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七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比起长乐仙城,嘉兴这边倒是显得更加热闹繁华。

跟着曾城、绿俏,张依依自然一路无阻,顺顺利利地便进了仙城。

绿俏在这里有自己单独的住处,张依依暂且自然是跟着绿俏先行安顿。

“曾大哥,我带无羁在家中四处转转熟悉一下,你也回去忙其他要事,总不好叫城主与城主夫人担心。”

绿俏见曾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出声委婉送客。

她还有好多话要单独跟张依依说,曾城总守在一旁着实不方便得很。

“那行,我先回去一趟,顺便把新的身份铭牌弄好一并送过来。”

曾城见状,也知道再不走不太好,不过心里怎么想的,倒是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等身份牌弄好后,她也方便做自己的事,不至于成天呆在你这边耽误功夫。”

想到张依依将来一天到晚都凑到绿俏身边,曾城自是不愿,甭管人家自觉不自觉,识趣不识趣,总之这提醒的丑话由他说出才好。

“曾前辈放心,我肯定不会缠着绿俏不放。“

张依依哪里听不出曾城的真正用意,神色淡淡倒是并不生气。

反倒是绿俏十分之不好意思,既想跟曾城说张依依不是那样的人,又想告诉张依依,曾城不是那个意思。

一时间反倒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不知道到底要劝哪一方为好,真真是尴尬得不行。

好在曾城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很快便走了,而张依依看上去也没在意曾城的弦外之音。

过了刚刚那个时机,现在再挑回这个话题反倒不妥,是以绿俏索性也没再提,直接翻了一篇。

她如今住的地方不算大,但三进的院子各个功能室都齐全得很,关键还不是租的而是她自己在嘉兴仙城最好的地段买下的产业,也算是相当不错。

不过,到底也只是个院子,神识一扫基本也就扫了个遍,哪里真用得着绿俏特意带着在里面转,刚刚绿俏那般说也只不过是催曾城走的借口罢了。

“这间客房还算方便,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需要,我再帮你另外添上。”

将人安顿下来后,绿俏又取了最好的仙茶、仙果热情招待:“别客气,就当这里是你的家,我是巴不得你一直跟我呆在一起的。”

只是,谁都知道这明显不可能,像他们这样的修仙之人,莫说是朋友,就连至亲至爱也不可能时时在一起,绝大多数更多时候都将是自己一人生活,不论是修炼还是历练等等,都是如此。

“放心,我是真不会介意什么。若不是现在还不方便在外面随意走动,我压根没有时间来嘉兴仙城这边的。所以等这边新的身份铭牌弄好后,我也差不多得走了。”

张依依喝着茶,语气随意地解释了一下:“于修士而言,聚散离合本就是常态,还能再在上界重逢,亦属难得。见你过得极好,我也放心了。”

“你说得对,倒是我狭隘了。”

绿俏笑了笑,释然后问起了正事:“对了,你到底怎么惹到西门世家了?难道真跟传言一般,他们家那个西门凌风是你杀的?”

“不,人还真不是我杀的。”

张依依一本正经地摇头否认,她最多也就是动嘴鼓动而已,并没有亲手沾上西门凌风半点血迹。

“那他们怎么……”

绿俏倒并不怀疑张依依会骗她,说实话这个理由连她都有些怀疑,毕竟以世家全族的名义发布悬赏追杀令,可不是小事,区区一个家族子弟,哪怕再重要的子弟也不至于这般明晃晃的动用整个家族资源报复。

“大概是因为,我可能是坏了他们现在当家人的好事?”

张依依笑眯眯地说着。

岂止是坏了人家好事,那可是断人仙路,比掘了人祖坟都不止,西门南山但凡有机会只怕恨不得亲手弄死她,追杀令什么的还真的只是餐前小菜。

绿俏也不傻,一看就知道张依依心知肚明人家为何非得这么不遗余力,只是并不打算说罢了。

人家不愿意说,她当然也不好追问:“甭管如何,总归你得小心一些,若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非得离开仙城的话,尽量还是少在外面走动。等过几年风头渐渐平息后相对更安全时再忙也不迟。反正呆在哪里不是修炼,我这里环境不算最好,却也是足够咱们目前修炼所需的。”

“多谢,我心中有数的。”

张依依略微点了点头,没有拂人家好意,只是自己的事情应该如何安排还是得如何安排,总不能因为一道追杀令就束手束脚。

“这么点小事,有什么好谢的,咱们俩的关系谁跟谁?”

绿俏很是高兴地说道:“飞升之后,我一直都在想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有重聚之日,盼星星盼月亮的,可算是盼到了这一天。我就知道……”

“绿俏……”

张依依突然打断了绿俏满含回忆的述说,看着那双与当年一般俏皮灵动的眼睛,格外平静地问道:“你为何不问问我是如何飞升的?毕竟蓝羽小世界根本早就断了飞升之路。”

绿俏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住,都是聪明人,她怎么不可能听不出张依依这话真正之意。

可是一时间,她却不知如何回应,仿佛心底最深处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这一刻通通都已经暴露无疑。

张依依没有错过绿俏眸中一闪而过的心虚,也没有让这诡异的寂静保持太久,很快自行又打破道:“你被空间乱流带出蓝羽小世界之前,曾被唐津取过精血一事为何完全不曾与我透露过半分?是真的不知唐津会将你的精血做什么用途,还是压根就并不在乎他用到哪里,反正因此差点被他害死的是我,对你本人并没有什么影响?”

