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七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到底见多识广,张依依对于这一关乱七八糟的“游戏规则”倒也接受良好,不过,她当然不会百分百信尘儿的话。

尘儿见张依依反应平平,竟是半点都不觉得意外,反倒是觉得有些无趣,连带着脸上的得意也收了起来。

这一收敛,张依依突然觉得尘儿整个人的气质再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终于如同一朵真正的高领之花,圣洁而冷傲。

“你不信我的话?”

明明是反问却带着莫名的笃定,此刻的尘儿看向张依依的目光哪有半分的妒恨与冲动,平静得不带一丝一毫多余的个人情绪:“说实话,我其实并不讨厌你,但谁让你正好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成为最合适的导火索呢?虽然我并不希望你直接死在仙地里面,但这一关无论如何你只能输给我,只盼着你运气好点能够坚持下来,可别真的就这般死在这一关才好。”

“你的话,我能信多少?”

张依依看着眼前完全陌生,但下意识里却总算觉得本应该如此的尘儿,从前心头那股子违和感总算消散一空。

“信多少随便你,但‘交换秘密’却是这一关实打实的游戏内容。”

尘儿心平气和地笑了笑,倒是并没有催促之意,似乎有意留了些许思考判断的时间。

这样的尘儿由内到外都洋溢着一种令人窒息的魅力,便是张依依也不得不说一句西门凌风真是他娘的配不上这样的风华绝代。

而张依依多少也猜出了尘儿的言下之意,游戏规则什么的大体应该不假,但细节之上肯定会有隐瞒或者偏差,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各自用来交换的秘密内容,绝对不能造假。

至于最后谁的秘密更有价值,或者说更得游戏操纵者的心,自然就是赢家。赢家奖励必不可少,而输家十有八九将会受到极为严重恐怖的惩罚之类,且极大可能将面临死亡。

张依依快速在脑海过了一通,心中基本上有了数,莫名的对于所谓的输赢反倒没那么在意。

“我明白了,那开始说你最大的秘密吧,我洗耳恭听。”

之前尘儿说过,这个惊人之秘貌似还与她有那么点关系,无怪乎张依依改了主意,好奇了起来。

见状,尘儿也毫无负担直说起来,反正不论最终张依依是否能够活下来,离开启霖仙地后,这里头所发生的一切谁都不会再记得。

“我并不喜欢西门凌风,甚至于可以说是厌恶!我是西门世家打小物色培养起来的家奴,看似风光实际上却还是逃不过被逼以色侍人的命运,哪怕我再努力修炼也没有丝毫的自由,只能成为西门家族想怎么用便怎么用的棋子。”

“五百年前,我被西门家族这一任的家主赏赐给了西门凌风,成为西门凌风的一名侍妾。从那一天起,我便开始一步步策划利用西门凌风彻底摆脱家奴这层身份,甚至于彻底摆脱整个西门家族,成为真真正正的自由之修。”

“比起西门凌风的夫人以及他之前的那些女人,我的姿色毫无疑问立马便让西门凌风上了心,再加上我早就对西门凌风的性格与心理了若指掌,一番相处下来更是让他对我动了真心。”

“当然,我清楚地知道西门凌风那样的人绝不可能真正做到专一,所以光是这样的所谓真心根本不足以支持太久,更别说最终让一份所谓感情足以支撑我达到目的的程度。”

“所以后来陆陆续续间,我费尽心思天衣无缝的设计了几次为他舍命、美人救英雄的戏码,三次,三次我差点替他而死,也终于让他坚定不移的认定我是真的爱惨了他,爱到为了他可以不惜一切,可以做出任何的牺牲且无怨无悔!”

“而我也成功的成为了西门凌风心中地位最为特殊的女人,哪怕在那之后他的身边又有各种各样新鲜的美人出现,但却谁都无法取代我,便是西门夫人也不敢轻易招惹我,甚至于还得放下身段对我和颜悦色。到这一步,我也可以放心的实行下一步,所以……”

说到这,尘秘顿了顿,笑得很是凉薄:“所以我费尽心思终于替西门凌风物色到了一个最佳新宠。月儿到现在也不知道她能够顺利认识西门凌风,如愿以偿成为西门凌风的女人还有我的一大笔功劳。月儿刻意接近西门凌风的目的是什么,我不清楚也不在意,反正我们也算是各取所需。我也只是需要借她之手一步步让西门凌风失望厌弃,最终抛弃掉我这个旧爱,却又念着曾经那点旧情解除我家奴的身份,一如他展现给外人所看到的有情有义的表象一般,主动体体面面的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

“为求完美、确保不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我行事惯来喜欢稳扎稳打,只可惜有时候人算当真不如天算,因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我不得不加快计划与步伐。不仅是尘儿,甚至于连你也被我小小利用了一下,为爱而妒,为爱而憎,为爱而蠢,为爱而没了自我,这个角色我演得可还好?”

