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梦昂那里离开,又与楚辞告了别,张依依这才回了自己房间。

西门南山为何会出现在这艘仙舟上?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要说是专程为了杀她报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毕竟人家如今总归还是西门世家的现任家主,不至于为了私仇当真什么都不顾,一路跟她跟去北部大仙域这么离谱。

是以,可能性最大的是,西门南山应该是另有要事需要亲自前往北部大仙域的什么地方,而且还得借助旁人身份、隐匿修为境界,亦足以说明他这一趟行程并不怎么见得光。

在仙舟上碰上她这个血海深仇之人,应当算是西门南山的“意外之喜”,在他看来仙舟之上好几年的时间足够他将自己这个仇人千刀万剐,报仇血恨。

可惜的是,西门南山大概没想到楚家会成为他报仇血恨路上的一头拦路虎,特别是楚昂今日会那般直接明确地提醒警告之下,再想对她肆无忌惮的出手可就没那么容易。

一则楚昂的实力摆在那里,二则楚家的地位远胜区区西门家,西门南山除非完全不怕得罪楚家,真的疯得不想再在仙界混了,否则也不可能完全不顾忌楚昂的警告。

摸清了对手大概情况,张依依面对已知的危险自然比着未知的险恶要更有底气一些。

她盘坐在浦团上细细将自己接下来的所可能发生的种种,以及相对应的解决之道在脑海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一直到自觉没有其他遗漏之后,这才暂时将西门南山这些破事抛出脑海。

下一刻,张依依直接消失在房间,转而进出现在随身空间之中。

还有那么一个正在与她置气的小伙伴未曾沟通和解,她可不想一直跟毛球不理不踩地闹着别扭。

如今随身空间面积已经十分之广,但身为空间主人,张依依稍一感应便立马找到了毛球躺在哪里。

“还在生气呀?”

她挨着毛球,在一处柔软舒适的草地上坐了下来,见毛球直接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她无视于她,便索性也跟着躺了下去:“之前是我做错了,虽说你对着楚辞骂的话的确有些过,但我也不应该当众训斥伤你颜面。以后我会注意的,你就别生气了。”

“哼!”

毛球依然用屁股对着张依依,不过心里却已经不那么气了。

之前还想着依依若是不亲自郑重与它赔礼道歉,它绝不会和好原谅,却没想到道歉竟来得这么快,这么容易。

这让毛球不免又觉得,来得如此容易的道歉是不是依依随口哄它罢了,并不真正代表依依心里清楚自己到底气什么?

所以,傲娇之下,毛球索性保持沉默,依然不搭理,就想看看依依道歉的这份心到底能有多诚。

见状,张依依也没介意毛球的这点小脾气,但也没有再急着开口解释或者劝说什么,反倒闭上了眼就这般静静地陪着毛球一并躺着,半天都没吱声,好像睡着了似的。

毛球等了许久也没再等来张依依新的反应,这心里越想越纠结,越想越来气,并且也越想越委屈。

时间越久,它脑补的东西便越发之多,自然也越发躺不住了。

就在它蹭的一下翻身起来,想要朝着张依依这个无情的女人咆哮控诉之际,却不想张依依却是突然睁开了眼,扭头侧目对上了它满是怒火的视线。

“毛球,等找到师父他们以后,你也别再成天跟在我身边了,自己一个人想去哪便去哪儿,好好看一看这仙界大好的山河风光,好好历练闯闯,想怎么做自己便怎么做自己。”

张依依看着毛球,语气温柔。

而毛球听到这些话,眼中的怒火一点一点退去,转而取代的是说不出来的困惑、迷惑甚至于惶恐与不安。

“依依,你这是什么意思?”

毛球的声音从所未有的低沉,最又一句“你不要我了吗”却是卡在喉咙之中,怎么也没有说出来。

然而,张依依却是一眼便懂了毛球的未尽之言,越是这般便越是觉得自己曾经无意间犯下的错误当真不能再继续被忽视。

她坐了起来,伸手将一脸无助的毛球抱到怀中,轻轻替其顺着毛,认真无比地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我发现我一直犯了一个常识性地错误,哪怕并非有意,但正因为如此反倒才更加错得离谱。所以,我现在想要纠正这个错误,希望我们毛球能够真正原谅我的曾经对你的无心之过。”

“你……”

毛球还是有些听不太明白,但却完完全全可以感受到张依依打心底里的真挚与郑重,对于它在意的真挚,对于认错的郑重。

“毛球,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都没有将你当成我的灵兽、灵宠,在我眼里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好最亲密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伙伴、朋友以及亲人。我比谁都希望你过得好,希望你能够成为最好的自己,可也正因为如此,太过在意让我总是无意识地忽略了你凶兽王的真正身份。”

张依依带着歉意也带着期盼与祝福,一字一句继续说道:“身为凶兽王,你应该有着独属于你自己的修炼环境与成长之路,而不应该总被困在我身边,有意无意中的被限制、被磨灭着你的王之威严、雷兽之本性。所以,我说等找到师父他们后,你可以独自离开好好历练闯荡,不是什么玩笑,也非置气,而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结果。我希望你能够成为最好的自己,成为真正的空间雷兽王,希望你能够自由自在做你想做的事,过你想过的生活。当然同样也希望你记住,不论如何,我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但凡你困了、累了、倦了、想我了或者需要帮忙了等等,都可以随时回来,随时回家。”

