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第六百四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论何事,在无法彻底封锁消息的情况,最怕的是什么?

答案很明显,那便是犯众怒。

子鸣金仙此时深刻的体会到了这种滋味有多么令人憋屈,哪怕早在拂远仙王下达这份命令之初亦早想到过自己可能两边都讨不了好,最终甚至还得背锅顶责。

数千玄仙瞬间便闹得沸沸扬扬,三两下之间已然认定这一界的玄仙大比存在明显的猫腻甚至于阴谋,哪怕他们根本没有明确的证据,而事实上他们也不需要什么证据。

人心向来便是如此,一旦自己认定了的东西,又是关乎到自身绝对利益的话,哪里是那么容易改变打发。

看着那一张张激愤的脸,一句比一句接近真相的质问与指责,子明金仙一时间还真没办法将他们压制下来控制住俨然快要失控的场面。

而接下来,更让他不想看到、却已经快速成为事实的是,所有玄仙竟然在原本的纷乱嘈杂中自行统一了意见。

没有人再说退赛这样的字眼,也没有人再做任何质问与猜测,整场唯一剩下的齐整言辞字眼,全都成了改变赛制,重新恢复擂台大比。

从无序到有序,从愤怒到冷静,从纷乱到统一,整个过程根本不用谁再出头组织,在利益一致的前提条件下,所有玄仙达到了空前的团结与无畏。

他们自认为要求并不高,事实上也是再正常不过,要么集体退赛,要么改变赛制恢复擂台大比的规矩。

若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能满足,那让他们还相信这场玄仙榜大比本身没有问题的话,简直都是傻子,白白修炼了这么多年。

他们不是傻子,能够晋级至玄仙者,谁不都曾是天子骄子般的存在,可要是有人硬是要将他们当成傻子,那他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数千玄仙可不仅仅只是数千玄仙,他们每个人的背后能牵扯出多少如张依依这般的靠山人脉,谁都无法预估。

便是拂远仙王,也只敢让子明金仙暗中设坑杀人灭口,却绝不会明目张胆的屠杀一众玄仙。

如今这些玄仙齐齐将矛盾冲突撕扯开来摊到了明面之上,子明金仙也明白大势已去,这一下怕便是用真正的山海图也无法平复众怒。

可被这么多人当众逼着他一个金仙一退再退,重新开启擂台赛制的话,今日他的威严也意味着彻底扫地,甚至于还会外人认定为做贼心虚。

进退两难间,拂远仙王的声音从天衍阁直接传到了大比广场,传到了在场每一人的耳中。

“如尔等所愿,此界玄仙榜大比从现在起重新恢复为擂台赛制。与此同时,大比相应奖励亦取消双倍制度,并且在正常奖励的基础上再削减五成,以示惩戒。”

拂远仙王的音色如故,却是不容质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哪怕事出有因,却也不能成为尔等集体威逼子明金仙、意图擅自改制的理由。念在初犯,这次只做小惩,再有下次,定不轻恕!”

不得不说,拂远仙王出声一锤定音得十分及时,所做安排既顺应了形势、平息了众怒,同时也反被动为主动,扳回了几分举办方的面子。

一退一进之间,拂远仙王也算是将事情的影响控制在了最好的范围之内。

眼下太安仙城之中,除了他以外,还有着另外一道仙王气息的存在,他不确定那位同道的到来仅仅只是奉齐灵仙帝之令特意来给那个姓洛的小子撑腰,亦或者还有其他的目的,但不论如何,玄仙榜一事却只能暂时到此为止。

山海仙帝本就已经有了泽仙帝这么个对头,如今自然不能再与最后一位仙帝拉扯上仇恨或麻烦。

拂远仙王也没在这事上过多纠结,比起找出弄死解开九星连转大阵的小畜牲,齐灵仙帝这边的情况自然更加重要,更加需要注意。

“谨遵仙王令!”

到底是仙王,一道令下之后,无人再敢反驳。

更何况他们也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最想要的目的,虽说大比奖励一下子少了那么多,可他们也明白,这已经是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

一句话解决掉矛盾冲突后,拂远仙王这样的存在自然不会再过多的插手,连带着还在半空中悬挂着的山海图也被他直接收了去,剩下的一切自有子明金仙全权处理。

子明金仙也是暗自松了口气,有拂远仙王出面亲自做出决断,不论如何他所面对的压力却是肉眼可见的减少,最后面对仙主的不满也自然而然的将要淡化部分。

“遵仙王令,玄仙榜大比恢复擂台赛制,也不必再等天仙榜结束,即刻开启,由本仙亲自坐镇督察,望尔等好好比试,莫要辜负仙王一片好意!”

下一刻,子明金仙随手一挥,一座标准的巨型大比擂台拔地而起,瞬间所有玄仙参赛者都被自行接引上了擂台。

当然,唯有七少除外!

再加一个非参赛者的洛启衡,以及不多不少的几名负责人员,擂台下方倒是显得空空荡荡。

但很快,随着这片区域不再被单独隔离,原本那些拦在外边,只能远远各凭手段关注这边动静的看客,纷纷涌了过来,没几息的功夫巨型擂台的下方便站满了人,比着另一边的天仙榜擂台区可是热闹得多。

擂台之上,张依依还没琢磨出眼下这样的结果到底跟乔师叔之前的预期相差多少,毕竟他们别说万恶图,连山海图都沾不上边了,也不知道乔师叔要如何让拂远仙王狠狠脱层皮?

但想不明白并不会影响到她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擂台大比初赛为混战,不论你用什么方法,总之能够一直呆在擂台之上不被打下去就成。

时间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定,一直打到整个擂台上只剩下五百人为止,而一旦上了擂台,除非有人违规使用邪魔禁术,否则其他手段都被允许,生死由命各凭本事。

二千五到五百,初赛直接便将淘汰掉五分之四,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所谓的初赛反比着复赛与决赛更加激烈而有看头。

因着洛启衡这层虽未直接言明,但明显来头不小的背景后台无形之力加持,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七少所预见的未来中,唯独她坚持到最后活了下来,所以混战开始后主动攻击张依依者基本没有。

除了偶尔得应对一下那些打得太激烈时不时不小心出现的波及,以及提防不知什么时候将会出现的潜伏偷袭者,张依依的的确确成为了整巨型擂台上最为清闲之人。

目光随意扫过擂台之下,她发现洛启衡已经与不知何时站到他身边的乔师叔正在那儿说道交流着什么。

两人说话的同时,目光与注意力却始终都在擂台上盯着张依依的一举一动,发现她还有心思打量他们,自是一个个立眼神警告,示意她莫要随意分心,好好做自己之事。

被乔师叔与洛启衡同时警告,张依依自然也不再忙里偷这个闲,老老实实融入混战队伍,不让自己一看就显得过度安逸。

“臭小子,没想到来的人竟会是你!”

乔楚见自家小师侄不再乱来老实投入到比赛中,这才继续与洛启衡说道:“你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何无端端成了人家的外孙?这是赶巧了过来的,还是知道依依的消息后,特意过来的?听依依说你都飞升好几百年了,以前怎么就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还有,什么时候你就成了我们依依的未婚夫?怎么我们这些做长辈一个都不知道?”