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第六百三七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同一时刻,茫茫仙界不同角落之处,有五名至尊强者几乎同时停下了他们正在进行着的所一切事宜,哪怕闭关之中的也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目露震惊。

他们身上竟有部分气运正在无故流逝,这对修炼到仙帝、仙王境的几人而言简直不可思议。

偏偏连山海仙帝都无法阻止身上气运的流逝,而片刻之后一切又自行结束,表面看似并无什么影响,可实际上气运的损失一损百祸、后患无穷。

然而,这对几位仙帝仙王来说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很快他们便发现那处仙宫遗址出现了问题,等意识到万顺仙王很可能出事之际,所有人却都彻底被莫名之力斩断掉了对万顺及其关押之地的追踪与感应。

虚空囚笼中,万顺仙王仰天长笑,刺穿他肋骨白森森的锁仙链瞬间被震成粉末,再无压制之下,整个人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攀升。

一直到虚空囚笼再也无法承受不断暴涨的气势,终是在恐怖的爆炸声中毁于无形,不复存在。

等山海仙帝循着动静赶来之时,哪里还有万顺仙王的影子,连对方一丝一毫的气息都不再有半点残留,逃得那叫一个干净利索。

被折磨关押了这么多万年,一朝脱身后,万顺仙王又怎么可能再给这些人合围的机会,从现在起,他会让这些人知道什么叫做寝食难安,什么叫万顺报仇,万年不晚!

另一边,张依依等二千五百余名玄仙突然之间回归大比广场,瞬间惊得正在进行中的天仙初比都不得不临时中断了下来。

二千多名玄仙从最开始脑子处于空白之状,再到清醒过来发现竟然真的平安回归后,顿时都激动得无法形容,哪里还顾得上旁边其他人的目光与询问,甭管认识不认识,一个个拉着扯着身边的“患难”兄弟姐妹哈哈大笑,一时间令场面显得格外怪异。

“这是怎么回事?”

最开始负责的那名金仙子明很快显现,大手一挥令原本沸沸扬扬嘈杂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玄仙大比十天之后才结束,仙宫遗址的通道根本没人打开过,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然而下一刻,一道威严之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子明,带所有玄仙榜大比人员入天衍阁述话!”

“谨遵仙谕!”

子明正是那名金仙,而能令一名金仙大能如此恭敬服从者,自是太安仙州之主,三境榜最初的创始人拂远仙王。

虽未能亲见仙王尊容,但能亲闻仙王仙音,这便已经让在场绝大多数的修士激动万分。

但与此同时也侧面说明了玄仙榜大比恐怕真的出了大问题,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连拂远仙王都亲自传音下旨,这一看明显是要亲自过问。

张依依夹杂在一众玄仙之间,并未表现出任何的反常情绪。

透过人群,她第一时间便看到了抱着小拾遗站在远处看着自己的乔师叔,却是微微朝其点了点头,以示自己无碍。

师侄之间的默契非同一般,乔楚见状立马便明白了依依的意思,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哪怕是天榻了反正自家孩子啥事没有,一切等孩子与其他玄仙大比参赛者见过那位拂远仙王之后,再说不迟。

很快,张依依等二千多名活下来的玄仙便被子明金仙带至了所谓的天衍阁,而被中断的天仙大比也得以继续进行。

天衍阁具体是什么地方张依依并不知晓,她只知道子明金仙是通过一件仙宝直接将他们这么多人送进来的,看上去就像是一间极为宽敞的大殿,哪怕容纳二千多人却也显得无比空旷。

正上方九阶高台,高台之上是已然坐着的正是拂远仙王。

只不过仙王明显并不亲“民”,虽然收敛了仙王之势不会让境界上的绝对碾压伤到底下二千余人,但他的面容在众人眼中却是被仙力有意模糊,以至于根本没人可以看清这位拂远仙王的真容。

但即便如此,却也没有影响底下绝大多数玄仙亲眼见到仙王本人时的震撼与激动,恭敬拜见仙王的那种亢奋根本无法掩饰。

“无需多礼,赐座。”

