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身上倒不是完全没有现成的仙器,就好比炼仙鼎。

照着仙界关于仙器品阶的鉴定,炼仙鼎至少是极品甚至于超极品都不一定,但都到了仙界,这东西来历特殊,所以并不能随意显于人前。

更别说,她身上但凡从下界带上仙界的东西,基本上就没有不好的。

让她把这些宝物当成对可有可无的普通仙器随便给人,还真是不行。

而据她所知,像杜腾、杜纯这样家世富足的仙界世家弟子,身上或多或少都会备上一些自己并不用的普通仙器以备不时之需,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考虑要不要临时管杜家兄弟借上一两件应急。

不过,没等她纠结完到底借与不借,台上那两人很快又已经决出了胜负。

这一回,赢的那一方可没有上回大胡子男修那般好说话,竟是指明要了输者一件中品仙器。

如此一来,负者瞬间大怒,一看就是打算翻脸。

也不怪人家输不起,毕竟普通仙器介于伪仙器与下品仙器之间,能进启霖仙地者,咬咬牙还是可以拿得出一件普通仙器,不至于影响到自身太多。

但这里绝大部分人自身惯用的都还是下品仙品为主,即便这般,他们的家底也已经凌驾于外界九成九的低阶天仙,足够令人羡慕。

最后,他们这些人里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资本用上称手的中品仙器,毕竟不是谁都像西门凌风那般豪得无边。

正因为如此,所以胜者张口便问负者指定要一件中品仙器,这无疑是师子大开口,负者即便有,也九成九可能是本命仙器。

本命仙器被夺,这跟杀人也没差多少。

“中品仙器没有,有也不可能给你!”

负者本想先下手为强,便是死也拖个垫背的,但可惜这处高台明显限制了这种可能,是以只得狠声咒骂对方:“你给老子等着,只要老子不死,他朝必定让你死无藏身之地!”

狠话刚放完,高台便直接判定负者接受惩罚失败,瞬间一股无形之力把人踹下了深涯。

至于被踹下深涯者,最终是生是死,谁都谁不清楚。

张依依还特意留意了一下那人的样貌,想着等第四关结束后看看这人会不会再次出现。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但游戏还在毫无间断的继续进行,很快又有新人被送上高台。

“啧,这是没搞清人家底细便大开口呀,最终鸡飞蛋打,损人不利己,啥都没捞到。”

杜腾下意识地看向张依依说道:“你说得很对,咱们谁都得当心点,真是什么人都有。”

到底人心难测呀,哪怕谁都知道他们这些人里有那资本使用中品仙器者少之双少,但对比稳挣一件普通仙器来说,依然会有人巴不得拿别人的性命赌上一把更好的东西来填充自己的贪婪。

万一真碰上有中品仙器的呢?

甚至于,万一碰上像西门凌风这样的土豪或者隐性富翁,指不定连上品仙器以及其他更好的东西都能搏上一样呢?

“拿着,以防万一。”

一旁的杜纯见状,倒是主动取了件普通仙器递给张依依。

他知道张依依刚刚飞升不久,估计身上并没有那种备用的普通仙器,而他能够匀出来的不多,品阶更好的又都是自己所用所需,能做的也只有这般。

杜腾倒是立马明白了族弟的用意,当下自己也匀了一件备用的普通仙器给了张依依,用得上也好,用不上更好,总之算是一点心意。

“多谢,算我借你们的,过了这一关就还你们。”

张依依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杜家兄弟竟主动替她想到了这个,一时间也没跟他们假客气推辞。

虽然好兄弟并不能简单用金钱价值衡量,但这种时候,还能主动匀仙器给她的,那绝对是实打实的好呀!

