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万星盘已经在方圆千里之内绕行了整整三十圈,却依然没有找到它所想要的东西。

但显然它十分倔强,丝毫没有放弃的念头,依旧照着自己的判断继续在这附近兜着圈子不断寻找。

越到后面,万星盘所绕的圈子便越小,方圆千里到方圆百里乃至最终的方圆十里不到,最终锁定的面积越来越小。

张依依眼见万星盘完全没有求助的打算,也没有急着插手,索性趁着这个空档又将自己飞升之后发生的一些重要之事主动禀明师父。

身为师父,姜恒听得很是仔细,偶尔还会打断及时询问一两句,师徒两一通谈话下来,对于双方的情况基本也都了解得差不多。

姜恒原本觉得自己飞升之后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的仇人已经算是招恨,却不想自家徒弟不惹则已,一惹便通通都惹那些至高至强的存在。

区区一个西门南山倒是根本不足为惧,都不用他这个师父出手,自家徒弟便已经搞定得八九不离十。

以为仗着金仙之境就能欺负他家徒弟、那个不中用的西门南山栽得一点都不冤枉。

至于陆遇仙王,他当然听说过。

一个早就已经有了堪称仙帝实力也明明完全有着晋级仙帝资格与机会的超级老牌仙王,却偏偏不知什么原因,自己就是不愿意晋级仙帝位。

好在,从依依的描述中可以推断,陆仙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都没那功夫找依依的麻烦,而且双方倒也不是什么无法化解的矛盾,人家要是真不打算给依依活路,光凭当初带话之人的实力便早就可以辗杀依依。

真正麻烦的是另外一位存在。

依依分析得很对,那位极有可能正是仙界最为神秘的山海仙帝,且对方似乎早早便将手伸向仙界以及除仙界之外的各方大小世界,正在精心布置着一盘恐怖的大棋局。

不论对方最终阴谋目的是什么,总之依依有意无意之间不止一次的坏过对方好事,根本不能用简单的得罪二字来形容。

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山海仙帝哪天发现了依依的存在,是绝对不会留其半点活路。

姜恒对山海仙帝的了解也是少之又少,唯一听闻山海仙帝所修之道的确也是时空道,再加之带山字纹路的典型印记标志,至少已经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可以确认。

自家徒弟都已经对上了这么一个恐怖大敌,他这当师父的也的确得更加努力才行!

至于依依一次又一次的坏人好事竟然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被追踪到,甚至依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姜恒觉得恐怕不仅仅只是徒弟忧患意识足够强,跑得足够快,更多的反倒像是冥冥中有什么力量在庇护着她。

不然的话,便是运气再好又怎么可能一次又一次在仙帝手中脱身,完全不留下一点儿痕迹。

姜恒甚至觉得,这样的庇护应该与古神族有关,哪怕古神一族早就被灭族,但天道轮回,因果循环,很多东西却未必真正消亡一空。

依依的出现,令消失亿万年之久的古神一族有了新的血脉延续,这可以说是偶尔,但也可能是一种必然。

更别说,如今连古神族的族宝万星盘都重新问世,再次认主神族后人,这很有可能意味着,当年尘封的种种秘密,或许已经开始揭起冰山一角。

隐隐之中,姜恒觉得山海仙帝或许与古神一族存在着某种极不友好的因果关联,但这一切到底也只是他的猜测,倒是没必要现在提及。

“难怪你师祖总说你应该早就已飞升,没想到竟是飞升途中出现变故,跑到南部大仙域那边去了。”

最后,姜恒颇是感慨道:“你飞升至现在总共不到十五年,却能早早晋级玄仙,还能那么快攒够跨仙域大仙舟的船票前往北部大仙域寻找为师,为师亦替你感到骄傲与自豪。”

如今他们师徒顺利会师,今后有他这当师父的在,依依也不必一个人那般辛苦,更不是谁都能跑上来欺负得了的。

“你师祖跟师叔也常常惦记于你,等为师带你回去后,他们看到你肯定比为师还要高兴。”

姜恒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有将师门在仙界的基本情况告诉徒弟,当下三两句简单解释了一番。

“咱们云仙宗如今在仙界也是有宗门存在的,宗门所在地就在北部大仙域、太安仙州下的鸿远仙城。当年你师祖飞升之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了建立宗门的资格权,所以仙界的云仙宗成立时间极短,弟子不多。直到为师晋级金仙之后这才扩大了点规模,再加上你乔师叔飞升后出力颇多,如今勉强也算是在太安仙州立住了脚跟。”

