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的建议给楚辞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而等她再次匆匆忙忙去找自家叔叔时,才发现叔叔的想法竟然与张依依的不谋而合。

这一下,楚辞更是安心了,有叔叔出面,只要她不挑赵家嫡系这一代太过拔尖的儿郎,到时联姻拐个夫君回南部楚家问题不大。

修仙者到底比凡人想法更为开明得多,再加上两家联姻的目标是为了确保双方血脉后代出生率,本也没有强行规定联姻的男女一定得留在哪里生活。

楚辞解决了唯一的一桩心事,而接下来的差不多一年过去,仙舟之上却依然没有发现过西门南山的踪迹。

“难道那臭不要脸的还真能凭空消失?”毛球气鼓鼓地说着,很是不甘心都过去一年了,竟然还没有找出西门南山半点的行踪。

这一年间,楚昂亲自联系了仙舟上随行坐镇的两名金仙,拿到了不少的便利行事,亦让楚家护卫暗中找了不少搭乘仙舟的修士广撒渔网留意查寻,但这么久以来却都是一无所获。

要不是横渡虚空整个仙舟的防护罩从来都没有被打开或者破坏过,他们都要怀疑西门南山是不是真的早就不在仙舟之上了。

毛球这一年来也亲自在仙舟上查探过,同样一无所获,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臭不要脸当初受的那点反噬便是再厉害只怕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指不定西门南山运气好的话,临时跌下的境界这会儿都要回来了!

“他身上应该有什么厉害的宝物。”

张依依淡淡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别想太多。”

说句实话,她其实也没想到楚昂会下这么大本钱主动找西门南山,差不多直接撕破脸的做派当然不只是为了帮她这么个顺带关照的后辈报仇这么简单,恐怕己魂虫一事对楚昂或者对楚家的作用影响远非她所想象。

而她也并没追根问底的习惯,反正双方之间最终利益目的一致便可。

可惜的是,目前他们还差了点运气,亦或者说,西门南山暂时命不该绝?

“不行,我还是得再试试,到底是不太甘心就这般白白错过这次好不容易的机会!”

毛球直接从张依依肩头蹦了下来,留下这话后径直隐没了兽身出了门。

见状,张依依也没有阻止,反正这也不是毛球头一回亲自去找西门南山,而到了现在,毛球对于弄死西门南山的执念反倒是比她还要强烈得多。

一个时辰之后,毛球回来了。

看到张依依第一句话便是:“有人说他知道西门南山躲在哪里,并且对西门南山如今的现状了若指掌!”

“那人有什么条件?”

张依依猛的得到西门南山的线索,惊喜之余反倒相当之冷静。

且不说他们这么多人花这么大力气都毫无音讯之事,突然从天而降的线索是否可信,恐怕当真可信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得下来。

“没跟我说,说是要当面与你谈。”

毛球摇了摇脑袋,也有些觉得不太对劲:“而且他还要求,面谈一事只能告知于你,不能再让第三人知晓,特别是楚家人。”

“你是怀疑,这人是西门南山故意安排的?”

张依依说道:“可若真是西门南山安排的陷阱,未免也太粗糙。”

“难保他们就是想赌一把呢?”

毛球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看着张依依道:“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不修分身。”

“大概是多出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总觉得很奇怪?”

张依依倒是明白毛球为何会突然说起这个,笑着说道:“无妨,不论是真是假,你先照他的要求安排见面便是。”

“真不告诉楚家人?”毛球还是有些迟疑。

张依依拍了拍腰侧还挂着的那块楚昂借她的玉佩:“不急,先弄清对方意图、事情真假再说。”

要真有西门南山的消息,她自然不可能瞒着楚昂,毕竟单凭她自己,哪怕西门南山如今还处于临时跌境之状,却也没那么大的能耐直接搞定对方,最终还是得借助楚昂之力。

见状,毛球也没再劝说。

半年时辰之后,张依依借故婉拒了楚辞的陪同如同散步一般溜达到了仙舟观景台上。

不过,她并没有拒绝楚家护卫在自己后面不远不近的保护,这已经是她同意那个要与她面谈之人的最低底线,如果这都不行,那么见不见的也无关紧要。

“张仙子。”

看了一小会儿荒芜的虚空风貌后,张依依左手边十米开外多了一个淡青色的瘦高身影。

对方并没有真正靠近的意思,单独传音时看似随意的扫了张依依这边一眼,而后便收回了视线,重新投放于仙舟之外的虚空。

“你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说了。”

张依依也仅仅是随意的瞄了对方一眼,真仙后期修为深厚,俨然已经半脚踏入金仙,晋级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前途不可限量。

她甚至于连问对方身份的环节都省去,交易就要有交易的自觉与样子。

而这人张嘴便叫她“张仙子”而非“无羁仙子”,足以说明这可不是一般的传话之人。

越是这般,对方能够带来西门南山下落线索的真实性便越大,她现在需要考虑得最多的,恐怕是自己付不付得起半步金仙的交易酬劳。

眼见张依依如此干脆爽快,那人也没绕圈子,直接报出了自己想要的:“我与尘儿一样,都是西门家族从小挑选出来精心培养的家奴。尘儿从启霖仙地出来后直接逃离了西门世家的掌控,至今都没有半点音信。尘儿身上的家奴印到底是怎么解除的,西门家高层有好些种猜测,可直觉告诉我,这事恐怕与西门凌风的死一样,都与张仙子有关。”

“所以呢?”

