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九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这种带着明显辩论色彩的话题本就是个坑,一个极其容易让人掉下去自我怀疑、自我恐怖的坑。

可惜的是,张依依打现代那一世起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似是而非的所谓哲学,所以谭长老这话再玄乎也没那能力把她给带沟里去。

“别忽悠了,生也好死也罢,反正我以我的意志为标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肯定得离开这里,回我应该呆的地方!”

张依依挥了挥手,话锋一转:“您想做什么,直说便是,无需跟我玩这种没意义的心理战。”

“真是个固执的丫头,既然你非得要离开,那也不是完全不可以。”

谭长老默默看了张依依好一会儿,似是有所松动:“但你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然你们所谓的天门终将无法开启。”

“你知道天门?”

张依依自动略过了“代价”,将重点放在了谭长老后半句话上:“也就是说,你知道我们进入这里的前因后果?亦或者说,这些所谓的冒险闯关游戏本就是你们操控?”

她问得很是直接,而事实上第三关所谓的游戏在她的猜测中其实早就已经超出了游戏本身。

她不确定这到底是启霖仙地冒险乐园中的一个特殊存在,还是她们现在所经历的这一关本就超出了仙地幕后意志的操控。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谭长老摸清了张依依的性子,也索性直来直往:“这里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操纵者,有的只是因果循环之下的本能进化。”

“什么因果循环,什么本能进化?”

张依依听得有些迷糊,但显然谭长老却并没打算多加解释。

事实上,谭长老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他们的存在导致了这片仙地的诡变,还是整个这片仙地本身的诡异,才造就了他们青云门生生死死的无限循环。

但谭长老却并不想打破现有的一切,正如张依依之前所言,生也好死也罢,自己心中认定的标准才是唯一的真相:“你只需考虑是否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便可。”

微一沉呤,张依依问道:“什么代价?”

“你身上所有的功德金光。”谭长老倒是并没提那些不切实际的条件,当然这也是他唯一想要的东西。

这么多年进入的外来者并不少,但真正有功德金光的还是头一个,特别是像张依依身上功德金光如此之多。

若是这样的人一直留在这里当然是再好不过,但可惜的是对方意志太过坚定,坚定到进入这么久都不曾迷失过分毫,完全没有被同化的可能。

这样的人不是能够强留得下来的,留得越久反倒越只会成为大麻烦大隐患。

可既然人留不住,但这一身的功德金光却是再如何也不能白白错过。

“功德金光?你要这个做什么?”

张依依倒不意外谭长老看得出自己身负功德值:“难道你想用它超渡你们这些无法安息的亡灵?”

明明不知做古了多少万万年,却偏偏一直没有消散,被迫以这样的方式不断行尸走肉般永远禁锢在青云门这一方表面安逸的天地里。

要是这样一想,张依依倒是觉得谭长老他们想得以超渡倒还真是再正常不过。

“谁说我们需要超渡?”

谭长老眯了眯眼,颇不赞同:“我们这样才是真正的永生,你这种浅薄的人根本理解不了,当然也不需要你的理解,只需要你将你身上所有的功德金光通通交付给我便可。”

“不超渡就不超渡,意见不同而已怎么就成浅薄了?”

张依依完全猜错,莫名有些不爽:“可像树上这些人一样,也算是永生?”

“想要得到,自然就得学会舍弃,区区肉身罢了,何尝不是另一种修炼。”

谭长老却丝毫没将这点血腥残酷放在眼里,甚至于还抬手比划了一下,特意指向张依依看清:“我也在那儿,没什么大不了。”

张依依顺着看去,果然看到另一个谭长老被窜在那条树枝上,与其他数不清的树人一样,正不断地被巨树抽取着生机,由生到死,由死到生,不断的痛苦循环。

“……”

好吧,她的确被堵了个哑口无言,果然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她承认她的确太过浅薄了些,到底无法理解谭长老所认可的这种永生。

不过,她瞬间倒是明白了谭长老要她的功德金光做什么。

这棵巨树正是维持整个青云门一直这般“存活”下去的能量之源,也是谭长老他们这些人所谓永生的根本。

可这样的根本说实话戾气太重,也成为了他们“永生”世界最终可能发生坍塌的隐患。

而她的功德金光却能够化解这样的戾气,将这里的隐患缩减到最小程度。

哪怕谭长老并不承认,但实际上,从他索要功德金光开始,却实实在在的表明了所谓的永生不论任何形式都只是一种自欺欺人。

张依依没兴趣非得去挑破这一层,与谭长老辨个胜负清明,毕竟早就已成的观念若真有那么容易打破的话,青云门便不可能以这样的形式一直“存活”于此。

可同样,她也没那么大的慈悲心帮他们改变任何,眼下唯独需要考虑的是,她不可能将自己所有的功德金光通通交付出去。

“谭长老,你的条件高了些,功德值得之不易,我不可能将我身上所有功德金光通通给你。”

片刻后,张依依主动开口谈判起来:“毕竟,就算没有你的帮忙,我也不是绝对没有其他的办法打开天门,离开这里。”

“你说得没错,但那道所谓的天门会吞噬你身上所有的空间之力,不然那个叫西门凌风的,为何不自己单独离开,还非得与你合作,甚至主动把他自个协助之位?”