下界宗门能在仙界开宗立派本就不易,更别说是在一方仙州都站稳脚跟,由此可见,需要付出多少努力与辛苦。

张依依当然知道这其中的不易并非师父轻飘飘一句话就能概括的,而对于凭一己之力无论如何也要把云仙宗开山立派的资格拿下的师祖,更是打心眼里敬重。

“你乔师叔如今已是真仙境后期,晋级金仙不过是迟早的事。”

姜恒清楚徒弟最想知道些什么,自然也兴致勃勃地个个道来:“不过就算他现在还只是真仙境,但却早就已经打遍整个太安仙州同境无敌手。五十年前太安仙州宗门排位寒,你乔师叔于真仙境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直杀得现在那些人看见他都还下意识地绕道走。”

张依依听到后一点都不意外,笑着点头表示这的确是乔师叔的做派。

很好,很乔师叔!

她还想问问那还从未正式见过的师祖如今怎么样了,是不是跟师父一样早就晋级金仙?

按照内一峰的传统,师祖的战力也应该是杠杠的才对。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姜恒话锋一转便直接开始说起了师祖的情况。

“至于你师祖,他现在情况有些特殊。”

提及自己那倒霉师父,姜恒也有些无奈:“你师祖当年为了在仙界将云仙宗开宗立派,可是没少遭人暗算,以至于修为卡在真仙境中期一直难以突破。后来有为师飞升上来帮忙,他才顺利突破提升至真仙境后期。只可惜你师祖运气不太好,五年前出了点意外临时跌境,直接从真仙跌落至玄仙境。”

“临时跌境?出了什么意外?是被人暗算受了重伤?”

张依依一听自是担心不已:“都五年了,难道师祖的情况还未有好转?”

“若是被人暗算打伤才造成临时跌境倒好,那样的话左右我跟你师叔花个三五月就能助你师祖重新恢复回归本境。但偏偏不是。”

姜恒摇了遥头道:“你师祖是自己修炼时出了岔子,连他自己到现在为止都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找不到造成昨时跌境的原由。”

打不到真正的原因,想要解决问题可不就一筹莫展?

张依依听后也有些无语,毕竟这种情况还真不算是个例,修士碰到这种事只能自认倒霉。

因为旁人根本无法帮忙,只能靠当事人自己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有些人运气好,或许过不了多久就能自行解决,重新归位。

哪怕慢一些,三五年,七八载的也有恢复的例子存在。

但也有些人运气不好,穷其一生都找不出自己本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生都只能困于跌落之境再也无法恢复。

连恢复原境都做不到,修炼可不就算是卡死掉了,仙路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张依依只希望自家师祖那运气不要太惨,时间久点不怕,只要不是倒霉到永远都没有办法发现问题才好。

“呃……杜家说我是福泽极其深厚之人,说不定等我回去见到师祖后,师祖昨时跌境的原因很快就能找到。”

张依依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才好,只能这般安慰。

不过,姜恒显然却不觉得这是安慰,当下竟是相当认真地点头道:“为师觉得也是,你师祖也曾不止一次说过你可是咱们整个云仙宗的福星。”

“……真的吗,师祖他老人家可真是看重弟子。”

张依依被自家师父这般认真的肯定,一下子拔升为整个云仙宗的“福星”,顿时觉得尴尬又想笑。

“当然是真的,你师祖的占卜之术便是在仙界都首屈一指,你可别不好意思,这还真不是为师自吹自擂。”

姜恒也看出了张依依多少不太信,当下拍了拍自家徒弟的肩膀道:“不论如何,反正在为师眼中,我家徒儿肯定是最好的,哪哪都好!”

“在徒儿眼中,师父您也是最好的,哪哪都好,谁都比不上!”

张依依这回自在多了,笑眯眯地回捧着自家师父。

师徒两个你吹我捧的好不热闹,果然是内一峰一脉相传的精髓,自家人永远都是最好的,哪哪都好。

片刻后,张依依终于想到了飞升之后一直都没有消息的洛启衡,正准备问问师父知不知道洛启衡现在的基本情况。

但就在这时候,万星盘却是突然一改之前越来越不耐烦的燥动,却是猛地停了下来。

“找到了!”

张依依心神一震,当下拉着师父一并从万星盘上飞离避开。

下一刻万星盘毫不犹豫地朝着虚空下方狠狠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