张依依听尘儿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确有种恍然大悟的清明感,只不过若说这便是尘儿笃定能够赢她的最大秘密,似乎还是差了点什么。

毕竟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想要脱离仙界家族家奴身份与束缚的女修步步为自由谋划的真实故事。

她并不否认尘儿的智商与美貌一般令人赞叹,但到目前为止,至少这个秘密对她的触动并不算多大。

张依依暂时不清楚这一关游戏输赢的具体判断标准到底是什么,但既然主题是秘密,至少这个秘密首先得足以震得住对手吧。

“演得还行,只是,这就是你所谓的惊人秘密?与我有这么一点点的关系便一定能够打败我的最大秘密?”

她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应该还有下文吧,所以我继续洗耳恭听。”

如果没有下文的话,尘儿这谓惊人秘密水份太大,哪里可能随随便便赢下这一关。

尘儿见状,看着张依依依然冷静如初:“你很聪明,的确还有下文,还是最为关键的。知道我为什么不得不突然加快计划吗?因为我无意间知晓,西门凌风活不了几年,很快就要死啦。所以我当然得在他死之前就让他主动将我抛弃、放我自由,不然这几百年我所做的一切努力、一切筹划便等于通通打了水漂。”

“知道西门凌风为什么活不过几年,很快将死吗?那是因为西门家的家主想要他的命!知道西门家原本应该是最为疼爱西门凌风的那位家主为何想要他的命吗?因为西门凌风本来就是西门南山特意为自己挑选的一具备选之躯,若是西门凌风运气足够好的话,或许永远不会有机会被西门南山用到,但偏偏西门凌风的运气并不太好。”

“西门南山修习了一种极为特殊的秘术,在他晋级真仙之后将他自己的神魂一分为九,除了占主导地位的主魂以外,其他八部分被他精心安排分别送至八处不同的下界历世同修。原本只需等到他这八魂之体顺利渡劫飞升仙界,与主魂再次融合,本门南山晋级仙王的成功率便能达到八成之上。而且为了确保那八个下界世界的魂体平安飞升,西门南山做足了准确,但偏偏还是出现了意外。”

尘儿说到这,嘴角浮现出一抹舒畅的笑意,显然对于西门南山出现这样的意外其实是打心底里头乐见其见的。

“西门南山最终只成功收回了六个飞升回来的分魂之体,剩下的两个却是再也回不来,因为那两个不同下界历世的西门南山都被人给杀了,而且全都神魂俱灭,再无收回的可能。所以不得以,西门南山只能启用以防万一的两名血脉后代替代损失掉的分魂,而西门凌风正是其一,还是最好的那个替代!”

不得不说,听到这里,张依依总算有了一种果然一不小心真的听到了一个惊人之秘,没想到自己所杀的那两个西门南山竟然是仙界西门南山的分魂历世。

如此一来,她这是无意之间竟破坏了人家进阶仙王的通天之路,这就真不是一般恩怨,一般生死之仇了。

“啧啧,原来如此,这可真是一个惊人之秘,没想到堂堂西门世家的家主竟然堂而煌之的将自己的血脉后人当成豢养的魂体替代品,为了自己的仙王之路什么都做得出来。”

张依依不由得摇了摇头,满是感慨地说道:“真不知道当年他将自己一分为九,送另外八个魂体进入不同下界时,手上又沾了多少人的血,是外人的血更多,还是他们西门家族人的血更多?”

“那都没什么区别,只要他能够跻身仙王之位,便是所有西门家的人都知道真相又能如何,反正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只要牺牲的不是自己就行。”

尘儿毫不在意地说道:“我说完了,这个秘密够不够惊人?你一个才飞升不久的下界之修,还能说出比这个仙界大秘更加令人震惊秘密来吗?所以,我赢定了,希望你能够挺过一会儿的惩罚。”

“那可不一定!”

张依依却是突然笑了,点破道:“我想,交换秘密这一关真正判定输赢的规则与标准并不是看谁的秘密更大更惊人,而是第一人说出具体秘密之后,接下来的人必须围绕第一人秘密内容说出一个与之相关的新秘密才对。至于最终到底谁说的秘密更胜一筹,那就得看第二人接着说出来的秘密分量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