谭长老知道的自然不少,除了张依依这个特例完全不受控制以外,其他人其实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在这里,空间之力若被天门吞噬便是彻底的没了,今后也无法再滋生。如此一来,你的时空之道便不再完整,只能算做时间之道,甚至于还有更大的隐患。”

他把话说得十分明确,也直接点破了张依依所立之道:“但功德金光不同,你就算全给了我,今后还是可以继续积攒,这买卖你不亏。”

“照您这般说的确不亏,可西门凌风不可能知道我掌握着空间之力。”

张依依其实已经信了大半,但她依然提出了质疑。

谭长老也没有不耐,相反态度比之前要好得多。

大概是觉得张依依同意交易只是早晚之事,加之他们之间真论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所以替张依依解一些惑也算是一种交易态度。

“他的确不知道,但他并不需要知道这么具体,游戏规则只需提醒他找你一起进入那道天门便可。而我并没有骗你的必要,这一点你心中应该有数。”

说完,谭长老便不再多言,而是默默地留给张依依考虑的时间。

至于张依依其他两个同伴之前还想去寻树心,欲从树心处破解巨树威胁的打算,谭长老完全不在意。

哪怕杜纯思路是对的,可惜的是以他如今的修为永远不可能找到树心所在,根本构不成任何的麻烦。

“我信!”

没过多久,张依依点了点头,终于再次说道:“不过谭长老,我只能给你一半的功德金光,不能全部都给你,离开这里后我还得继续在启霖仙地中参与其他游戏,若无功德值伴身,麻烦太多。毕竟这片仙地本身就过于诡异,我得给自己留有余地。”

她特意提及了启霖仙地,自然还是带上了几分试探之意。

上古之时,这里可不叫启霖仙地,那副古仙界地图上明明确确的标明了这里另有他名。

青云门到底本来就身处启霖仙地范围之中,还是因为其他某些原因才有了关联,到现在她其实没有比较明确的答案。

而谭长老似乎并没意识到张依依的这点小心思,听到启霖仙地这个名字后也没什么明显的神色异常,反倒只是认认真真开始跟张依依讨价还价。

“一半肯定太少,太少的话我要了也没用。九成,至少得九成,我给你留上一成。”

谭长老这认真添价的模样让张依依若有所思。

她摇了摇头,继续道:“九成还是太多,六成,我给你六成。不能再多了,否则的话我宁可自己再想其他办法。既然您能够解决那道天门对我空间之力的吞噬,那就说明不是无解。既非无解,我多费些时间心思,指不定自己也能解决。”

“九成,必须九成。”

谁知,谭长老这回却是再不相让:“你从我青云门拓印的那几十份地图价值无穷,我没找你麻烦本身就是一种报酬。所以九成不能再少!”

“那些东西我能找到并且拓印下来是我的机缘,又不是你主动给我的,怎么能算是报酬?”

张依依见谭长老果然知道了她这点小秘密,倒也没半点不好意思,理所当然得很:“不然你看看,从有外来者进入这里起,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够找到看到那些地图,所以这是我自己的本事功劳,您不能归到长老身上。”

顿了顿,张依依甚至于相当大胆地推测道:“谭长老,其实青云门本身从来就没收藏过那此东西吧?”

如果真有的话,那么珍贵的上古仙界地图也不可能跟随随便便混杂着放在藏经阁里,面向所有弟子开放,毕竟这种无价之宝从来都不可能成为共享资源。

这是张依依极为合理的怀疑,更何况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发现那张古神族人与空间雷兽王组合的幻象之前,她可是一无所获,压根没有看到过半点关于地图图文内容的东西存在。

就是在发现那张组合幻象之后,才有了后面的种种转机,一连几十张上古仙界图文册如同凭空出现一般被她找到,并且顺利拓印保存了下来。

“……”

谭长老怔了怔,一时间倒还真不知如何反驳。

说实话,他本身也不是那种完全不讲理的人,加之他是真不清楚张依依为何能够得到那些,毕竟青云门原本是并没有那些存在的。

如此一来,他的确没法否定那是张依依自身的机缘。

“所以,你是想让我另添一些报酬?”

好吧,谭长老到底也不傻,听出张依依言下之意换了个思路继续谈便是:“但你应该知道,这里真正能够适合你用的基本没有,唯一有的也早就被你自己拿走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只能是六成,毕竟亏太多我心情会急剧直下,心情太坏的指不定还会影响到功德金光的效果,影响功德金光效果的话……”

张依依这话多少带着威胁,不过却是笑眯眯地说道,竟然还莫名不让人觉得太过讨厌。

“停,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功德金光的效果会随着主人心情变化而有影响?”

谭长老明显不信,打断了张依依。

“谭长老没听说过很正常,毕竟您真正生活的年代与我现在所生活的年代相差得太过古旧久远,很多东西随着岁月变迁而发生变化有什么奇怪的?”

张依依一脸的真诚:“当然,信不信随你,反正我是真的没骗你。”

骗是不算骗,毕竟她的体质有些特殊,所以连带着功德金光有这样一点小小的变异也不算什么。

只不过这种影响效果其实极小极小,甚至于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当然,她是不可能将后面这半句也说道出来的。

“……”

谭长老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只能选择相信:“那好,九成,我再添一样东西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