听完张依依所说的这一切,毛球只觉得自己满腔的委屈在这一刻通通都被消散一空,原本心里最后还剩下的那一点儿芥蒂与隐约间自己都无法说清道明的憋屈清了个干净。

这一刻,它比谁都明白自己何其之幸碰上了依依,这一刻,它更是真真正正彻底心甘情愿地臣服于这个女人。

大约这便是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悟,而它也已经理解了当初自己空间雷兽族历史中的那位先祖辈,为何愿以王身,甘为人座。

……

一人一兽最终和好如初,情谊远胜于前。

接下来整整半年,张依依都没有离开过自己住的房间,一直在屋子里修炼,时间照样过得飞快。

对于他们这样的修行者而言,半年也就是眨眼之间,甚至忙起来多想其他的功夫都没有。

在这半年间,毛球大展身手,在不影响张依依修炼的前提下,愣是给这间屋子布下了好几个复杂的攻防大阵,种种有可能入侵的方式几乎都被它考虑到了。

总之,半年下来,这间屋子安全程度简直早就已经超出了张依依的想象,她甚至于觉得之前在仙舟船身上看到的那些繁复的阵纹给合程度也比不上毛球眼下的成品。

“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些?”

张依依发现毛球为了这些大阵还搭上了很多稀罕珍贵的材料,换在以前,以毛球比她还守财奴般的性子,决计是不会这般轻易而主动的拿出来,半点条件都不曾与她讨要。

她甚至都不知道毛球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是从哪里搜罗的这么多的好东西,这一下倒是有些让她觉得自己果真是低估了她家小毛球的厉害程度。

“夸张什么,西门南山那个臭不要脸的怎么可能真的放弃在仙舟上对你动手的机会?”

毛球也颇是得意于自己的杰作,虽然费了半年之久,而且还消耗了它好多好多的难得宝物,但现在这屋子连固若金汤这样的词都没资格配得上,安全程度蹭蹭上升,如此一来到底还是很值得的。

它继续解释道:“有了楚家金仙的明着警告施压,西门南山那个臭不要脸的肯定不敢明着对你做什么,但他那种小人最擅长的本就是阴私左道,你如今基本不出门,哪怕出门也不会独自一人给他机会,所以我猜不想放弃的话,必定只能想办法暗中往这间屋子使劲动手脚。”

“说得很对,不过等我们下船时,这些大阵能够完好的收回吗?”

张依依觉得毛球想得十分周全,难得这家伙还有能如此主动替她操心操力,像是一下子之间便长大了似的,这令她高兴的同时亦颇为感动。

“当然可以,我用的材料都不是那种一次性的,就是开启太过烧仙石了些,我身上可没什么仙石支撑不了那么久。”

毛球说道:“等将来不用时收回再温养修复一下,以后还可以拿出来继续用,方便得很,还是那句话,唯一的缺点就是烧仙石了一些。”

“这算什么缺点,就是请人站岗放哨那也得付人报酬吧,没事,我有仙石,足够支撑到下仙舟到达北部大仙域。”

张依依自然没打算为了省仙石就把毛球费了半年心血弄出来的这一套包括好多阵法的复合大阵当个摆设。

她的人头当初最贵时可是值百万仙晶的,而且那时自己还只是天仙,如今都晋级玄仙了,小命自然也就更加值钱了。

说完,张依依将一大堆仙石、仙晶直接拿出来给毛球自个收好,这大阵可是毛球弄的,什么时候需要更换仙石,在哪里换,如何换当然没人比毛球更加清楚。

再说若是碰上她正在修炼中,毛球身上有足够的仙石备用,也不至于担无仙石可用。

见状,毛球自然也没有客气,三两下便将所有仙石、仙晶通通收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原本还处于隐形之状的阵法突然发出警报,西南角阵纹闪现直接便将一道不知何时竟突然出现的银光挡住、反弹开来。

银光被弹开之后,也没再有下一步的举动,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跑了,果然那臭不要脸的明的不敢,就想要阴的!”

毛球通过大阵的反馈感应,立马便察觉出来那道凭空出现的银光与西门南山有关,也幸亏它完工得及时,不然今日依依便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屋子里,也得出事。

“那不像是他的神识或神魂,气息不对,应该是某种可以噬阵的生物或者法宝。”

张依依也有些庆幸毛球布置的连环复合大阵及时派上了用途,毕竟不论是这间屋子外面自备的仙舟防护,还是之前她自行在屋内布上的高阶阵法,通通都没有起到半点的作用,直接就被侵入都毫无反应。

“等着吧,还会再来的,刚刚顶多也就是一点试探罢了,那臭不要脸的应该还没有动真格。”

毛球小脸难得的严肃,并没轻视西门南山这个对手:“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等他下次再来,必定不会再让那敢跑来的东西白白逃脱!”

事实证明,有时候光是放狠话真的不行,而且话千万不要说得太满,因为太满容易被打脸。

就像毛球,这话音才落,却不想下一刻一道幻影就直接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张依依的屋子之中,完全避开了毛球的复合大阵,就这般顺顺利利屁事都没有地出现在张依依与毛球的眼前。

毛球下意识地便想释放雷电之力朝那道幻影攻去,不过关键之时却是被张依依及时制止。

“无妨,只是道幻影,暂且并不具备任何实质性的攻击力。”

张依依一眼看透了那道幻影,大概是因为要避开毛球阵法进入的原因,所以这道幻影真的成了一道普通的影子,也算是有得有失。

“西门南山?好久不见!”

张依依看着眼前的幻影,淡定无比地打了个招呼:“怎么,费这么大功夫特意进来,找我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