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了毛球的配合,张依依这边的神魂追踪术很是顺利施展开来。

因为季有德同样有功德在身,所以追踪术效果明显更好,没一会儿功夫竟然真的让她察觉到了一丝季有德的气息。

只不过,那点子气息足实弱到了极点,而且一瞬即失,若非她提前房间用功德包裹了术法加强了与季有德之间的感应,怕是连她都没办法捕捉到刚刚那瞬间的感应。

“这里!”

快步行至一处面积极小的水洼边,张依依确定刚刚就是在这里感应到季有德的气息。

肉眼一看,那么点儿水深还淹不过她的小腿处,且水也较清并不浑浊,一眼见底便直接看得清清楚楚什么都没有。

“就这么个小破水洼,完全跟留仙洞扯不上半点关系,会不会是搞错了?”

毛球边说边十分不屑地抬着小爪子往水洼里拔了拔水玩。

大概是水的温度十分之适合倒是一下子让它生了几分童趣,整只兽直接便蹦进了水洼里划拉起来。

“要么,你再看看?”

毛球看向边上站着的张依依,圆滚滚的身子重新又蹦了上来。

抖了抖身上的水迹后,它又往水洼里蹦去,如此反复,玩得不亦乐乎。

张依依没有搭理毛球,她确定自己并没有感应错,季有德应该就在这水洼附近。

只不过,她得好好看看,这水洼处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的玄机与秘密。

就在这时,不知第几次再次蹦入水洼中的毛球却是突然间一沉到底,瞬间整个人就这般消失不见,没再上来。

“毛球!”

张依依反应极快,在突变发生之时便已经试图阻止,但可惜的是她的术法在这一刻却失去作用,愣是睁睁睁看着毛球就这般在水洼中消失不见。

见状,张依依也没有迟疑,当下如同毛球一般,直接踏入水洼。

而她刚一入水洼,整个人便立马被一股惊人之力拉住她往下拽,一时间天旋地转之间。

张依依并没有刻意抗拒这股力道,顺势由着这股力将自己拉进了另一方截然不同的地界之中。

没错,那处水洼连接着两处完全不同之地,这一点她有所猜测,只是开启通道的方法与时机她完全不知,之前已经琢磨了半天也不得其法。

是以,在毛球不见之后,她立马意识到这个契机应该已经主动出现,所以才会毫不犹豫地跟着踏入了水洼。

幸而,她运气不错,猜对了。

稳稳飞身着陆,张依依发现自己如今所处之地无日无月,无阳无光,全然在一片黑暗之中。

不过对于她这种境界的修者,夜视根本不算什么。

这里大得很,她一点点放出自己的神识,并没有发现早她一步掉入的毛球,同样也没有发现季有德的踪迹。

甚至于,这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给人一种死气沉沉之感。

好在此处仙气虽不算十分浓郁,但与之前那处水洼附近的仙气气息含量都没多大差别,至少可以说明她这这一跌并没有从仙界跌到旁的什么完全不同的新异界去。

“依依,左三右六,前九后五!”

突然间,毛球的声音在她脑海响起,通过契约感应传音,成功的联络到了她。

如此自然说明毛球应该就在她附近,至少肯定离得不会太远。

而毛球所说的“左三右六,前九后五”明显是按阵法提示她正确的行走之法,张依依见状自然不做怀疑,很快跟着毛球的抬脚。

毕竟在阵法之上,毛球可以算得上大家,而她这个半桶水都不算的人当然得听大家之言。

等她照着毛球所说方法重复行走,没一会儿果然看到前方突然凭空出现的毛球。

“依依!”

毛球一把蹦到了张依依的肩膀上坐下,难得有些忧心地说道:“别乱走,这回我们怕是碰上大麻烦了。”

“怎么回事?你看出点什么了?”

张依依毫不怀疑毛球的判断,果断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她的直觉在这里完全起不到作用,甚至于很多能力似乎被此处某种力量克制住,并不能正常使用,而她也不敢随意乱来,免得引来更多不可预知的后果。

倒是毛球,一进来遇到的与她情况完全一致,却能这么快便发现她,并且还可以指导她安全的行走之法直到两人顺利汇合,可见在这里,毛球的优势远她她强得多。

“我现在可算知道留仙洞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了。”

毛球暗自责怪起季有德来,要不是那个老头自己没用被困,还偏偏想方设法找到了法子求助依依的话,他们现在也不可能因此而赶来:“你看,这里面就是留仙洞,仙人来了都走不了,可不就是留仙洞!”

“别急着丧气,说具体点。”

张依依抬手摸了摸毛球,给它顺毛:“你看我去过那么多地方都是有去有回,哪里会有什么真正来了就都走不了的绝地。”

连天道都会在绝境之中给人留下一线生机,端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抓住罢了。

张依依的话倒是很快让毛球的心情恢复了起来,当下顺着张依依的意思又说道:“听说过上古大阵留仙阵吗?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就在此阵之中,那个季有德恐怕并没有发现这里其实就是一处大阵,所以用香灰给你传信留下线索时,才会写下他以为的留仙洞三个字。不过留仙阵也好还是留仙洞也罢,本质并没有什么不同。咱们若是破不了大阵,便永远都走不出这里。”

“留仙阵?不是说上古大阵留仙阵早就已经失传了吗?”

