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西门凌风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就连月儿都主动闭上了嘴什么安慰的话都没说,巴不得自己的存在感越低越好。

但即便如此,“幸运”之手还是没有放过西门凌风。

当他再一次被选中站上高台重新面对张依依之际,连他自己都觉得眼前人有些像个恶梦。

这样的巧合也算是万里挑一,偏偏却让他碰上,而最可怕的是,张依依之前已累积参加了五回,并每每都是赢家从无败绩。

如此惊人的气运,简直就像这一关专门为她量身订制,由不得西门凌风还没开始比就已经觉得自己再次必输无疑。

果然,三局依然只比划了两回剪刀石头布,他又输了!

西门凌风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下意识里已经有了一种遇上克星般的惧意滋生。

“我觉得西门道友身上应该还有上品仙器。”

张依依的声音带着笑却也带着满满毫不掩饰的恶意。

“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存在什么解不开的生死大仇。”

西门凌风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想要咆哮。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从头到尾他们之间也就只因为尘儿而生出一些争端,互相放过狠话,却也仅仅如此。

但联想到第三关游戏结束、自己刚刚出现在水榭时的那点异样,再加之张依依如今明显对他毫不留情的打压,他严重怀疑在第三关进入那道门后,他们之间是不是结下过什么深仇大恨。

要不然,张依依连着两次怎么就独独逮着他一人死锤不放?

“烦请西门道友再赠一件上品仙器给我,多谢。”

张依依完全不搭理西门凌风的质疑,再次张口要上品仙器要得毫无压力,妥妥的恶女形象呀。

“张依依,但愿你能一直笑到最后,否则……”

西门凌风恨得牙痒痒,却还是没敢再多耽误功夫。

未尽之言意思再分明不过,两人之间这个仇算是结得不能再死,便是对方能够活着离开启霖仙地,到时他也不可能放过。

一把金色的斧头被直接扔到了张依依手中,又一件上品仙件拿出来后,西门凌风惊人的家底再次刷新了几乎所有人的想象。

斧头明显还不是西门凌风的本命仙宝,西门家族在西门凌风身上倒真是舍得大把大把的扔下资源,多到连妒忌都难以形容众人此时复杂的内心。

惩罚完成,两人很快被送下高台。

高台上对决继续,而西门凌风却是没法再对张依依的嚣张狂妄忍气吞声,径直穿过人群走到了对面。

好吧,台下说话自然不受高台限制,而早就已经失财又丢脸的西门凌风更是不会在意所谓的风度。

“你是觉得反正将来离开这片仙地后,所有人都不会记得仙地之中所发生过的种种,所以才敢对我如此挑衅放肆?”

他的质问冰冷彻骨:“第三关进入那道门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你现在便敢在这里把事做绝,又怎么不敢把事情说清楚!”

张依依抬手拦住想替她出头的杜腾,毕竟自己的事情当然自己亲自解决比较好。

“西门道友怎么会觉得这是挑衅放肆?”

她一脸的坦荡与理所当然:“难道就因为你是西门世家最受器重的嫡系子弟,所以我就算赢,也不能照着规则讨要点好东西?笑话,我又不靠你们西门家族吃饭过活,也没做伤天害理之事,凭什么就不能这样对你?”

这话的意思是,千万别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谁还不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说得真好像谁比谁高贵特殊似的。

特别是他们这样的修者,这都什么时候、什么场合还整天抱有高人一等的想法真是愚蠢至极,竞争利益面前,自我感觉当真别那么良好!

“你……”

西门凌风被怼得想要吐血,却愣是不知如何反驳,一张脸跟个大染缸似的,别提多精彩。

“至于第三关进入那道门以后的事,你问我我问谁?出来后大家都不记得了,你要是随便编点什么说,你能信?”

张依依很是认真地讲理道:“当然,你如何胡乱猜想我也没办法控制,不过你放心,要是一会儿咱们还有机会上高台对上,到时我还赢你的话,肯定不会再管你要上品仙器了,到时随随便便要点别的就好。放心、放心!”

“好好好,你等着,好运气可不会一直跟着你!”

西门凌风辨不过张依依巧舌如簧,索性懒向再自取其辱,放下最后这一句狠话径直甩袖走开。

双方站得极远,渭径分明,哪怕是西门凌风单方面的凶狠翻脸,关系却也不言而喻。

“这是彻底跟他撕破脸了?”