对于这番的猜测,张依依神态自若,很难令人看出半丝有用的反应。

而她也大概明白了对方可能的诉求,一个极有希望晋级金仙的强者,又怎么可能甘愿一直被世家的家奴印束缚。

但解除之法实在太难,除非晋级仙王位,不然家奴印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他们自身所能够粉碎突破。

“所以我想用他的现状与下落,换取张仙子替我解除家奴印,我知道张仙子一定有办法,将来也一定会承仙子这份恩情。”

那人声音很轻却完全没有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这是唯一的条件,可以的话我立马将他的现状、下落如数告辞。若仙子不同意的话,我这就离开,毕竟只要我身上一天有家奴印,便一天受他控制,便是死也没有选择,还望仙子见谅。”

他敢这般来,自然将好消息与坏消息通通都预料过,若没这份幸运,至少也能保障自己全身而退。

张依依自然也明白对方的意思,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便有了决定:“我同意,但你确定能够完全信任我吗?”

“不确定,但我必须赌上这一把,毕竟这或许是我唯一得到自由的机会。”

那人神色倒是坦然,并没有假惺惺地说什么完全信任。

张依依见状,也没有再多问其他:“成交,一会儿不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能有任何设防,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便是基于这一点,也的确值得你赌上这一把。”

她径直走向了那人,抬手将一团地狱之火召出,径直送进了那人体内,动作一气呵成,不留意的话,又像是什么都没做。

这其实也是一次考验,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刚才这个人对她有一点的抗拒没有配合的话,那么地狱之火自然会立马被收回,解除家奴印一事就不会再有下文。

至于西门南山的下落,既然就在这里,既然有人知道,那么他们自然也会有办法知道。

不过,这人倒是没有错过这唯一的机会。

地狱之火进入他的身体之后,他当即便感应到了体内家奴印瞬间竟出现了类似恐惧般的颤抖。

他不清楚张依依送入他体内的到底是什么火,可这一刻他无比清楚地知道,他体内的家奴印是真的有希望永远、彻底的清除消失。

几乎想都没想,甚至于没有考虑过张依依下一步会做如何,他便主动将西门南山如今的现状及下落一字不落地道了出来。

这是他的诚意,抛之一切不给任何退路的诚意。

张依依还是挺满意于对方的态度,听完之后转身便若无其事的离开,当然也没忘记朝其传了最后一句话:“在最合适的时候,你体内的家奴印才会彻底清除。”

“我懂,多谢张仙子,仙子再生之恩,严瑟没齿难忘!”

那人最后报上了自己的名姓,重提了铭记张依依这份恩情,不仅是交易,同样也是再生之恩。

他清楚若是现在就彻底清除掉体内家奴印,西门南山立刻就能感应得出,从而猜出自己已经背叛,那么刚刚他交易给张依依的那些消息线索便完全失去了作用。

可过晚的话,若是西门南山被抓,第一反应也会想到是因为他的出卖与背叛,从而毫不犹豫地利用家奴印灭杀于他。

正因为清楚,他并没有选择。

他走出了这一步,就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将所有的信任全都压在这个女修身上。

相信张依依能够把控好一切,相信张依依也愿意履行承诺不会在关键之时牺牲掉他这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严瑟也曾问过自己为何敢赌这一把,大概是因为在他看来,张依依那样的人已经具备了真正强者的种种潜力,而一个真正的强者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而随便自毁承诺。

张依依从观景台下来,直接便去找了楚昂。

也没耽误功夫,几句话便将西门南山的情况与下落道了出来,且保证情报来源可靠。

楚昂也没想到西门南山被己魂虫反噬得那般严重,严重到现比他们之前所预想的还要厉害。

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当然是好事。

就算张依依不敢保证情报来源可靠无误,他也觉得完全值得相信一回。

“你与楚辞哪都别去,就留在这里好好呆着,接下来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楚昂决定亲自出手,而之后的事宜也没必要再让晚辈掺合进去。

“前辈,请把毛球带上,关键之时它或许能帮得上一点忙。”

张依依也没有强行一起去,不过因为需要判断什么才是最合适清除掉严瑟体内仙奴印的契约,所以有着与她心意相通的毛球代她前往才能及时传递消息。

而她能够清除家奴印这种事,她并想让楚昂知晓,引出些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她也不知道楚家有没有家奴印这种东西,让楚昂知道她有这么一张底牌,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可以。”

楚昂并不知道张依依让他带上毛球的真正意图,想到毛球炼制的那个超级繁复厉害的复合大阵,倒是觉得有如此阵法天赋的毛球跟去,的确有备无患。

毛球也不用张依依多言,直接便跳到了楚金仙的肩头,就跟呆在自家地盘上一般随意,看上去倒是难得的听话懂事。

依依交代的这么点小事,它当然得替她办得妥妥当当。

一刻钟后,张依依收到了来自毛球报信,得知楚昂已经锁定了西门南山藏身之地,做好了万全准备。

如此,她当下便指令严瑟体内的那团地狱之地,一气呵气将家奴印焚灭一空。

下一刻,顺利完成任务的地狱之火隔空而归,在楚辞还没注意到时便一头钻进了墨镯小魔域之中,功成身退。

又一柱香后,楚昂回来了。

看着对方脚步轻盈,面带笑意,便知结果不错。

果然,不等她们出声询问,楚昂便主动说道:“人已经抓住了,无羁小友只管放心,往后西门南山不会再有机会威胁到你分毫。”

“不知前辈打算如何处理他?”

张依依听出了楚昂的言下之意,这是不打算直接杀了西门南山,但今后那人也不会再有机会威胁到她,便是楚昂向她做出的保证。

人最终是楚昂抓住的,她自然没资格非得要求楚昂现在就杀了西门南山永绝后患,但抓到人的关键线索情况是她提供,至少她应该有资格知道最终如何处理西门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