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阵心处的爆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整个大阵就跟疯了似的四处开花一路追着毛球与季有德,完全就是一幅拼命的架式。

好吧,其实这也能理解,留仙大阵这会儿已经完全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被掏空大半不说,甚至于阵石都被挖走一块,不气疯那才叫怪。

疯就疯吧,反正本来就在预料之中。

毛球还真不怕大阵把它怎么着,就怕自家契约伙伴比留仙阵还疯,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完了完了,依依已经动手了,他娘的老子还没出去呢!”

逃着逃着,毛球感应到了张依依身上气息突然出现急剧恐怖的变化,瞬间脸都白了,牙一咬再也顾不得会不会出错,直接强行撕裂空间一跃而入。

下一刻,巨大的冲击波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从阵心处飞速朝四周扩散,所到之处任何东西都随之烟消云散,甚至于连空气都在逃不过化为虚无的命运。

仅仅数息,整个留仙阵什么都没没有剩下,连带着当初进入留仙阵的那处沼泽之地也没免掉被牵连的命运,顷刻间化为虚有。

如此大的异动自然很快便引来了高阶修仙者赶来查看,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不是有什么异宝出事。

然而整片沼泽俨然成为一个巨大天坑,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了不说,更是找不出半点陡然巨变的缘由。

一拔又一拔的修士闻讯起来,试图想从这里找到点什么,但他们最终都失望而归,从来都不曾有人在这里有过任何特别发现,得到过任何的好处。

如此一直持续了差不多小半年,最终一无所获之下,这里总算渐渐重新恢复了安宁,再也没人专程而来。

“哎哟我去,总算重见天日了!”

突然一日,巨大天坑之上,毛球与季有德凭空而现,一人一兽狼狈不堪地从半空中跌落于坑底。

这一回他们当真算是死里逃生,差点没自己卡死自己。

感觉到张依依动用恐怖神罚的那一瞬间,还没来得及带着季有德逃出大阵的毛球便知道坏菜了。

为了保住小命,它不得不在原本压根就不适合撕裂空间的时间地点强行撕开一处保命空间,根本没得其他选择。

依依启用神罚的时间点不对,明显是有变故才不得不提前,过于仓促的情况下,别说顾及他们会不会受到涉及,只怕依依都不一定顾得上她自己。

事实证明,毛球的果断及时救了自己与季有德一命,但因为空间扭曲得厉害,它跟季有德直接被卡在自己撕裂出来的保命处进退不得。

这种窘迫一直持续了差不多小半年,而如今他们总算摆脱了困境重见天日。

“毛球……依依现在怎么样了?你能感应到她现在的大概位置吗?”

季有德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刚缓过气来便立马问起了张依依。

神识散开来,周边的情况还算安全,至于曾经的沼泽全都成了坑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事,他们活下来了就比什么都强。

“死肯定没死,但我现在感应不出她的具体下落。”

毛球吐了口浊气,整只兽这会儿舒服多了:“也许早就跟我们不在同一仙州,也许就在咱们边上,谁知道呢。”

反正它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这便足以说明依依也活得好好的。

之前受过重伤那是肯定的,不然它也不至于在自己撕裂的空间之中被卡足足小半年才有能力解脱出来。

但修炼到他们这样的程度,只要不死,再重的伤也只是小事。

“那就好,活着就好。”

季有德也彻底放下心来:“要不我们先回功德宗吧,指不定……”

正说着,他发现自己身上的功德值竟然开始变化,而且还是以极其可喜的速度猛增,一时间整个人都惊呆了。

“啊啊啊毛球,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功德值怎么突然涨了这么多?”

季有德不可思议地看向毛球,简直都快乐疯了。

这可真是暴涨,他的功德金光竟生生翻了两倍,比以前积累下来的总和都还多出来两倍!

他做了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呀!

这么多的功德值打哪里来的?功德这种东西不可能无缘无故会出现。

“你刚刚干了什么自己不知道?”