眼见绿俏的脸色因为她的这几句话更加惊诧难堪,张依依也没停下,依然用这般淡定平静地语气,一字一字地反问:“身为你曾经的托福之人,你能不能替我化解一次死劫其实我是真的不太在乎,但我好奇,你到底还对我隐瞒了什么?比如说我的福气到底是怎么被你蹭走?被你蹭走后,又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隐患与后果?”

说实话,原本这番话,她是打算等拿到新的身份铭牌后再跟绿俏摊开来,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没有必要。

从本质上来讲,绿俏这人倒不是什么真正的坏人,从利益上而言,对方到底是沾了她的善缘,如此大的一桩因果本身也是对绿俏的一种制约,再翻脸也不至于直接朝她出手。

“我……我……”

绿俏喉咙发紧,垂下眼帘不敢直视张依依。

张依依每一句话都说到了点子上,这也代表对方对于当年之事早就心中有数,她的答案、承认与否都并不重要。

她清楚的知道,若是自己还说谎故意隐瞒的话,张依依也不会真的将她怎么样,但从此之后,她们之间的关系必定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深深地呼了口气,她终于抬起头对上了张依依澄明如水般的眼睛,略显艰难的开了口:“对不起,当初之事我、我的确有所隐藏,但是我……”

“不用解释太多,直接说你都隐藏了些什么便可,其他的我不想听,也不关心。”

张依依优雅地抬了抬手,示意绿俏说重点便是。

在她还能好好坐在这里,耐心听解释的时候,说重点可比说废话要强得多。

绿俏瞬间脸色通红,却还是依言,斟酌了一下,重新开口:“爷爷说过,你是天外来客,福泽深厚,所以像你这样的人既能跨时空而来,便也能顺利归去。飞升于你这样的人而言只是时间问题。唐津用夺我精血之时,我的确不知道他是为了对付你,加之他逼我发了重誓言不向任何人透露,所以我这才从未与你提及过此事。至于……”

说到这,绿为顿了顿,声音也越加低沉了几分:“所谓的托福之人,的确本质上就是让我顺利借你的气运。但我是如何借走你的气运,具体的我真不知道,都是爷爷离世之前便替我安排好了,爷爷也说过,你的气运极强,便是被我借走一点儿,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相反,我承了你的大恩,将来的的确确也得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而替你化解一次死劫并非谎言,只不过到底是什么时候我自己也不清楚。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再骗你,否则仙路尽毁,生不如死!”

将这些埋在心底的话一口气说完后,绿俏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仿佛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被搬了开来。

她知道她的做法很不厚道,说不要脸都不为过,毕竟修仙之人的福泽气运太过玄妙,在知情之下,谁会愿意说借就借出去。

而当初她本就是死皮赖脸赖上的张依依,人家同不同意当她的托福之人也根本不是张依依可以选择的。

因为爷爷的提前安排,在张依依来到蓝羽小世界之时,这场沾福借运便已经被动开启,而她强行要留在对方身边本也只是个怕万一错过离开蓝羽小世界的时机,而非用这样的方式才能沾福借运。

她也知道这种行径与小偷强盗无异,无耻而卑劣,但除此之外想要飞升却是再无他法。

人心都是自私的,绿俏虽然觉得的确愧对张依依,但若是重来一次的话,她知道自己却还是会遵照爷爷的安排,依然不会改变主意。

听完绿俏的话,张依依心境倒是出奇的平静,没什么愤怒,也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

毕竟对她而言,漫漫仙途如此之长,谁还没有过一个看走眼或者被坑的时候?

“无羁,对不起,是我骗了你,都是我的错,不论你想如何……”

绿俏试图与张依依道歉,但再次被打断掉了。

“我可以相信你现在没有再骗我,不过绿俏,你能保证,你爷爷当初对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张依依明确质疑:“即便我福泽气运再强,被你借走一部分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难道就真的半点影响都没有?你是真的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爷爷这话的真实性?总不至于只要没死就是影响不大?而因此导致的死劫,遵行因果关系被你化解便是你沾我福运付出的代价?”

“不,我……,我、我不知道。”

绿俏乱了心神,因为下意识里,她知道张依依说的这些应该才是真相事实。

这让她觉得自己愈发不堪,根本在张依依面前抬不起头来。

“不,你知道,你心里比谁都知道!”

张依依却根本不容绿俏含糊混过:“只不过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甚至于你可能还觉得这般做对我也没没产生什么实际伤害,你爷爷当初的安排已经算是仁义,比着绝大多数恶毒残忍的修士已经良善了太多。”

绿俏无言以对,事到如今她便是说再多,也抹不去当初的所作所为:“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想如何责罚我都愿意,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张依依看着一脸羞愧的绿俏,突然间叹了口气,左手手指微微动了动,瞬间手中多了一块水滴形的玉石吊坠,从绿俏脖子上出奇不意夺来的吊坠。

而此刻绿俏不可思议地摸着自己的胸前原本吊坠所贴之处,整个人彻底惊慌失措起来。

“你要真觉得自己错了,真的想要弥补,就应该主动把这个拿出来,主动断掉你我之间的气运线,而不是继续留着这东西,等待着它将来恢复后,再有机会从我身上沾福借运。”

张依依当着绿俏的面,直接将那块水滴形的玉石吊坠捏成粉末,亲自动手斩断了绿俏最后的私心,也算是真正彻底解决了这一个隐患与麻烦。

与此同时,绿俏的这处宅子,早早的被她以时空之术隔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毕竟对于主动权,她向来都喜欢掌握在自己手中。

“好吧,现在咱们可以认认真真的算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