拂远仙王的声音带着磨砂般的味道,不像是天生的,倒像是嗓子出了过什么问题而造成的永久性创伤。

张依依对这种磨砂般的味道却有着一种先天的不喜,在她看来这种声音跟磁性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她虽不算声控,但却格外讨厌这种怪怪的音调,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两种无法忍受的声音,而拂远仙王磨砂般的嗓音正中她的靶心。

随着一声赐座,每个人身边出现一个暖玉蚕丝编织成的蒲团,张依依与其他人一并面露着几分激动、几分欣喜,安安份份如言盘坐下来。

“仙宫消失,可与尔等有关?”

下一刻,拂远仙王一针见血的问题就这般猝不及防地抛了出来。

不仅如此,他所说的每一字都带着直击灵魂、不容抗拒之力。

仙问!

这是属于仙王级别才能使用的仙术,仙王以下的修士面对仙问,根本没有隐瞒的机会。

这是绝对境界的压制,更是上位者对于下位者天生的制衡。

而涉及仙问者,都将遵照仙王之意本能地答出他所想要的最为真实的答案。

无,或者有,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却足以瞬间让拂远仙王看清底下所坐的每一名玄仙各种面具之下的真面目。

张依依一个“有”字险些脱口而出,关键之时,体内神力自行运转护住了她差点在仙问之下被麻痹掉的神志,及时反应过来的她亦跟着众人不轻不重的道了一个“无”字。

然而,拂远仙王的目光却在这一刻准确无比地锁定到了她的身上,这让张依一颗心险些蹦了出来。

还是被发现了吗?

一念之间她的脑子反倒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不论如何却是绝对不能自乱阵营、自露马脚。

身体的反应甚至更快于思维,微一抬头便直接对上了拂远仙王的目光,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迷茫与不解,明显一幅本能般的反应,却又因为刚刚的仙问余威,还未完全恢复清明。

但很快,张依依的目光渐渐恢复了清醒,在意识到自己竟得到了来自仙王单独的关注时,整个人下意识地便坐得笔直笔直,一双眼睛又惊又喜,意外得无法形容。

不过,这样的惊喜意外也只是持续了短短一瞬,下一刻张依依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这般直白地注视仙王实在无礼,便连忙收回视线,垂目微低下头,以示避让恭敬。

拂远仙王倒还真不是发现了张依依体内神力对他“仙问”的干扰,只是在那一瞬间突然觉得这名女修身上有着一种格外不同的气质,所以才会单独多看了一眼。

而接下来的种种,也证实这名女修倒也的确有着过人之处,倒也配得起他特意多关注的这一眼。

女修快所有人一步从仙问的影响中恢复自主意识,且第一时间便本能地察觉到了他的打量,从迷茫到清醒再到最后彻底清明,种种反应虽然快得惊人,却没有让拂远仙王有任何怀疑之处,反倒愈发觉得眼前的女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果然与众不同。

拂远仙王也从不觉得仙问之下能够有谁可以逃脱,所以第一时间确定万顺的仙宫消失与底下这些玄仙都无直接关系后,对于之前里面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反倒没那么着急查问。

“你是何人,可有师承?”

这一回,拂远仙王没有再用“仙问”之术,语气也刻意缓和了几分,不再似之前那般冷冰冰。

当然,这也只是他自认为的缓和,实际上落在张依依耳中,还是没有半点区别,总是那么让她觉得渗人不喜。

渐渐也散去了“仙问”最后余威的其他玄仙,这会儿顺着拂远仙王的视线看向了被单独问及的张依依,明显不知发生了何事,这名女修会被拂远仙王单独询问。

张依依在明确仙王所问之人的确是自己后,这才从容而恭敬地出声道:“回仙王话,晚辈道号无羁,师尊乃太安州鸿远仙城治下云仙宗首座金仙姜恒。”

“金仙姜恒?”

