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半年后,张依依结算清场地费与住宿费后,挥挥手毫不留念地离开了苏道益的庄园。

半年前她只用了半个时辰便渡完了晋级玄仙的雷劫,从此一举成为一名光荣的玄仙。

至于后面的半年,倒不是她自己非得继续留在庄园内被人当成小肥羊宰,而是晋级结束的档口,她在空间之术上又有了新的领悟与突破,是以连地方都没有挪动一下,直接便在那处渡劫场陷入到顿悟之中。

谁知道这一顿悟便直接悟了整整半年之久。

总算结束顿悟,原本张依依还兴奋不已地想立马实践一番,却被早就等在渡劫场外的庄园仆从恭敬呈上的费用清单给瞬间整清醒了。

为了不让自己发生破产的危机,张依依赶快老老实实照单付了费,捂紧自己的小钱包后再也不敢继续耽误,立马起身告辞。

苏道益一直在闭关之中,苏虹倒还算有点义气,见她顿悟这半年也一直在渡劫场外替她护法,并没跟他师父一样嚷嚷着要收这护法之费。

双方交换了现在能用的通讯符互通有无,也方便这对师徒什么时候准备回北部大仙域时,能提前给她提个醒,到时她好带着百万仙晶滚滚而来,继续心甘情愿的承受来自苏道益的盘剥。

刚出山谷,张依依便感觉到身后出现极其细微的空间异动,回头看去,也忍不住为苏道益的精明、谨慎道声佩服。

空空荡荡的山谷这回可真成了空地,原本隐藏其中的庄园已经搬离。

好在以苏道益比商人更商人的本性,到时真准备回北部大仙域的话,便是冲着百万仙晶以及其他好处,这人也肯定会主动让苏虹提前联络通知她搭顺风车的。

抬脚准备正式离开,突然间毛球却是一下子窜出了随身空间,及时拦住了她。

“怎么啦?”

张依依看着毛球在一下子便窜进山谷里面,这里转转,那里嗅嗅,那模样竟然跟跟只寻宝老鼠一般,倒是随口便打趣道:“莫不是咱们毛球发现宝藏了?”

“哼,这回便宜你了。”

毛球头也没回继续着这转转那转转,还真是在找着什么:“先别打扰我,等我找到了再说。”

好吧,被嫌弃打扰碍事的某人,干脆啥都不说了,当真就这般站在一旁,悠闲无比地看着毛球跟条小狗似的满山谷晃。

甭管最终毛球找不找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反正也耽误不了她多少功夫。

“找到了!”

没过多久,毛球回头朝着张依依挥了挥爪子,示意她赶紧过去。

而等张依依一到,它直接结了个空间结界将他们为中心,近百米范围通通围了起来,连带着头顶上方都没有有放过。

“这么谨慎,看来还真是被你找到好东西了。”

张依依自然了解毛球,费这么大功夫开玩笑却是不可能干得出来。

只不过,这一块除了点再平凡普通不过的野草外,似在没有其他特殊之物,估莫着毛球所指的东西应该是埋在这一块土地之下:“这是要挖坑?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别碍手碍脚就行了。”

毛球还真不是瞧不起张依依,只是这下头埋着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挖的,真让依依这种暴力份子来,鬼知道最后还能剩下什么。

再次被嫌弃了的张依依不怒反笑,心情还格外美好。

她家毛球这语气虽说有些冲,不过却是实打实为她好,毕竟这找的东西可是要“便宜她”的,还不用她动手,果然是越来越会懂得体贴,真是个暖心的小可爱。

毛球全然不知张依依脑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一道空间刃吐出,很快麻利地开始挖坑。