……

接下来,张依依一连又看了差不多二十多场石头剪刀布的对决。

而这二十多场下来,除了让负者交出一件仙器或者其他好东西给胜者这种惩罚方式以外,另外四种也总算陆续冒了头。

第二种惩罚有些古古怪怪,说实话都算不上什么惩罚,那便是负者欠胜者一个人情。

照杜腾的话来讲,这种惩罚内容还真是相当的放水,搞得张依依都差点要相信第四关是不是真打算往良心路上奔。

不过很显然,选这个惩罚内容的相当之少,二十多场时,总共也就一名胜者选了这个,估计着此人心肠的确不错,仙界修者里头难得的良善之辈。

而第三种惩罚反倒更让张依依觉得安心,因为胜者可以指定负者替他杀一人,当然杀的目标只能限定在他们这一千五百人之中。

负者成功将人杀死,便代表惩罚通过,可以下台继续游戏,而在规定的时间内没能将目标杀死,则代表没通过惩罚,依然会被踹下深涯。

还有更惨的是,替人杀人过程中,反被别人弄死,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没了。

别说,有了第一个人选择此项惩罚内容后,光是这二十多场里便共四人选了这招借刀杀人。

啧啧,张依依暗自感叹了一下,这一千五百人中,有仇的还真不少,绝大多数竟还是进入仙地之后起的矛盾结的仇,可想而知这样的自相残杀怕正是整个游戏操纵者最乐见其成的。

第四种惩罚张依依只见了一回,胜者竟问负者要了一滴心头血。

修到天仙这种境界,损失一滴心头血影响说不上大也说不上小,关键还是得看个人本身。

不过,当时杜腾倒是悄悄告诉张依依,那名被取一滴心头血者,其原身并非人修,而是一株人参时,她总算是明白为何会有这种内容的惩罚项。

这简直就是针对草木妖修成仙者专门设定的惩罚呀,这些人的一滴心头血比起一件普通仙器的价值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有这个眼力劲认出对方真身的话,几乎很少有人可以抵挡住如此诱惑。

若说第四种惩罚是专门针对草木妖成仙者,那么第五种惩罚专门针对的则是海陆妖兽成仙者。

被要求断其一臂送给赢家,天仙境妖仙的一条手臂的确是最好的炼丹甚至炼器材料,想想都觉得这一关游戏依旧还是那么的变态。

有人愿意有人自然不愿意,以至于被踹深崖者越到最后反倒越成了负者愿意主动选择的第六条路。

张依依与杜腾、杜纯几人运气都还不错,游戏进行了许久,都始终没有抽中过他们。

如果可以,他们自然希望这样的运气一直能够保持到这一关结束,毕竟能够靠运气躺赢的话,张依依从来不会觉得丢脸不好意思。

只是,所有人都明白,这种好事轮到自己身上的机率千分之一都不到。

果然,就在杜腾、杜纯私下里悄悄告诉张依依,这一千多人里头,哪些修者可能是草木妖成仙,哪些可能是海陆妖兽成仙等等分门别类总结了一大通后,“幸运”的光束总算照到了张依依的头上。

下一刻,张依依被一股力量自动传送到了高台之上。

而她的对手还是个大熟人,西门凌风!

啧啧,张依依觉得她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之好,头一回玩石头剪刀布竟然就碰上了如今整个启霖仙地里头最大的土豪。

西门凌风身上是有上品仙器的,这一点她再清楚不过,所以这会儿功夫西门凌风在她眼里简直就是一个亮闪闪的送财童子。

这处高台不比其他地方,高台也不会给上台双方对决者废话的机会,三局两胜强行开始,而唯一能够交流片刻的机会只有分出胜负选择惩罚之际。

当然,张依依也没想跟西门凌风瞎扯,想来西门凌风也是如此。

第一局张依依直接出了石头,什么都没想,也什么小动作都没打算做,纯粹就是照着规则老老实实玩着三岁稚儿都会玩的游戏,全凭运气认真无比。

融合了那枚松绿色的种子后,她对自己的幸运值颇有信心,毕竟之前十万仙晶都随机抽到了,玩个最简单的小游戏加持一二当然不在话下。

果然,第一局西门凌风出了剪刀,张依依先胜一局。

第二局,张依依出了布,而西门凌风出的则是石头,胜负便直接见了分局。

三局两胜,所以第三局没有了继续的必要。

“承让!”