拂远仙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倒是一下子便想起了张依依所说之人是谁:“原来是他呀。”

整个北部大仙域最年轻、飞升后晋级金仙最快之人,云仙宗姜恒这个名号哪怕是他这个仙王也是知晓的。

毕竟此人也算是他仙州之下管辖的子民,一个最年轻最有潜力的金仙,哪怕不足以在每一个仙王面前挂号,但他身为太安仙州之主,却是绝对不会不知。

也难怪之前他一眼便觉得张依依与众不同,有着那么一个厉害的师父,能培养出这么一个出众的徒弟倒也再正常不过。

早在姜恒晋级金仙之初,拂远本就起了收拢之心,毕竟这样的人将来很有可能与他们齐身并立,若不提前掌握在自己手中,确保日后不会对立为敌,着实无法安心。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中部大仙域的齐灵仙帝便直接发了话,言明姜恒虽与之颇有渊源,但也无需特意关照。

都是聪明人,拂远仙王当然明白齐灵仙帝所谓的“特意关照”究竟为何意,因而当下便歇了强行收拢姜恒之心。

如今整个仙界总共也只得三尊仙帝,山海、齐灵以及泽仙帝。

三位仙帝各自为营,而拂远未晋级仙王之前便已站到了山海仙帝的阵营之中,虽非齐灵一方,但仙帝这点儿小面子却不敢不卖。

所以打那以后,关于姜恒,只要对方不会影响到他,他也不会再刻意干涉对方发展。

一念之间,拂远想起了很多很多,但正因为如此,瞬间便对张依依的关注度大幅降低。

再好的苗子如今也只是个玄仙,将来能够走到哪一天都还只是个未知数,既然他连姜恒这样的人都放弃了直接掌控的打算,自然更没必要为了姜恒的一个徒弟添什么麻烦。

山海仙帝一向与泽仙帝关系不睦相互牵制,而齐灵仙帝惯来居中谁都不帮,他当然不希望因为一点儿无关紧要的小事而让齐灵偏向泽仙帝那一方。

更何况如今万顺仙王突然逃脱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如今情况不明之下,拂远更不愿意平生事端。

如此,拂远仙王没有再与张依依单独说道什么,转而随手指了底下其中一名玄仙,示意那名玄仙将进入仙宫遗址之后发生了些什么原原本本道来。

待那名玄仙一五一实将自己所见所闻通通说完之后,拂远身边的气压明显比之前低了不少。

接下来,他又随意指了几人,得到的答案皆大同小异,相差无几,倒是从不同的方面、角度佐证了这些人说的话并无虚假与遗漏。

拂远从这些人的描述中基本已经推断出了九成以上的事实真相,有人解除了九株母雷光竹王,替万顺那个早就该死的东西唤醒了隐匿了数万年之久的九星转换大阵。

最为可恨的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个最终启动九星转换大阵的人竟是他沾亲带故的后辈。

“小七,他们刚刚说的那些可有问题?”

拂远冷冷地看着这位后辈,希望能够从其口中得到一些不同的答案。

七少真论起来只是拂远仙王一位血脉关系不算太近的表妹嫡孙,一表几千里不说,还是别人家的孙辈,于他而言根本没什么疼爱不疼爱。

也就是到他们这种级别的仙者,基本很难有自己的亲生血脉,不然的话,这么拐了七七八八的关系,根本不配他额外多关注多看上一眼。

只可惜,七少虽然已经明显的察觉到了拂远仙王的不悦,但是却根本不知道仙王不悦与他有关,更不知道最后自己那一番操作竟然开启他压根听都没听说过的九星转换大阵。

“回仙王话,他们刚刚所言并无问题,雷光竹异变非人为之力,小七实力有限,无法将所有参赛者平安带出,还请仙王恕罪。”

可怜的七少到现在也不知道整个仙宫遗址早就已经脱离了拂远的掌控重归万顺不知所踪,还当自己这一回力挽狂澜救下了二千多玄仙性命立下大功,所以趁机假意以退为进的自谦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