境,关键之时谁还没有点儿心眼?

平台上的天仙领取完所有奖励后,接下来自然轮到了平台之下的天仙。

张依依想到虚无剑之前吃下去的那好些份“口粮”,便直接默默站到了第一种奖励方式那边,没有打算去赌那点儿运气。

反正这才刚刚开始,一年的时间后面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关闯,没必要太过着急。

看到张依依的选择,杜家兄弟两个只是互相对视一眼,而后便跟着张依依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像张依依他们直接选择第一种固定奖励者只占了一小部分,大多数人到底还是不甘心想要赌上一把,毕竟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够平安活到一年之后离开启霖仙地,还怕后面集不齐上交给仙地主人的那点物资?

“第一关奖励发放完毕,第二关游戏正式开始!”

天空之中再次响起那道诡异男声,下一刻,所有还存活着的天仙再次被转移到了一处全新之地。

白茫茫的浓雾之中,张依依的神识被压缩到了极致,顶多也就是能够看清周围五十米内的情形。

杜腾、杜纯两兄弟这会儿并不在她身边,甚至于她能够看见的五十米范围之内亦再无一人。

她试图联络杜家兄弟,但浓雾显然可以隔绝屏蔽掉五十米以外的一切。

与第一关游戏时一样,这一次依然没有谁提示半点游戏规则,只是下一刻,尘儿却是突然凭空出现在她的眼前。

“张依依?没想到我运气相当不错。”

尘儿在看到张依依后,整个人就跟换了个芯似的,笑得极其开怀:“我有一个惊天的秘密要告诉你,与你有关哦!”

“停,我不想听你说什么惊天秘密,你吃错药了,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还是说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从前的都不过是伪装?”

张依依可不想听什么惊天秘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呀,更何况尘儿这状态明显不正常。

“想不想听可由不得你,看来之前没上平台的废物,果然是没资格知道这一轮的游戏规则。”

尘儿笑得更加得意,随即一副好心的模样施舍般说道:“听好了,这一关叫做交换秘密,我为主动方,所以由我先说。等我说完之后,再轮到你说。若是你说的秘密无法超过我,你就输了!而输了的人很有可能会直接死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