张依依笑眯眯地朝西门凌风点了点头,也不管对方高兴不高兴,听到高台自动判她赢后,径直与西门凌风提出了惩罚内容:“烦请西门道友送上一件上品仙器,多谢。”

一听上品仙器四个字,台下顿时一阵抽气声,同时不少人自是忍不住暗自议论起来。

西门凌风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大肥羊是没错,但就算是真仙也不一定人人都用得起上品仙器。

西门凌风再如何也只是天仙境,超出自身境界太多的仙器拿着也发挥不出仙器本身实力的两三成威力。

所以,绝大多数人并不觉得西门凌风身上会有上品仙器。

但还有极少数人是相信西门凌风有的,只不过他们更多则觉得张依依太过贪心。

一个小小初级天仙当众问人家要上品仙器,得罪的不仅是西门凌风这样的有大背景者,同时也将更多的贪婪目光吸引到了她自己身上,不知为自己树了多少敌。

这样的人,便是得到了至宝也没那个命用。

不过,张依依全然不在意旁人怎么想,反正东西她是要定了。

西门凌风这样的人可不会为了一件上品仙器而主动冒险踹入深涯搏命,反正人家身上好东西多得很。

果然,西门凌风虽然很不高兴张依依这般狮子大开口,但片刻后还是取出了一把小巧的铜锁。

“你倒是对我的家底清楚得很,我身上就剩这么一件上品仙器了,但愿你有那能力保得住。”

他这话既是说给张依依听的,更是说给高台下剩下的所有人听的,算是杜绝自己将来再被人这般狠宰。

不过这话效果如何,现在谁都不清楚,但对西门凌风而言总是聊胜于无,同时也不忘让张依依成为众矢之的,毕竟这么一件上品仙器已经到了对方手里。

“这便不劳道友操心,我也是照着游戏规则来罢了,还望道友莫要介意。”

张依依不怕西门凌风当众穿小鞋,反正没这个,第一关时她出尽风头的虚无剑也早就成为太多人觊觎的目标。

被传送下高台后,游戏几乎没啥缝隙的继续。

张依依这会儿并没功夫研究刚得的那把铜锁,收进随身空间后倒是引得毛球极感兴趣,专门抱着在那儿研究了起来。

没过多久,张依依再次被选中上了高台。

又一次胜出后,这回的对手不仅与她无冤无仇,而且输了也坦荡无比,愣是没有让她察觉到半点的恶意。

正因为如此,所以张依依还特意询问了一句:“你身上有多余备用的普通仙器吗?”

对方微微一愣,显然不太明白张依依为何这般,但还是如实摇了摇头。

他自然有两件不错的仙器,但一件是本命之宝,一件也是惯用的,不论给出哪件对他的实力影响都不小,特别是本命之命。

“那行,惩罚内容就选你欠我一个人情吧。”

张依依见状,倒也没为难对方。

这自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毕竟不久之前张依依这张脸可是已经因为一件上品仙器而深入人心。

这才多久,一下子就跟转性一般如此良善、好说话了?

但不论如何,事实就摆在眼前,倒是由不得人不信。

足够聪明者自然也不少,很快就有人意识西门凌风之前很有可能得罪了张依依,准确来说两人之间只怕是有不小的矛盾冲突。

果然,在之后,这样的结论越来越显得真实可信。

因为张依依后来竟然又被选中了三回,且三回都成为了胜利者,这种运气当真是绝了。

更绝的是,人家依然还是客客气气先问负者有无备用的普通仙器,有则直接要一件普通仙器,无则让对方欠下一个人情,完全没有贪心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