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一开始也没想到,那些图文拓印竟花了他们整整一个月时间才算理出了头绪。

“这是整个仙界的地图?”

杜腾看着眼前经过他们的手最终汇集重新炼制而成的图册,震惊得无法形容。

虽然进入这里后,他们对外面曾经的事宜都不记得了,但并不代表一些基本的常识也一并跟着没了。

可说实话,即便他们现在还在外界的记忆,怕是只会更加震惊,毕竟如此大版图规模且详细的仙界地图,莫说是他们,便是杜家老祖那一辈估计也没见过。

“差不多,但应该只是整个地图的三分之一,并不完整。”

张依依这会儿倒并没有提及眼前拼凑出来的并非如今仙界的地图,而当是上古仙界图。

反正离开启霖仙地之后,杜腾他们也会将这些事情通通忘光,看过的仙界地图是新还是旧更是会通通烟消云散。

“只三分之一便如此惊人,若是找全剩下的三分之二,岂不是……”

杜腾左看右看也没看出张依依是如何知晓这张他们好不容易拼凑齐炼制好的地图只是整个仙界地图的三分之一。

不过他倒是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哪怕只是三分之一,可这份地图范畴的广度与详实度所体现出来的价值便已经是无价之宝。

若是今后有机会能够找齐整副图的话,怕是整个仙界都将为之震惊。

“你当这种好事是大白菜?能得这三分之一便已经是天大的机缘。”

月儿直接怼了杜腾:“这都还得亏了依依,不仅找到这些东西,更找出了拼炼地图的规律与方法,不然就算原本那些东西落到咱们面前,也不可能会想到竟能拼成一副如此完整的大地图。”

没错,就是完整,哪怕依依说了只是整个仙界地图的三分之一,但也不能否定这三分之一本身也是一个较为完整的整体,价值不可估量。

“那些之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这里?”

张依依直接指了指地图上的某一处,代表着青云门方位山脉的一侧,那儿有着一颗并不明显的红点。

说实话,最开始她也没有意识到青云门的这张拓印地形图竟然成为整副仙界地图扩散蔓延开来的起点,甚至于藏经阁里拓下来的所有图文如何拼凑炼制成整体,其规则与方法也隐藏在青云门这张图中。

而首先发现的竟然还是随身空间里无意瞄过来的毛球下意识里觉察出古怪,提醒张依依反复尝试过几十回后,这才一点点推算出来的。

“依依觉得这处红点代表的便是咱们离开这里的关键线索?”

尘儿看向张依依,倒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她记得最开始依依便提到过重新查找炼制这些图文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寻找离开青云宗,离开这处诡异这地的线索。

至于最后他们竟然弄出了一副有着三分之一规模的精细仙界地图出来,则完全算是附加之功,意外之喜。

“我觉得是。你们看,这处红点其实更像是整个这幅地图绘制开始的第一笔,也就是起始之处。”

张依依也没卖什么关子,径直说道:“而红点之处本就是青云门的禁地之一,是我们在这里谁都没有去过的地方。所以不论如何,我都想寻个合适的机会去那里找找看。”

……

谁都没想到,机会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三天后,青云门发布了一个面向整个门派弟子的任务,任务目的地正是地图上那处红点所示的禁地。

原来,半年之前,那处禁地深处便陆陆续续发生异动,最厉害的一次甚至都险些影响到青云门这边。

所以,为了门派安危,自然不可以一直这般置之不理,派人手进入禁地察看异动原由便成为了一个高危任务。

这样的任务报酬再丰厚也没多少弟子愿意主动报名参与,毕竟能够被宗门列为禁地者,进去之后十有八九很难再活着出来。

所以,张依依很是顺利的报上了名,只等过些天凑齐人数后便能直接入禁地。

张依依报了名,杜纯、杜腾、尘儿、月儿自然也跟着报了名。

他们一方面并不放心张依依独自入禁地,另一方面也是觉得若离开的线索当真就在禁地之中,那么就得更加跟紧依依的脚步才对。

于是乎,五人倒是齐齐整整全都上了名单。

西门凌风原本并没打算报名,不过在得知张依依几人竟然都报了名后,便改了主意,果断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以至于出发的当天,张依依几人一眼便看到了西门凌风,且他的身边头一回难得的没有再看到任何女修作伴。

双方对视之后便各自撤回了视线,并未打什么招呼,而张依依暗自扫了一圈,发现这次总共百名弟子中,包括她们在内竟然有二十一人都是第三关游戏跟着一并进入这里的修士。

负责带队者依然是最开始接引他们入青云门的白胡子老爷子谭长老,只不过这一次他身后常跟着的那两名仙童并未出现。

“入禁地后,不论发生任何事,没有本长老的命令都不得擅自行动,否则一律门规处置!”

谭长老冷冷扫过众人:“若有怕了的,现在还能改主意,门派决不会强求。但一旦踏入禁地,再有违令或逃逸者,就别怪本长老直接动手除害!”

这话一出,竟然还真有五人迟疑过后选择退出,其中包括一名第三关游戏参与者。

如此一来,总共进入此地的三十九人还剩二十数都将进入禁地参与此次任务。

进入禁地之后,西门凌风不知为何竟主动走到了张依依身边,毫不顾忌其他人的目光。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也别急着赶我走,咱们谈谈?”

西门凌风单独传音,直接将谈判的筹码给甩了出来:“我还知道你跟其他人不一样,你与我都还记得这里是启霖仙地的一部分,而我们并不是真的得入仙门,只不过是身处游戏之中罢了。”

张依依见状,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西门凌风,也没急着回应。

她回头朝着跟在后面的几个同伴,微微摇了摇头示意无事,而后这才重新若无其事的与西门凌风并行。

“你头上的玉冠不错。”

张依依早就已经计算过要弄死西门凌风至少得需要先解决掉人家哪些保命底牌,而摆在明面上的这件防御性仙器品阶极高,自然算是对方底牌之一。

西门凌风主动与她摊牌,必定是想与她联手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谈合作这种事谁先主动谁吃亏,既然想谈谈,那至少得先表示出足够的诚意才行。

“你的胃口也不错。”

西门凌风不傻,哪里不明白张依依的意思。

不过,他显然对自己最终将在仙霖仙地的机缘有着足够的自信,更对自己的仙宝有着足够的掌控把握,所以倒是毫不犹豫地把张依依指定要的玉冠当真就这般送了出去。

张依依无比顺利便得了人家一件仙器,也不强求对方主动抹去仙器上的神魂烙印,转手便扔进了随身空间内。

反正她也没打算让西门凌风活着离开启霖仙地,到时人死了,物件上的神魂烙印自然不复存在。

“说吧。”

得了好处,张依依这态度自然也好了一些,传音道:“你想从我这儿知道什么?或者说,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你已经找到了离开这里的方法?与这处禁地有关?”

西门凌风虽是反问,但语气却相当笃定:“我知道关于离开这里的规则,是唯一能够协助你离开的人。杜腾他们任何人都帮不了你,只有我才是你最好的搭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