毛球淡定得很,脑子倒是比季有德清醒多了:“不过小半年前,你倒是帮着我跟依依干了件大事,得的这些功德应该跟留仙大阵被彻底毁掉有关。依依不是说了吗,留仙大阵存在真正的目的之一,与掠夺气运有关。不仅是人与物,久而久之下,连这方天地的气运都会受到影响。现在大阵彻底没了,天地气运亦不会再被偷盗,如此因果自然功德无量。”

只是这小半年他们一直被卡在撕裂空间中,所以季有德没办法及时接收到这些功德,直到刚刚正视脱险重见天日,才延时得到罢了。

“对对对,你看我一下子涨了这么多功德金光,果然依依的猜测半点没错!”

季有德就跟只掉进米桶里的老鼠一般,满心满眼只剩下了开心:“果然跟着依依有肉吃,这一回可真是挣大了!哈哈哈哈……”

正得意大笑时,毛球却是突然蹦了起来大叫道:“我感应到依依了!”

话音刚落,张依依凭空而现,直接出现在他们不远处。

见状,毛球与季有德更是惊喜无比,一人一兽刚想过去,却看到张依依头顶上方突然照下一束红光,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

而红光之中,无数金色光点似雪花般飘落下来,欢快雀跃的朝着张依依体内涌入。

“这是……天道赐福!”

季有德一把拉住毛球不让其上前捣乱,整个人激动得不得了:“天道亲自赐下功德,有生之年我竟然真的亲眼看到了天道赐下功德!”

能得天道赐下功德,便说明张依依毁留仙大阵一事所产生的意义与影响远比他们之前所想的还要重大深远。

连天道都感激,可想而知得好事得好到何等程度。

毛球见不得季有德这动不动就激动得受不了的样子,跟个没见识的土包子似的简直连它的脸都被丢光:“这算什么,依依当初在下界的时候可已经就得过天道赐福,真是少见多怪。”

“啊?那我可真是太有眼光了,当初一眼便看出咱们依依的非凡,我们依依可真是太厉害了!”

季有德完全没被毛球打击到,反倒更是一副与有荣焉的骄傲模样。

看看看看,这才是真正的大功德修应该有的样子!

他果然没有看错人,张依依将来绝对会让功德一道惊艳整个仙界,成为所有修者都要敬仰的存在。

天道这回亲赐给张依依的功德值相当之多,多到当初她在启霖仙地里送出去的九成总量不仅通通补了回来,甚至于还额外又翻了两番。

如今她身上的功德金光已经凝聚成功德柱,连带着当初因为使用神罚之术而迟迟没法痊愈的恐怖暗伤也一次性被洗涤而空。

身体状态恢复到最巅峰的同时,体内磅礴的仙力更是扩张了整整两倍,原本玄仙初期的修为也水到渠成的升至玄仙中期。

种种好处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同时被张依依稳稳接收,没一会儿之后红光消失,一切正式结束,快得季有德都还没有完全激动震惊羡慕完。

“此地不宜欠留,赶紧撤。”

张依依抬手一挥便将这附近还残留的某些痕迹通通打散,顺带着搅乱了周边气息,如此等有人赶过来查探时也很难窥视天机。

下一刻,她便召出了古琴,一把扯过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季有德,领着早就已经默契无比跳至肩头的毛球,启动术法传送离开。

从天道赐福到张依依带人离开,这前前后后其实总共也就那么三十来息的功夫,也幸好天道办事不拖,依依得完好处扭头就跑,不然稍微再摸上那么一点儿,就很难顺利脱身了。

红光祥兆哪里可能不惹人前来探究,加之又是小半年前曾发生过大变故却一直不曾找到原因的地方,是以这回来的人同样不少。

可惜他们终究还是来慢了一步,最终又是什么都发现都没有,半点好处没捞着。

另一边,张依依几人已经出现在离长乐仙城不算太远的近郊,确定附近并无其他危险,这才找了处隐蔽之地,又让毛球隔绝了一切窥探的可能,坐下正式说会话告个别。

她不打算再跟季有德回功德宗,甚至于得尽快离开南部大仙域才行。

在启动神罚彻底毁掉留仙大阵的那一瞬间,她从大阵的一些碎片残留知晓了更多不应该知道的秘密。

同样也因为亲自摧毁留仙阵,所以不可避免的与那幕后之人正面结上了因果。

只是,在动手之前她便用自己如今全部的神力包裹住了自身,暂时切断或者说是屏蔽掉了这份因果,不然的话,大阵一毁,幕后之人只需简单推算便能够立马推算出她这个毁阵之人的身份。