它应该是开始前已经在心里进行了精确的计算,所以这活是干得当真相当之精细。

挖下的同时,所有的土同时都被它给转移干净,连一粒细小的土渣屑都没有没给机会漏下。

毛球还是头一回这般耐心,坑也不宽,只一米左右,却一直往下挖得极深,每一下都很小心,似乎生怕惊动了什么。

直到那坑差不多整整两百多米,张依依竟是一滴水都没见着。

最开始张依依还以为是毛球将地下渗出的水连同每一下挖出的土一并空间转移走了,但后来才发现并非如此。

这地底下似乎本就没有任何水源,偏偏这片山谷竟还能绿绿葱葱,明显极不正常。

不过,这样的诧异她也没有多做纠结,因为很快,毛球终于停了下来。

“我下去,你呆在这里就好,别添乱。”

这嫌弃的意味就更浓了,话音刚落它便直接飞落入坑。

说实话,张依依神识早就探得清清楚楚,两百多米的坑下反正在她看来还是什么都没有,但既然毛球如此信心十足,她也只能听话地等着。

一柱香之后,毛球从那坑底带回了三滴活蹦乱跳的透明液体,闻起来还有着淡淡的幽香。

“这是什么?”

张依依好奇地瞧了许久,愣是看不出这三滴到底是什么玩意。

而且她明明确定,毛球在坑底捣鼓那么久,她是真的什么特别的东西都没看到,却不想转眼间回到地面后,便多了这么三滴透明液体。

“是什么一会儿再跟你解释,我先把东西送进随身空间安置好,不然很容易被它们逃掉。

毛球扔下这话便直接闪进了随身空间,张依依本也想跟着进去看看,不过下一刻毛球原本设立的空间结界却是猛的碎裂开来,而她脚底土地不知被什么突然大力破开。

张依依反应极快,立马便飞退避开过去,但下一刻一头类似蚯蚓却多足的怪物直接便从地底下冲出朝她袭来。

伪蚯蚓浑身奇臭无比,张依依险些被那味一下子给臭晕过去,当下竟是难得的没直接回击应战,而是遵从本能往山谷之外飞窜。

“把宝珠还给我!”

伪蚯蚓长尾一下子便延伸了数百米之长,重重地挥向张依依,想直接将人给卷住拖回去。

而随着这番动作,那股恶臭竟是更浓了三分,简直都快令张依依窒息掉。

“砰”的一声,张依依连扇子这个伪装工具都懒得拿了,直接空手一招时空斩将那又黑又粗又恶心的尾巴斩落于地。

然而,她估计是真的被恶臭熏得脑子都有那么一些不太灵光,竟是忽略了蚯蚓这种生物的某种变态特质,而运气不好的是,这伪蚯蚓在这一点上倒是跟蚯蚓本质没啥区别。

是以,现在一下子便成了两条又大又恶臭、恶心到死的伪蚯蚓夹击于她,张依依小脸都被这种“生化武器”给熏白了。

若是不能尽快弄死这怪物,只怕自己最后不是会被活活臭死,特意封了嗅觉都没有半点作用。

这样的死法她一点儿都不想要,太没脸见人了,恐怕从古至今还没有哪个修炼到玄仙的,是被活活臭死的!

为了速战速绝,片刻间张依依便改了策略,强行压下心头对这恶臭的反感,咬着牙愣是调头改退为进,直接主动冲向了恶臭源最中心地带。

娘的,正好试试她这晋级后的玄仙势力,也不知道全力一击下到底比着天仙时翻了多少倍威力。

本命剑虚无应召在手,王剑之威与时空斩瞬间相辅相成、交映生辉,剑气为笼,时空为刃,恐怖的绞杀之力以张依依为中心向四周光速扩张,所到之处遇神杀神,遇魔灭魔,席卷一切无可阻挡。

下一瞬间,一切便直接结束,那两条怪物已经碎成无数块,无声无息地飘落到地上,连拼都拼不起来。

“呕……”

帅气不过两秒,张依依直接便干呕起来,要不是早就已经辟谷,这肚子里也好久都没有过食物,今日她非得吐出来。

不仅如此,这干呕声还没完全停下,她整个人便已经朝山谷外使劲夺命狂逃,快得只一道残影掠过便一下子没有影踪。

张依依也不知道自己飞跑了多久,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后面有什么可怕之物在追杀她似的。

一路上她不知给自己使了多少清洁术,哪怕的的确确再也闻不到半点臭味了却也没有停下施清洁术,也没停下继续飞奔的速度。

远点,远点,再远点,她是永远不想再体验那种当真能够夺命的恶臭之味。

不知又跑出了多远,张依依这才停了下来。

她一屁股毫无形象的坐到一块大石头上,整个人到现在都还有些没恢复过来,简直对那个味心有余悸。

而毛球早就在随身空间内笑得嘴都快合不拢,难得见到依依这般滑稽又倒霉模样,它是实在忍不住呀,不是它不善良,实在是忍不住而已。

“笑够没有?”