张依依也是惊讶不已,当下更是不敢庆幸跌落进来之后不曾随意乱走。

关于留仙阵,她在青云宗的藏经阁中倒真是看到过关于这种上古大阵的记录,根本没有半点关于破阵的方法,因为这种奇阵一旦布下成形,日久天长之后会自行衍化出灵智,不再受布阵之人所控,也不再仅仅只是一个阵法。

留仙留仙,连仙人都能留住,可想而知此阵之威。

对于一个阵法废材来说,张依依觉得自己的确来错了地方,根本没有她发挥之处,如今别说救季有德了,就连自己跟毛球都一并被困住了。

“放心,这里应该只是一处残阵,并未自行衍化出灵智,还没有达到真正上古留仙大阵那样的程度。”

毛球自然知道张依依在想什么:“不然的话,我也不至于这么快找得到你。只是想要出去,暂时我也无能为力。”

“那就好,那就好,暂时找不到出路咱们不急,慢慢找便是,毛球这么厉害,肯定会有办法的!”

张依依笑着拍了拍毛球的马屁,倒是一点儿都不见外的把离开的希望与重责通通压到了毛球身上:“那你现在有没有办法先帮我找到季前辈?他应该也被困在阵中某个地方,还得指望你带我去救他,等我们先找到他再一起商量出路问题。”

“行吧,不过以后你可不能再关我小黑屋!”

毛球对于张依依拍的马屁很是满意,不自觉地便甩起了他好几条小尾巴得意得紧,同时也不忘趁机谈条件。

毕竟,随身空间内那处小黑屋实在太讨厌了,它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乔楚那个黑心肚的家伙指使依依弄的,实在糟心得紧。

“放心,无缘无故的我关你小黑屋做什么。”

张依依故意扯了扯毛球甩得快要飞起来的几条小尾巴,倒是一点儿都不意外这家伙趁机谈条件的做派。

“有缘有故也不行,反正你不能再把我扔进那个鬼地方!”

毛球傲娇地哼了一声,才不担心这样的得寸进尺。

“行吧,以后都不把你扔进那个鬼地方了,现在你能帮我找季前辈了吗?”

张依依也没纠结,直接答应了下来。

反正她答应的是不再把毛球扔进鬼地方,只是鬼地方而已,不是吗?

毛球自然不知道自己不小心又把自己给摆了一道,当下便高高兴兴地开始干活,帮着寻找季有德的下落。

半个时辰之后,在毛球的指点之下,张依依一步一步极为小心地行走于这处空荡荡一望无际的地方,终于在最后一步落下之后有了新的转机。

“翁”的一声轻响,原本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面前突然凭空多出了一个小池塘,而季有德此时正在小池塘中挣扎中,仿佛随时都可能沉入池底。

与此同时,张依依也在这一刻方才看清,小池塘里的根本不是水,而是无数如水般流动着的莹白斑点。

那些斑点时不时地还会如水一般翻起浪来,不断地想将季有德彻底淹没于其中。

“啊,依依?依依你来救我了?我没看错吧?”

在看到张依依之后,季有德简直都快要哭出声来,生怕自己再次出现幻觉。

“季前辈,你再坚持一会儿,我先想办法把你拉上来再说。”

张依依自是一眼便看出了季有德的处境,体内仙力几乎已经快要用尽,可想而知季有德在这处池塘之中不知道已经挣扎坚持了多久。

那些莹白斑点可不是什么真正的光点,而是一种专门以修仙者为食的妖物,极其难缠,更别说这么满满一大池子,光是看着都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她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地狱之火是否还能顺利取出使用,若是可以的话,直接便焚了这一池的妖物,季有德自然便可脱困。

但若是没法用的话,可就真是得头疼了。

好在她的运气还算不错,小魔域内的地狱之火顺利通过手腕上的墨镯引出,十多团地狱火王在张依依的控制之下瞬间朝着整个小池塘焚灭云。

季有德被突然出现的地狱之火引得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那火焰太过可怕,仿佛可以焚尽世间一切,他甚至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随之融化的声音。

“啧啧,真是胆小鬼!”

毛球嗤笑着季有德,堂堂真仙这也太怂了点儿。

若依依真没把握控制住地狱之火精确针对的目标的话,这会儿功夫哪里还有季有德尖叫的机会。

就他这么一个体内仙力都快枯竭者,此时的实力恐怕还不及天仙,这么多地狱火王同时而出,灰都不会给他留上一丁点儿。

就在季有德下意识地闭上眼尖叫之时,满池塘里的莹白斑点通通被烧了个彻底,那些妖物连果然连惨叫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灭了个干净,什么也不剩。

季有德砰的一下便直接摔到了池底,空空荡荡的池底也没有其他危险之物,毫发未损的他倒是总算安全着地。

时隔一年零两个月十三天,终于平安踩到了底、脚踏实地了一回,季有德简直都快喜极而泣。

那些恐怖之火不仅没有烧死他,反倒是一下子便轻轻松松帮他解决了这么久以来的死亡困境,本来他都以为自己这回当真得藏身于此,却不想柳暗花明来得如此之快。

张依依收回了那些地狱之火,见毛球并未阻止,便知道如今那空空的池塘之中还算安全,无需再像之前那般每走一步都得经过它精心计算。

“季前辈,您还好吧?”

她带着毛球很快也飞入空池之中,来到季有德面前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通。

“还好还好,还好你来得及时。”

季有德终于喘过了那口气,连忙从身上取了一颗补足仙力的丹药服下,这才继续说道:“你要是再来慢一点儿,估计我也坚持不住了。好在我季有德总算是命不该绝,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发现了我拼尽全力留在宗门小院香炉内的线索。没想到你真的及时赶到,没想到你还有这么轻松简单的弄死这一池差点吞了我的妖物。依依,这回可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的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季前辈,你身体内竭得厉害,连筋脉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光是吃被仙力的丹药怕是不行。”

张依依直接递了一颗椭圆形金色并带着淡淡青桃气息的丹药递给季有德:“前辈把这个服下,其他事等先将伤治好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