可用神力屏蔽的方法,效果并不是永久的,她自己也不知道能隐瞒多久,所以必须在神力失效之前尽快离开当事之地,越远越好。

远到一定程度之时,对方再想凭那点儿间接因果推算出她的身份,自然也就越发困难,相对而言她也就安全得多。

而这小半年她一直在随身空间内疗伤,在大阵被摧毁的瞬间,留仙大阵对随身空间的部分压制也随之消失,她赌对了最后一步,终是赶在灭顶之威将她碾过之前成功避进了进去。

但伤情实在太过严重,所以昏死过去前,她命令随身空间隔绝一切,也是最大程度上保证随身空间的安全性。

幸而一切努力与付出都没有白费,所有的冒险终究都闯了过来,而他们一个也没少,整件事可谓完美收官。

“你打算现在就离开这里,直接跨仙域去找你的亲人?”

听完张依依简单交代完这小半年的经历后,季有德也意识到他们真的这么突然便到了分别的时候。

跨仙域这样的距离基本上便意味着今后十有八九再难相见,兴许是一别永远。

“对,今日一别将来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也前辈重逢,多谢这几年前辈对我的照顾,唯愿前辈一切安好,仙路通畅。”

张依依也不是什么爱煽情的人,修仙之路本就是一段又一段旅程的结束与开始相互交替,而如今她是时候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小友客气了,我其实真没照顾你什么,相反却因小友受益良多。若非功德宗在此,而我如今是功德宗唯一的传人,实在无法离得太远,不然我是一定要跟着小友一起闯荡修行。”

季有德真心舍不得张依依这样带给他天大机缘福运之人,但更清楚缘聚缘散的道理:“不论如何,不论小友身在何方身处何境,我功德宗的大门将永远向小友打开,依依永远是我功德宗最尊贵的客人。唯愿小友平平安安,心想事成!”

“啧,功德宗那扇门也称得上大门?季老头你真得抓紧时间修炼提升,争取早些将你那功德宗重新发扬光大才行,不然今后我跟依依将来有机会再南部大仙域玩时,你也好意思还让我们继续住那么寒酸的地方?”

毛球一出声便直接将原本还有那么几分正式离别的气氛打散得七零八落,便是脾气再好,季有德也忍不住想把毛球这张带毒的嘴给缝起来才好。

“哼,你放心,我现在有钱了,一会儿回去就去物色十个八个徒弟,我功德宗在我手中他朝必定会重现辉煌!”

季有德拍着自己的胸膛,脸都有些憋红了。

“呵呵,真是好有钱,终于可以一下子养活十个八个徒弟了。”

毛球嘲笑道:“原来以前找不到徒弟最主要的不是寻不到好资质的苗子,而是没钱养活徒弟呀。”

……

在一人一兽真正吵起来之前,张依依毫不犹豫地挥手告别,直接扯着毛球先走一步。

如此一来,“战场”自然而然的便散了。

“依依,我们现在去哪里?”

毛球扭头就把季有德抛之脑后,兴奋于即将要开启的跨仙域之旅。

“去找人帮忙尽快订张跨仙域的仙船票。”

张依依发现自己还是没有那个省钱的命。

苏虹在两年前便传讯给她,告诉了她启程的日期与集合地点,只可惜当时她还在留仙大阵之中。

等到小半年前她在随身空间内接收到这张延迟了一年半才显现的传讯内容时,却早就已经超出了启程集合的最晚时限。

“顺风车”就这般没了,唯一庆幸的是,如今她再次翻倍的身家凑凑的话,千万仙晶勉强也拿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