杜腾见状,也不嫌弃事大,直接朝着张依依挑了挑眉道:“看他这样子可不会放过你,当心点,这人阴着呢!”

“纠正一下,是他彻底跟我撕破脸了。”

张依依淡定得很,毕竟撕不撕破脸都不会改变任何西门凌风最终的结局。

“他在明目张胆鼓动其他人对付你。”

杜纯看得更加分明,一下子便把远处西门凌风那点小动作摸得清清楚。

“随便吧,左右这一关除非有人利用惩罚规则直接点明杀人,否则他私下里也奈何不了我。”

张依依无所谓,至于结束这一关后,谁找谁麻烦还不一定。

“其实说实话,我也有些好奇你为什么这么看不惯他?”

杜腾的关注点总是有些不太一样:“你又不喜欢他,与他照理说来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就是之前出了些矛盾冲突,也的确不至于弄到你死我活的局面才对呀!”

“这话你应该拿去问西门凌风呀,毕竟我也没对他怎么着,不就是在游戏规则之下要合理的要了他两件上品仙器吗,你看他这么小家子气,为了两件上品仙器就翻脸喊打喊杀的,怪得了我?”

张依依甩起锅来毫无压力,经她一说歪理都成了正理,逻辑之上绝对满分。

杜腾想笑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

不过,他倒是没有再追问什么,毕竟不论如何他们都早就站依依这一队了,有理没理那也必须是他们没错。

反正西门凌刚说得没错,至少他就是仗着离开启霖仙地之后谁都不记得这里头发生过的事,所以才敢这般强势明显的站队,到时影响不到两家大概关系就成。

他们与西门凌风之间本来也只是塑料兄弟情,干这种他也是一点儿都不觉得亏心,谁让西门凌风也的确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呢。

“对了……”

突然间,张依依密语传音给杜腾、杜纯:“你们要是上了高台的话,石头剪刀布时什么都别想,什么小心思、小动作都不要有,更别企图用法术修为控制什么,就跟个孩童玩这种游戏一般越纯粹越好。”

事实上,她早就怀疑自己这一关中如此逆天的好运并不仅仅来源于融入体内的松绿色种子,更多的兴许是她误打误撞摸对了这一关游戏取胜的本质,所以才能够这么多局从无败绩。

而她被一连抽中如此多的次数,这一点可以说是运气好,反之也可以说是运气不好,关键还是得看从哪个角度去分说了。

杜家兄弟听到张依依的密语传音,微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深意。

莫说之前张依依毫无败绩的连胜已经成为一种佐证,就算什么都没有,杜家兄弟也会选择毫不犹豫地相信照做。

没一会儿,兄弟两竟还真的依次被选上了高台,并且都顺顺利利的胜出归来,便更加印证了之前张依依的判断。

反倒是月儿与尘儿,两人这么久以来都还从没有上过高台,毕竟游戏进行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有大半多数的人至少轮过一回。

当然,张依依倒是没多替这两位好看得能飞起来的姑娘多操心,倒是突然之间,高台上传来一道清晰洪亮的指示之声:刚刚决出来的胜者为负者挑中的惩罚内容,正是替他杀人。

而要杀的人不是别个,正是张依依!

张依依压根不认识此时高台上的那名胜者,再加上西门凌风适应看向她的嘲讽目光,一切则不言而喻。

早就料想过西门凌风会有这种借刀杀人的举动,张依依并不怎么意外,当下便亮出了自己的虚无剑,做好了应战准确。

高台上的负者已是天仙后期修为,大概在西门凌风眼里,就算弄不死她这么个初级天仙至少也能让她狠狠吃个教训?

负者应下惩罚内容,一瞬间张依依身边百米范围之内被自动清空,形成一处无形的高级战台,连带着杜家兄弟也被强行逼退至战台之外。

规则范围内的正规厮杀,旁人无法插手干涉。

在规定的时间之间,张依依的生死决定了对方的命运,决定了负者还能不能平安继续这一关游戏。

所以,这样的战斗,谁都不可能放水,猛一开始便直接白热化,任谁也不敢自视境界上的优势便敢轻敌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