张依依有气无力地问着,也懒得回空间,她现在累得很,心累,特别累。

要是到了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毛球给坑了的话,那她也实在是白活了。

就毛球那寻宝、挖宝的熟练方式,又怎么不可能知道地底下藏着什么东西守望着那三颗透明液体?

偏偏毛球从头到尾愣是没有给她透露半个字,摆明了是想看她笑话!

亏她之前还觉得毛球越发懂事体贴了,果然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既然如此,那可也别怪她不客气了。

毕竟毛球干这亏得事之前,就应该知道她是什么性子。

“别、别生气,我这不是实在没忍住吗,绝对没有笑话你的意思,真的,你可得信我。”

毛球终于止住了笑,显然这会儿还没意识到自己之后可能会遭遇什么样的报复打击。

“没有就没有,我又不是那小气的人,生什么气,还真能跟你计较不成。”

张依依没急着翻脸,只是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实情了吧?你慢慢说,我慢慢听,正好休息够了再出发。”

听到这话,毛球还真不怎么相信依依半点都不气它了,但鉴于它觉得再如何依依也拿他没什么办法,所以倒的确没什么忐忑之心。

“什么实情不实情的,没那么夸张。那三滴可真是好东西,这可是真正的洪荒甘露之宝,移植进你的随身空间与之相融,可以让你的空间生成真正的江河湖海,是构成一方完整世界不可或缺的至宝。”

毛球倒是解释得挺认真:“至于那头恶蚓,倒不算什么,顶多就是头半道不知打哪里被甘露吸引过来守护的妖兽,那东西战斗力不算太恐怖,纯粹就是那一身的味,啧啧,真是……”

“好了,不用再往下说了得那么详细具体了。”

张依依直接打断了毛球意欲再将恶蚓说上成百上千字的念头,深吸一口气直接问重点:“为何这东西独独能如此容易的被你发现?独独被你给找着?”

要知道之前苏道益的庄园可就隐藏在这处山谷中,不认是苏道益还是苏虹还是她,谁都没有察觉丝毫。

更别提,在毛球明确告诉她哪里有宝,直到毛球最终送到她眼前,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就跟个瞎子聋子似的。

“大概是我跟它有缘?”

毛球呵呵笑着,一听就知道十分敷衍:“所以我就顺手给找出来了,你还真别说,这东西隐匿功夫超一流,逃得又快,若不是我的话,根本没人发现得了抓得住。不过我拿着它也没什么用,正好你有这么一个随身空间还需要升级成长,可不就便宜你了。好在咱们也不用分那么清楚,你的我的没多大区别,反正……”

“行了,你可以闭嘴了。”

张依依哪里听不出毛球这是故意瞎扯转移她的关注力,并不想如实相告那点小秘密,所以也没打算再听毛球在这里胡言乱语。

心领一转,随身空间内的毛球直接便被她强行送至空间内专门为毛球设立的小黑屋之中,至于什么时候再放出来,全凭她高兴。

说实话,这处小黑屋里的憋屈程度可是比着凡间妖兽袋还要更甚,必定是毛球最最讨厌的。

这可是当年乔师叔专程提议她在随身空间内为毛球弄的,不过之前一直没机会用上,本来以为毛球越来越懂事贴心肯定是用不上的,没想到现在却是正好派上了用途。

呵呵,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她家乔师叔永远都是她师叔!

刚把毛球丢进小黑屋,张依依却是突然起身站好,整个人瞬间进入备战状态——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